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 第104章 依赖是什么东西

第104章 依赖是什么东西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元卿屏回了侯府,临走之前,抱了元卿凌一下,轻声道:“谢谢你,大姐。”

        一声大姐,叫得元卿凌心软。

        她斟酌良久,觉得还是不能按照宇文皓所说的去做。

        “王爷在府中吗?”她问其嬷嬷。

        “在呢,在书房里头。”

        “我过去找他。”元卿凌整了一下衣裳,便出门去了。

        暮霭沉沉,这院子里染了一层暮色后,竟觉得静谧柔和,厨房处炊烟袅袅,缓缓升起,人间的烟火气息,充斥着每一个角落,使人觉得真实却又虚幻。

        今日一劫,让元卿凌对自己所处的时代有一种真正生活着的感觉,而不是单纯地活着。

        来到书房,刚好侍女端了饭菜到门口,元卿凌轻声道:“我来!”

        侍女福身,“是!”

        元卿凌端着饭菜进去,屋中点了两根蜡烛,光线跳跃又黯淡。

        他在书桌前练字,地上丢弃了不少废纸,元卿凌踩了过去,看到每一张纸上都力透纸背地写着一个“忍”字。

        听得脚步声,他抬起头来,蜡烛的跳跃下,他的脸晴灭不定,眼角眉梢勾起,显得严肃而沉穆。

        那一道盘踞在眼角到耳旁的疤痕,增添了几分萧杀的气息。

        “你来做什么?”宇文皓放下笔,冷冷地道。

        元卿凌把饭菜搁在八仙桌上,走过去道:“该吃饭了。”

        “不吃,拿走!”宇文皓皱眉。

        她站在一张张忍字上,双手无处安放,垂下交叉在身前,“我们谈一下吧。”

        “若为方才的事情,没什么好谈的,本王已经决定了。”他冷道。

        元卿凌慢慢地走过去,站在书桌的对面与他对望,诚恳地道:“忍,大可不必,或许很多事情很多时候都该忍,可这忍也得有一条底线,触及了这条底线,不能再忍,否则就彻底失去了做人的节气,我不在乎外面的人说什么,我只在乎善恶是否得到扬惩。”

        “你不在乎?嘴巴上说说是可以的,但是当真的恶言加身,谁又能不在乎?”他是过来人,这一年受尽了各种恶毒的话,那些话听在耳中却是诛心的。

        “我能,我真的不在乎,因为我心里有更在乎的东西。”

        “更在乎的东西?”宇文皓抬起眼睛直视她,“什么东西?”

        “信念!”

        “什么信念?”他诧异起来,这种话,不像是元卿凌能说得出来的。

        “生而为人的信念,不让恶横行,肆虐世间,惠鼎侯残害了许多女子,他是恶的代表。”元卿凌说得大仁大义,但是这番话,不是说给宇文皓听的,是让宇文皓转述给皇上听的。

        “说点正常的话。”宇文皓知她,皱眉道。

        元卿凌眸色一冷,“报仇,他差点污辱了我,且要杀我,此仇不报,我元卿凌这口气就咽不下,更不能忍受这样的贱人还好好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宇文皓神色稍缓,道:“便是按照本王说的去做,他也蹦跶不了多久,本王已经把此事告知静言,他会在适当的时候跟父皇暗示一两句的。”

        “不,王爷,不需要暗示,皇上既然委派你为京兆府尹,想必是要你雷厉风行地做一番事业,若你不说,只让……什么静言去暗示,皇上反而会觉得你畏畏尾,难当大任。”

        宇文皓盯着她,“是谁教你说这些话?”

        “我所思,我所想,所以我说。”

        “不可能,你脑子没这么精明。”

        “这是人身攻击,劝王爷善良。”元卿凌道。

        宇文皓一手伸出,想习惯性地拍她的脑袋,却想起她后脑勺有伤,这手便生生地落在她的肩膀上,“吃饭。”

        元卿凌道:“你得先答应我。”

        “别废话,吃饭!”他一手拉住她的手腕,拽了过来,“陪本王吃点。”

        “我吃过了,喝了汤了。”

        “那就伺候本王用餐。”

        “遵命!”元卿凌翻眼。

        他像是饿极了,一顿饭,风卷残云,吃都一粒米都不剩。

        “这么饿啊?要不要再叫人给你做点?”她可记得他吃饭很有节制的,这般疯狂地吃,可见是饿惨了。

        “不必,伺候本王更衣,本王要入宫见驾。”

        元卿凌蹦跶起来,欢喜地道:“是!”

        两人回了啸月阁,元卿凌打开衣橱,看到一件件的衣裳叠得整整齐齐,回头问他,“穿哪一件?”

        “官服!”他没好气地道。

        “噢!”她关上衣橱,走到衣架前拿下今日回来的时候脱下的官服,伸手摸了一下那精美的刺绣,这就是权力的象征啊。

        紫袍束腰,金玉带恰如其分地分开上下,比例完美。

        官帽带上,便仿佛是锋芒一敛,整个人稳重踏实起来。

        元卿凌第一次伺候他,虽然伺候人的活儿很繁琐,但是今天她乐意。

        言辞也不禁轻浮起来,“王爷长得真好看。”

        “滚!”他瞪了她一眼。

        “是,一会就滚。”她讨好地说,不能得罪大爷。

        宇文皓眉眼竟染了一抹笑意,就那么斜斜地瞥了元卿凌一眼。

        元卿凌的心,噗通地跳了一下,怔怔地看着他。

        “魔怔了?”他也不用她伺候换靴子,自己坐下来穿。

        元卿凌回过神,“没有,在想着怎么能把你的疤痕弄淡一点。”

        “不必,本王又不是娘们。”宇文皓站起来,足足高出元卿凌大半个头,元卿凌觉得她自己应该有一米六五左右,按照一颗脑袋二十二厘米算计,目测他应该有一米八五左右,不过一米八七。

        身高差距有点大,这里又没有高跟鞋,跟他走在一块实在显得自己太矮了。

        哎,在这里瞎算什么身高?要命!

        目送宇文皓出门,元卿凌慢慢地踱步回到房中,她想过要跟着入宫去的,但是,这个时候她应该是极度害怕,恐慌,且受了伤,要在府中静养,这样才够可怜。

        只是心绪也静不下来,想起方才那怦然心动的瞬间,仿佛是有电流从脚趾一直窜到脑门,再散到四肢百骸。

        这是不合逻辑的。

        宇文皓是个渣男,动辄用粗,语气也从不和善,总不能因为偶尔的善心,就对他完全刮目相看,甚至,既往恩仇不计的。

        元卿凌,你不能这么廉价,一个人的真心更不能随意付出。

        她一定是患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这种病情最明显的病症就是对伤害过自己的人生出依赖感,信任感。

        这是病,要及早治疗。

        而治疗的办法则是建立积极的心态,不轻易屈服于现实。了解加害人的软肋伺机起自卫性反击,建立限制加害人作恶的制度。

        一番雄赳赳,她马上又软下来了,她一点都不想跟他作对了,怎么办?


  https://www.doulaidu.com/xs/166368/79202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