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 第744章 贤妃出殡

第744章 贤妃出殡


已经过去好几天了,宇文皓一直没问这个问题。

        他并非不想问,而是心里知道,大概不会留下什么好话,因为但凡有好的,她未必会获罪。

        但是今日被龄儿婚事的喜悦冲淡了一些悲伤,让他的心里竟也生出了一丝盼望来,或许,真有片言只语是值得说的呢?

        元卿凌看着他眼底闪烁了一下的期盼,心里越发地觉得难受,她若说没有,都是残毒的语言,怕是会让他更加的难过。

        若说有,杜撰一言半语不难,但是他信吗?

        元卿凌最后选择轻声道:“先前说的都不是太好的话,但是我转身走的时候,我听到她叫了你的名字,我回头看她,她哭了。”

        宇文皓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那你是否听出了她有悔意?”

        元卿凌道:“我不知道算不算,我走的时候,她没有像之前那样尖叫,而是整个安静了下来。”

        宇文皓把茶杯端在手中,轻轻地道:“或许,她在最后一刻是明白了。”

        元卿凌微微点头,不说话了,望着他兀自沉思的脸,她多希望贤妃到最后一刻是真的顿悟了。

        公主三朝回门的时候,元卿凌和容月一块入宫去了。

        公主看着比之前高兴了些,给各宫见礼之后,在合德殿里头和皇贵妃元卿凌等人在说话。

        皇贵妃遣走了所有的宫人,才拉着公主的手轻声问道:“他对你好么?”

        公主道:“我就见过他两次,但是都挺好的。”

        皇贵妃一怔,“才见过两次?”

        “对啊,一次是新婚那天,他进来掀盖头,说了几句话然后就走了,还有一次就是今天回门,他陪我一同进宫来的。”

        皇贵妃听得此言,震惊得无与伦比,与元卿凌容月交换了眼神,这算怎么回事?不是都成亲了吗?没睡在一起?

        皇贵妃素来把公主当做小孩子,虽然如今成亲了,但因着还没与驸马睡在一起,所以倒是不好问。

        元卿凌觉得这种隐私的事情,没有必要问,她觉得这种事情没有说一定要再成亲当晚就办的,且她反而觉得这样会更好。

        倒是容月诧异地看着她,问了出口,“怎地?你们没睡在一起吗?”

        宇文龄出嫁之前,教引姑姑是来科普过夫妻之事的,所以容月这么一问,她也知道问的是什么,脸上浮起了一丝羞赧,声若蚊蝇地道:“没睡在一起。”

        “为什么啊?”容月瞪着眼睛,“这是多快活的事情啊!”

        元卿凌喝着一口茶,听得容月这话,噗地一声喷了茶水出来,一阵咳嗽,呛得脸都红了。

        容月奇怪地看着她,“你脸红什么啊?你这都生了三个了,又不是不知道这种事有多快活。”

        元卿凌直摆手,然后擦拭着嘴角,直呼受不了她的直白,“行了,快打住吧,快活不快活,你自己感受就行,说出来干嘛啊?”

        容月还来劲了,看着她奇道:“你这话说得,莫非太子不行么?按说也不会啊,孩子都生下来了,且一箭三靶,是个能耐人。”

        她说完,看向皇贵妃,一脸询问的意思。

        皇贵妃呸了一声,笑骂道:“你看本宫做什么?正经点儿,你这个破落户。”

        容月觉得这些女人还真是忸怩,“这有什么的?大家都是妇人了,说说怎么了?分享分享经验嘛,我跟你们说,老六身子是弱了些,但是在这方面嘛,还是”

        “闭嘴!”元卿凌瞪了她一眼,“怎好当着公主的面说这些?”

        公主这还没跟四爷那啥呢。

        她记得当时跟老五在一块之后,老五也是满世界里说他们的闺房之事,看样子,容月也是那一路人啊,若不刹住车,怕是要连跟老六的细节都描述出来的,不禁又好气又好笑。

        容月看向公主,公主却瞪大了一双好奇的眸子看着她,像是要探究六哥在这个方面到底如何。

        其实元卿凌大概也猜到他们没有圆房,以四爷那慢悠悠的为人,才见过这两三次就能熟稔到睡一张床,他大概是做不出来的。

        他慢热。

        所以,容月正欲细说,元卿凌就叫她打住,“好了,这事不说,说点正经事。”

        “说什么正经事啊?”容月看着她。

        元卿凌特意岔开话题的,道:“你说帮我找大夫的,找到了吗?”

        “这还不容易?自打你治好了麻风山的病人,多少大夫慕名而至,都不需要号召了,只要你说一声,随时可以来。”容月道。

        元卿凌笑笑,觉得此事拖得有些久了,还真盼着能快点落实。

        冷四爷在御书房里头和岳父说话,说了大概有一两个时辰,过了饭点,明元帝还不放人。

        御书房里头,诸位亲王也都在,明元帝从民生说到水利工程,从国库说到内库开销,总之一个字,朝廷如今十分艰难。

        他越说越沉痛,大家越听越觉得肚子饿,纷纷看向四爷,恨不得亲自摁住四爷从他身上搜刮出所有的银票奉送给明元帝,好获得脱身的机会。

        好在四爷也是个混迹商场多年的人,懂得从语言中窥探目的,所以,他露出了悲天悯人的表情,深深的叹息了一番岳父的不容易,然后慷慨解囊,愿意捐助五十万两用以修建堤坝,再捐出二十万两给内府开销。

        明元帝目的达到,对四爷自然是一番称赞,叫诸位亲王向四爷学习。

        诸位亲王对老父亲的这种要钱方式早就习以为常,也都懂得使出一招拖油政策,应下来却不行动。

        三朝回门的翌日,宫里头发丧,贤妃重病难愈,已经于昨晚薨了,内府与礼部一同治丧。

        贤妃生前没有被晋封,死后也没有哀荣,虽是太子生母,但是太子已经认作皇贵妃为母亲,加上曾冒犯太后,因而,依旧是以妃礼下葬。

        正月二十一,贤妃葬入妃陵。

        明元帝准许宇文皓以儿子的身份送殡,那天,下了一场毛毛雨,早春的雨寒冷的很,因而出殡队伍急匆匆地走,路上也没几个人送。

        很是凄淡。

        宇文皓翌日才回来,进门冻得直打哆嗦,喜嬷嬷早就熬下了姜汤,让他连续喝了两碗驱寒气。

        宇文皓眼底通红,是哭过一场的,在贤妃走后的十几天,他也才算哭得出来。

        他还是显得很哀伤,没有回衙门,元卿凌陪着他一块去了麻风山,带上徐一和蛮儿阿四等人一块去,麻风山上的病人走了有半数,剩下的依旧在积极地治疗当中。


  https://www.doulaidu.com/xs/166368/80511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