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兽人巫妻 > 157、寻找原因1

157、寻找原因1


  安排好孩子们,明月和沃克斯、沃伦三人从部落出发,一起去寻找让野兽发狂的原因。

  临走前,明月把自己的武器升级了一番。

  说是升级,其实很简单,这就要提到极品辐射源石的事情。

  那天包着辐射源石回转之后,明月并没有回部落,而是在太湖的对岸一座山上,找到一个天然的山洞,这个山洞出口不大,只能让一个成人弯着腰进入,里面很是幽深,岔道很多。

  明月就临时找了一个面积不大的山洞,把辐射源石安置在那里。

  随后,她过来几次,把一些铁矿石、铜矿石以及沃克斯给她炼制的两把铁刀,都放在辐射源石的附近,仅仅一两个月,那两把铁刀的档次就提升了很多。

  现在她随身的铁刀,就是那两把,已经有点钢刀的坚实和任性,她决定等回来之后,还把这两把刀放回,看看到底能改变到什么状态。

  “那些野兽并不是从四面八方来的,部落东边是草原,特大型的野兽几乎没有,西面是无边无际的原始森林,具体多大面积都不知道,只知道,我们狩猎都是在森林的边上和较为往里一些的地带,在往森林中央走,很难走动,而且里面有很多让我们兽人害怕的气息。”沃伦说着想起那种气息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你是在说我们部落边上的森林?”明月疑惑地问。

  “没错,就是落日森林。”

  “我在那里活动了十来年难道都在外围打转?”明月又问。

  “别说你活动了十来年,就是我们部落的老人,一辈子也都在森林的外围打转。”沃伦说。

  “我觉得我怎么着也深入了森林一万里左右,也没见过多么危险的事情。”明月说。

  “据祖辈口口相传,落日森林至少有百万里方圆。”沃伦说,那意思很明显,一万里只能说是外围的边缘。

  “奔雷和勇士们最早看到野兽暴动的地方就是落日森林的外围,很多野兽都是从森林中部跑出来的,我猜想,造成野兽暴动的地点就在森林里。明月,我们这次就是去打探一番,你万不可冒险,如果有威胁到我们生命的存在,我们要及时撤退。”沃克斯见沃伦半天也没说清楚主题,就打断沃伦的啰嗦。

  “听你的。”明月很顺从的说。

  沃伦瞪了沃克斯一眼,也不知道他到底給明月灌了什么迷魂汤,他说什么明月都答应。

  “明月,这么远的路,你走着太累了,你还是躺在我宽阔的背上,我背着你走,好吗?”沃伦变成兽形,殷勤地问。

  “好啊。”明月欣然同意。

  “正好我也想歇会儿,你也顺便驮着我一起走。”沃克斯说着抱着明月跳上沃伦的后背。

  “呀!”沃伦气得真想把沃克斯锨下来,可明月还在他背上,只好认命的跑起来。

  本想和明月策狮扬鞭一回,没想到被这只老虎給破坏了。

  “哈哈哈!”看着沃伦气恼的样子,明月大笑起来。

  “你个小没良心的!”沃伦嘟囔一句,见明月高兴他也喜悦起来,脚步都稳当了很多。

  沃克斯看着神采飞扬的明月,心中更是甜美,他就喜欢明月这样永远充满活力的样子。

  外围一万多里相对好走一些,越往里走,阻碍越多,大树和树藤几乎形成了无穷无尽的树墙,密度越来越大,以至于小动物都很难穿过,何况沃克斯他们三个大人!

  明月早就下来自己走了,沃伦和沃克斯也都化为人形在前面开路。

  “这不对劲啊!”明月停住看着粗粗细细的树藤,疑惑起来。

  “怎么啦?”沃克斯忙走回她身边问。

  沃伦以为明月发现了危险,忙回来护住明她,警戒起来。

  “我在考虑,如果那些野兽是从落日森林深处跑出来的,按说他们的体型至少有十几米长,也有七八米粗细。那么大的体型,那么多的野兽对这些树藤的破坏应该也是巨大的。可你们看这里的树藤一个挨着一个,我们都走不进去,何况那些野兽。”

