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 第470章 各怀鬼胎

第470章 各怀鬼胎


贤妃激动得无以言表,她捂住了嘴,跪在了太后的跟前。泣不成声。

        苏家最终会有出息的,而她就算不是皇后。可也总会成为太后的。

        她也只是跪了一会儿,便站了起来。等待着穆如公公取出下一道册封诏书。

        然而,并没有,皇上只是看着宇文皓。然后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便道:“摆驾回宫!”

        今日只是走一走程序,往后君臣父子之间,总还得有一场谈话。

        贤妃见明元帝果真是要走,忍不住便叫了出来,“皇上。且慢!”

        明元帝回头看着她。眸子阴沉,“还有什么事?”

        贤妃见他这道眸光。想起那日被打的一巴掌,她心里一滞,遂把逼到嗓子眼上的那句话给压了下去,垂眸道:“臣妾想去陪伴一下太子妃。晚一些回宫。”

        明元帝神色不明。道:“准了!”

        宇文皓和诸位亲王恭送太后与帝后及诸位娘娘出去后,孙王。怀王。齐王都围着宇文皓说恭喜。

        安王站在槐树下,槐树的阴影刚好笼罩了他,他嘴角一勾,微微笑了,“老五,恭喜了!”

        宇文皓看着他,眼底尽是冰冷之色,“多谢四哥。”

        安王静静地道:“这到底不是靠自己的本事得来的,往后你可要多努力,否则,这皇太子之位,不定就被谁抢了去。”

        这些带有挑衅性的话,宇文皓连反唇相讥的欲,望都没有,只是淡淡地道:“四哥说得是。”

        安王垂了眸子,但是眼角余光,却是倏然地一闪,寒芒掠过。

        他转身吩咐身边的人去请安王妃,要告辞回府了。

        送走安王,贤妃立马就把宇文皓拉进了小书房里头。

        她神情无比的严肃冷峻,“今日你得封皇太子,但是你母妃却没有被封为皇贵妃,你父皇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能猜到吗?”

        昨天,喜嬷嬷才把元卿凌生产之后他去请方丈生的事情告诉了他,那一刻,他对贤妃真是恨之入骨了。

        但是,碍于生养之恩,他只能把这份怒火藏于心底,往后尽了儿子的本分就好,是断不会叫老元再去给她请安的。

        如今,听了她这话,看着她那张笼寒阴沉的脸,宇文皓的怒火又蹭蹭地上来了,冷冷地道:“父皇英明,自有决断。”

        贤妃愠怒地道:“有什么决断?你被封为皇太子,母妃就该被封为皇贵妃,历朝历代,皆是如此。”

        宇文皓冷笑,“许是父皇觉得母妃不贤,不足以加封皇贵妃呢?”

        贤妃闻言,陡然抬头,脸上的血色一寸寸地褪去,这话,从宇文皓的嘴里说出来,很严重。

        她几乎找不到自己的声音,“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宇文皓看她,“母妃,老元生产那天,你又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贤妃脸色铁青,“母妃所做一切,都是为你好,元卿凌只会害你耽于逸乐,叫你碌碌无为一生。”

        “企图谋杀我的王妃,为我好?”宇文皓说出来都觉得心寒,“碌碌无为有什么不好?做父母的,难道不都是盼着自己的孩子能安乐一生吗?我身在帝王之家,若最后能碌碌无为,岂不是一大幸事?”

        贤妃惊呆了,看着他,只觉得怒气在心头横冲直撞,又失望又心痛,“这么多年来,母妃一直跟你说,苏家已经没落,你外公和你舅舅,他们不惜一切都支持你,为的就是有朝一日,你能登上帝位……”

        宇文皓冷笑,“有朝一日,我能登上帝位,然后苏家封侯封爵,是不是?那他们所做的一切是为我,还是为他们?再说苏家的没落,与我有什么关系?若说我当了皇帝,便能让苏家重振威风,那如今皇祖母是父皇的母亲,是苏家的人,父皇这些年对苏家也没少照顾,怎么没见苏家能重新振作起来?所以,问题压根不是在谁当皇帝,而是苏家无可用之人!”

        贤妃大受打击,“你……你怎么能这样说?苏家怎么就没可用之人?你外公,你舅舅都在朝中任职,他们怎么就没用了?”

        “是任职,但是他们和静候有什么区别?静候尚且知道自己无能,辞官归去,可他们呢?只懂得在任上敛财,他们最好不要支持我,否则,一旦有人盯上他们,便是我的错。”

        贤妃跌坐在椅子上,骇然得久久无语,悲愤地吼道:“白眼狼,白眼狼,我生了一头白眼狼啊,苏家支持了你多年,你如今才封了皇太子之位,便抹煞了他们的全部功劳,你好无情,好刻薄啊!”

        宇文皓听了这话,目赤欲裂,“叫,你尽管叫,叫所有人都听到,我这个皇太子,才刚刚被封,母妃就急着要给苏家那边讨好处,且看传出去之后,吃苦的是我还是母妃,抑或是苏家。”

        他说完,摔门就出去。

        贤妃捧着胸口,气得心肺都痛了,怎么会这样?她多年盼望的事情,一朝实现了,可为什么会与她所料相去甚远?

        她什么都没得到,苏家也什么都没得到啊。

        她心魂俱散地回宫了。

        元卿凌的屋中,除了静候府的女眷之外,其余的都走了。

        老夫人拉着元卿凌的手,眼底饱含了宠溺与心疼,“这一关,算是熬过来了。”

        元卿凌今日是累得很了,陪人家说了一整天的话,但是,之前那些是应酬,如今才算能说几句体己话。

        才撒娇说了难受疼痛,黄氏就说了,“你也知道为人父母的辛苦了吧?母亲当初生你也是痛得不行,母亲有些话要跟你说的,方才她们在,这话不好说……”

        “你想说什么?”老夫人冷眼一扫,峻声问道。

        黄氏坐在了元卿凌的身边,眼底有些兴奋,“来之前,你父亲便说了,你这一次为皇家立了功劳,皇上一定会不计前嫌,如今王爷更被封为太子,你是太子妃了,在皇上面前也算是说得上话的……”

        “你到底想说什么?”老夫人愠怒,抬高了声音怒问。

        黄氏听得婆母生气,便也不铺垫了,讪讪地道:“老爷的意思,就还是想求个一官半职,也不求高了,哪怕是官复原职也好啊。”

        老夫人听得此言,冷冷地笑了一声,却也不说她,只对元卿凌道:“你好好休息,祖母过两日再来。”

        “好!”元卿凌知道祖母的好意,不想让她听黄氏的胡说八道。


  https://www.doulaidu.com/xs/166368/791990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