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嫡女重生记 > 第二十五章 生辰 3

第二十五章 生辰 3


紫苏在外扬声说道:“姑娘,大夫人派人请你过去。今天玉熙的生辰,老夫人已经发了话,晚上全家在上院一起用膳。中午这顿饭,就在秋氏的院子里了。

        玉熙现在待遇上升了,上辈子她生辰除了大伯母会给她生辰礼物,其他人都选择性地忘记了。哪里像现在,全家人都当大事一般办。

        心里藏了事,段欣溶整个人都恹恹的,提不起劲来。

        周诗雅觉得段欣溶这个样不行:“欣溶,你高高兴兴来参加玉熙的生辰,结果恹恹地回去,等你家拒了蒋家的亲事谁都能猜测到是玉熙跟你说了什么。到时候,玉熙可就难做了。”

        段欣溶心头一凛,站起来与玉熙道歉:“是我的不是。”玉熙能给她说这些话完全是看在她们的情谊上,她可不能给玉熙带来麻烦。

        等三个人到正院的时候,段欣溶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让人看不出丝毫的异样。

        秋氏望着段欣溶,笑着说道:“这孩子呀,真是一天一个样,一天比一天漂亮。”

        段欣溶长得其实很不错,大眼睛顾盼有神,粉面红唇,身段娇小玲珑,笑起来的时候带着两个小酒窝,看着特别的甜美。

        听了这样的夸奖,段欣溶羞涩地应道:“伯母过奖了。”

        秋氏心头一动,她怎么就将这么一个好人选给忘记了,段欣溶除了比业儿小三岁,其他各方面可不都符合她的要求。秋氏不是一个特别能藏住心事的,有了这个想法,待段欣溶又热情了三分。

        玉熙看着有些纳闷,但她真没想那么远。

        午膳非常丰盛,满满的一大桌子菜,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应有尽有。玉熙说道:“大伯母,这么多怎么吃得完?”晚上还有一顿大餐,中午做这么多实在是太浪费了。

        秋氏没好气地说道:“不是给你准备的。”这意思是这么丰盛的饭菜是给客人准备的。

        周诗雅乐呵呵地说道:“我就说,糖醋鱼、狮子头都是我喜欢的,原来是伯母特意为我做的呀!”望着玉熙很是得意的样子。

        玉熙好笑道:“特意为你做的,今天可得多吃一点。”

        用完午膳,段欣溶与周诗雅就回去了。玉熙知也没多作挽留,直接送了她们到二门口。

        段欣溶回家以后,将玉熙给她说的这些事都告诉了她母亲。

        段夫人李氏听了这些话吓了一大跳:“玉熙姑娘真的这么说?”段夫人就欣溶这么一个女儿,婚姻大事自然万分小心。蒋家上门提亲,她们没有一口答应,而是派人认真去打听过蒋经,一直听到蒋经各方面都很不错,加上蒋夫人在上层圈子里名声很好,她才同意的。

        段欣溶说道:“娘,玉熙没必要骗我,而且这种事只要认真去打听肯定能打听到的。娘,蒋家这门亲事还是推了吧!”

        段夫人想了一下道:“我先让人去打听一下。”这事她还得跟丈夫商量一下,不过若玉熙说的是真的,这门亲事肯定要推掉。要不然,等女儿嫁到蒋家,蒋老夫人跟蒋夫人斗法,她女儿夹在中间就难做了。傍晚,段大人从衙门下差回来,听了段夫人说的这一通,沉吟片刻后说道:“拒了吧!”

        段夫人没想到丈夫这么干脆:“还是去打听一下吧!万一是个误会呢?蒋经那孩子很不错,若是误会就可惜了。”段夫人认真打探过蒋经的消息,蒋经各方面都很好,让段夫人很满意,就凭玉熙三言两语放弃,她有些舍不得。

        段大人摇头说道:“空穴不来风,溶儿还小,咱慢慢挑,不着急。”见段夫人面色犹豫,忙有道:“我们就这么一个女儿,哪怕只有苗头也不能冒险。”

        段夫人这才点头:“既然如此,那就算了。”

        段大人笑着说道:“不是我夸,我家溶儿样样不差别人,将来不愁找不着好夫婿。不过,最好还是寻个家世简单门风好的人家,平清侯府太复杂了一些。”平清侯这一辈只他一个男丁,连个庶出的兄弟都没有,老侯爷姬妾那么多,竟然没有留下一儿一女,由此可见蒋老夫人的手段之利害。

