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嫡女重生记 > 第一百二十九章 闲话

第一百二十九章 闲话


腊月二十九,玉婧被接回来了。玉熙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刚好用过晚膳:“二姐回来了?”玉熙还以为老夫人不会让玉婧回来过年呢!

        冰梅点头道:“刚回到府邸不久。我听婆子说,二姑娘瘦了许多,精神也不大好。”

        玉熙没有幸灾乐祸,但也没觉得玉婧可怜。自己选的这条路,带来的恶果自然要自己咽下去:“这还只是刚刚开始。”被家人厌弃,又被婆家厌恶,最后会落入什么境地,参照她上辈子就知道了。当然,玉婧应该比她强,因为玉婧不是逆来顺受的包子。

        过年都是大人忙碌的时候,小孩子都是跟着凑热闹,然后收红包的。所以第二天老夫人跟秋氏等有品阶的一大早就去了皇宫,玉熙才刚刚起床准备晨练。

        玉熙是到大年三十吃年夜饭的时候见到玉婧的。玉婧是清瘦了不少,但神色却平和了许多。玉熙有些吃惊,没想到让玉婧到念经,还真有些用处了。

        玉婧也察觉到了玉熙在看她,当下笑着道:“四妹。”形势比人强,她现在必须将姿态放低。

        玉熙笑着叫了一声:“二姐。”玉如主动交好,玉熙不会往外推,多一个盟友总比多一个敌人的好。但是玉婧,她与玉婧不存在交好的可能,因为容姨娘的死她也有一部分的责任。不过,玉熙也不后悔,容姨娘想要置她于死地,她又怎么可能会放过她呢!

        这一个晚上,玉熙又收获了好几个红包。其中秋氏跟卢秀给的是最厚的。

        玉熙这个年也算是丰收年了,她的包子铺跟杂货铺还有农庄的收入跟去年差不多的,但秋氏送她的铺子跟良田收益却很丰厚。以后就靠着这些产业,玉熙也不愁吃喝了。

        转眼就到了大年初三,这日是去周家拜年。玉熙已经跟周诗雅约好了,自然是要跟着去。

        周诗雅看着玉熙,高兴得不得了:“终于将你盼来了。”周诗雅在周家其实也很孤单的。虽然说姐妹很多,但个个都有自己的心思,她也不敢跟这些姐妹交心,要不然一不小心就的被利用了。

        玉熙看着周诗雅脸上的肉,故意笑着说道:“你怎么又胖了?再这样胖下去,小心看不到眼睛了。”周诗雅其实并不胖,就是带着点婴儿肥。周诗雅捏了捏自己的脸,愁眉苦脸地说道:“好吃的太多了,我看着就忍不住了。”

        减肥的法子很多,周二夫人寻了不少,玉熙也给出不少的建议。但法子再多,周诗雅自己那么好吃,而且喜欢吃的都是肉类的东西,能保持现在的身材已经很不错了。

        玉熙说道:“还是忍忍吧!你现在还好,若是等你嫁人生孩子,吃东西再这么没节制,就很难瘦下来了。”这些,玉熙都是从全嬷嬷哪里学到的。

        周诗雅羡慕地看着玉熙窈窕的身段:“还是你好,怎么吃好吃的也不会胖。”她可是知道,玉熙每天都吃四顿的。

        玉熙笑道:“怎么会不胖?我只是控制住了。”她晚上的夜宵,若是肉类的,她锻炼的时间就会延长,吃进去的东西也就消耗掉了,自然就不会胖了。

        周诗雅自然知道玉熙每日都要打五禽戏,摇头说道:“算了,那五禽戏太难看了,我娘也不会让我学。”

        玉熙失笑道:“是你娘不让你学吗?明明是你自己吃不了苦不愿意学了,又怪到你娘头上。”

        正说着话,周诗雅的丫鬟端来了两碟子草莓。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的糕点跟干果。周诗雅笑着说道:“知道你喜欢吃水果,这是我特意给你准备的。”

