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最神至尊 > 第89章 风雨凄凄

第89章 风雨凄凄


        “你们都让开,呆在这里等我回来。”

        听到李凌沙的喝声,方浩星脸色一变。

        李凌沙在大庭广众之下接连对他羞辱,让得他脸都黑了。

        但此刻命在对方手上,却又一点也不敢露出不快之色。

        “这就对了。”

        李凌沙一手箍住方浩星,朝着广场之外掠去。

        “该死。”

        岐叔在一边恨恨道。

        一行人只能呆在原地,眼睁睁看着李凌沙离开。

        李凌沙带着一人,也不费多大力量,不大半个时辰便到了高阳城外。

        这一路上,有些认识方浩星的人,都是目露惊异之色的看过来。

        “这小子,居然连方家小少爷都赶掳走,简直是无法无天。”

        众人看向李凌沙,都觉得不可相信。

        离开高阳城一段距离,李凌沙停下来,不过他并没有就这么放过方浩星,而是把其纳戒褪下来,这才道:“现在走吧,如果下次再见你如此不识识务,那就不会对你这么客气了。”

        说话之间手一扬,方浩星如沙袋一般倒飞而起在数十米开外落下,一身狼狈。

        “小子,你……”

        方浩星灰头土脸的站了起来,想说几句狠话,但是刚到嘴边又硬生生咽了回去。

        此刻刚刚脱险,他可不想被李凌沙在这里杀了,那就真白死了。

        只是可恨,丢了脸又丢了纳戒。

        “这小子是五谷四季剑阁的人,以他的天赋实力,一个月后的武会肯定能脱颖而出,到时候他肯定会去太华郡城,就让我哥哥对付他。”

        方浩星心中恨恨,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

        顿了顿,便是朝着城门口掠去。

        官道上,只剩下了李凌沙一人。

        “十万两金票,一柄三级下品长剑。”

        李凌沙意念一扫从方浩星手中夺来的纳戒,便是露出了笑容。

        他这一趟来高阳城可谓是收获颇丰。

        除了实力提升一重以外,《四季剑法》也学会了十二招,而且还有三柄三级下品的元器以及二十多万两的金票。

        这些财物,换成丹药,足够他修炼到一个多月后的武会了。

        “李凌沙。”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从远处传来。

        却是聂云从城门口方向骑马而来,同时身边还牵着一马。

        “聂云。”

        李凌沙收回思绪,笑道。

        之前在重力树上,他虽没有说话,但示意聂云在外面等他,这也是防备方家的人拿聂云做威胁,那就麻烦了。

        “我们走吧。”

        见聂云到来,李凌沙招呼了一声,跃上了马。

        “嗯。”

        聂云点点头。

        此刻他也知道两人还没有真正安全,若是方浩星追过来,那就难以离开。

        当下,两人一夹马腹,疾驰而去。

        一路上,马不停蹄,奔驰了一阵,才渐渐缓下来,两人一言一语的交谈着。

        聂云想起李凌沙从重力树下来的一幕,此刻也忍不住有些后怕。

        也幸亏是李凌沙制住了方浩星,不然二十多人,加上一无限接近于元丹境的武者,联手攻击之下,也只有束手待毙。

        而李凌沙在谈话之时,却又是在琢磨着《四季剑法》,想到神妙之处,便不自禁的就坐在马上演练起来。

        “难怪他有如此实力,这也不是全凭天赋。”

        聂去见此情况,不仅就有些脸红。

        同时心里也在暗暗感叹,强大的武者都不是吃饭喝水般就轻松得来,而是他们更加刻苦努力,尤其是,聂云现李凌沙不仅比他有天赋,而且比他更加刻苦修炼。

        “我聂云能认识他李凌沙也是三生有幸。”

        受其影响,聂云也不再说话,也是在马上琢磨着功法武技。

        而在两人离开高阳城后四天,一个中年男子也到了五谷城。

        此人进城之后也不休息,便是直奔一个地方。

        正是张家府邸。

        中年男子进入府邸,便是找到了张家的四长老张充。

        “张劝,你找我有事?”

        张充问道。

        张劝此人是五谷城外事长老身边的人,他也见过此人,不过很少交集,不知对方找他干什么。

        “四长老,我有那李凌沙的消息了。”

        张劝道。

        “什么?”

        张劝眼神一亮,语气都变得急促:“你知道这小畜生在哪里?”

