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我仍未知晓变身的原因 > 第二百四十二章 谁带餐巾纸了?

第二百四十二章 谁带餐巾纸了?

        稍微的洗漱了一遍,我就上床睡觉了。

        不能再逃课了,不然的话,再被那个老师现,我连补考的机会都没有了。

        说什么也要去上课了,就算是刀山火海,我有小圆片在手,看谁还能奈我何。

        ……

        一觉醒来,似绝朦胧。

        洗漱一遍后,整个人就变得精神许多了。穿上衣服,看了看镜子里的我,阳光,帅气,额……好吧,我承认是有那么点妩媚和娇弱,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现在是阳光帅气。

        我没有立刻弄早餐,因为我要看看小姐姐在不在,。

        我出了房门,往旁边的门一看,什么都没有,门也没有打开,门口也没有脚印。

        小姐姐还在睡?还是说还没有回来?

        我不知道,时间上也等不及了,我就没有吃早餐,而是直接买点早点,在公交车上吃。

        这样既经济又节约时间,就是不知道健不健康。

        到了校门口,我下了车。

        这次的我可没有昨天晚上那样的明目张胆了,我偷偷的躲避着人群,尽量不让别人注意看我的脸。

        偷偷摸摸的样子甚至连门卫大眼都多看了我两眼,我本来是不想别人看我的,但是可能我做得太过了吧,所以这才有了反效果,更加的引人注目起来。

        故而,我也就放轻松姿态,低着头,默默地往学校里面走。

        我到教室的时候,时间已经所剩不多了。进入到教室里面,人基本上都已经坐满了,好在后面还有一些位置,我就挑了一个中间位置坐在那里。

        我四下环视了一下,现大一学弟王天宇没有来,可能是请了病假了吧,毕竟他的头可被包成了阿拉伯人,一想到昨天王天宇阿拉伯头的样子,我就想笑。

        不行!

        太好笑了!

        我憋不住了,这里都是别的班的陌生人,我也不敢笑的太夸张,用手掩着嘴在那里偷偷笑着。

        “在笑什么?带我一个。”

        突然间一个大手拍在了我的肩膀上面。把我吓了一大跳,

        我回头一看,竟然是严宏杰那张猥琐的笑脸。

        “我听学弟说了,昨晚你遇到歹徒袭击,他挺身英雄救美救你,虽然没能成功,但是也算是救了你了?”

        “你在说什么?”我强装不明白他在说什么的样子,一脸的无辜。

        “别装傻了,我什么都知道的,我和学弟的关系里面可不含一点沙子的。说吧,你准备怎么报答人家啊?以身相许吗?”

        我气炸了,以身相许?我现在可是男的,以身相许个球啊!严宏杰啊严宏杰,我看你是单身太久了,对外实在是找不到解决途径了,思想已经开始转变,开始向着基佬的方向展而去。怎么思想这么污秽,我是男的难道你心里没个答案吗?还叫我以身相许,我看你就是憋得太久,欲望过剩,变质成为了基佬能量了。

        死开,你这个臭基佬,请与我至少保持五米的距离。

        我捏紧了手中的拳头,准备一个转身就打在了严宏杰的脸上,哪想到他反应迅,竟然一闪便躲开了。

        “说啊?是以身相许还是以身相许啊?”严宏杰边说着边往他的那边的位子逃去。

        我愤怒极了,想要追上去,把严宏杰给胖揍一顿,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上课的铃声已经响了起来。

        迫于无奈,我只能够放弃追过去打他一顿的想法,我已经有几次没来这个老师的课了,可不敢在他的课上做出这样明目张胆的事情。我来的目的除了听他的课以外最主要的目的还是,在老师点到我名字的时候,我偷偷的,不引人瞩目的,非常非凡的,举一个手就行了。

        老师还没有走进来教室,我就听到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后面一下子挤进来四五个人,一看就是那种不拖到最后一刻不出现的大佬,在哪里都是镇场子级别的存在。

        紧跟着他们后面,老师从前门走了进来,看见了这四五个还站着没有找到座位的人,眼中先是淡然,然后是微微的愤怒,一股子不怒自威的味道。

        这四五个学生自然心领神会,立刻插缺补漏的找地方坐了下来。

        其中有一个人坐在了我的左边,可能是因为右边的位置里后门太近,大家谁都不愿意坐在那里。

        然后教室里面就没有其他的位置了,只不过最前面有着一两个位置,但是那位置都是要吃唾沫的,一般不会游泳的人都不会去做在那里的。

        所以现在除了我的右边靠近门的这边,没有其他能坐的位置了。

        老师把书放在讲台上,清了清嗓子准备开始他激情澎湃的演讲。

        但是这个时候,从后门的方向又传来了一阵奔跑着的高跟鞋的声音。

        声音清脆而又悦耳。

        然后从后门进来了一个人。

        我一看,心脏骤然一聚,这人不是他人,正是昨天下午被我给气走掉的薛空琴。

        原来她也在这个班啊?

        不对!

        我怎么这么傻啊,那个笔记本就在我的屋子里,既然有人用她的笔记本堵门缝,那么她本人一定是在这个教室出现过,更可能是就在这个教室和我上同一节课。

        虽然有些意外,但是却合情合理。

        我立刻就低下了我的脸,我不敢看薛空琴,不敢和她的眼睛对视,我害怕被她看见,然后看见她用一种看待变态的眼光看待我的样子。

        我的心脏在骤停之后又疯狂的跳动起来。这感觉这是糟糕透了。

        我不敢抬眼看外面,把头深深的埋在胳膊里面,不想要她在这个时候认出我来。

        我虽然看不见,但是通过声音,和下面的一点点视野,现了一双高跟鞋在犹豫了一会儿之后,就坐在了我的旁边。

        她今天的打扮还真的不错,白色鞋帮黑色系带的高跟鞋上束缚住了一双美美的脚。还有刚刚盖到大腿中部的浅紫色丝带波纹裙子,那露出来的部分白皙刚好,美丽却又加了点点诱惑。

        这样的打扮真的是来上课的吗?

        我把头别过到左边去,没有转过来看薛空琴,但是一看坐在我左边的这人,我的胃瞬间翻涌了起来。

        不行,我想吐,谁有袋子或餐巾纸吗?

  http://www.doulaidu.com/xs/123833/5807546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