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 第420章 赢了吗

第420章 赢了吗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宇文皓听了这话,桀骜一笑,“要大哥承认,可真不容易,还要弟弟我出去打一场,既然大哥承认,好办,你之前口口声声说要给我一个交代,现在请问大哥给我什么交代?”

        他的肺都快气炸了,忍着这口气和他说话,自然不能寻常要一个所谓的交代。

        纪王扬手,叫府兵上前,给宇文皓赔罪道歉。

        府兵齐刷刷上前,跪下请罪。

        宇文皓拉着元卿凌的手坐下来,姿态冰冷,“大哥,废话不说,你的交代如果只是叫他们来跪下请罪,大可不必。”

        纪王今日栽在他的手中,恨得是咬牙切齿,却也无可奈何,“那你想怎么样?想闹到父皇的跟前?”

        宇文皓冷冷瞧着他,“父皇最厌恶这种事情,我自然不会叫他堵心。”

        “那你想怎么样?”纪王暗地里松了一口气,只要不闹到父皇跟前,一切都好办。

        宇文皓仿佛早就想好了,道:“十万两,我用来给我老元行善积德,化解你这个诅咒。”

        纪王大怒,铁青着脸道:“十万两?你怎么不去抢啊?”

        宇文皓弯唇冷笑,讥讽地道:“偌大的纪王府,不会连十万两都掏不出来吧?”

        纪王妃在一旁听着,慢慢地坐了下来。

        十万两,他拿不出来,除非褚明阳给。

        但是,褚明阳会一下子拿十万两出来吗?

        那可是她的全部陪嫁,连同饰在内。

        辅嫁孙女,虽然算不得是十里红妆,但是十万两嫁妆是传了出去的,外头的人都知道。

        老五狠啊。

        “如果这银子取不出来,那大哥就休怪我在朝堂之上取出这人偶,再把今日之事说出来。”宇文皓威胁道。

        纪王眸光阴沉,当下杀了他的心都有了。

        “我如今没有,”纪王忍住满肚子的怒火,“你过几天再来。”

        “我三天后来取。”宇文皓冷冷掷下一句话,“大哥别想着赖账,这人偶的来历要查不难,别惹急了我,你是真的会后悔的。”

        说完起身,牵着元卿凌的手走了出去。

        元卿凌回头看了纪王妃一眼,纪王妃也看着她,眼神很复杂,她冲元卿凌微微地摇了一下头致意,算是回应了元卿凌的询问。

        元卿凌是想问她有没有危险。

        她暂时不会有危险,老五的要求,同时给了她一条退路,让她有足够的时间去做准备。

        齐王和袁咏意也走了出去,一直到众人走,褚明阳都没敢出来。

        等到众人都不见了踪影,她才让侍女扶住出来。

        她的脸肿得很比较严重,颧骨处皮肉裂开,额头肿起两个很大的包,刚好在两个鬓角,所以看着像长了两只角。

        她没怎么哭过,但是见了纪王,却哭得甚是委屈凄惨。

        纪王不顾下人和府兵在外头,抱着她便安抚,心疼了一番是又愤怒又窝囊。

        他擦干褚明阳的眼泪,手指摩挲脸上的伤口,心疼地问道:“痛吗?”

        褚明阳哭着道:“很痛,我这伤口会不会留疤?王爷你要替我出这一口气。”

        纪王眸色阴沉,“你放心,这口气无论如何,本王都会替你出的。”

        他猛地转身,盯着一脸沉冷的纪王妃,厉声道:“毒妇,你做的好事。”

        纪王妃勾唇淡笑,眼底尽然是讥讽之色,“王爷,想休我尽管说就是,用这种手段,也不嫌辱了您的英名?事已至此,我们也不必粉饰太平,今日你动我一根头丝,我都不会善罢甘休,方才我已经命佩儿去传信给大哥,如果我在纪王府有任何不测或者遭人毒打侮辱,我手中的证据便全部移交给他,叫他拿捏那些人和您作对,还有,那十万两您最好确定自己有足够的能力筹足,不需要借助我,否则,行事之前您最好三思。”

        说完,不等他回话,她冷然转身而去。

        纪王气得一脚踹翻了桌子,吓得下人们赶忙往外躲。

        褚明阳在里头自然是听到宇文皓的要求,但是,她认为,偌大的纪王府,不可能十万两都拿不出来。

        她不满意宇文皓的敲诈,更不满意纪王妃的嚣张跋扈。

        略带埋怨的口气道:“王爷,这事您怎么也不周全一些再做啊?”

        她确实没想到这件事情还会闹得这么大,如果要闹到宇文皓那边,她认为这个计划也不该这般草率。

        褚明或许做事不若褚明翠这般深算,可也不是无脑之人。

        从这一次的计策看,她对纪王有些失望了。

        这段日子,纪王对她甚是宠溺,且是以一种霸道强势的方式去宠爱她,自然她就认为他是个稳重周全的人,这计划开始的时候,她以为他有后招。

        哪里知道,他只策划了这点,完全没了后面的打算。

        纪王慢慢地冷静下来,回头看到褚明阳眼底的失望,他轻轻叹气一声,“确实是本王鲁莽了,本王只心急休了她,要扶你为正妃。”

        他回身轻轻地抱她入怀,叹息道:“本王一天都不能等待,不愿意叫你受这份委屈,本王太希望你能成为本王的正妃,能与本王牵手入宫,阳儿,你怎么就叫本王方寸大乱,理智全失了呢?你怎么就有那么大的魅力?本王该拿你怎么办?”

        褚明阳那升起的失望旋即被压了下去,乖巧地伏在他的怀中,肿胀的脸扬起了甜甜的笑,“真的?”

        “自然是真的,否则本王怎会如此鲁莽?”纪王柔声道,心底盘旋着如何开口问她要银子。

        宇文皓一路回去都只是攥住元卿凌的手,默不作声。

        他斗赢了纪王吗?一点都没。

        十万两纪王不会赖账,抢他都会抢足十万两给他。

        但是那恶意的人偶,就像一根刺,扎在了他的心上,扎在了他的眼珠子里头。

        心底的怒气,如今都没办法消减。

        见到人偶的那一刻,他杀了纪王的心都有。

        他清晰知道,这些人,不管老元产前产后,都不会放过她和孩子们。

        父皇最近一直压制他,希望他隐忍潜伏,希望他韬光养晦。

        但是,他却一直放任老大。

        “老元,”他轻声道:“我们不能一直靠皇祖父或者是父皇,父皇心思如何,他自己怕是也没定下来,他始终在保护着老大,他一直在观察,如果老大最后是他的人选,他大概会毫不犹豫地为老大踢走我们。”


  https://www.doulaidu.com/xs/166368/79199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