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最神至尊 > 第16章 羞辱

第16章 羞辱


        李凌沙怔怔的站在原地,脸色苍白。

        在杨绮两人走之后一段时间,他才回过神来。

        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李凌沙神色恢复了平静。

        对于他来说,像杨绮这样的女人,现时现在已说不上喜欢对方,但是他却咽不下这一口气。这个不算仇恨的仇恨,最后只有再次把这个女人降服,按在身下之时才是最好的报复。

        “杨绮,风绝!”

        李凌沙心里恨恨。

        实力。

        要不了多久,以他大吞噬符元灵的恐怖,在元灵级别,实力上就能越对方,到时候,他会亲自把今天所受的全部还给他们。

        “我儿。”

        “杨绮那妮子居然如此做,你也算是看清了,不必放在心上,以你的能力,以后总能找到更合适的人。”

        就在这时,李岩天从外面走了进来,叹了口气。

        刚刚三人对峙的情况他在外面都是感应到了,看到自己儿子吃亏,风绝要杀之,他差点就进来,但杨绮劝说之下对方没有再动手,他才一直呆在外面。

        对于此,以李凌沙与生俱来的灵魂强度,加上父子心灵相通,也早早感知到,是以他才说风绝是杀不了他的。

        “父亲。”

        李凌沙点点头。

        “这一次,你能看清杨绮的为人也是一件好事,我儿你不必放在心上。”

        李岩天叹道。

        之前他对于两人在一起也是很看好的,甚至他已经私下里和杨雄谈过,两方都没问题。

        但现在看来,便是他也看走了眼。

        “父亲,你过来……”

        李凌沙无奈一笑。

        父亲虽说的很有道理,但一时之间也难以看开。

        “我来是告诉你一件事,在我伏龙潭所属八里山一村民现一乌铁矿,之后却被一伙马贼占据。现我伏龙潭三宗一致决定铲除这伙马贼,然后联合开采这座乌铁矿,到时候你可以跟着赤虎一起去历练一番。”

        李岩天说道。

        李凌沙和许周的生死战,让他明白了一件事情,他儿子的天赋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如若不然,短短一个月多绝不可能达到气旋境五重。而且他这几天观察自己的儿子,现对方并没有因为觉醒的是最低级元灵而灰心丧气。

        由此看来,自己儿子肯定得到了什么奇遇。

        如此,那多半定是好事。

        所以这一次剿匪才想儿子一起去历练一番,毕竟此事虽有些危险,但有赤虎在一边保护,却不必太担心,而且重要的是,剿匪可是一项美差。要知道,他们平常可劫掠了不少财富,伏龙潭三大宗门都想要从其中分一杯羹。

        “乌铁矿,马贼?”

        李凌沙眼睛一亮,几乎立刻就答应下来。

        对于他来说,那些马贼可一个个都是他提升元灵品级的资粮,怎能错过。

        “父亲,那乌铁矿,你们不会平分吧?”

        想到了一个问题,李凌沙又是问道。

        “怎么会?!”

        李岩天冷笑道:

        “乌铁矿是炼制元器所需的重要材料,是一项大财富,怎么可能舍得平分,最后还得靠实力见真章。”

        “而这也是我三宗刚刚商议的,便是由三个月后,三大宗门十八岁以下的俊杰来一场比拼,决出前三之人,分别各得百分之六十,百分之三十,百分之十的分额。当然,三个月后,也是我伏龙潭一年一度的武会,算是一起举行了。”

        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

        “我春秋门这几年来确实人才渐渐凋零,十八岁以下的俊杰,也就好像只一人,便是他的实力也不过气旋境九重而已,而且还去了四季剑阁,到时候还得把他请回来。到是金环宗,这杨绮……总之此次武会,我春秋门是垫底了。”

        提到杨绮,不由看了自己儿子一眼。

        不得不说,杨绮的天赋的确是恐怖,只是可惜其品德……

        “原来如此。”

        李凌沙能感觉父亲表露出的一丝丝不爽。

        毕竟做为一宗之主,宗门内人才凋零,没有谁会喜欢的。

        “三个月,气海境么?”

        李凌沙暗暗道。

        父子两人又是商谈了几句,在李岩天离开后,李凌沙也没有闲着,随后就跟着出了大院,这一次他准备买一些丹药等供自己修炼之用。

        伏龙潭的坊市由三大宗门把持,经营各种丹药,元器,药材等。

        这里是伏潭平时最热闹的地方。

        李凌沙到坊市的时候,来来往往大部分都是三宗弟子。

        就在李凌沙要踏入坊市大门口之时,忽然从一侧传来一声惨叫。

        “咦?”

        李凌沙停住脚步,觉得这声音听起来有些熟悉,心中微微一动,便想起来出声者是谁,那不是自己的朋友张远么?

        怎么惨叫?

