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 第311章 伤势不碍事

第311章 伤势不碍事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汤阳听了这话,惊得眼珠子都掉了一地。

        阿四走进来坐下,问道:“什么是活的?”

        “本王的儿子!”宇文皓骄傲地道。

        阿四怔了怔,下意识地回头看汤阳,汤阳指了一下脑袋,示意王爷已疯。

        元卿凌都气得笑了,“好了,好了,准备开饭。”

        “我大姐呢?”阿四问道。

        “回了。”元卿凌道。

        阿四没好气地道:“被齐王气糊涂了,他竟然说大姐和徐一有染,冲大姐了一通脾气,也不知道大姐忍不忍得住脾气不揍他。”

        宇文皓心情好得很,听了这话,睨了阿四一眼,“你这丫头片子,说得老七很弱似的,老七也学过武功。”

        “不是吧?”阿四吃惊,“那他为什么表现得如此弱鸡?”

        宇文皓耸肩,“不弱,至少能徒手捏碎一只鸡蛋。”

        “我能捏碎石子。”阿四说。

        宇文皓笑了起来。

        元卿凌好奇地问道:“齐王真学过武功吗?”

        “学过,皇家的儿子,哪个不得学?骑射武术都得学,老七也学,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就不愿意学了,也不愿意动手。”

        阿四诧异,“为什么啊?”

        “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但是就是不爱动武了。”宇文皓道。

        阿四不信,“都被揍那么多次了,真会功夫怎么会不还手?”

        “他不打女子。”宇文皓说。

        从不打女子的齐王回了齐王府。

        他一鼓作气,直奔褚明翠的屋中。

        这两三天,褚明翠哭得厉害,眼睛一直是肿的,见他进来,她也只是淡淡地抬了一下眸子,“是圣旨下来了吗?如果圣旨下来,我这就收拾东西走。”

        她打心底是轻视他的。

        不怪她轻视,事实上,他如果真敢入宫去说和离的事情,她都要高看他一眼。

        但是,他不敢。

        他在父皇面前,什么都不敢说。

        这个懦夫。

        今日一早还来找她,叫她入宫去说,可见他真是没胆到了极点。

        齐王坐下来,看着她,“你好些了吗?”

        “多谢关心,我很好!”褚明翠冷冷地道,心底对他的跪舔厌烦极了,他们之间不管生什么事情,最终他都会来求和。

        没有一点的骨气,倒真是越像个废人了。

        齐王微微点头,坐直了身子,眸光没有躲避,直视着她道:“既然这样,本王便直说了,今日一早本王入宫跟父皇母后说了和离的事情,父皇没表态,母后说不同意,但是,既然我们都做出了这个决定,也都认同这样纠缠下去,最后一定弄得很难看,所以,明日一早,本王和你一同去求皇祖父,只要皇祖父话了,这事就能成,你愿意与本王一块去吗?如果你不去,本王自己去也行。”

        褚明翠几乎有半响呼吸不过来,猛地看着他,喉咙里像是烧起了一把火,哑声道:“你说什么?”

        齐王道:“你放心,既然本王承诺了你,就定会做到,不管父皇母后如何反对,只要能说服皇祖父,就没问题了。”

        褚明翠看着他的脸,有那么一刻的冲动真的想掐死了他。

        别的事情,没见他这么有毅力有恒心,也没见过他较真过任何一件正事,却在和离上纠缠起来了。

        “去求太上皇,你是认真的?”褚明翠问道。

        齐王道:“认真,本王知道皇祖父不容易求,所以打算去找五嫂帮忙,只要五嫂一同帮忙说服,估计皇祖父会松口的。”

        褚明翠心漏跳了几拍,恐慌从心底一直窜到脑袋里,脑袋有片刻的空白。

        不能和离!不能和离!不能和离!

        她在心底喊了几声,如今她的处境已经很难堪了,如果再和离回娘家,那她整个人生就废掉了。

        但是,看着这个一直在自己面前俯称臣的男人,她不愿意低头,不愿意服软一句,更不愿意把她不愿意和离这几个字说出口。

        心里闪过千百种念头,想法,努力忍住冲过去扑打他的冲动,她垂下眸子,“我就不去了,明日你去吧,我在府中静候你的消息。”

        齐王点头,“那好,本王明日先去,有结果了会过来告知你。”

        说完,他起身走了。

        褚明翠握紧双拳,心底,恨得如被毒蛇噬咬。

        她为何失败至此?连这么一个窝囊的男人都要离开她?

        她确实想过要和离,但是,在她去找宇文皓不果之后,她就已经放弃了这个念头。

        齐王虽然窝囊,但是至少是皇上嫡子,他还是有希望的。

        她只是在等着他来认错,认输,赔罪道歉,这般几次之后,她会原谅他。

        但是,没等到他的认错认输,他甚至直接就入宫去办和离一事。

        这一刻,她的心底是掀起了惊天骇浪的。

        齐王和宇文皓自然不能比,如果让她再选择一次,她绝对会选择宇文皓。

        但是她现在无从选择了。

        她觉得自己卑微得已经不去计较他是不是一定能当太子,只要他愿意去拼一把,她已经可以没有怨言了。

        她没有放弃他,而他先放弃了她。

        被背叛的屈辱,恨意,席卷了起来,搅得她几乎崩溃。

        但是,越是这个时候,她越是能冷静下来。

        她闭上眼睛,深呼吸几口,拔下簪子,直接用簪尖扫往自己的手腕。

        齐王刚走到院子里,就听到侍女在惊叫了。

        他一怔,听得侍女惊叫之后竟然在大哭,他马上走了回去。

        进了房中,帘子一掀,映入眼帘的是地上一滩殷红的血迹。

        褚明翠躺在贵妃椅上,手垂下,人还是清醒的,看到他进来,她用伤痛欲绝的眸子看了他一眼,缓缓地闭上眼睛,两滴眼泪从眼角滑落,滑过洁净苍白的脸。

        他整个都惊住了,有人跑出去找大夫,他才回过神来,冲过去随手拿起一块手绢扎住了她手腕上部,勒住出血。

        他做这些的时候,心里是懵的,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袁咏意带着曹御医直接闯进来,方才跑出去叫大夫的侍女被她拦下来,知道褚明翠割腕了,所以带着曹御医便进入屋子里。

        “王爷,让微臣来!”曹御医见状,上前道。

        看到曹御医,齐王又怔了一下,回头看袁咏意,眼底有询问之色。

        袁咏意轻声道:“楚王妃姐姐叫我带曹御医来的,说如果你回来跟王妃说和离,御医能用得上。”

        齐王怔然地看着她,“五嫂是什么意思?她为何可以……”料事如神?

        他止住了话,因为褚明翠对曹御医说话了。

        “不必止血,你们都走吧,活着也没什么盼头,还不如死了算了。”她声音充满了悲凉绝望,用力抽回自己的手。

        曹御医点头,“王爷已经止血,割得不深,止住了血,就没大碍了,微臣留下点药粉,叫人给王妃撒上去,伤势很快会好的。”

        曹御医这话一出,气氛倒是有些僵了。

        褚明翠的脸色也是陡变的。


  https://www.doulaidu.com/xs/166368/79200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