都来读 > 谋凤阙 > 第二百零一章 弄假成真

第二百零一章 弄假成真

        第二百零一章

        殷士诚拦住正要开口的元紫琰,“燕国公,我们双方都是身在局中的当事人,不论辩驳得多么在理,也难以取信于众。事关重大,仅凭我们在这里吵吵嚷嚷,只在于谁更能言善道、巧舌如簧罢了,您如何评判真相?”

        楚珺不由在心里感慨:要说能言善道、巧舌如簧,谁比得过荣安侯啊!都这会儿,竟然还能说的有头有尾的。诶?自己这边还有个人呢?怎么还不出来?

        又一人自燕国公身后的黑暗走出,“荣安侯说的甚是,本王也觉得,仅仅您与太女殿下这样你来我往的,诸位大人都快被你们搅晕了。”

        元引璋上前来,向燕国公一拱手,“国公,本王不请自来,失礼了。”

        燕国公打量了他一番,眼中带上些许意味深长,也拱了拱手,“长宁王言重了。”

        “这三更半夜的,本王本已歇下了,奈何住的离宫城太近,被吵得实在睡不着,只好亲自来看看了。”

        元引璋这纯属睁眼说瞎话。长宁王府所在的入苑坊确实离宫城很近,但现在众人所处的地方是宏明宫最北的玄武门内,跟宏明宫南边入苑坊隔着一整个宫城呢,哪里吵得到他?

        楚珺将笑意憋了回去。

        燕国公挑了挑眉,出乎意料的也没细究元引璋是怎么到这里来的,“既然来了,长宁王就给老夫出个主意,看现在这个情况,该如何是好。老朽若是偏听偏信了,长宁王总没有先入为主吧。”

        饶是隐忍功夫深厚的荣安侯都忍不住想骂人。这长宁王本就是皇嗣,不早不晚的,赶在这个时候跑来,他们在这儿鹬蚌相争,长宁王还不赶紧当个渔翁?他一贯都是如此行事,这几年没担风险,得的好处却一点不少。燕国公是老糊涂了,怎么让他开口拿主意?

        不过这回殷士诚倒是冤枉元引璋了。他哪是自己跑来的,就是让楚珺拿翡扇要挟硬扯来的。

        元引璋笑笑,“不瞒国公,本王在后面听了半晌,大概也知道如今是个什么情况了。要本王说吧,这事儿我们充其量也就是动动嘴皮子,要说处置,只能由父皇来处置。现在这么晚了,父皇早就歇下了,不若诸位就辛苦一点,在这儿候上一晚,明早禀明父皇。想来父皇的处置,定是公平公正的。”

        元紫琰低低哼了一声。公平公正?她早就看出来了,父皇的心就是偏的。要不然她早就去讨父皇的欢心了,何苦折腾这些?要是让父皇来断今晚的事,她还能有好果子吃?

        元紫琰的脸色完全阴沉下来。她看向殷士诚。殷士诚皱了皱眉,短暂思考了一会儿,重重点了一下头。

        这是没有退路的下下策。或登临九五,或万劫不复。她本来不想这样的,奈何情势迫人,不得不如此了。

        殷士诚点了头,元紫琰抬起手,朝离她较近的九个禁军统领做了个手势。

        九个禁军统领互相看了看,彼此对上了眼神,都重重一点头。

        连突然冒出来的长宁王都拉出陛下说事,眼瞅着今晚的局势倒向太女了。禁军之前跟着孟党起事已经被处置了一回,陛下因着要把禁军交到太女手上才没有斩尽杀绝。这次禁军不但又搅和到谋反里,还是跟太女做对……除非盛安公主一举成事,否则谁也救不了他们了。

        互相看的那一眼里,禁军统领们达成了共识。

        燕国公看着禁军动静不对,喝道:“盛安,你想做什么!”

        元紫琰狠厉一笑,“本宫绝不会坐以待毙。成王败寇,诸位听天由命吧!”

        楚珺没想到,把元紫琰逼急了,她还真的想要鱼死网破。自己本来和卫朗带着千牛卫,听了梁越带来的消息后,她立即让卫朗带着千牛卫回营去了,她自己则去见了燕国公。现在元紫琰那边有禁军九营,和可能马上会赶来的禁军三个营与金吾卫,自己这边只有北衙六军……

        硬碰硬自己讨不到便宜,更何况在场还有这么多朝臣和公卿,真打起来该乱成什么样子……看来元紫琰是豁出去了。

        楚珺向卫珩招了招手,对燕国公道:“情况失控了,请国公先走,我派人护送国公与皇兄回府,此间之事,交给我与世子处理吧。”

        说话间,卫珩已经走到楚珺身边,北衙禁军的统领与卫仁则严阵以待。元引璋还没回答,燕国公就道:“老夫不走!真是反了!老夫倒要看看,谁敢动老夫一下!”

        本站在元紫琰一侧的朝臣与公卿也有些骚乱。本来只是想做个见证,可现在是什么情况,盛安公主当着燕国公的面反了?那他们怎么办?

