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 第173章 被关门外了

第173章 被关门外了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徐一的脑壳在收获了两枚“哐当”之后,打马回府。

        元卿凌还没睡下,焦灼不安地等待着。

        听得绿芽说王爷回来了,立马就走出来。

        宇文皓把汤阳也一块请了进来屋中,一路上他策马而行,心情比较不错,所以没有问汤阳在齐王府问道的情况。

        “伤势如何?要紧吗?”元卿凌连忙问道。

        宇文皓拉着她坐下来,“没什么要紧的,两道小口子,应该是被剑尖戳了一下,流了点血。”

        “这刺客好没用!”元卿凌说,但是悬着的一颗心是放下了,这倒不是她多担心齐王,而是齐王是先被她揍了一顿,再在楚王府门口不远处遇袭的。

        宇文皓问汤阳,“你说说情况。”

        汤阳道:“是,问过王爷身边的侍卫和车把式,刺客是在巷口的转角处出现的,身穿黑色衣裳,蒙着脸,武功不是很高,但是却把马车掀翻了,纠缠中,齐王中了剑,侍卫追着打,把刺客逼跑。”

        元卿凌诧异,“武功不高,却能把行驶中的马车掀翻再伤了齐王?齐王也懂得武功吧?侍卫呢?”

        汤阳和宇文皓对视了一眼,“看,王妃都能看出问题来了。”

        “所以?”元卿凌一怔,看着宇文皓,“到底怎么回事?”

        宇文皓解释道:“这刺客不是武功不高,也不是杀不了老七,他只是要轻伤老七,造成被刺的假象,让人把老七和城门的事情联系在一起。城门的事情调查清楚之后,若有人反驳一句,当时是有人故意引起骚乱呢?那这整件事情……”

        元卿凌傻傻怔怔地接话,“就不是齐王妃的罪过,更不是一个意外,而是有人蓄意谋害齐王府。”

        宇文皓看着她,眸子带着欣赏的光芒,“可见,这确实不是一个很高明的计策,蹩脚,但是,符合现实,因为从城门出事到现在,再到老七过来楚王府,实在是太紧凑了,没办法再做周全安排,此人知道我会识穿。”

        元卿凌冷冷地道:“所以,在楚王府旁边下手,如果楚王您要自保,就得配合不要识破这个蹩脚的计策,您实在是禁不住再一次被皇上怀疑了,宁可帮忙掩饰,也不敢公开真相。”

        宇文皓忍不住掐了她的脸一下,“你怎么那么聪明呢?”

        元卿凌斜睨了他一眼,“所以,这个元凶今晚一定会找你私下说话,要么是晓之以理,要么是动之以情,要么,是诱。惑以色!”

        宇文皓塌下脸,“女人这么聪明,一点都不可爱。”

        “汤大人,您自便!”元卿凌站起来撵人。

        汤阳明白,看了王爷一眼,您老自求多福吧!

        汤阳很体贴地把门带上,把绿芽绮罗等人打去了。

        绿芽天真无邪地道:“可不能走的,王爷估计还没用饭呢,我得在这里伺候着。”

        “还用饭呢?”汤阳叹息,“去吧,煮碗去淤汤,王爷用得上。”

        说完,都往外撵走了。

        远远地,汤阳听到宇文皓低声解释,“找是找了,但是,我没有给她机会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一开口就把她的嘴给堵了。”

        元卿凌笑盈盈地看着他,“是吗?一开口就堵了人家的嘴?怎么堵的?示范一下。”

        宇文皓白了她一眼,“瞧你,说得那么猥琐,我都不是这个意思,算了不说了,没什么好说的。”

        肯定不能说,就算没什么也不能说,毕竟褚明翠可是说到了他们以前的事情呢,而且,他在褚明翠的面前,可是说了很多她的坏话啊。

        元卿凌的手指在他手腕上轻轻地一刮,眸光风情万种地在他脸上掠过,“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宇文皓定定地看着她,眸光似火,“坦白,一定坦白。”

        “她怎么说的?”元卿凌坐在他的腿上,双手勾住脖子,在耳旁轻声问道。

        宇文皓理智崩溃之前,耳边响起汤阳当时说的话,对女人,说一半真就行了。

        “她先是牵扯了以前的事情,再说你是一个卑鄙的女人,我听了很愤怒,严词斥责,说你温柔善良,大方贤惠,你的优点,我都不需要深思也能说出一千个,怎可容得她随意诋毁你?我斥责了她一顿,且告诉她我会公正调查此事,休要再动什么歪念头。”

        “真这样说吗?”元卿凌笑眯眯地看着他,“那你这样说了之后,她有什么反应啊?”

        “生气啊,还说不许我以后去齐王府了。”宇文皓道。

        元卿凌眸色微闪,“真的?可有半句假话?”

        宇文皓举手誓,“今晚之事,我若有半句隐瞒,保我不得……”

        他定定地看着她,她这个时候应该马上掰下他的手,堵住他的嘴,盈盈相望,不许他说下去了。

        可她只是冷静地看着他,没有半点想要阻止他说下去的意思。

        “嗯?保你不得什么?”元卿凌挑眉问道。

        宇文皓咬了咬牙,你狠!

        “不得进你房间半步。”他说完,一口吻了过去,这女人,真是一点都糊弄不得。

        元卿凌推开他,“等一下,你去帮我拿点东西。”

        “拿什么啊?一会再拿!”宇文皓又把脸埋在她洁白的脖子上。

        “不行,现在马上拿,我脱好衣裳等你。”她拉住他的手,冲他妩媚一笑。

        宇文皓无奈地站起来,“拿什么?”

        元卿凌拉开门,指着外头漆黑的院子,“我的荷包放在外头桌子上了。”

        “你啊,就是心大!”宇文皓戳了她脑门儿一下,转身出去了。

        门啪地一声关上,在里头上了门闩。

        宇文皓一怔,气得疯,擂鼓似地敲门,“元卿凌,你又骗人,你这个女骗子!”

        “你敢说刚才没骗我?”元卿凌清凉的声音从里头传出。

        宇文皓理直气壮地道:“没有,我都誓了。”

        “对,你誓了,你说如有半句谎言,不得进我房间半步,意味着应誓了,你对我撒谎了!”

        宇文皓捶着门,吼道:“这是啸月阁,不是你的房间,怎么算应誓?”

        元卿凌不说话了。

        绿芽端着祛瘀汤上来,看到王爷疯也似地捶门,吓得连忙退后几步,心里不禁佩服,汤大人真是有先见之明,这样捶,手不淤肿才怪呢。

        宇文皓都快气死了,撩得他火烧火燎的,才把他扫地出门,天下间,竟有这般恶劣的女人?

        他对褚明翠说的话没有错,她就是野蛮,刁毒,任性,刻薄,还性冷淡!


  https://www.doulaidu.com/xs/166368/792020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