  沃克斯和沃伦四下里望望,确实是如此。

  “是不是树藤长得快,把野兽的出路給长上了。”沃伦怀疑地说。

  “哪有长那么快的树藤,野兽出来也就一个月多点,想必一个月也不至于能修复很多的大洞。”明月不相信。

  “我们可能没找到那些野兽出没的地方,要不我们去找找看,沿着他们进出的路,应该比较好走。”沃克斯说。

  “行,我们四处找找。”明月同意。

  三人找了一天时间,也没有发现漏洞。

  由于树干和藤条过于密集,虽然树叶已经凋零一部分,但白天的光线也不太好,不过三人都有黑夜食物的功能,一直寻找到天色傍晚。

  吃过晚饭,三人休息在一棵树叶几乎已经落净的大树上,明月休息,沃克斯和沃伦轮流值夜。

  “明月、沃克斯,快醒醒!”两人刚睡着,就被沃伦推醒了。

  沃克斯一下子清醒过来,忙扶住准备起身的明月。

  “沃伦,怎么啦?”明月有点迷糊地问。

  “嘘!”沃伦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两人看向远方。

  两人朝沃伦指向看去,之间一只体型很大的鬣猪正贼头贼脑的走着,一边走一边四处嗅嗅,有时候还会在树根上蹭蹭。

  他们这七八天,一路也看到过很多的野兽,体型有大有小,小到一尺多长的老鼠,大到十来米长的蛇类、熊类、虎类等。

  鬣猪虽然脸部有些像猪,却是一种很凶猛的野兽,明月刚来兽人大陆时,见到的第一只野兽就是鬣猪。

  眼前的这只鬣猪比那次那只大了好几倍,身长大约十米左右,身高达到三米多,明月猜测至少有两吨猪肉。

  沃克斯伸出五个手指头,表示大约有五吨左右。

  沃克斯这十几年成长了不少,兽身也有十来米长(不加尾巴的长度),体重达到近三吨,当然他的都是精肉,肚子上毫无赘肉。

  三人身在几十米的树上,半夜三更也不想狩猎,就敛息准备继续休息。

  这时,却见这只鬣猪朝前走了大约三百米,一下子消失在三人的眼前。

  “?”三人疑问的互相看了一眼,就饶有兴趣的看着鬣猪消失的地方,那里肯定有猫腻。

  “今晚休息好,明天天亮之后再去看看。”

  沃克斯见明月蠢蠢欲动,看样子想要立刻去搜寻,忙把她轻轻按在树干上。

  明月想想也是,知道了位置,也不用着急了。

  “你不准自个儿偷偷去。”明月盯着沃伦道。

  “放心,快睡吧,我肯定等着你和你一块。”沃伦见明月担心他,心情大好的揉揉她的头发。

  沃克斯的视线停留在他手上一秒钟,没说什么也躺下休息了,一个时辰之后他还要替换沃伦。

  第二天三人吃完早饭,来到鬣猪消失的地方。

  那里和其他地方并无二样,依旧是密密麻麻的树藤,根本进不去。

  难道这些树都是幻影?明月突发奇想,伸手抓住一个树藤使劲的往前推,成人手臂粗细的树藤在她不加控制的力度下,一下子断成了两截。

  明月仔细的看看断口,确实是新鲜的木头断痕。

  “啊!”明月正研究上面,脚下却一脚踏空,来不及说什么,身体就消失在沃克斯和沃伦眼前。

  “明月!”沃克斯立刻朝明月消失的地方扑去,也一下子不见了踪影。

  “等等我!”

  沃伦扑过去才知道这是一个很隐蔽的地洞,被一些枯枝败叶所遮盖,踏上之后才能觉得。

  地洞还较为宽敞,直径大约有五米大小,洞壁上较为平整,好像是有人故意休整成的一般。

  三人稳住身形,落在洞底,都没有受伤。

  “沃克斯,我感觉浑身的毛都要竖起来了。”沃伦站起来之后,突然心头升起惊恐,看着沃克斯低声说。

  “我也有点。”沃克斯说着把明月护在怀里:“我们都要小心一些,听祖辈传下来的记载,这里应该有很强大的凶兽,对其他弱于他的兽类产生本能的压制,就是威压。看来,我们都不是这只凶兽的对手,遇见他之后不要想着反抗,一定要尽力逃命。”

