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 第233章 揍纪王一顿

第233章 揍纪王一顿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顾侯爷连忙入宫,哭了一大通,求皇上开恩,容此事调查清楚再做处置,若真查实顾司有罪,他这个做老子的就亲手斩杀了他。

        顾侯爷和明元帝本来就有儿时情意,看到老朋友哭得这么伤心,明元帝就是再怒,也有一丝丝心软。

        宇文皓等侯爷走了再入宫禀报,说顾司一字不吐,看样子是有包庇之人或者情况。

        皇帝听得此言,虽大怒但是想起了顾侯爷,便着他抓紧调查,看到底他要包庇什么人。

        纪王在旁边听到,淡淡地道:“顾司是父皇身边的侍卫长,他的责任是保护君王,放眼整个京城,和他最深交的就是五弟你了,若说他要拼了这条性命去包庇,只有父皇和五弟值得他这样做。”

        宇文皓冷冷地道:“大哥,你这话放肆了,顾司要包庇父皇什么?难不成你怀疑是父皇伤了八弟?说话也不经脑子。”

        纪王呵呵地笑了笑,“五弟,既然你要误解我的意思,我也没有办法。”

        明元帝沉郁地看了两人一眼,“做点实事去,总比在这里斗嘴强,都滚出去!”

        纪王神色一整,道:“父皇,儿臣还有话要说。”

        “说!”明元帝微愠道,有完没完了?

        纪王上前,道:“父皇,明华殿里,那太监死了不作数,八弟伤了,顾司拿着滴血的长剑,而五弟进去抓住了顾司,也就是说,八弟受伤的时候,只有顾司与五弟在,不会有第三个人,所以凶手只有三个,要么是顾司,要么是五弟,要么是八弟自己拿剑戳自己,再一掌震碎自己的心脉。”

        明元帝看着他,“你怎么知道明华殿里就只有他们四个人?你在现场吗?”

        纪王触及明元帝冷冽的眼神,心中一凛,连忙道:“儿臣也只是推测。”

        “不如你来推测一下亭江府的案子什么时候可以审理完毕?”明元帝沉怒道。

        听得说起亭江府的案子,纪王大气不敢出,只敛色道:“儿臣妄言了。”

        宇文皓听到他被斥责一顿,心里才平衡了些。

        但是,他也不敢逗留,拱手退了出去。

        纪王也退了出去。

        在外头他叫住了宇文皓,凉凉地道:“顾司和五弟是好友,这一次顾司出事,五弟怕是不惜一切为他奔走了吧?连包庇和另有隐情的借口都搬出来了,莫不是最后弄了个狐妖杀人,而顾司也是被狐妖迷惑的来平息此事?那可真是贻笑大方了。”

        “大哥!”宇文皓阴沉地看着他,举起了自己的拳头,“你看我这个是什么?”

        纪王冷笑,“怎么?你想打我吗?打,你尽管打,父皇就在里头……”

        砂锅这么大的拳头,照着纪王的鼻梁骨就撞了过去,纪王还没反应过来,脑袋又仿佛被铜锣哐当了一下,痛得他耳朵都鸣。

        纪王在艰难之中,一腿踢出,宇文皓直接一脚踢在他的小腿骨上,痛得纪王抱着左腿使劲转圈跳舞,嘴里痛呼。

        身边的人早吓傻了,反应过来连忙便跑上前拉开宇文皓,宇文皓双手被架住,他也不挣扎,就看着纪王跳完,一拳挥过来。

        他生生吃了这一拳。

        然后就听到明元帝狂怒的声音,“你们在做什么?”

        纪王吓得一个哆嗦,回身便委屈地跪下,“父皇,五弟不知道什么疯,出来不由分说就打了儿臣一顿。”

        宇文皓也跪下,一脸内疚地道:“父皇,儿臣不敢与大哥打架。”

        纪王怒道:“是你打我,我没有与你打架。”

        纪王一拳打过来的时候,用的是蛮劲,宇文皓的脸上直接就肿了起来。

        但是他揍纪王,鼻梁,脑袋,还有小腿,都是内劲,一时半会没什么痕迹。

        所以,看表面,他比纪王伤得更惨烈。

        最重要的是,明元帝是亲眼看到纪王打人。

        当明元帝阴沉的眼光落在纪王的脸上时,宇文皓却麻利地磕了个头,“父皇,是儿臣的错,儿臣马上去调查八弟一案,等案子水落石出之后再跟大哥赔罪!”

        “你……”纪王脸色顿时涨成了紫色,怒火燃烧,“你敢做为何不敢承认?”

        宇文皓拱手,“大哥,是我错,我不该还手,臣弟给你赔罪。”

        纪王没想到宇文皓竟然这般二皮脸,这绝对不是他的作风,他素日一板一眼,是断不会耍这样小心机。

        一时,纪王气得说不出话来,他认罪态度良好,说等之后再赔罪,现在却又马上赔罪,显得他不依不挠胡搅蛮缠似的。

        明元帝沉下脸对宇文皓道:“你还跪在这里做什么?还不赶紧查案?”

        宇文皓站起来,“是,儿臣告退!”

        纪王气急败坏,“父皇,您不能相信他……”

        “闭嘴,”明元帝气得脸都黑沉下来了,“在这里跪着,没朕的旨意,不许起来!”

        纪王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眼睁睁地看着父皇转身进去,自己却半响都挤不出一句辩解的话来。

        他猛地转身,只能看到宇文皓扬长而去,不可一世的样子。

        他阴沉地咬牙切齿,好,我就看你如何给顾司翻身,这一次就算治不了你,让你损了一条狗也是好的。

        宇文皓揍他,绝不是一时冲动。

        实在是已经忍无可忍了。

        最重要的是,他媳妇现在救着老八,而他又调查着案子,父皇在这个节骨眼上是绝对不可能惩罚他的,当然也不排除秋后算账,可过了几天,父皇的气消得也差不多,顶多是罚跪,就算跪上三天,可揍了那贱胚一顿,也是值得了。

        宇文皓去了贤妃宫中。

        他昨天出来的时候,李公公告诉她母妃不适,所以他才会去母妃殿中,但是去母妃处,是要经过明华殿。

        他觉得,顾司出现在明华殿,是意外,应该是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如果当时顾司不在,他冲了进去,现场就剩下他与老八,还有死了的太监。

        他百口莫辩。

        因为他冲进去抱着老八出来的时候,禁军就已经赶到,度非常的快。

        他可以断定,目的是他,而不是顾司更不是老八。

        可恨的是老八却因这事生死未卜。

        贤妃看到儿子来,不禁问道:“你父皇不是交托了差事给你吗?你怎么还来我这里?快去办差吧。”宇文皓上前,关切地道:“母妃身子不适,儿子当然是要来探望探望的。”


  https://www.doulaidu.com/xs/166368/79201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