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 第766章 慢慢地撕开一个口子

第766章 慢慢地撕开一个口子


坐了好一会儿,外头敲起了更鼓之声,三更天了。

        今晚好漫长啊!

        宇文皓回来了。和汤阳一同进来,汤阳把闲杂人等清除出去。顺手就把门关上了。

        宇文皓就着元卿凌的杯子喝了一整杯的热茶,脱下披风坐了下来。看着纪王妃,“大嫂,这里无其他人。到底怎么回事。你说。”

        纪王妃看着宇文皓。哑声问道:“你先告诉我。那兵舆图从他的密室里头搜出来,会被定性为篡逆谋反吗?”

        宇文皓轻叹一口气,道:“和那些厌胜之术在一起。两样递呈给父皇,你觉得呢?”

        纪王妃脸色煞白。“我……我不知道那兵舆图为什么会在里头。”

        她也沉沉地叹了一口气,抬起头看着宇文皓道:“你大概也猜到了。今晚纪王府没有失窃。是我叫人做的,目的就是引你们来看那密室里头的东西。这些也不是我栽赃陷害,是他自己做的。我知晓里头的东西有些日子了,但是这样的手段我压根不屑。便置之不顾。后来他要打孟悦的主意,我才不得已要揭穿他,我的目的只是要他被废。”

        她转动着手中的水杯,继续道:“当时我带孟悦来找太子妃,要她拜太子妃为师,防的就是有一天我迫不得已要这样做,我与他夫妻一体,他被废,我也会被贬为庶民,所以才琢磨着先安置好孟悦,至于孟星,我也提前交托了娘家哥哥,不能把她们二人都托付给你们……安排这次的失窃事故,我也是反复思量过,父皇会严惩他,哪怕处置了他,也不会太过连累我与郡主,殊不知,那密室里头,竟然会有兵部失窃了的兵舆图,我真是始料未及,若真以谋反之罪论之,只怕满门……”

        纪王妃的声音慢慢地沉了下去,那后果她能猜到。

        元卿凌听她这样说,震惊万分,“兵舆图是纪王偷的?他……不是我小看他,只是觉得他不可能布下这么大的局,先是偷走兵舆图,再拿走父皇的铁牌,继而再布局让老七差点深陷其中,他不可能做得到。”

        宇文皓道:“他看着是不知情的,还以为是我栽赃陷害了他。”

        纪王妃双手攥紧了椅子的扶手,指腹压住,指甲都白了一大片,“那背后之人,如此神秘又如此强大,我身边怕是有人被他买通了,那人是要彻底除去宇文君。”

        “除掉皇长子,对这个人有什么好处呢?”元卿凌看向宇文皓。

        宇文皓眉头紧蹙,“你想想,谁会看他不顺眼要除掉呢?谁是最大得益者?最值得怀疑的人怕就是我或者老四老七了。”

        “所以,此人的目的是要逐个击破吗?”元卿凌震惊。

        宇文皓细细沉思了一下,“不一定是这样,他是要使得我们内部斗争加剧,之前父皇病倒,我们兄弟才和好团结,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肯定又会互相猜忌的,至少,从现在表面上去看,如果背后策划的人不是老四,那么老四一定会认为是我对老大出手了,我既然能铲除老大,就一定会铲除他,他至少会这么怀疑。”

        汤阳接话,“反之,也是一样,太子只怕也会怀疑安王殿下。”

        “纪王府的守卫是十分缜密的,此人能无声无息地把兵舆图放到密室里头,也不是等闲之人。”纪王妃道。

        “你可有怀疑的人?”宇文皓问道。

        纪王妃缓缓地摇头,“没有,实在一时也想不出来到底会是谁,知道密室的人本来就不多,且他身边的人我素来都是防备的,今晚的局我布下是肯定会瞒着他们。”

        汤阳整理了一下,道:“此人要知道您今晚的举动,又要能出入密室不为人注意,可想在纪王府里头有一定的权力,至少出入书房乃至在您的身边走动都不会引人怀疑。”

        纪王妃想了想,“实在没有这样的人。”

        她顿了顿,“但是之前褚明阳有安排人到我身边来,被我识破之后,我也没有赶走,只是将计就计地留在了屋中,我近身事宜,一概不是她负责的,只是有时候传些假消息给她,她便会去禀报褚明阳,会不会是她?”

        汤阳不大了解褚明阳,只是想起她的所作所为,道:“她只怕勾结不了什么人,而且,此人鲁莽得很,未必是她。”

        元卿凌摇头,“不,你说她鲁莽,那是看错了她,褚明阳其实很歹毒有心计的,所谓的鲁莽跋扈只是表面,若论起心计来,她是一点都不输给褚明翠,你们可以问问蛮儿。”

        想当初褚明阳干下的桩桩件件,就不是省油的灯。而且褚明阳是打心底里看不起褚明翠这个姐姐的,认为她的手段太低。

        纪王妃点点头,“没错,她平日里头在纪王府胡搅蛮缠,与我作对,是因为她知道玩心计玩不过我,就干脆撒泼打滚与我为难,这样与我撕破了脸,我倒是不好明着收拾她,说她有心计,也是事实。”

        “还有……”宇文皓眸子眯起,“她虽然是纪王府侧妃,但是她是褚家的人,真出了事,褚家能保得住她。”

        纪王妃白着一张脸,“她日前为难孟悦,曾被我关在暗室里头,出来之后便回了娘家,所以如果纪王府要被问罪,褚家还是很有把握可以保住她的。”

        大家心头都有些振奋,因为此人潜伏得实在是太深了,如果褚明阳与他勾结,能确定到这一点,那就等同撕开了一丝丝的裂缝。

        宇文皓道:“大嫂,此事我先压着,明日响午才入宫禀报父皇,你回去调查一下,看褚明阳安插在你身边的人是否有出去过,如果有,那估计就是得了消息去通知褚明阳,基本可以断定褚明阳与那人勾结了。”

        纪王妃嗯了一声,看着宇文皓,艰涩地问道:“可有办法为他洗清偷盗兵舆图的罪名?”

        纪王妃也是无奈得很,谋害夫婿,是为世不容的,她引来京兆府的人,把他的魑魅魍魉公布天下,按照皇上对他的宠爱,命是可以保住的。

        但是,兵舆图在里头,那可就不是他脑袋这么简单。

        想到自己的一时大意,有可能让纪王府满府倾覆,她就怄得不行。


  https://www.doulaidu.com/xs/166368/79839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