  “可我却没什么感觉啊?”明月感应一番,什么也感应不到。

  “你不是兽人,不会感知到兽类的威压。”沃克斯说。

  他知道明月不是兽人大陆的雌性兽人,可以说她在兽人大陆是一个异类,当然没有兽人的感知,凶兽的威压对她无效,这倒是一个很有利的地方。

  “我们还要往前走吗?”沃伦有些犹豫,他怕明月出事。

  “都来到这里了,当然要继续追查,不能半途而废。”明月坚持。

  “好。”沃克斯也想找到野兽疯狂的原因,他决定一定保护好明月,如果有危险,他会缠住对方,让明月和沃伦逃走。

  沃克斯看着前方的地洞,牵起明月的手把她护在身后,沃伦在明月的身后,好从后方护住她。

  地下的洞穴已经可以说是通道,直径都是一模一样的五米大小,好像是有精通打洞的专家精心设计而成。

  三人走了几百米的下坡路之后,遇到了一个十字路口。

  “我们该走哪个?”沃伦看着沃克斯二人问。

  “要不,我们三个分开走?”明月想把所有的通道都看看,就建议。

  “不行!”沃克斯和沃伦都不愿意分开,万一明月遇到危险,他们来不及救助该怎么办?

  “就是不知道那头鬣猪走的哪条?如果跟着它说不定会是正确的路线。”明月也不坚持,想了想说。

  沃克斯和沃伦听后眼前一亮,他们怎么把那只鬣猪给忘了。

  二人耸动着鼻子仔细感受一会儿,这里几乎是封闭的空间,鬣猪留下的味道还很清晰,二人同时指着一个通道说:“那个!”

  既然决定跟着鬣猪走,三人就朝中间留有它气味的通道走去。

  明月三人边朝前走,边仔细留意周围的动静。

  由于长时间缺少雨水,通道内很是干燥,没有潮湿的腐烂气息,虽然没有枫树流动,由于空间很大,也不会显得憋闷。

  通道整整齐齐的,有时候穿过地下的土壤,有时候穿过坚硬的石头,相互衔接的地方并没有任何突兀。

  壁面非常平滑,有的地方裸露出密密麻麻的树根,制成了树根网。他们走过的地方,树根王已经被野兽破坏掉,剩下一些残根断肢。

  路上又出现了很多的岔道,多亏沃克斯和我人的鼻子灵敏,一路追随着鬣猪的气味走了下去。

  由于岔道太多,明月怕他们回来的时候迷路,每到一个岔口,他就在洞壁上滑下一块石头放在墙边作为记号。

  又走了几个时辰,沃克斯突然停了下来,是以明月和我论也不要走动,他竖着耳朵仔细的听了一阵子,又趴在地上仔细的聆听。

  “鬣猪大约就在前方一公里处,我们做好防备。”

  见他俩谨慎起来,沃克斯才放轻脚步往前走去。

  三人又转入一个岔道,都已经听到了列着发出的声音,让他们更加小心起来。

  虽然他们不会顾虑烈猪一只野兽,但万一前方的野兽过多,这样狭窄的同道内,行动会受到很大的限制,逃跑也不方便。

  还没等他们靠近,就见列祖疯了一般,状若癫痫的痛苦的嚎叫着,东一头西一脑的撞击着通道的洞壁,身体也隐隐膨胀起来。

  “快!我们杀掉他!”沃克斯见状大惊,忙化作兽身潮列猪奔去。

  沃伦也立刻画着一头凶猛的狮子,扑向列猪。

  明月知道,他们是怕列着破坏了通道,造成通道塌方,那样的话他们就要给这只该死的力猪陪葬了。

  沃克斯和沃伦渔猎猪战斗在一起之后,才知道这之列猪并不是普通意义的列出,他们很难撕开它的皮毛,对他造不成太大的伤害,这只立柱的獠牙却锋利无比,刺穿洞壁上的石块,就像吃豆腐一样简单,如果被他到,肯定能在他们身上捅出一个大窟窿。

  明月见他们吃力,就像过去帮忙。

  “明日,不要过来。这只李猪正在进化成凶兽,你不是他的对手。”沃克斯忙大喊。

  明月停下脚步,把背上的双刀紧紧的我在的手中。

  由于通道比较狭长,沃克斯和涡轮很适合前后夹击列猪,沃克斯在前方吸烟列猪的注意,沃伦就在列着的身后偷袭。

  明月仔细的观察着他们的战斗,如果沃克斯有了危险,明月就会吉利救助。

  就这样沃克斯和沃伦的身上也出现了很多的伤口,而列猪也被他们撕掉了好几块肉,疼痛和鲜血的味道让列族更加疯狂,他一双小眼睛歹毒地瞪着沃克斯,建立的獠牙不停地朝沃克斯冲去。

