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 第499章 是计

第499章 是计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安王?”元卿凌心头慌得很,但是见宇文皓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便兀自镇定下来,“这到底怎么回事?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宇文皓拉着她坐下来,道:“那天静候来找我,叫我为他谋个官位,我不同意,他下了马车之后我便叫人跟着他,现他与老四见面了,且进了老四的府邸,虽然不知道他们在谋算什么,可为了谨慎起见,我还是一直叫人盯着他,前天,静候府抱回来了一个婴儿,藏于府中,我便猜测,到时候是要掉包的,我便顺水推舟,让他得了手,此事我与罗将军商议过,如果真是老四要抱走孩子,那便拿他一个正着。”

        元卿凌怒极,“你竟然用小糯米做诱饵?若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啊?”

        宇文皓就知道她要生气的,所以早准备了说辞,“老四若一直有害咱儿子的心思,这是防不胜防的,这一次不得手,下一次还会继续来,唯有把此事闹大了,叫父皇知道,就算最终老四脱得了关系,也不敢再对孩子下手,毕竟,父皇知道他的心思了,往后孩子不管出什么事,都得算在他的头上。”

        元卿凌气得满心焦灼,“他带走小糯米,到底是要做什么?”

        宇文皓口气淡冷地道:“还能做什么?三生子不是福气么?带走了一个,自然就不是福气了。再者,拿捏了咱们的儿子在手上,我们夫妇的命脉都在他的手中了。”

        元卿凌不明白,“他敢拿捏在手中吗?父皇能饶了他?”

        宇文皓扶着她的双肩,“若孩子真落在他的手中,你敢对父皇说吗?敢拿孩子的性命与他玉石俱焚吗?”

        元卿凌浑身冰冷,不敢!

        只消这么一想,她都觉得心脏要停顿了。

        宇文皓冷冷地道:“他知道咱不敢,孩子从来都是父母的软肋,尤其,他还认为我这个太子之位,是靠儿子得来的,最终我只能成为他的棋子,他叫我做什么,我都不敢反抗,这是他打的如意算盘。”

        元卿凌听了这些话,只觉得心脏如同被火烤一般,又痛又灼,怒道:“这一次没事,往后呢?”

        宇文皓道:“这就是为什么我没有立刻让罗将军把小糯米带回来的原因,只要拿住了接头的人,证实是老四府中的,父皇就不会轻易放了他,就算放了,他以后也不敢打这个主意,因为再有下一次,就算我们不敢说,父皇也会先怀疑他,他就不敢再冒险,如今这次,他是算准了我们不敢说,才会利用静候带走孩子,老元,我此举也是要顺便给你父亲一个教训,如果他真的把小糯米带去给老四,那就没什么父女之情,翁婿之情好念了。”

        元卿凌心头也是狂怒不已,“本就不是父女,哪里有什么情分好念?他若伤了我的儿子,我就敢要他的命。”

        宇文皓抱她入怀,“这件事情,没敢事先跟你说,怕你不同意我拿孩子冒险,怕你认为我冷血,可这是一劳永逸的办法,以后他就算有什么阴招,也只能冲我来,不能再冲着孩子们。”

        元卿凌确实有些怪责他,但是,听他这么一分析,自己也细细地想了一下,如果说安王一直存着要动孩子的心思,确实是防不胜防,还不如冒险一试。

        她再三确定,“罗将军真的可以顺利带回小糯米?”

        宇文皓道:“罗将军办事,你可以放心,我也吩咐过他,如果有险情,便什么都不管,先救回孩子再说,你只管放心,笑红尘也跟着去了,一定可以安全地带回小糯米,我若没有万全的把握,不会拿孩子的性命冒险。”

        元卿凌虽然不知道笑红尘有多厉害,但是老五三番四次地提她,可见她的办事能力很强。

        只是,到底小糯米还没离开过她,如今被静候抱走,不知道怎生害怕。

        他胆小,自己放个屁都能把自己吓哭的。

        宇文皓见她手足冰冷,知道她心头极怕,便抱着她再三保证,说一定会没事的。

        元卿凌勉强定下心来,道:“那有什么消息,你必须马上告诉我,不可瞒着我。”

        “我会的,有消息的话,那就绝对是好消息,相信我。”宇文皓亲了她的额头一下,见她脸色惨白的厉害,很是心疼,“你休息一下,今天不要应酬客人了,叫喜嬷嬷对外说你头痛。”

        元卿凌心神彷徨地点了一下头,“知道了。”

        宇文皓捧着她的脸,可以想象到她的担心与压力,因为虽然他做好了万无一失的准备,可他的心其实都没下来过,一直悬在半空。

        他只是没敢在她面前表现出来,否则,真会把她吓死。

        他艰涩地道:“元,对不住,跟我一起这么久,都没让你过过一天踏实舒心的日子。”

        元卿凌眼圈微红,哽咽地道:“我不要紧,只是从今往后,不管面对什么人,面对什么事,你都必须以保护点心们为前提,不能再让他们置身危险之中。”

        “我保证。”他再抱她入怀,沉沉地叹了一口气,俊美的容颜却是阴沉笼罩,眸子如电闪般闪过几道寒芒。

        且说静候得手之后,带着小糯米从后门出去。

        在房间里,他早就安排好一个婴儿放在大床上,中间堆起来的棉被刚好阻挡了视线,二老夫人带着黄氏周氏栾氏去给孩子涂抹红水和朱砂的时候,便暗中掉包。

        这四个女人,第一次配合得这样好。

        可也只有这四个女人为他所用了,这事他连府中车把式都不敢告诉,只能是抱着从后门步行而出,到外头再雇马车。

        雇好马车,他叫车把式往西山去。

        安王说那边有人与他接头,到那之后,让他把孩子交给接头人,他的事情就完了,以后也不会再找他。

        静候已经不敢奢望官位,只盼着自己做的那些事情不会被人揭穿,保住这条命就不错了。

        他一路心神忐忑,怀中的小糯米出奇的安静,两颗黑幽幽的眼珠子静静地看着静候,竟似乎笑了起来。


  https://www.doulaidu.com/xs/166368/79198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