        站在原地吧,那就是跟着盛安公主一起反了;到太女那边去吧,可那边北衙六军远远少于禁军数量啊……

        宁福大长公主、荣安侯一系的公卿勋贵不安地站在原处,备受煎熬。翰林院学士承旨周缙看了看站在太女这边的元引璋,抬脚朝太女这边走来。

        翰林院另外几个大学士见周缙居然往太女这边走了,面面相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御史台的几个侍御史互相交换了眼神,大步朝太女那边走去,一脸的视死如归。

        几个大学士又互相看看了看,无奈摇摇头,也迈步走来。

        楚珺在这边远远看到了这一幕,略感欣慰。燕国公哼了一声,“小人行径!”

        楚珺笑笑,“为时未晚。”她转向元引璋,“皇兄不走?”

        元引璋笑道:“我可不想被燕国公骂小人。”

        楚珺失笑,“那,万望皇兄保重。我也不想翡扇成了望门寡。”

        元引璋无奈摇摇头,“你就不能说句好听点的?”

        楚珺没有回答,而是与卫珩十指交握,点一点头。

        卫珩紧紧攥了攥她的左手,而后猛地松开。“一会见。”

        楚珺回他一个平和的笑容,看不出丝毫慌乱,“或者,下辈子见了。”

        卫珩带着北衙六军与禁军厮杀起来。楚珺指挥燕国公的随从将燕国公扶到靠后的地方,与周缙等几个过来的朝臣站在一起。

        元引璋看了周缙一眼,就要朝两方人马打起来的地方去。

        楚珺拦住他,“皇兄,阿珩在那边,他们一时半会儿过不来。但禁军人多,我怕他们从后面围上来。还请皇兄在此处保护诸位大人。”

        元引璋朝卫珩的方向望了望。他知道楚珺是想让他待在相对安全的地方,但她说的也是实话。元引璋点点头,留在原处。

        侍御史中有个人走出来,对上楚珺,还有点心虚。“殿下,王爷,罪臣也有几分功夫傍身,斗胆请命助王爷一臂之力。”

        楚珺看向元引璋,元引璋点一点头,楚珺对那侍御史道:“自己小心。”

        待看过这边众人情绪都还算稳定,楚珺从腰间荷包中掏出一支烟火点燃。橙红的光点冲向空中,悄然泯灭。

        元引璋知道她这是在发信号。至于信号的接收者……不外乎是带着千牛卫和其余十二卫的卫朗了。只是卫朗现在何处,要多久才能赶来……元引璋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战斗的包围圈离楚珺等人越来越近,有些尸体甚至飞到了楚珺的脚边。元引璋深吸一口气,拔出了佩剑。

        楚珺这会儿没心思追究元引璋是怎么把兵器带进宫的,她在担心位于厮杀中心的卫珩。见那具离自己最近的尸体旁有一把佩刀,她过去拾起来,用手紧紧握住。

        元引璋知道她的右手受过伤,根本不能用力,平时连吃饭都只能抓着勺子,很是担心:“楚珺,你的手……”

        楚珺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

        元引璋上前一把将她拉到自己身后,“还没到非要你上的地步。想用你半残废的右手拎刀砍人,等我死了再说吧!”

        元引璋话说得难听,楚珺却鼻子一酸,“四哥……”

        楚珺通常都是喊他“皇兄”的。

        元引璋抿了抿唇,“好了!你叫我一声四哥,我也不能让你这声哥哥白叫了不是?”

        这边众人见了楚珺与元引璋的互动,纷纷都就近拾起地上的刀剑,一副要舍生取义的样子。就连燕国公,都命侍从为他取把刀来。

        元引璋略头痛。这一票的文臣,拿着刀是要冲上去给人砍,还是要抹自己脖子?

        “都给本王在原地待着!还嫌不够乱吗?若真抵挡不住,你们只管跑出去就是,旁的就别瞎操心了!”

        像是要印证元引璋的话似的,卫仁从远处跑来,“殿下,王爷,世子请二位与诸位大人先走,属下来为诸位大人清扫道路!”

        楚珺将自己本要脱口而出的“我不走”生生咽回去。她不能忘了,她是大兴的太女,她的性命关系到许多人的性命。她早就不是只为自己活着了。

        太女未动,也没有发话,其他人都没有动。只见太女抬头,远远望向那一片厮杀处,目光如桥,跨越刀光剑影,直抵某处。

        卫珩正将手中的剑从一个禁军身体里拔出来。他仿佛心有所感,在一片混乱的厮杀中,回头遥望了一眼。

        远处一片黑暗,他什么也没看见,但他知道,是楚珺在看他。

        玥玥,你若与我心有灵犀,就走吧。我保证,活着回来见你。

        这边,暂时还处在混乱与厮杀外的楚珺闭了闭眼,“走!”

        卫仁一抱拳,率先开路去了。

        见楚珺动了,其余人才跟着动。元引璋拍了拍楚珺的肩膀,大步走到了前面。

        远处隐约传来密集的脚步声。夹杂其中的,似乎还有隐隐的金属碰撞之声。

        这听着也不像千牛卫啊,该不会元紫琰还有什么秘密武器吧……楚珺正在心里打鼓,便听得周围宫殿楼阁上传来瓦片的脆响。

        众人不由抬头去看。黑暗中,四周的建筑物上似乎有隐隐绰绰的人影,还有银亮的微弱反光。

        “千机营在此,都住手!妄动者一律射杀——”

        声音从建筑物顶上传来,远远传开去。

  http://www.doulaidu.com/xs/121417/5807547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