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十项全能 > 第四章 夏天的伊始 中

第四章 夏天的伊始 中


对于学生来说,一年一度的国考自然是大事,但是方十项此刻想的并不是这件事。

        白伊宁看着方十项的眼神中出现了恍惚的神色,她的白嫩嫩的手在方十项面前挥了挥手,表情有些奇怪。

        “啊,如果我没有记错,下个星期就是江畔六校战了吧。”

        方十项推过了商场的旋转门,即使是白天,这里还是灯火通明,熏黄的灯光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哦,据说是为了角逐出能够前往‘幽冥地府’的天才学生而举办的比赛吧。”

        白伊宁撇了撇嘴:“我是没什么兴趣呢,怎么,你要参加吗?”

        方十项愣了愣:“参加应该是必然的吧,每一个有六校学籍的学生都被强制参加六校战,这是传统。”

        白伊宁脸上带着一些淡淡的沮丧:“那岂不是过两天还要再回学校?”

        方十项停在一个货架面前,他伸手探了探,然后点了点头。

        “要参加笔试啊,千题试是必须要参加的。”

        白伊宁显然不想再这个话题上花上太多的工夫,她率先将这个让人不太高兴的消息抛到了脑后。

        能够拥有一个无忧无虑的夏天不得不说是一件让人很舒服的事情,可惜绝大多数的学生没有办法拥有这件事情。

        高二的结束是一件最可怕的事情,带着日光的斑驳照射,下半年的高三接踵而至,即使是方十项都感觉有些慌张。

        对于很多的学生来说,许许多多的补习班是最基本的,高二结束的夏天,其实并不是假期。

        这一点在方十项慢慢地走在人群中的时候他就发现了,商场里的人虽然多,但是几乎看不到什么同龄人。

        方十项感觉自己出现地有些突兀。

        白伊宁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个大推车,方十项隐约记得在入口处应该是有推车的所在的,这种需要放入一块钱才能使用的推车在使用的时候,方十项总觉得那一块钱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虽然以前有营业员笑着回答这一块钱是可以取出来的,只是方十项还是不太喜欢和习惯这种设施。

        “这个推车有点大了吧。”

        方十项指着推车说道。

        白伊宁摆摆手:“不大不大,新衣服还有很多很多的零食,我觉得这东西根本装不下。”

        她雀跃的模样方十项莫名地觉得有些清爽,商场里的空调也让方十项觉得很舒服,连衣裙白下有如同莲藕般白嫩的小腿,白伊宁踩着人字拖,就像一个精灵。

        如果时间定格在这一刻,方十项会很高兴。

        白伊宁如果不耍脾气还有使小性子,真的是一个好女孩啊!

        方十项这么想着,然后感觉自己心跳有些快乐。

        “快点啊,白痴,你愣着干什么。”

        白伊宁回头看着方十项说道,她的语气有些不满,仅仅是刚才走了一小段路,方十项敏锐地发现了那小推车里已经满了差不多一半。

        方十项点了点头,而就在此刻,他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这不是一个大问题,但是方十项真的很想知道。

        白伊宁为什么会来绿叶市,为什么会来北海郡?

        方十项轻皱眉,手指放在了自己的嘴唇之上。

        方十项曾经问过白伊宁,他隐约记得,白伊宁回答的时候脸上有些不太自然。

        “散心啊,不然还能干什么,你问这么多干什么。”

        方十项记得白伊宁是这么回答的。

        这回答方十项认为没有什么问题。

        但是他仍旧觉得奇怪,而顺便的,方十项上网查过白氏家族。

        虽然白伊宁曾经告诉过方十项,北海郡内无论是媒体还是网络都是被禁止谈论与觉醒者相关的信息还有学院的资料的,但是这不妨碍某些风声的走漏。

        南洋有不少人知道觉醒者的存在,知道六校战的意义,当然,这不是关键。

        “神都白家。”

        当时方十项对着电脑敲下这么四个字的时候,他并没有太多的想法,直到他查到了某些蛛丝马迹。

        众所周知的,神都是炎黄国的首都,是无数人一生都渴望去的地方,他们也不渴望在神都扬名立万,只求在这天子脚下取得一处安庇之所。

        而白家,神都的庞大家族之一,代表了家族势力在炎黄国的最高荣耀,说难听些,就是神都的地头蛇。

        白家之内,甚至不少人物都站在了炎黄国政坛高层之中。

        这是方十项仅仅能够得到的信息,白伊宁指的白家应该就是这个白家了,这么想来,白伊宁的身份就让人觉得恐怖了。

        那么问题就来了,身为白家的大小姐,莫名其妙跑这里来干什么。

        方十项跟在白伊宁的旁边,注意着她的侧脸,心里想着。

        “啊,我知道了。”

        方十项打了个响指,看到白伊宁转过头来看他,露出了讪讪的笑容。

        方十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想到了什么。

        像白家这种大家族,必定不可能只有白伊宁这个小姐的,什么大房二房三房的,甚至很多的私生子什么的。

        电视剧里和这种情况很像,白伊宁一定不是什么很受宠爱的小姐。

        方十项又想到了之前白伊宁很骄傲地和他说,八岁觉醒去‘近月学宫’上学的事情,这件事情愈发肯定了方十项的这个观点。

        甚至可能,白伊宁根本就是私生女也说不定!

        方十项此刻内心活动有些激烈,他看着白伊宁微微抿着笑意的脸,更是有些确定了自己的这个猜测。

        “这么一想地话,就通了。”

        方十项大体是觉得自己了解了事情地真相,有些高兴还有唏嘘。

        白伊宁不知为何觉得旁边的方十项对自己好像莫名地有些热情了起来。

        “你是不是病了啊。”

        白伊宁摘下了帽子对着方十项扇了扇,然后又戴了回去。

        “没事,没事。”

        方十项摆了摆手。

        今天的购物计划是让白伊宁满意的,因为方十项难得没有聒噪着说她买的这些东西哪些是有用的,哪些是没用的,哪些是合适的,哪些又是不合适的。

        而方十项则照例享受到了付钱的时候营业员不太明显的鄙夷的目光。

        白伊宁拿出信用卡,觉得自己依旧是这么大方帅气,而方十项应该十分神往。

        “一入侯门深似海啊。”方十项看着白伊宁,则这么想着。

        ;


  https://www.doulaidu.com/xs/52268/2727177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