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重生嫡女之妾身已就寝 > 第三十章 巫蛊之术

第三十章 巫蛊之术


  夏清歌却对于脸治不治好没什么失望的,上天既然给了她再次重生的机会,让她能手刃仇人已经是怜爱她了,她想着能治好脸上的毒就行,若是不能也罢了,自己又不打算再嫁人了,何必在意他人的眼光。

  夏清歌拜别祖母向翠庭阁走去。

  身后的冬虫、夏草已经被这一系列事情震惊了,想着这一场病醒来,大小姐却如同脱胎换骨般,今儿也见识到了宁氏与夏清颜明里暗里的算计,句句是针对大小姐而来,还好都被大小姐一一化解,可见自家大小姐让自己当初盯着宁氏与夏清颜是正确的,这时冬虫却忍不住问道:“大小姐为何不跟老太太直说是宁氏毁了您的脸给您下毒的呢?”

  夏清歌开口:“一是告诉又能怎么样,药品也不是她命人端过来的,谁来证明是她下的毒?二是你觉得经过这些事,老太太会不知道谁下的毒吗?她只是不想事情闹大,败坏太师府名声而已~我们现在还不能跟宁氏来个鱼死网破…”

  “那小姐您以后可怎么办…”冬虫急急的说道,原以为老太太会护她,可是老太太也是要为太师府考虑的。

  “横竖老太太知道这事是宁氏做的就行,在她心底埋下祸根,以后就见招拆招,我们都得打起十二分警觉!”

  “是!奴婢们定当谨记在心!”

  翠庭阁。

  转眼夏清歌在院中已居住两个多月,这段日子宁氏也没在作妖,除了每天向祖母请安之外,就连对祖母的请安也避开了自己。

  而夏清歌每天就是在房间敷药,桂嬷嬷配的药都是最好的,自己在不吃大厨房送来的吃食以及汤药后,除了每天晚上要忍受又疼又痒的治疗折磨,还要忍受不能洗脸的痛苦,大体也没其他事情。好在脸上明显伤疤已奇迹的速度愈合,感叹到底是年纪小,身体好伤口愈合快。前世一面吃着宁氏的吃食和汤药,就连嫁入王府后也是春雨在主持着吃食,因此没断过毒,怪不得自己治了大半年也不见得好,这种无色无味的毒药当真无处不在。

  可是伤疤却存在着,愈合不了。

  就是唯一稀缺的药剂——玉肌膏,玉肌膏是圣药,就是皮肤淌脓、浑身生疮,只要捻上一抹,涂上三次便好,肌肤立即恢复如新,如新生儿般嫩滑。西域进贡了二只,皇帝给了皇后一只,还给了自己最疼爱的王爷四王爷楚钰一只。

  还记得前世皇宫接待使臣的宴会上当时三王爷楚澜表面上云淡风轻,实则也是记恨不已,他回到王府内砸了好些个古董瓷窑。原以为楚澜记恨楚钰是因为得不到这药膏治不了自己脸上的毒,心里气愤。其实是她想错了,直到最后她才知道,楚澜被楚钰以弑父谋逆罪活活五马分尸,他才得意大笑说出缘由。

  楚澜嫉妒的是——从小什么好东西皇上都会分给四王爷楚钰一个,嫉妒他父皇对于楚钰的父爱!

  也是因为夏清颜到来,让夏清歌知道她这个人从未放在他楚澜的心上,更别说脸上的毒!

  夏清歌看着铜镜中的脸,思怵道:不知道今生西域使臣大概什么时候来,来的时候是否也会进贡玉肌膏,怎么向四王爷楚澜借用玉肌膏。

  屋外。

  宋娘敲门并未得到回应,便疑惑推开门,进来时便看到夏清歌在凝思,松了一口气。不过夏清歌经常一个人凝思着什么,也不让人打扰。只见她身穿一粉红缎衫,光洁的额头上眉头皱在一起,唇红齿白,肌肤如玉,脸上虽有疤痕,却无损她天生丽质,反倒是更添一股独特的韵味。脸比起两个月之前该是快痊愈了,双眼盯着一处透漏出迷茫。

  “大小姐~”宋娘小声说道。

  夏清歌神色一震,眼睛恢复清明,站起身,看向宋娘。

  “大小姐,这几天宁氏安排的下人有动静了~”见夏清歌看向她,又上前一步继续说道。

  “观察了两个月,发现亥时春雨传信给宁氏,报告你的动态,只是你经常在屋内,她不能进屋只能这样说。只是最重要的是另外两个丫头,她们夜里从外处运送赃物埋在东边槐树下,冬虫、夏草看的可仔细了,两丫头还收了两锭金子!”

  “还有一个呢?”

  “还有一个丫头名叫春花,就是那个跟春雨一样出身的呆的也最久的丫鬟,她是三等丫鬟,平日里和春雨较劲,这次并未参与,说起来,还是她假装不在意引着冬虫和夏草看到的呢…不过放心春雨也未能发现什么”

  “她倒是胆子挺大的啊~”竟然也不怕得罪宁氏。

  “是的,虽是宁氏爪牙,可是一直私下里跟春雨不好。本身她姿色、能力比春雨好,听说本身是春花有机会近身伺候大少爷,可是春雨也不知道使了什么招,把自己升成了大少爷的大丫鬟。如今两人共同不知何故被打发在这翠庭院中,她还在春雨手底下干活,且经常听着春雨被夸赞,颇为不满,想着春雨惯会在主子面前卖惨,早已惹得她不快。现下事情发生了,被春花逮到机会,惹我们去查看,便发现了有人在与外处传递消息。这此,春花央求着我安排她告病,卧病在床。她便不用给宁氏做事了,牵扯其中~”

  “她倒是聪明!”夏清歌淡笑道,点点头,又说道:“这次虽帮了我们,但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你以后还是要注意她!”

  “那槐树下埋着的怎么办?”宋娘问道。

  “树下埋着为何物?”

  “是…是巫蛊之术。”宋娘心有余悸说道。当时趁着宁氏眼线不注意时,随后连忙自己挖了出来,看到一个木制盒子,打开看到一个布缝着的小人,上面赫然写着宁氏唯一的儿子夏清逸名字与生辰八字,还插着几枚银针,昏暗的烛光下,银针闪闪发亮,宋娘吓得差点把小人扔掉。然后沉下心立马放进木制盒内,带回给夏清歌看。多亏了跟着春雨后还发现了晚上偷偷摸摸的另外两个人,要不然,后果将不堪所想。

  


  https://www.doulaidu.com/xs/162242/261863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