  明月紧握双刀,见沃克斯完全吸引住了李猪的仇恨,趁着李野猪再次用獠牙是想沃克斯,明月一跃而起,空中转身双脚登载通道的顶部,身体如利剑一般曹猎术的头部疾驰而去,双刀对于在哪里业主的双眼。

  “噗呲!”两声,双刀准确率插件了列着的双眼之中,巨大的冲力让双刀只剩下刀柄,明月身体一宁,双刀随着她的动作在列出的双眼之中凝冻,缴税了列猪的脑浆。

  立足疼的扬天大吼一声,扑通一声倒在地上,浑身剧烈的抽搐着,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涡轮小心翼翼的碰碰列猪的屁股,发现她依旧没有动静。

  “他就这样死了?”沃伦不可置信的问。

  “脑浆都流出来了,还不死。”明月抽出双刀,在列出的身上擦干净刀身上的脑浆和先写。

  涡轮跑到前面一看,玄学混合着脑浆从立足的双眼之中流出,不由得砸了咱嘴巴,看来工具用好了比他们的利爪还要有用。

  “明月,你真厉害!”涡轮冲着明月竖起了大拇指。

  “这都是你们两个的功劳,如果不是你们俩完全吸引了你业主的仇恨,我也不会有机可乘的得手。”明月实事求是地说。

  沃克斯看着永不居功的明月,心中暖流涌动,这样的生动自信的小雌性,就是他的伴侣,怎么能不让他死心塌地的爱上她,她就是他这一生永不会放手的爱人。

  “快,让我看看你们的伤。”明月拿出随身带着的疗伤要高,给二人涂抹上,看着一条条的血痕,不由让她红了眼眶。

  “我们没事,这些都是皮外伤,向我们受人强大的治愈能力,不用涂药两个小时之后也就结疤了。”沃克斯揉揉明月的头顶安慰她。

  明月也不说话,给他们把所有的伤口都涂上药膏才罢休。

  “这头鬣猪昨天晚上肯定还不是凶兽,气息不一样,怎么一个夜晚的时间它就变成了凶兽呢?”沃伦看着死翘翘的鬣猪,奇怪的说。

  “它昨晚偷偷摸摸的,是不是它在夜里偷吃了什么东西才会变成凶兽?”明月猜测。

  沃克斯把手局部兽化,用利爪刨开鬣猪的肚子。鬣猪活着的时候很难撕开它的皮肉防护,死掉之后倒是容易很多。

  把鬣猪的胃部破开,从里面滚出来一堆的漂亮石头。

  “能量宝石!”明月看着那些晶莹剔透的淡绿色石头,惊呼出声。

  让明月震惊的是宝石的数量和个头,曾经她得到的能量石大小如鸡蛋一般,数量更是稀少,而这只死鬣猪胃部里的每一颗都比沃克斯的拳头还大,绿色的能量非常充盈,一看就知道是特别高质量的能量石。

  明月前几年得到的能量石大都给了哈尼斯,让他給母树备用。没想到,这只该死的鬣猪竟然生吞活剥了这么多,那么多的能量,它还真会找死,就是他们不打杀它,它也会被能量撑破爆体而亡。

  “这些都是能量宝石?”沃伦和沃克斯都很激动,沃伦更是颤抖着双手捧起一大块能量石。

  哈尼斯早就交代勇士们,只要外出都要努力寻找能量石,因为这是关于后代千秋的大事。这么多年就没有人发现过能量石,大家着急的不行,没想到这只鬣猪竟然敢偷吃这么多的能量宝石,简直是该死。

  明月看着沃伦手上粘糊糊很多鬣猪胃液的能量石,感到很是恶心,看沃伦还想要亲吻手上的能量石,实在忍受不住。

  “住嘴!你敢亲上去,我就让你每天刷牙一百遍。”明月瞪着沃伦怒道。

  “呃!”沃伦一下子顿住了。

  沃克斯看着明月万分嫌弃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明月!”沃伦忙把能量石丢掉,可怜兮兮的喊着明月。