        寻着声音,李凌沙走了过去,在一条叉路口,看到了眼前情况,不由大怒。

        原来,一个少年躺在地上,被一瘦高少年正一顿拳打脚踢。

        那被打的少年正是张远,此刻捂着头,狼狈不已。

        “张远,你这个无父无母的野种,竟然敢跟老子争东西,你是找死么?”

        瘦高少年一脚踏在张远额头之上,鲜血淋漓。

        周围围观之人看到这一幕都是暗暗摇头,看不过去的,有心想要上去帮忙,但一看清楚动手之人却又是退缩了。

        “乌豹!”

        李凌沙目眦欲裂,眼睛都红了。

        嗖!

        整个人闪电般射出,有如离弦之箭,刹那间就到了高瘦少年身边,一脚踢出。他这一脚出手之快,突如其来,便是跟随高瘦少年的两个侍从也没有反应过来,至于高瘦少年本人,更是如此。

        砰!

        高瘦少年结结实实被一脚踢中,随着惨叫,整个人如炮弹一般飞出,撞倒了围观者十数人,翻滚着砸在地上。

        传来一片呻,吟之声。

        “张远。”

        “老大。”

        张远看到来人,面路惨笑,比哭还难看:“老大,给你丢脸了。”

        李凌沙摇摇头,伸出一只手,一拉对方,站了起来。

        “张远,这个人你要怎么解决他?”

        李凌沙一指还倒在地上的瘦高少年乌豹。

        乌豹,此人他认识,正是那位他在赤芒山杀死的乌力的哥哥。这兄弟两人还真是一路货色,器张无比。要知道,张远的为人他最熟悉不过,轻易不会随意得罪人。

        事实上也是如此。

        从对方口中他了解到,原来张远在一家店铺买一株药材离火草,正好只有那一株,被他买走了,但是乌豹也需要这一药材,就想强买,当然是被拒绝,结果可想而知。

        “算了吧,老大,只要他把我那离火草还给我就行。”

        张远拍拍身上的灰尘,又是擦了擦头上的血迹,服下一粒丹药,这才是说道。他心中也是一阵惊骇,早听说对方在擂台上杀死那许周。那可是一气旋境五重武者啊,这才多长时间就有如此能力。

        老大觉醒的不是最低级元灵么?

        不过,就算如此,他也没想着李凌沙能把乌豹怎么样,毕竟乌豹的实力可是气旋境六重,难以抗衡,而且身边还有两个侍从虎视眈眈。

        李凌沙摇头。

        他自然知道对方的想法,但今天的事不可能就这么完。

        而且他看得出来,张远眼神之中的不甘心,无奈,对乌豹深深的恨意。

        也是,谁能接受得了被人如此在大厅广众之下羞辱?

        “吼!”

        “李凌沙,是你!”

        乌豹站了起来,灰头土脸,当看清了来人,不由吼道:“原来是春秋门的废物,竟然敢偷袭老子,你们两个,给我上啊,废了他!”

        “少爷,他是春秋门门主之子……这……”

        两个中年侍从立在一边,他们两人早看清了李凌沙,若不是顾忌对方身份,早就一冲而上,哪里会等到现在。

        “怕什么,我叫你们废了他就废了他!”

        乌豹双目一瞪,满目煞气。

        “是,少爷!”

        两侍从一个机灵,朝着李凌沙包围而去。

        到了此刻,两人露出凶狠的眼神:“李凌沙,怪你多管闲事,今天你就自认倒霉吧。”

        说话之间,两人相继出掌,掌内一震,一左一右朝着李凌沙碾压而来。

        掌劲吞吐,出一连串气爆之声。

        “两个气旋境六重!”

        “老大,走,我们不是对手!”

        两个侍从出手之间便显示出了他们的修为,张远不由脸色一变,李凌沙不过气旋境五重修为,哪里是两人之对手。

        “走,走得了吗,今天你们两个就等着被我废掉吧!”

        乌豹冷冷一笑,老神在在的站在一边,但似乎感觉到了疼痛,又是摸了摸臀部,嘶了口气,满脸煞气。

        这一脚,踢得他好不疼痛!

        在一边的路人也是摇头,觉得李凌沙太鲁莽,乌豹三人势大,刚刚不应该出脚踢对方的,如此乌豹看在李凌沙是春秋门门主儿子的身份上,肯定此事也就了结了。

        现在,两人都得搭进去。

        “李凌沙这下惨了。”

        “不错,银月派的人太嚣张!”

        众人心中都是不平。

        但下一刻众人便都是惊愕住,随着一前一后两声闷哼,两个侍从连连后退,砰然一下都是坐在了地上。

        “我的丹田!”

        两侍从面如死灰,捂着自己丹田之处,一脸的绝望。原来在这片刻的时间,李凌沙就废了两人的丹田。

        “哼。”

        李凌沙目光看都没看两人一眼,而是落在了乌豹身上,淡淡道:“乌豹,你不是要废我丹田么,现在我就给你一次机会,动手吧。”

        (本章完)


  https://www.doulaidu.com/xs/125945/5808602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