        这段时间,他日日夜夜都想着找李凌沙报仇,只是派的人在四季剑阁竟没有现其踪迹,

        而最后却又是现,李凌沙已是离开了四季剑阁,这让他惊怒不已,大骂下面的人是饭桶。

        “是的。”

        张劝点点头:“四长老,那小子就在高阳城。”

        随后便是把自己见到的情况说给了四长老。

        “好,好,好……”

        张充大喜,眼中露出了刻骨的杀意:“张劝,你做的很好,这一次我杀了那小子为我儿报

        了仇,我便和家主说一声,正好在太华郡城,缺少一个外事长老,就由你来升任。”

        “多谢四长老。”

        张劝大喜。

        “现在你就跟我去一趟高阳城。”

        张充道。

        张劝的话,让他确信,李凌沙就在高阳城。

        ……

        李凌沙和聂云一路奔驰。

        这一日,李凌沙一拉马缰,停了下来。

        他跃下地面,信步之间就是施展出了《四季剑法》。

        有这一着,主要还是因为这几天在马上琢磨练习,让得他感觉到了《四季剑法》已经到了

        突破的边缘。

        “枯木逢春!”

        “春风拂面!”

        “春光无限!”

        ……

        剑气在官道上纵横交错,时而暖意融融,时面炎炎灼日,时面清爽无比,时面如临寒冬,剑气变化无穷。

        陡然之间,李凌沙一剑劈出,一派凄凉,身临其中,让人不觉想起曾经无奈凄凉之事,人间冷暖,一尝无疑。

        “风雨凄凄!”

        李凌沙在此刻终于练成了《四季剑法》冬之意第一招“风雨凄凄”。

        “这……”

        李凌沙在马上,也被李凌沙的剑法所吸引。

        似乎在李凌沙施展的剑法之中也得到了感悟。

        嗖。

        一下跃入地面。

        咻咻咻!

        本来,聂云的《四季剑法》只学会了七招,夏之意第四招“赤地千里”却无论如何也是学不会。但此刻观看李凌沙施展剑法,竟也感觉到那一丝意境。

        “烁石流金!”

        “赤地千里!”

        聂云一喝之间,一剑出,如烈日炙烤大地,千里赤地。

        此时,这一招“赤地千里”终于学会。

        李凌沙收剑而立。

        两人相视,忽然哈哈大笑。

        “走!”

        两人重新跃上马背,纵马疾驰。

        两日之后。

        “再有一日,明天便能到五谷城。”

        聂云道。

        “差不多。”

        李凌沙点点头,莫地感觉到了一丝不安:“前面似乎有人。”

        说话之间,便听得马蹄声得得。

        远远的只见两匹马从远处奔驰而来。

        到了近处,李凌沙看清楚了前面马背上之人不由脸色大变。

        “张充。”

        李凌沙瞳孔一缩。

        在前面的两匹马上,其中一匹上一人,正是张炫的父亲张充。

        他没有想到在这里会遇到张充。难道对方知道他来了高阳城?似乎不可能,他对自己的易容术还是很自信的,不相信有人能看得出来。

        “张家……四长老。”

        聂云也看到张充,身体一颤,便是一个机灵,低吼道:“李凌沙,快逃!”

        李凌沙杀了张炫,这是他亲眼看见的,这张充此来显然是为了报仇。

        而张充却又不同于高阳城那个岐叔,是货真价实的元丹境高手,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元丹境高手,起码是元丹境三重以上。

        此刻遇到,若不逃走,那只有死路一条。

        “逃不了了。”

        李凌沙摇摇头,不知何时,破剑符已经握在了手里。

        他的手心都是在微微出汗。

        破剑符,他只在关于此类书上看过能斩杀元丹境七重以下的武者,但毕竟没有见过,也没有使用过,而且这破剑符过于古老,万一损坏了一些,杀不死对方,那他自己就得死。

        “李凌沙小畜生,你果然去了高阳城。”

        张充奔马而来,在李凌沙前面十五米之处停了下来,冷冷看着,森然的目光带着嗜血的杀意。

        “小畜生,你杀了我的儿子,现在你还能往哪里跑?”

        张充也没有急着出手,而是气机索定在李凌沙身上,只要李凌沙一动,迎接他的便是雷霆一击。

        “你儿子贪心太重,又亵渎我朋友,他死不足惜。”

        李凌沙讥嘲道:“说起来也是你教育子女不周,你儿子之死可以说就是你害死的。”

        “死到临头还狡辨。”

        张充冷冷道:“也好,等下我倒要看看你是否还能如此跟我说话。”

        “今天,我不会让你死的太痛快。”

        说话之间,便是一拍马背,高高跃起,朝着李凌沙掠来。

        人在半空,就是一掌朝着李凌沙猛地拍下。

        砰。

        李凌沙正要施展出破剑符,便听一声惨叫,却见聂云倒飞而出,摔落在地,直接没了声息,也不知是晕死过去还是死了。

        “该死!”

        李凌沙大怒。

        原来刚刚在张充出手之时,聂云便是飞掠出去替他抵挡下了这一掌。

        “螳臂挡车!”

        轰落聂云并没有能阻挡住张充的脚步,他的一掌依旧朝着李凌沙落下,那一股气息让得李凌沙几欲窒息。

        “死吧!”

        此刻李凌沙眼中也是露出狰狞之色。

        (本章完)


  https://www.doulaidu.com/xs/125945/5812025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