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最神至尊 > 第46章 阴谋

第46章 阴谋


        杨如凤言语之间,显现出了对李岩天的在乎。

        对于此,吴海更怒:“杨如凤,亏你也是我四季剑阁一堂之主,你居然对一个男子如此这般,要知道那李岩天跟那个野女人生了一个小杂种,现在心里根本就没有你,你却像着魔了一般听到他受伤就跑来要看他。”

        “而我弟弟一心爱你,你却一点不领情。”

        “你们都该死!”

        吴海怒骂着:“不过,我不会让你立刻就死,会让你看着,我亲手一刀一刀把李岩天处死,让后让你们一起上西天。”

        说话之间,他便出手了。

        轰!

        掌劲如山崩,狠狠朝着杨如凤碾压而下。

        本来,杨如凤比之吴海弱不了多少,但之前就被吴海一掌偷袭重伤,现在哪里还是对手,在十数招之后便被吴海制服,然后一掌拍晕了过去。

        而同一时刻,春秋门大殿内。

        李岩天盘坐于静室之中,忽然之间睁开了眼睛,便听到一道声音传来:“门主,有人给你送信而来。”

        “进来。”

        一个侍卫走进静室,递过一封书信。

        “退下去吧。”

        李岩天心中疑惑,不知是谁给他的书信,信手打开,当看到里面的内容时,不由脸色一变,霍然站起。

        嗖!

        人影一晃,朝着门外掠去。

        而此刻李凌沙也正从闭关之中醒来。

        这一次闭关,他顺利的突破到了气海境一重,体内丹田两个气旋也化为两个气海,比之三天前起码要强大数倍。

        而他的肉身同样经过功法的强化,有如汞银,微一使劲,肉身便散出淡淡的银色毫光。估摸着,只凭肉身的力量,只怕一般的气海境一重都不是对手。

        “气海境一重。”

        李凌沙喃喃自语:“如此,这伏龙潭是不能呆了。”

        在伏龙潭,除了他那个厉害的父亲,普遍最强的也不过气海境高段位。而和他差不多一辈的,基本上可以横扫,再呆在伏龙潭已经没有多少意义。

        只有到更广阔的地方,才有资源,条件与各路天才竟争,实力大幅提升。

        “不过在之前,得见见父亲和如烟。”

        李凌沙暗暗道。

        思考之间已是出了房间。

        不过却在广场上看到一道身影如闪电般朝着前门掠去,度之快,便只他也只看到一道残影。

        但就这一道残影也让他认出来,那是自己的父亲。

        “父亲。”

        李凌沙不由叫道。

        但李岩天似乎没有听到一般,一闪之间已没了影子。

        “嗯?”

        李凌沙一怔,一闪之间也跟着出了前门,但哪里还有父亲的影子,“出什么事了?”

        很显然,刚刚父亲显然是因为有什么急事出门而去。

        这一刻,李凌沙忽然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这一种预感他在是他前世天生便拥有的,一出现这种情况,那就意味着自己,或者亲人遇到了生命危险。

        “父亲。”

        李凌沙不由心里一急。

        这一世李岩天对他那种无私的关心,早就彻底认同了这个父亲,他不希望对方出事。

        必须要阻止这种情况生。

        “到底是谁想要对我父亲不利?”

        李凌沙眼中冒出深深杀机,陡然之间,灵光一闪,想到了当初在八里村杀死许尚的时候,对方说的话,“难道是许家之人?”

        他杀了许家那么多人,而且在和父亲谈及此事的时候,也从其口中感觉到许家的狼子野心,似乎要吞并春秋门,图谋不诡。

        而这,只有先解决了他父亲。

        但许家之人最高修为也就那个大长老许通,也远远不是他父亲的对手。

        “算了,这其中肯定有阴谋,现在还是赶快追上父亲阻止他。”

        李凌沙一动之间朝着春秋门大殿掠去。

        守门大殿之人看到李凌沙,便都是齐齐行礼:“少主!”

        声音中气十足。

        李凌沙却从他们眼中之中看到了一种敬畏,这在以前是没有的。

        看来,在哪里都是一样,只有你拥有足够的实力,才能获得别人的尊重。

        “你们可知道我父亲去哪了?”

        李凌沙摆摆手,问道。

        “刚刚门主收到了一封信,就突然出去了,却不知道去了哪里?”

        一个侍卫说道。

        “一封信?”

        李凌沙点头,径直走进了大殿。

        在父亲平时修炼的静室,李凌沙果然就看见了一封书信,迅拿起,看了一遍,脸色也彻底阴沉了下来。

        原来这信笺上大体意思就是父亲从小青梅竹马的一个朋友杨如凤被制,想要赎人,就到残阳山来。

        “残阳山?”

        李凌沙记忆中搜索这个地名,很快便记起来,是距离伏龙潭七八百里地的一座荒山。

        这座荒山人迹罕至,一般无人到哪里。

        既然知道了父亲去的地方,李凌沙没有再迟疑,信步之间出了大殿,同时找赤虎让其带人到残阳山,自己却先一步赶去。

        嗖!

