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 第303章 母子一场谈话

第303章 母子一场谈话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她今日穿得很尊贵,金银线错绣蝙蝠百子千孙图案云缎衣裳,脖子上挂着一串圆润光泽的南珠,这串南珠,比宫中太后那些还要圆润大颗,她太老夫人的位置,自诩不必太后苏氏差。

        她的坐姿,依旧端庄高贵,腰挺得很直,肩膀后收,脖子修长,双手放置在椅子扶手上,就那样姿态端雅威仪地看着朦胧的门外,眼神茫然。

        而褚辅他的双手笼在袖袋里,仿佛是蹲在大街上看人下棋的市井老头,他的背微驼,肩膀下弯,眉角耷拉,但是眼底的光芒却是炯炯的,也是望着外头,但是在那样的眸光下,外头不管有什么魑魅魍魉,都无法藏匿。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你的母亲?我养育了你,成就了你,你为什么要这样不孝?”

        最终,还是太老夫人先开了声,充满了怨恨。

        “不孝?”褚辅侧头看她,“这些年,儿子不够孝顺么?母亲说什么,儿子做什么,您这些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门下每日往来,不下十人,您的尊荣,您的富贵,哪一样缺过您的?”

        太老夫人冷笑,“可这些,也都不是你给的。”

        “不是做儿子给的,是谁给的?您以为外头的人,府中的人,都是尊您辈分高吗?”褚辅淡淡地道。

        “你在报复母亲,没有像你这样做儿子的。”太老夫人动怒。

        褚辅摇摇头,“报复您,不会等到现在。”

        “那你为何要这样?”太老夫人看着他,失望地摇头,“你可知道,你这样做,我们褚家就彻底失去了尊崇的位置,和其他世家有什么分别?甚至未必如人家,你这是毁掉了我褚家的基业。”

        “基业?且不管是不是基业,我就问母亲一句,是基业要紧,还是满府上下的性命要紧?”褚辅问道。

        太老夫人见他愿意掏心窝子说话,便端正了态度,正色道:“基业重要,性命也重要,但是两者之间,并没冲突,你稳了基业,便谁也动不了我褚家人的性命,反而你今日这样做,难保我褚家会被人欺负上来。”

        “您真把您自个当土皇帝了吗?”褚辅轻轻叹气,“您都闻到棺材香了,还这么食古不化,这天下不是姓褚的,褚家这些年,得罪了多少人?就算天子容得下,我日后两脚一伸,褚家得掉多少颗脑袋才还得清?”

        太老夫人急道:“所以,老身才让你多提拔族中的人,只要势力足够根深蒂固,哪怕我死了,你死了,这褚家也不至于后继无人。”

        “提拔?”褚辅声音充满嘲讽,“您是说您的孙子,重孙子们吗?褚家确实出了不少英才,可绝不是您膝下的那些,您纵容得他们无法无天,终日只知道胡闹,有一个足够担当的人可以托付重任吗?我是当朝辅,这官场里浮沉起伏,我见尽不少,这世家的兴衰没落,我也是亲眼目睹,褚家若不懂得趋吉避凶,收敛锋芒,迟早要被人连根拔起,天下之事,都是盛极必衰,没什么是长久的,您这个年纪,若连这点都看不通透,这些年在越眉庵,您也是白念了这么多的佛经。”

        他说完,便站了起来,“早点休息吧。”

        太老夫人马上站起来,厉声道:“你说那么多冠冕堂皇的话,也掩饰不了你的真正目的,你就是因为那个宫婢,你们都老了,还有什么放不下的?你如果再执迷不悟,老身就命人要了她的脑袋。”

        褚辅本已经走出了两步,听得此言,陡然转身狠狠地瞪着她。

        太老夫人没曾见过他这么凶狠冷毒的样子,吓得惊叫一声跌回椅子上坐着,“你……你想做什么?你还想杀了你母亲吗?”

        褚辅浑身充满阴冷气息,仿佛地狱来的恶鬼,“你敢动她一根头丝,我要佟家上下满门灭绝!”

        佟家,便是太老夫人的娘家。

        太老夫人被这语气吓得心肝颤,“你……你好大的胆子,你敢?”

        “母亲尽管试试!”他慢慢地转身,外头的风吹进来,吹得烛火明灭未定,他的脸色也是阴晴不定,“您已经老了,安详晚年就好,儿孙自有儿孙福,没您担忧的事情了,明日儿子命人送您回越眉庵,若无事就不必再回来。”

        “你丧尽天良!”太老夫人悲吼一声,脸上的皮肉一颤一颤的,激愤得几乎要倒地。

        褚辅在咒骂声中大步而出。

        翌日一早,天色刚亮,便有人替她收拾东西,马车备好要把她送回越眉庵。

        太老夫人被佟嬷嬷搀扶着,一步步地走了出去。

        她还是穿着昨晚的那身衣裳,她是尊贵的郡主。

        但是,整张脸已经是形同枯槁,就连步子,都已经迈不稳了。

        她嘴里骂骂咧咧的,心里充满了怨毒。

        在门口,她看到了那不孝子。

        心底所有的激愤化作力量,她一巴掌打过去,怒道:“我看你死在九泉之下,有什么面目见祖宗。”

        褚辅面不改色,只淡冷一笑,“做儿子的,让母亲享了一辈子的尊荣,我为什么没面见祖宗?”

        “你是别有居心,你分明一直都恨我,你这些年言听计从,我叫你做什么你便做什么,不曾忤逆我半点,是别有居心!”她声嘶力竭地骂。

        “没错!”褚辅冷冷地看着她,“因为,你还没死,你还有使得动的人,我不能在她的身边,要护着她,就得对你安排的事情言听计从,今日没必要了,因为从今天开始,我就站在她的身边,看谁敢动她。”

        “你……你……”太老夫人嘴巴歪了几下,竟说不出话来了。

        佟嬷嬷扶着她,哭着道:“您少说两句啊,咱回吧,郡主。”

        褚辅牵马,吩咐底下的人,“送太老夫人回越眉庵。”

        他翻身上马,打马而去,心头阴沉了许久的雾霾,仿佛一下子驱散了。

        是的,打从今日起,他就站在她的身边,看谁敢动她一根头丝。

        太老夫人如同死了一般,被人扶着上了马车,她一直忍着没落泪,马车帘子一下,她双手捂脸,“我这辈子为他殚精竭虑,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佟嬷嬷轻轻叹气,“郡主,您为他殚精竭虑,可大倌没一日开心,他没有过过一日的快活日子,他隐忍大半辈子,忙活了大半辈子,没有一天是为他自个过的。”

        太老夫人头沉沉地靠后,“可为什么?那只是一个贱婢啊,配不起他。”

        “那也是他喜欢的,能叫他开心地笑出来的人。”佟嬷嬷为她扫着胸口,若有所思,“有些人,一辈子都未必能遇上那个人,可他遇上了,他得不到,得到的,他不喜欢。”

        “老身不明白,老身不明白……”

        她喃喃地说着,马车哒哒哒地走着,慢慢地远离褚府,远离这里一切的荣华与热闹。


  https://www.doulaidu.com/xs/166368/79200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