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十项全能 > 第六十七章 许多话不用问

第六十七章 许多话不用问


“鎏金教棍,居然真的是黑豺。”茧说着这句话,脸上浮现出了狞笑。

        雨水划过那黑色的教棍,又划过王鸣杨的地手,他默然地看了看自己的手的虎口,开裂了。

        王鸣杨低声说道:“你是什么人。”

        他的表情很淡漠,就像是在问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他的右手死死地攥着那根教棍。

        “你是骆近庭的手下?他难道没有教过你规矩吗?”茧在雨中冷笑着,声音震若雷霆,他的身体已经趋近于一个居然,一举一动都拥有无穷的力量,砂石在他面前就如同柔软的细沙一般。

        “我并不是执法队的人,同……学。”王鸣杨想了一下应该是怎样的称呼,最后确定了这个,他的表情依旧是淡漠,但是多出了一些耐人寻味的表情,其次,他觉得仅仅是支撑了刚才茧的一击,他的手就已经极度酸麻了。

        方十项看着王鸣杨站在他的身前,终于有了一丝安全感,他看着黑色的鎏金教棍,有些奇怪,这教棍在阴沉地天空下看起来并不太明显,只是有些沉重。

        茧摇了摇头,他闭上了嘴,他思考了一下,决定做一件事情。

        他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深吸了一口气,他的笑容敛去,浮现出来的是无尽的阴影,然后,巨人挥拳。

        像个巨人一样冲着王鸣杨还有方十项的方向冲击过来。

        “巨人之拳。”

        茧的右手出现了一个恐怖的虚影,即使他和王鸣杨的距离还有几十米,但是王鸣杨依旧感觉到了一阵令人心悸的恐惧,他看了自己身后的方十项一眼,发现方十项的行动还算是矫健,他直接侧步向自己的左边滑步离开。

        方十项愣了愣,危险袭来,他下意识地转了个身,向着右边跑了两步。

        然后他感觉到了一阵猛烈的侧风从自己的左边划过,这种气压让方十项不仅觉得有些可怖,透过庞杂的雨幕,就连周遭的草木也开始摇曳起来了。

        “这是……什么东西。”

        方十项在还没有落地的时候就开始想着一件事情。

        “这种可怕的破坏力,这难道是战技吗?”

        王鸣杨侧身滑步躲过,他的表情依旧严肃,他已经明白了现在的现状,交流会到现在的程度,可能已经出乎南洋学生会的预料了。

        他看了倒在一边的江渝季,愈发肯定了这个观点,此刻,他需要做的事情,应该就是打到眼前的这个叫做‘茧’的人。

        茧虽然很强,但是还没有到不可战胜的地步,给予他这支鎏金教棍的人曾经告诉他,这个世间没有打不倒的人。

        “等你成为临界化,可以来苏澜找我,随便找一个执法队监察所,把这根教棍给他们看,就可以了。”

        王鸣杨对于这句话一直印象深刻,永远不会忘记,他对自己充满了自信,虽然他不知道那个人究竟是谁,但是那个人的能力在他看来趋近于神。

        “不过,这个人……。”王鸣杨站在雨中,他看向刚才他躲避的位置。

        那是一个巨型的坑洞,他有些不可置信,这真的是人能够打出来的吗?

        这种恐怖的实力。

        力气也太可怕了一些。

        方十项最为明白的是,茧的实力不可能是临界化,虽然方十项没有见过临界化出手,白伊宁从来没有在他面前显露过真正的实力,但是她那种对普通级学生极度不屑的模样已经表明了她的立场。

        如果茧是临界化,他们一定早就已经被全部杀死了。

        可是如果茧不是临界化,那么那些突破了临界点,临界化级别的学生究竟有多强?

        方十项不敢想象,他的体力恢复了一些,决定先将眼前的人解决掉了之后再计算之后的事情。

        现在已经有了王鸣杨这个强援,虽然不知道他的实力如何,能力是什么,但是就冲刚才他一个人挡下了茧的攻击,就代表了他不弱。

        还有那个存在感很低一直在边上的孙页舟,加上自己,胜算很大,最重要的是,还有学生会的人在朝这边赶来,这里的动静不算小,一定已经来了。

        现在两边怎么看都是自己这边胜算要大一些,这个茧很强这确实没错,不过……人多力量大。

        ……

        ……

        宋亚纱和游鸟空的战斗终于到了最后的部分,准确地来说,就是宋亚纱单人的完全压制。

        对于宋亚纱来说,这是和自己的学长做一个最终的了解。

        那个因为不忿最后的排名悍然对‘幽冥地府’派来使者出手的人,不知为何到了南洋高中重读一遍高二,又不知为何加入了突然出现的学生叛逆组织‘暗流’,这些宋亚纱不感兴趣。

        她冷漠的眼神只是直直地望着游鸟空,她感觉到有些可悲。

        “好了,我会把你交给南洋学生会,之后希望你坦白,就是这么简单。”宋亚纱打了个响指,头发微微甩了甩,她似乎没有打算下杀手。

        这件事情是想当然的,游鸟空是‘暗流’成员的事情目前应该只有自己知道,一旦下了杀手,就真的洗不清了。

        游鸟空跪在地上,终于露出了颓唐的模样。

        “亚纱,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是我的想法太偏执了,我真的明白了。”

        游鸟空的脸上终于出现了名为悲伤的东西,他的手撑着地面,看着瓷砖上倒映出那张残念的脸。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事情变成了这样,宋亚纱不知道,游鸟空也不知道,只是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宋亚纱看着游鸟空,脸上的淡漠渐渐消失,她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丝名为温柔的东西,这是不知为何而出现的。

        她慢慢地靠向已经毫无战斗里,右手被插入几根恐怖短箭的游鸟空。

        时间似乎凝固了,只有游鸟空在痛哭流涕。

        “咯!”

        然后炸裂声从空中响起,这声音很快,游鸟空的脸上的苦楚依旧残留着,只是他的身体在快速前行着,他的目标就是宋亚纱。

        从来都只有宋亚纱。

        ;


  https://www.doulaidu.com/xs/52268/27271772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