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 第304章 我们和离吧

第304章 我们和离吧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齐王府。

        齐王已经没回来两天了。

        褚明翠每天都在哭,哭她的母亲,哭齐王的寡情薄意,哭自己的命途多舛。

        种种不甘心,都在这一刻爆。

        所以,当齐王终于回来的时候,她冲出去拦下了齐王。

        她眼睛红肿得只剩下一道缝,对她而言,这几天就是天昏地暗,她需要他在的时候,他缺席了。

        这股怨恨,使得她见到齐王面无表情地站在她面前的时候,她满腹悲愤说不出,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打了他一巴掌,悲怒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齐王盯着她那张近乎狰狞的脸,仿佛所有的丑恶,都无所遁形了。

        在那一瞬间,他甚是有忍不住的冲动,想要回甩她一巴掌。

        但是,他不打女人,更不打自己爱过的人。

        所以,他不语,只是冷冷地看着她。

        褚明翠一股脑地泄出来,“我对你还不够好吗?我一心一意全都是为了你,嫁给你,你知道我牺牲了什么吗?你知道我背地里为你做了多少事情吗?你不懂得感恩,你真的不懂得感恩,宇文卿,我看错了你。”

        齐王的身后,慢慢地探出了一颗脑袋,那张圆脸窘迫得很,尴尬啊。

        为什么最近总是这样?总是不想听到人家吵架,却偏要遇上?

        今天齐王到楚王府去,见她住在楚王府,便说她打扰了喜嬷嬷养病,要她马上卷铺盖回来,她不想在楚王妃姐姐面前吵架,只能收拾东西跟他回来了。

        本是一起进来的,可能自己身材娇小,齐王也尚算高大,便刚好挡住了她。

        加上……她偷偷地看了褚明翠一眼,她眼睛红肿得只剩下一道缝了,没看到也不奇怪。

        她觉得人家都吵到这份上了,自己再躲着就有点不厚道了,像是偷听似的。

        尤其,亲眼看到齐王被一巴掌盖过来,应该也挺痛的,一会两个人打起来,殃及她这枚鱼,就不是太好了。

        所以,她陪着笑脸,“二位慢打,我先回房了。”

        她一个箭步踏出去,却被褚明翠猛地拦住,褚明翠没想到她在这里,以为齐王这两天都跟着她住在齐王府,这会儿又装出可怜兮兮无辜的样子来,当下怒火蹭蹭蹭地上了头,竟一巴掌朝袁咏意挥回去。

        袁咏意是打算走的,忽然被她拦住,急忙收势,想回头看齐王叫他帮忙拉开,殊不知这一巴掌就扫了过来,因头脸偏了过去,这巴掌就打在了她的耳朵上,顿时,耳朵火辣辣的痛,嗡嗡作响。

        这还不止,本是收势站住的,褚明翠这一巴掌几乎是跳起来打,她一个踉跄就往齐王身边倒下,她下意识地再扭腿侧身,跌了个四脚朝天,绣花鞋都飞出去了。

        她大怒,这辈子还没被人打过脸,更没被人打倒在地上,狼狈不已。

        她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跳起来的同时,脚尖挑了自己的鞋子在手中,拿着绣花鞋就冲褚明翠的脸扑打过去,大怒:“我祖母都舍不得打我,你他妈的凭什么打我?”

        褚明翠整个被打懵了,怔怔地看着她手中的绣花鞋,不敢置信地道:“你用鞋底打我?”

        她一下子回过神来,悲痛失望地看着齐王,声音颤抖控诉,“你就这样看着她打我?”

        袁咏意没有给齐王开口的机会,整个人像被点燃了的炮仗,怒道:“怎么?你的脸矜贵点吗?你能打我不能打你?凭什么所有人都得让着你?他喜欢你,着了你的道,活该被你揍,活该为你出生入死,但我没有,你是个什么东西我看得清清楚楚,心比天高,命比纸薄,还半点委屈都受不得,真这么有野心,就学学人家纪王妃,人家好歹是策划筹谋多年,付出了大量的银子和心血,纪王今日过一半的势力人脉都是她争取回来的,而你做了什么?要求齐王去争夺什么太子之位,你为他布置策划过什么?你说你全心全意为了他,为他牺牲多少,不就是牺牲了楚王妃之位吗?能随便牺牲的,就不是珍贵的,你都没把楚王妃之位看在眼里,谈和牺牲?”

        褚明翠被她一通痛骂,气得几乎昏过去,怒瞪着齐王,“今日有她没我,你自己说。”

        齐王拉住袁咏意,怒道:“好了,你闭嘴吧!”

        袁咏意一把挣脱他的手,“你别拦我,你今天如果再偏帮她,我连你也打。”

        齐王本来只是恼怒她说楚王妃,所以才出言拦阻,殊不知她凶神恶煞地要揍他的样子,倒是把他吓得说不出话来了,只怔怔地看着她怒火冲天的脸。

        天杀的,这张脸竟然很好看,像一朵燃烧的明艳的花。

        “宇文卿!”褚明翠惊怒,“你就这样看着她欺负我?”

        “有本事别找人帮忙,我们俩出去单挑,你过来!”袁咏意拉住她的手臂,使劲地往外拽。

        褚明翠惊怒大喊,“你放开我,你这个疯丫头,你放开我,宇文卿,我真是看错了你,我们和离吧!”

        袁咏意一下子放开她,圆眸一瞪,“谁不离谁是乌龟王八!”

        褚明翠看向齐王,充满了心死一般的失望,“和离吧!”

        齐王面容僵冷,拂袖转身,“如你所愿!”

        褚明翠浑身冰冷,呆立当场。

        袁咏意穿好了鞋子,冷冷地看着她,“齐王妃,希望你言出必行。”

        这齐王府她不知道还要待多久,这褚明翠太恶心了,实在不愿意和她共处同一屋檐下,最好滚蛋。

        她认为,就算以后齐王再娶一个正妃回来,都绝不可能像她这样恶毒又恶心了。

        她悻悻地走了,伸手揉了揉耳朵,真是太过分了,打齐王就罢了,还打她,她惹她了啊?

        褚明翠冷得一个劲打颤,她心神全乱,几乎崩溃,不顾身份地蹲下来痛哭。

        侍女劝着她,扶了她回去,她大哭一场,越想越觉得委屈。

        真是悔不当初啊!

        为什么皓哥哥那么好,她偏是不要,愣是嫁给了这个窝囊废,任由侧妃欺负她,辱骂她。

        她这一哭,哭得天昏地暗,六神无主。

        如今,母亲死了,她连找个出谋划策的人都没有了。


  https://www.doulaidu.com/xs/166368/79200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