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 第38章 还有一处伤口

第38章 还有一处伤口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元卿凌诧异地看着他,“什么意思?”

        宇文皓不回答反问道:“你为什么认为是纪王动的手?”

        元卿凌想了一下,道:“直觉吧。”

        她当然不是那种靠直觉的人,只是凭着脑子里对现在局势的初步了解,推断是纪王。

        宇文皓一眼看穿,“本王不信这个说法,你只管说说。”

        元卿凌淡淡地道:“确实是直觉。”

        她懊恼自己方才的多言,她不想多惹事,这些分析说出来便真的是,对她也没有任何的好处,反而会让他以为自己在静候府的时候就了解了这些事情。

        一个读史书的人,对时局是有敏锐的触觉,纪王是长子,且有战功,皇上甚是赏识,也笼络了一批朝臣,对太子之位势在必得。

        而其他的亲王,纵然有野心,基于纪王如今的势力,都不可能帮他除掉宇文皓。

        因为留着宇文皓,就等同给纪王布下一道步向太子之位的屏障,不是说其他亲王就一定看宇文皓顺眼,只是如今夺嫡风云,不至于这么白热化。

        宇文皓也不问了,只是心底有些震撼,元卿凌这个愚蠢的女人,竟然知道是纪王。

        看来,静候府没少议论时局。

        他心底对静候府,更厌恶了几分。

        元卿凌趴在垫子上,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最近真的特别累,沾床就想睡。

        但是,脑子里却一直缠绕着许多事情,弄得她身体疲乏眼皮子都抬不起来却还不能入睡。

        “丑女!”床上传来他的声音。

        元卿凌把头侧到外头,不想搭理这么没礼貌的人。

        一个枕头扔了下来,砸在了元卿凌的头上。

        元卿凌撑起双手,扬着一点精神气都没有的眼睛瞪他,“怎么了?”

        “本王要解手!”

        元卿凌爬起来,走到屏风后的角落里拿了夜壶过来。

        “叫汤阳进来。”他眸色微沉,偶尔是聪明的,但是总在关键时候犯蠢,告诉她要解手是让她叫汤阳来伺候,谁叫她去拿夜壶?

        元卿凌放下夜壶,转身出去叫汤阳。

        汤阳进去一会儿就提着夜壶出来了,对元卿凌道:“王妃可以进去了。”

        元卿凌点点头,正欲进去,汤阳却忽然道:“王妃等一下。”

        元卿凌回头看他,“什么事?”

        汤阳走到院子里,然后对元卿凌招手,神情十分诡秘。

        元卿凌狐疑地走下去,“有事你就说。”

        汤阳压低声音道:“王爷还有一处伤口,不许任何人处理,方才……方才属下看了一下,似乎有些红起脓了。”

        “还有伤口?为什么不让处理?”元卿凌惊愕地道。

        哪里还有伤口?她分明都处理完毕了,前后可都看过的。

        除了……

        她眸色慢慢地加深,看着汤阳,“你说的该不是生殖……男人那根东西吧?”

        这里是这样说的吧?

        今年汤阳三十五岁,早年也是风月场老手,更跟着宇文皓从战场里生死来回过,算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

        但是,如今这个精壮的汉子,脸色刷地一下赤红起来,心里直叹,王妃能不能说得委婉一点?

        什么男人那根东西?说王爷子孙的祖宗祠堂行吗?子孙根也好听一点啊。

        “是不是啊?”元卿凌看他只呆瞪眼而不说话,不由得再问了一句。

        “汤阳,你他妈的胡说什么?”里头,传出了一声爆吼,这声爆吼,几乎把瓦片都给掀翻,绝对不是他宇文皓体力所能及的。

        汤阳提着夜壶就跑了。

        元卿凌呆呆地收回眸光,慢慢地走回去。

        宇文皓一张脸又青又红,像调色板一样,鼻梁上却是青白一片的。

        眼底,焚烧着怒火,死死地盯着元卿凌,还是那种要把她活剥生吞的怒气。

        “那个……”元卿凌不知道他为什么就那么生气了,“汤阳说你还有伤。”

        “他胡说八道!”宇文皓咬牙切齿地道。

        元卿凌越看越觉得不像是汤阳胡说八道,反倒像他抵死不认。

        元卿凌知道有些人会讳疾忌医,便语重心长地道:“对着大夫,你不能隐瞒伤情,否则,若因其他伤口没处理好引致感染,高热,是要命的。”

        “关你什么事?”宇文皓恶狠狠地道。

        元卿凌皱起眉头,“如此说来,你下面真的受伤了?这怎么会伤到下面?你是躺着被人剁的吗?”

        “本王要杀了你!”宇文皓再度掀爆吼,恨不得整个人撑起来爆锤元卿凌。

        一张脸,也赤红到了耳后根。

        “要杀也等你好了之后再杀,现在让我看看,看看伤势有多严重。”

        “看你个头。”

        “我的头你随便看,汤阳说炎起脓了,一旦感染,你会死的。”

        “滚!”

        “看了马上滚。”

        宇文皓咬牙切齿地道:“本王便是死也不会让你看。”

        元卿凌轻声叹气,睫毛垂下,“看来,我得入宫请太上皇赐一道旨意才行。”

        奉旨看鸡。

        宇文皓横眉竖眼,“你还知道羞耻二字怎么写吗?”

        元卿凌不说话,看着他。

        “不必瞪,本王说过,死也不会给你看。”

        消毒水,棉团,镊子,刮刀都备好了。

        元卿凌看着他,“我掀开了,你别难为情,我把我看成御医就行了。”

        “御医?你想得美!”宇文皓牙齿寒,竟然威胁要给他打什么麻醉,等他昏过去了再看。

        他不愿意昏过去,谁知道她会对他做出什么行为来?

        咬碎了牙,只得同意她看看。

        他把头转向床的内侧,羞辱得被她掀开了最后一块遮羞布。

        “腿分开一些,看不真切。”

        他吞了口水,把怒火也吞了下去,依言把腿打开。

        空气很冷,寒气渗入皮肤,全身的汗毛都竖起。

        “你……”他感觉被她的手碰了一下,当下大怒,“你的手别乱碰。”

        “我如果不拿开一下,怎么看伤口?我的天啊,这伤口见骨了,再进一寸,你这子孙根都保不住啊,而且,你如不处理伤口,就算痊愈了,也会影响你的男性功能。”

        什么鬼?“你只说看一下。”

        “如果伤口不严重,我可以不处理,但是,正如汤阳所言,你的伤口炎了,必须处理。”元卿凌正色道。

        “你……”

        “闭嘴,以后等你御女的时候,就会感谢我的。”

        宇文皓眼底腾起杀意,心下已经暗暗誓,等他痊愈了,一定要元卿凌死得很惨。


  https://www.doulaidu.com/xs/166368/79203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