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 第488章 好朋友要来

第488章 好朋友要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元卿凌伸手扶着他的肩膀,认真地道:“我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但是,你必须保持冷静,先听我说完,不能说相信或者不相信。”

        宇文皓诧异地看着她,“你已经知道了?我还想着保持神秘呢。”

        元卿凌一怔,“你保持神秘?”

        宇文皓也怔了一下,“显然我们说的不是同一件事情。”

        “你先说。”元卿凌道。

        宇文皓顿时笑得眉目如春风吹过般荡漾,含羞带涩地道:“靖廷要来。”

        元卿凌看他笑得眼睛都不见了,那模样很欠揍,也没听清楚,便再问道:“谁要来?”

        “靖廷!”宇文皓再说了一声,那声音柔得出蜜,搭配那无与伦比的欢容,像极了一个待嫁的少女。

        “靖廷?”元卿凌脑子里顿时敲响了警钟,那位大周的笔友陈靖廷,“他要来?他来做什么?”

        “参加册封太子的庆典啊。”宇文皓危坐正襟,一副庄严肃穆的样子,“那一天之于我是大日子,旁人来不来不打紧,他肯定要到场的。”

        元卿凌眯起眼睛,“旁人来不来不打紧,这个旁人,指的是谁啊?”

        “自然是任何人,”宇文皓从即将要和靖廷面基的激动里回过神来,见媳妇儿一脸吃味的样子,扑哧一声笑了,“这任何人,自然不包括你。”

        看着这忽然变得矫揉造作的男人,元卿凌心头顿觉危机四伏。

        看来,这位靖廷先生来的时候,得盯紧一点,她严重怀疑,靖廷先生只要跟他说一声跟我回大周,以这厮目前的花痴状,绝对会马上打包收拾,跟着人家就走。

        “你之前不是说他夫人怀孕了吗?那他怎么放心丢下夫人来大周?”元卿凌问道。

        “他夫人也来。”宇文皓笑着说。

        元卿凌惊愕,“他夫人也来?推算月份,他夫人该有七个月多了吧?这路上颠簸着过来合适吗?”

        “管她呢。”宇文皓不关心他夫人,主要是也不认识。

        元卿凌看着他忽然变得凉薄的样子,觉得靖廷先生的夫人应该也是察觉了不妥,要跟着过来盯着。

        “对了,你有什么要告诉我?”宇文皓才想起来,便问道。

        元卿凌本来营造了特别神秘的气氛,如今被破坏得差不多了,也没什么心思好好说,只淡淡地道:“那个,就是跟你说一声,娃可能有些不正常,随我,以后如果见着不正常的什么事情,别嚷嚷,抱回房中收拾一顿就是。”

        宇文皓俊美的脸庞还沉浸在靖廷要来的欢喜里头,听得元卿凌这句话,那欢喜便加了一丝讶然,倒是挺别扭的神色,“不正常是什么意思?随你是什么意思?就是动不动来个药箱那种吗?”

        “可能比这个更……诡异一点吧,例如,一个没满月的小子,自己能爬上围栏上掉下来,不过,其实想想这也是正常的,如果说他爬上去掉下来的时候是稳稳地站在地上,那才叫人震惊。”

        元卿凌自己说着,竟然又开始自我安慰起来,是啊,可见也没多大能耐,不然的话就不是摔下去,而是站着了。

        宇文皓懵了,“元,到底说什么呢?”

        元卿凌看着他,“你不是说我跟以前很大分别吗?你想知道为什么吗?”

        “是有分别,但哪里有为什么呢?人经历的事情不一样了,性子就会有分别,”宇文皓开始躲闪她的眼睛,“不说这个,出去走走吧。”

        元卿凌看着他,想起之前偶尔提起一下这些事情,他都没什么兴趣要追问下去,开始还会问问,但是后来连问都不问了,如今简直是躲避起来。

        以他那么聪明的脑袋瓜仁儿,不可能对她的改变没有任何怀疑的。

        “老五,我不出去走走,我就想把话说清楚。”元卿凌道。

        宇文皓看着她,“你说的话,会不会导致我们最终分开?”

        元卿凌一怔,“怎么会?为什么你会这么认为?”

        “真不会?”

        元卿凌道:“肯定不会啊,我们为什么会分开?你怎么想的啊?”

        真够累的!

        宇文皓瞧着她,慢慢地道:“其实我与汤阳私下为你的改变讨论过不止一次,连同那药箱在内,汤阳说,你要么是精怪,要么是小妖……”

        “慢着……”元卿凌伸手压住,“为什么不能是神仙?”

        宇文皓看着她,温柔地道:“元,咱自个知道,咱和神仙真是不搭边的。”

        “行,你说,你说。”元卿凌气道。

        “汤阳也以此去请教过一些高人,但是得出来的结果,都说此事不可说破,若说破恐有大祸。”

        元卿凌摇头,“什么大祸?胡说八道!”

        宇文皓轻声道:“这些话,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如果不是非说不可,我宁可不听,对我来说,最大的祸是失去你,我一点都不想冒险。”

        他伸手抱她入怀,沉沉地叹了一口气,“每次看到你拿药箱出来,我心里就要乱跳一阵子,但凡解释不通的事情,都带着诡异的色彩,而诡异的事情是不容许长久存在的,这就是我的担心。”

        元卿凌眼圈微红,鼻头酸了酸,伏在他的胸口上,道:“别担心,我们不会分开,而且你也应该要知道,否则以后我真走了,你也知道去哪里找回我。”

        “什么叫真走了?”宇文皓一下子推开她,严厉质问,“你真打算走?”

        元卿凌还兀自沉浸在方才的柔情里头,忽见他这般气急败坏的样子,不禁笑道:“说的是假设。”

        “你说话就不能好好说吗?吓死我啊?”宇文皓埋怨道。

        元卿凌压住他的手背,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地道:“听我说,我叫元卿凌,但我不是静候的女儿,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我来自异时空,什么是异时空我一会再慢慢跟你解释,我是一名博士,来到这里之前,是做药物研的,你看到那忽大忽小的药箱,是我的,其中好些器械也是我自己研的,方便好用……言归正传,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是因为我在我的时代里,注射了自己研的药物死亡,当我醒来之后,就已经在这里了。”

        元卿凌端正神色,打算认真地解释一下这其中的因由,殊不知,他却怔怔半响,憋出一句话来,“天啊,你是借尸还魂?”


  https://www.doulaidu.com/xs/166368/79198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