        段夫人嗔怪道:“家世简单,都是没根基的。”段家根基太浅,所以段夫人想给儿女找底蕴厚的人家。这样她有什么事也有姻亲相助。当然,前提是得满足她的标准,不达标准也是不成的。

        段大人听了这话忍不住想起朝堂上的事,心情有些沉重。宋贵妃与皇后一直明争暗斗,太子跟九皇子也是势如水火,如今平静的局面也不知道能维持多久。平静的局面一旦打破,到时候肯定又是一场风暴。处于漩涡之中的他们,谁也不敢保证到时候不会卷入进去。

        段夫人也不是一点都不了解朝堂的事,正因为了解,她才想找底蕴厚实的人家,万一自家真有事也有个助力。

        玉熙丝毫不知道因为自己的一通话让段大人夫妇陷入了愁绪。此时的她,收礼收到手软了。老夫人这次没送首饰,送的是一套前朝的文房四宝;秋氏送的是一套点翠首饰;就是叶氏这回也是大出血,送给玉熙的是她在如意阁订做的一套赤金首饰。

        韩景彦是最后一个送礼物的,礼物由两个人抬进屋子,众人一看都呆住了。

        韩景彦送给玉熙的礼物是黄花梨木雕十二扇屏风,该屏风所刻的花草树木以及人物采用的都是高浮雕、镂空雕、通雕、立体雕等技法,精雕细刻,玲珑剔透。

        玉熙看到这礼物,心情很是微妙。

        老夫人看到屏风,再看着玉熙的反应,脸色一沉。小儿子平常看着精明,却没想到在这种事上竟然如此糊涂。

        玉辰看着玉熙的样子,以为她欢喜傻了,忍不住轻轻推了玉熙一下。玉熙这才回过神来,高兴地说道:“谢谢爹,这礼物我很喜欢。”这屏风没有两三千两银子置办不下来的,这次韩景彦到是舍得给她花钱了。想来,也是因为她最近的名声越来越大的缘故了。

        韩景彦见玉熙脸上确实露出欢喜的神情,微微颔首:“喜欢就好。”

        武氏看着这屏风面色却不大好看了。这东西一瞧就不便宜,老爷可真是舍得了。想到这里武氏又是一阵抑郁,三房的财政大权其实一直都是在老爷手里,她压根就不知道三房的家底到底有多少。

        玉婧眼中闪现过复杂的神色,以前她还嘲笑玉熙是个爹不疼的,现在风水轮流转,她成了爹不疼的那一个了。

        玉如见状神色平静,眼中没有嫉恨也没有不甘。这几年,她早就放下了执念了。她如今只盼着嫡母给她寻一门好亲事,其他不多求。

        玉熙这次生辰虽然没大办,但是收入颇丰。紫苏管着蔷薇院的库房,看着这些东西笑着说道:“这下姑娘的私房又充盈了不少。”

        苦芙望着送过来的这十二扇屏风,为难地说道:“这东西摆在哪里?”蔷薇院的屋子都不宽敞,摆不下这么大的屏风。

        玉熙道:“我这屋子太小摆不下,放入库房去吧!”这屏风若是掰开,得占了她屋子的三分之一。当然,别说没地方摆,就是有地方摆她也不愿意摆,看着膈应。

        等这屏风搬走了以后,玉熙望着紫苏道:“你去查一查,这东西是怎么回事?”玉熙根本就不相信韩景彦会费尽心思送她这么好的东西,这礼物一定有猫腻。

        紫苏见玉熙又准备进书房,说道:“姑娘,今天是你生辰,歇息一晚吧!”宋先生走后,她家姑娘也是一日都不松懈的。

        玉熙笑着道:“现在去睡也睡不着,还不若去看会书。”玉熙自从有钱,也很舍得,晚上看书,书房都是点四根蜡烛。

        缩在书房的玉熙并没有看医书,而是从柜子里摸出《汉书》出来看。开始看史书是因全嬷嬷说多看这个有用,但是现在却成了每天必须做的一件事了。

        看了小半个时辰,玉熙细细琢磨一下,然后提笔写下自己的感想,这也是全嬷嬷让她做的,这些年也成了习惯。

        汀云阁内,侍琴有些感叹地说道:“老爷这次送给四姑娘的礼物,真是花了很大的心思了。奴婢瞧着四姑娘今天晚上今天真是喜坏了,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

