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 第40章 东窗事发

第40章 东窗事发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元卿凌跟着汤阳到了正厅。

        一路上,汤阳已经跟她说了缘由。

        她私自为太上皇治病的事情,皇上得知了,雷霆震怒,命穆如公公亲自带人来请她入宫问话。

        元卿凌心里肯定是有些慌的,宫廷规矩她是懂得的,她不是御医,不是大夫,压根没资格为太上皇治病。

        穆如公公脸色凝重地坐在正厅等候,见元卿凌进来,他站起来,淡淡地道:“楚王妃,皇上请你入宫一趟。”

        元卿凌只问一个问题,“太上皇可好?”

        “太上皇中毒昏迷了。”穆如公公冷冷地道。

        元卿凌垂下了眼。

        难怪皇上要问罪了,如果只是单纯治疗而没出什么事,那自然就没她的过错与功劳,可一旦出了差错,那所有的错都是她的。

        而且,是中毒。

        跟随穆如公公出到了府门口,才看到御前侍卫长顾司也在。

        顾司眸色淡淡,“王妃请上马车。”

        底下没放垫脚凳。

        元卿凌艰难地爬上了马车,帘子落下的一瞬间,她忽然想起不记得交代汤阳,注意看宇文皓有没有热,便猛地掀开帘子对顾司道:“我有句话想跟汤阳说。”

        顾司眸色冷峻,“王妃最好不要做那些无用功的事情,只管入宫就是。”

        元卿凌一怔,“无用功的事情?什么意思?”

        “独善其身,别把王爷拖下水。”顾司冷冷地道。

        元卿凌冷笑,“原来如此,那就烦请顾大人转告,让汤阳留意王爷是否有热的情况,如果热,热得厉害,就吃一颗我放在王爷床头的药片,那是快退热的。”

        帘子落下,遮蔽她冰冷的神情。

        心底冷到了极点,这是一个处处充满猜忌怀疑的社会。

        顾司策马带路,皇帝也算是维护了元卿凌的面子,没有大张旗鼓带她入宫问罪,而是用华贵的马车,说接她去问话。

        元卿凌被带到了御书房。

        御书房里,窗门关闭,阳光被隔阻在外,有密不透风的憋闷。

        殿中的色彩是明艳华贵的,巨大的檀木屏风上雕刻着蟠龙腾飞图案,明黄帐帘垂下,丝滑的皱褶如风掠过湖面堆砌的波纹,清晰而线条分明。

        明元帝端坐龙椅,双手放在巨大的梨花木雕刻蟠龙御案上,案上一只三脚镂空金兽铜制香炉,正汩汩地往外冒着烟雾,出樟脑般的味道,那是一种霸道的气味,让人顿时脑子醒神起来。

        天家的富贵和威严,无处不在,让人禁不住就软了双腿,想要下跪。

        这是皇权的力量。

        已经渗透在空气里。

        元卿凌不敢看明元帝,眸光可及的地方,只稍稍看到一个影子,她便跪了下来,“元卿凌参见父皇!”

        “抬起头来!”明元帝的声音不重,但是却让人感觉是从四面八方传来。

        元卿凌慢慢地抬头,只是眸光下垂,不敢直视明元帝。

        明元帝却冷锐地看着她,“你可曾私自为太上皇治病?”

        不像问罪的语气,像是漫不经心地询问,但是,却夹着愠怒。

        元卿凌不敢否认,知道他必定是有证据的,便道:“回父皇的话,是的。”

        “你从何处学来的医术?”明元帝再问。

        元卿凌入宫之时已经想到明元帝会问,所以,早就想好了说辞,“回父皇的话,儿媳年幼之时,得遇一位江湖女郎中,她曾住在京都一段日子,她甚是喜欢儿媳,便让儿媳去跟她学习医术。”

        “学了多久日子?”

        “一年。”

        “你师父叫什么名字?”明元帝步步紧逼,要盘根问底。

        元卿凌道:“儿媳不知,师父从未透露。”

        全无说服力的话却滴水不漏,让皇帝很是恼怒。

        “你为太上皇治病,是老五授意的吗?”

        元卿凌摇头,“王爷不知此事。”

        “不知?”明元帝嘴唇紧抿起来,眸子细细眯起,冷冷地道:“你第一次给太上皇服药,是与老五一同进了帐幔之内,你竟然说他不知?”

        元卿凌无意要把宇文皓拖下水,所以,便皇帝这样说,她还是坚持自己的说法,“王爷确实不知,给太上皇服药,也不过是顷刻之间的事情,那是一粒药丸,儿媳放入太上皇的嘴里,任由药丸慢慢地在口腔内融化就可以。”

        其实,说宇文皓知情,她能免去罪,皇帝一定会认为是宇文皓指使的,那么,她这条命是可以保住的。

        而明元帝也总不至于杀了宇文皓。

        这是最稳妥的做法。

        但是元卿凌没想过要拖拽他进来,这对他很不公平,虽然他是一个十分恶劣的人。

        “是不是这一瓶药丸?”明元帝从奏章后拿出一瓶药放在案上,问元卿凌。

        元卿凌抬头看了一眼,是舌底丸。

        她默默点头,“是的!”

        “这药用作什么?如何炼制?何人给你?”

        “这药是效救心丹,牛黄、蟾酥、人参、鹿茸末、羚羊角末、猪胆等药材炼制,可使得心脏在短时间内复苏,是急救用药,是前年师父来京时给的,说是她近年研制的救心良药,让儿媳随身携带。”

        元卿凌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很虚,这舌底丸是硝酸甘油,而她说的那些,则是救心丹的组成药材。

        明元帝把药拿到鼻子下方闻了一下,冷冷地道:“朕便是不懂药理,也知道这一粒药没有你说的人参,牛黄等。”

        元卿凌愕然地道:“这……这儿媳也不知,师父确实是这样跟儿媳说的。”

        “穆如,取一粒给王妃服下,让她按照给太上皇服食的方式服下。”明元帝淡淡地道。

        穆如公公领命上前,拿了一粒舌底丸递给元卿凌,元卿凌接过,放入舌底压着。

        穆如公公一直盯着她的动作。

        “送王妃到配殿,让顾司照看!”明元帝淡淡地道,“传静候。”

        元卿凌一时没想起静候是谁,在穆如公公带她到了配殿之后,才想起,静候是原主元卿凌的父亲。

        她那位蝇营狗苟,自私功利的父亲。

        当初元卿受邀到公主府去设计宇文皓,得到了静候的大力支持。

        当元卿凌如愿嫁入楚王府,却现这个女儿不受宠,连三朝回门王爷都没跟着回去,便大失所望。

        开始,他也曾试过对楚王摆出岳父的架势,可慢慢地现楚王压根不拿正眼看他,他彻底死心,对元卿凌也不管不问。


  https://www.doulaidu.com/xs/166368/79203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