        李凌沙找了一匹龙驹马,这种马是比青骢马度更快的马,一路奔驰,朝着残阳山而来。

        残阳山,山势连绵数十里,倒也不大。

        经过四个时辰的加急赶路,李凌沙到了距离残阳山十里之地便即停下,徒步前行。

        这也是考虑到若是残阳山有埋伏,那他被对方抓住就悲剧了。这不但妄送了性命,而且也使得父亲有所顾忌,害了对方。

        而在徒步奔行之中,李凌沙却是回忆起了一个人,那封信笺上的人。

        杨如凤。

        对于这个人,李凌沙前身也有一些了解。

        杨如凤,是他爷爷李岩重的结义兄弟杨广之女,两人在生下一子一女之后,便是订下了娃娃亲。本来李岩天和杨如凤一起长大,两人关系也颇好,理所当然的将来肯定结婚在一起。

        而李岩重和杨广也是这么认为。

        尤其在杨广意外死后,李岩重因为丧失兄弟,杨如凤无有父母,更是把其当作亲生女儿看待。

        可惜,在这个时候,李凌沙的母亲出现了。

        他的母亲也不知道是哪里的人,在重伤情况下和他父亲认识,最后有了他,从此以后,他的父亲便是彻迷恋上了他的母亲。

        如此,对于杨如凤的感情自然是不能接受。

        在生下李凌沙不久,他的母亲便离开了父亲,从未再出现。

        而后面这十多年,他的父亲也没有接受杨如凤的感情。

        对于此,他的爷爷也为了这件事大雷霆,心内愧疚,觉得对不起他的结义兄弟,也对不起杨如凤。

        最后父子俩为了这件事几乎断绝关系,之后差不多就没有见过面。

        而李凌沙也基本没有见过他的爷爷。

        甚至偶尔有一次回来对待李凌沙的态度也颇为冷淡。

        这些事情,都是前身形成的记忆。

        李凌沙也能从其中感受到一家人的矛盾。

        “母亲。”

        李凌沙依稀之间似乎看到一个女子,但是却非常模糊。

        就在他思绪飘飞之间,忽然一道喝声把他惊醒。

        “那边有人。”

        李凌沙回过神来。

        此时他已到了残阳山脚下,奔行于荒山野林之间。

        凭借着前世做为兵王之王的隐匿手段,在荒山窜行之间,根本没有人能现。

        很快便到了刚刚那一道喝声出之地。

        在一块大石后面,前面的情况被他一览无疑。

        只见一空地上,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个老者对峙。

        “父亲。”

        李凌沙忍不住心里叫道。

        而和他父亲对峙的老者却是吴海,是他在春秋门演武场上见过一面的人。此人那时正就是许家请过来的。

        许家!

        李凌沙的目光又是落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

        这里立着四个中年男子,跪着一个女子。

        四个男子,李凌沙再熟悉不过了,正是许通,许禄,许屠还有汤石,都是他春秋门的长老,而且这四人也是当初他废了许夜之后一致建议要处置他的人。

        “果然是你们,原来找来了帮手。”

        李凌沙眼中闪过杀机。

        目光又落在了跪在地上的女子身上。

        此刻只见她嘴角挂着风干的血迹,脸色苍白,而许通一只大手按在女子头上。

        这女子,李凌沙的前身有印象,就是杨如凤。

        “该死。”

        李凌沙眼中冒火,忍住跑出去的冲动。

        以他的实力,现在冒然而出,只会帮倒忙,此时只有静观其变,等待机会。

        “李岩天,没想到吧,你会落在我们手里。”

        许通一脸狰狞:“你纵容儿子杀了我儿子,杀了我许家那么多人,现在就是你的死期,你束手就擒吧,不然我杀了这贱人。”

        “你敢动她,我必杀了你。”

        李岩天怒冲冠,眉毛倒竖:“你们这群挺卑鄙无耻之人,如若有种,就冲着我来。动一个弱女了,跟畜生有何异?”

        说话之间,身上爆出惊天气息,便是一掌朝着许通轰杀而来。

        “李岩天,今天你们两人必死,就不要挣扎了。”

        吴海人一闪,同样一掌出,挡下了李岩天一掌,又道:“你若是不束手就擒,那就只好杀了你这青梅竹马的人了。要知道在路上她听说了你重伤,其中的关心,简直比自己的命还要来的深切,你就舍得让她死?”

        “你们……”

        李岩天深深吸了一口气,看了跪在地下的中年女子一眼,又是扫过了许通五人,而后尽量使得自己平静下来:“你们放了她,我束手就擒。”

        “不要相信!”

        在李岩天话音一落之时,中年女子,杨如凤便是颤声道:“岩天大哥,你不要相信他们,你走吧,他们也拦不住你。”

        言语之间,泪珠儿滚滚而落,音调提高:“李岩天,我杨如凤这辈子心里只有你一个人,你这一次能来救我,我便死也开心。”

        说着竟是笑了起来,便欲咬舌自尽。

        “在我面前,想死也难。”

        许通一哼,一掌落下,又是把杨如凤拍晕了过去。

        (本章完)


  https://www.doulaidu.com/xs/125945/5808602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