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医妃倾天下元卿凌 > 第663章 怎能叫你欢喜

第663章 怎能叫你欢喜


元奶奶今日一早就起了,心里很是高兴,到门口看了两回。终于看到王府的马车回来,她忙就下了石阶去迎接。

        赶车的徐一远远见见到了。道:“老夫人怎么穿那么单薄就出来了?今个风大,可别冷着了。”

        元卿凌掀开帘子。果然见奶奶在绮罗的搀扶下出来了,这么冷的天,披风也不穿。站在府门口。被风吹得摇摇欲坠。

        她心头一酸。在山上的时候。奶奶就总是问孩子的事情,她心里头是惦记着要见,奈何来了这么久。愣是一眼没瞧上。

        等到马车停稳,宇文皓就先抱着包子下了马车。朝奶奶走过去。

        包子本来在马车上睡着了,马车停下来之后。他就睁开眼睛。伸了伸懒腰。

        宇文皓把包子往元奶奶面前一凑,元奶奶瞧着那胖嘟嘟的脸。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伸手想要抱。元卿凌已经过来,一手扶着她。“罚您不许抱孩子,这么冷的天不知道穿棉衣就出来,嘴唇都冻得发紫了。”

        说完,强行扶着她进去,元奶奶哎呀了一声,“让我瞧瞧。”

        “进去再瞧不成?回来了就跑不了。”元卿凌不由分说地道。

        元奶奶流着眼泪道:“姑爷抱着的是大娃吗?像你,长得可像你小时候了。”

        元卿凌伸手为她拭去眼泪,“瞧您,怎么还掉眼泪了呢?”

        “高兴!”元奶奶轻叹。

        进了屋中,元奶奶看着三娃在自己的面前,她泪目了,逐一抚摸了孩子的脸,慎重而哽咽地对孩子们道:“第一次见面,我是你们的祖奶奶。”

        说完这话,泪水便滑落。

        元卿凌蓦然转身,泪水满眶。

        元奶奶把一个一个地抱在怀中,痴痴地看着,笑着哭,哭着笑,然后看着元卿凌叹息道:“你爸妈如果能瞧上一眼就好了,哪怕瞧一眼啊。”

        元卿凌心头一酸,眼泪差点也忍不住。

        虽然她一直都自欺欺人地说自己只是远嫁,他们是同步活着的,可始终是不一样,再远她还能回去,现在可怎么能回去?

        宇文皓最怕她们这样,每一次她们说家里的人,他就觉得自己是个外人,与她们格格不入。

        他默默地坐着,想着如果有办法,还真盼着老元爹妈都来,那样他就再不用担心老元有一天会离他而去。

        那镜湖……是不是真有玄机呢?或者改天得再去一趟,不是说雪狼都懂回家吗?那就把雪狼扔下去。

        他胡思乱想了一下,实在见不得这样泪眼的场面,寻了个由头走了出去。

        点心们在元奶奶面前显得特别乖巧,手舞足蹈,咿咿呀呀,笑得像个天使,四颗小贝齿尽露。

        元奶奶简直是爱不释手,眼睛都舍不得移开,看着三张相似的面容,心里头只觉得震撼。

        颤动心弦的情愫涨满胸间,穿越时空的亲情得以延续,唯一遗憾的是孩子的外公外婆没有能见上一面。

        “真好,真好啊,”元奶奶抬起头看着元卿凌,眸光温柔慈爱,“都是男孩,若能添个女孩就好了。”

        元卿凌没想到奶奶半响就说出这么一句话来,不禁失笑,“奶奶,您怎么还干起了催生队的活儿来了?”

        元奶奶也笑了起来,伸手在汤圆的脸上轻轻地摸了一下,“奶奶是盼着你儿女双全,不过,在这个时代里,女人生孩子是鬼门关里头走一圈,奶奶自然舍不得你再受苦,也罢,那日听蛮儿说这京中也有很多被遗弃的孩儿,回头收养一个,权当自己生了。”

        元卿凌嗯了一声,把孩子们都放在地毯上爬着,她则依偎在奶奶的身边坐着,心里头思绪如潮。

        点心们很亲外祖奶奶,这点让元卿凌心里十分欣慰,可算这些小兔崽子懂事。

        安王府。

        一道圣旨下来,着安王到工部任员外郎一职。

        安王跪下接旨,面容冷肃。

        宣旨大臣走了之后,安王回了书房,把圣旨掷于地上,冷笑道:“员外郎?他这是有意要压着本王不许本王出头。”

        阿汝轻轻地捡起了圣旨,拍了拍灰尘,轻声道:“王爷息怒。”

        “息怒?”安王一手把书桌的东西扫落在地上,面容铁青,“本王要如何息怒?父皇欺人太甚,那日朝堂之上,他怎么会看不出宇文皓的诡计?他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只听信了猜测之言,本王是参错了,可十二人都只是罚俸一年,为何要把本王调任工部任职员外郎?员外郎,从五品的官员,本王走出去,怕是要被人笑得脸都红了。”

        阿汝上前安慰,“王爷切莫消极,工部好歹也是个肥差,多少人巴结呢,先干着积累人脉,往后再慢慢想法子。”

        安王一听这话,气得更甚,“肥差?本王只是个员外郎,上头还有尚书,侍郎,郎中,什么时候才轮到本王?”

        阿汝沉静地站在那里,嘴里虽然宽慰着安王,但心里着实是有几分欢喜。

        这样也好,王爷若真把太子扳倒了,她在王爷心里就再没有利用价值,唯有王爷遇挫的时候,才会想起她。

        安王怒极中扫了她一眼,想起怀王妃说的那些话,不由得厉色道:“你最近办事越发不牢靠了,竟容得怀王妃这个贱人在喜宴上胡言乱语,如今便没有证据,可外头多少人信了这话?回头她元卿凌出了事,都得算在本王的头上来,真是岂有此理。”

        阿汝抬了抬眸,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王爷,我如何知道容月会这样口没遮拦?且这事的起因是王妃身边的人对她说了些有的没的,才会让容月借机发难。”

        安王的眸光如钢刀一般刮了过来,“有的没的?是有还是没有?这种事情你若再犯,就算你有飞天的本事,本王也不会再用你,本王三番四次跟你说,不可招惹到王妃跟前,阿汝,你这么聪明,应该明白本王的底线是不可触的,容忍得了你一次,不会再有第二次。”

        阿汝垂下了眸子,睫毛微颤,“阿汝谨记,以后都不会再犯了。”

        她慢慢地转身出了去,站在廊前,看着廊前飘落的黄叶,嘴唇微微勾起露出了一个笑容,眼底骤然闪过一抹狠毒。

        我若不得意,怎能叫你欢喜?


  https://www.doulaidu.com/xs/166368/82582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