  “出去之后,只要有条件,你每天都要洗澡一边,特别是你那双手,一定要用皂角好好搓搓。”明月吩咐他。

  “我一定洗干净!”沃伦忙保证,顺便双手在鬣猪肚子上的软皮上抹几把,把沾染的胃液抹出去。

  明月又瞪了他一眼,才说:“沃伦,你把这些能量石从鬣猪肚子里挖出来,用兽皮包好带走。”

  沃伦伸出几乎已经擦干净的手,只好认命的去鬣猪肚子里扒拉起来。

  不愧是一头膘肥体壮的,沃伦扒拉出来几十块的能量宝石,放满了一大兽皮袋子。

  “这一次得到的能量宝石够我们部落用上几百年了。”我能背着沉甸甸的瘦皮在,高兴得几乎想要飞起来。

  “好了,我们往前走一走,看看这只列猪是从什么地方找到的能量宝石。”

  明月的话刚落,沃克斯就走在了最前面。

  散人顺着立足留下的痕迹走了不远,就发现了一个巨大的山洞,山洞里堆积了很多土壤,这些土壤还有特色,都是由直径1m左右的突兀和你积压在一起,如同一盘盘的绳子一般,其中有一部分散乱不堪,应该是北里业主破坏所致。

  “这些是什么东西?看上去相对挤在一起的麻绳一般,还挺壮观的!”明月四下里观看之后,走到沃克斯身前说。

  沃克斯个点点头,一个山洞里对买了绳子装的泥土怎么看怎么怪异。

  沃伦好奇地在上用脚踹了一下,把土绳踢出了一个霍口。

  “看上去和结实,其实还挺软的。”沃伦出乎意料的说。

  明月走近看看,发现这就是一般的土,豁口的地方还漏出一点儿绿色的石头。

  沃克斯上前把石头抠出来,发现正是能量宝石。

  “呀!”沃伦惊喜地看着这款能量宝石,对着这些土绳又猛踹几脚,又得到了两块能量宝石。

  “难道这里是能量宝石矿?可我所知道的能量宝石,是凶手吃了很多还有能量的食物,没有消化完经过几十年或者上百年的积累,才形成能量宝石被凶手太泄出体外,也可以说能量宝石是凶手的排泄物。”明月疑惑地猜测道。

  沃克斯请明月这么说,一下子严肃起来,他抓起一把泥土,用手捻了捻,又闻了闻,说道:

  “这种土壤非常的肥沃,看形状如果缩小即使被的话,就如同蚯蚓兽的排泄物。”

  “蚯蚓野兽!大哥,你是在开玩笑吗?多大的蚯蚓兽才能排泄出直径1m的粪便?”沃伦笑着说。

  沃克斯没有理会他,而是四处看看,时不时的检查一下这些土壤,有仔细地吻了吻。

  “有什么发现吗?”明月看沃克斯的样子,就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见他停下来就问他。

  沃克斯稍微松了一口气,听到明月发问,就说:“这里最新的土生也已经由几个月了,如果这是蚯蚓受到排泄物,那这只蚯蚓享受至少有万年以上,而且应该还是非常厉害的凶手,所以我建议,咱们这次的出行最好到此结束,在凶手还没有发现我们以前,立刻离开这里。”

  “可是,我们还没有找到让野兽发狂的原因。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的部落很有可能还会找到野兽的攻击。最让人担心的是自然界的平衡被破坏,很可能会造成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危害。”明月有些犹豫地说。

  “明月,但我现在要保住你的性命,我不能让孩子们失去母亲,也不能让明尊七个孩子和明家七个孩子失去自己的父亲。”沃克斯说。

  “可为了部落的长久打算,我还是想去寻找一下,说不定什么事都没有呢?”明月说。

  “老大,要不你和明月先走,我一个人去看看?”沃伦小心的问。

  “不行,沃伦,你最好先离开,如果明月要去,我可以陪着她一起去。明月,只要你能放心下孩子们,你到哪里我都愿意陪同你。”沃克斯说。

  “那怎么行呢,我们一起来,要么一起回去,要么我们一起去看看究竟怎么回事。”沃伦说。

  “那就一起去,如果遇到危险,我还有防护罩,至少拥有两个时辰的时间让咱们逃跑。”明月决定。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doulaidu.com/xs/162248/260466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