        玉辰笑了一下:“希望这礼物能让四妹妹知道,爹其实也是疼爱她的。”她知道武氏的原因让玉熙与爹有隔阂,现在爹改变态度,她相信玉熙很快就会消除隔阂的。

        一个时辰以后,玉熙出了书房,沐浴以后爬上床。在床上又是翻来覆去睡不着:“紫苏,去书房将我那本医书拿来。”

        紫苏出去的时候,苦芙在门外候着。

        苦芙随着紫苏进了屋,压低声音说道:“紫苏姐姐,我怎么感觉姑娘好像不大高兴?”姑娘对于老爷送的这贵重礼物好像不是很在乎,要不然也不会将屏风放入仓库。什么屋子小摆不下一听就是借口,看自家姑娘脸上完全没半点喜色。

        紫苏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件事你知道就好。”苦芙跟冬麦都是姑娘的贴身丫鬟,还是信得过的。

        苦芙担心地说道:“姑娘还是放不下以前的事吗?”

        紫苏苦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姑娘以前过的是什么日子?换成是你,你会这么容易放下吗?”姑娘当年过得那般艰难,甚至差点都死了,那时候老爷在哪呢?如今想要修复父女情份,哪里那么容易。

        苦芙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她没经历过这样的事,她家虽然兄弟姐妹也很多,但她爹娘对她们都很好,连重男轻女都没有。

        紫苏知道苦芙在担心什么,苦芙是担心姑娘的真正的心思被人发觉从而对姑娘不利:“你不用担心,姑娘她行事有分寸。这些年,姑娘哪样事不都做得挺好的。”至少除了她们这几个贴身伺候的人,其他人看不出姑娘的异样。

        几天以后,玉熙就知道韩景彦为什么会送她这么贵重的礼物了。这十二扇屏风原本是韩景彦为蒋老夫人准备的六十大寿生辰的礼物,不过在雕刻的时候出了点差池。

        玉熙问道:“什么差池。”

        苦芙说道:“屏风的第九扇有一首诗,诗里有一个字刻错了。”其实不是木雕师傅刻错了,是当时写诗的人写错了一个字,写到谐音的字去了。

        玉熙轻声说道:“果然如此。”送给蒋老夫人,肯定不能有瑕疵的,要不然会被人笑话的。别人不要的东西给她,还想让她感激涕零,真是好笑之极。

        苦芙听了这话万分惊讶,说道:“姑娘早知道屏风有问题?”那她家姑娘也太神了。

        玉熙轻笑:“我又不是能掐会算,哪里知道屏风有问题。”她只知道,这个屏风如此贵重,一看就是精心制作的,而她在韩景彦心目中没那么大的份量。

        玉熙的这一番动作,落在了老夫人眼中。老夫人转动着佛珠,说道:“真真的糊涂。”当爹的送贵重的东西给女儿很正常,但小儿子送玉熙这么贵重的东西就不正常。她都怀疑这礼物有问题,更不要说一向心思重的玉熙。

        罗妈妈也是摇头:“收到这么贵重的礼物,高兴还来不及,却没想到四姑娘她……”四姑娘的疑心真的太重了。

        老夫人轻声说道:“她在怨、也在恨。怨彦儿对她的疏忽与冷落,恨她当年不顾她的死活将她扔在青竹小筑。”虽然平日那丫头掩饰得很好,但是眼神出卖不了人,那丫头面对她跟彦儿的时候,面上带着笑,但眼底却没有一丝的波动。

        罗妈妈也不能否认老夫人说的话,只说道:“老夫人,四姑娘对大夫人的孝顺却是做不了假。去年大夫人生病,四姑娘可是不合眼在身边伺候着,老奴看了都感动。而且,四姑娘对世子爷跟二爷的爱戴也是真真的。”

        老夫人没有说话,手里的佛珠却是转动得飞快,从这里显露出老夫人心底的不平静。

        罗妈妈想了下说道:“老夫人,四姑娘就算以后嫁出去,难道她还敢忤逆不孝对三爷不利吗?至于说国公府,有大夫人跟世子还有二爷,四姑娘会顾念他们的,不会做对国公府不利的事。”

        罗妈妈会帮玉熙说话是受了秋氏的委托。秋氏知道老夫人不喜欢玉熙,所以就托罗妈妈偶尔帮玉熙说说好话,让老夫人不要刁难玉熙。也是秋氏的这番行为,让玉熙避免了很多的麻烦。

        老夫人紧紧地握住手里的佛珠:“若不是如此,我如何容忍她到今天。”


  https://www.doulaidu.com/xs/52284/2727188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