        玉熙也不是特别喜欢吃水果,但全嬷嬷说女子吃水果对皮肤好,所以养成了每日吃水果的习惯。

        说了两句话,周诗雅就将人都打发出去,与玉熙说起了私房话:“玉熙呀,现在我们都十三岁了,我娘已经开始给我张罗起来了!你这边怎么说呀?”玉熙的婚事有些不大乐观,有一个不省事的后母也就罢了,偏偏还有一个对她漠不关心的亲爹。

        玉熙摇头道:“不着急。”

        周诗雅道:“怎么不着急呀?姑娘家的花杏就在这两三年了,不趁着这个时间挑好,到时候好的都被人挑走了。”这话周二夫人经常在周诗雅耳边念着,这不,周诗雅也受了影响了。

        玉熙笑着说道:“我三姐比我还大一岁呢,等三姐的婚事定下来,才好说我的亲事。”

        周诗雅皱着眉头说道:“我听说宋贵妃很喜欢玉辰表姐,有意将你三姐指给敬王殿下。”敬王,是十皇子的封号。

        玉熙笑了一下:“这不就是了。三姐的婚事定下来,我的婚事才好说呢!”她爹现在只是个正四品的官,在京城不算什么。可若是玉辰被指婚了,那就是未来的敬王妃了。

        周诗雅瞬间明白过来了:“对呀,我怎么就忘记这一茬呢!”若是玉辰被指婚了,那玉辰就是板上钉钉的敬王妃了。玉熙跟玉辰关系好这在上流圈子里不是秘密,到那时候,还怕没媒人上门求亲。

        玉熙也是考虑到这一层,所以知道在玉辰没指婚之前,她的婚事是定不下来的:“你呢?你这边婚事可有眉目了?”两人也是因为太熟了,没什么忌讳,什么话都会说。

        周诗雅摇头说道:“没有,八字还没一撇呢!不过我娘看上了泰宁侯府的陈二爷陈然。”

        玉熙笑了起来:“你娘眼光真好,要是这门亲事说成了,你以后就等着享福了。”泰宁侯府家风很好,这几十年没出现过妾室骑到正室头上的事,所以泰宁侯府的几位少爷都比较抢手。而陈然是最抢手的,一是他的亲爹是泰宁侯,二是泰宁侯夫人是个很宽厚的人,在京城的风评非常好,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陈然自身条件很过硬,童试时考了第一名,就这条件盯上他的不知道有多少呢!

        周诗雅撇嘴说道:“哪那么容易。泰宁侯府家风好,又富贵,陈然本人条件也好得不得了,上门说亲的都快将他们家的门槛踏破了。玉熙,不是我妄自菲薄,就我这条件,十有**没戏。若换成是你,还有可能。”玉熙在周诗雅的眼中就是全能手,没她不会的。

        玉熙笑道:“你都没可能,我就更不可能了。”不是玉熙自卑,而是她自身的条件就在那里。娘早逝,爹不喜,在外的风评不坏但也没多好。那么抢手的陈二爷,怎么轮也轮不着她的。

        周诗雅听了这话,觉得她跟玉熙两人都太没志气了,抓起一个草莓,狠狠地咬了一口,说道:“我们不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们又没见过这个陈二爷,连他是圆是扁都不知道,说不准都是外面吹捧的,实则是一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家伙呢!”

        玉熙说道:“那可真是太遗憾了,陈二爷可真不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人。”

        周诗雅眼睛一亮:“你见过陈二爷?”外面的人将陈然捧得跟天上的仙童下凡似的,可真正见过这个人的,却几乎没有。当然,周诗雅说的这个没几个人见过陈然,指的是闺阁之中的姑娘。

        玉熙点了点头:“见过,见过两次。”

        周诗雅一下兴奋了,抓着玉熙的手问道:“快说,快说,在哪里见的?他长得怎么样?你有没有跟他说话?说了什么?”

        玉熙被周诗雅的样子弄得哭笑不得,不过还是将她跟陈然见过两次的过程说了一下:“就是正巧碰到的。”两人连话都没说过,就是碰了两面。

        周诗雅见两人都没搭过话,很是失望:“真可惜。要是陈二爷看上了你那该多好呀!”

        玉熙点了一下周诗雅的额头,笑骂道:“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周诗雅摇头道:“玉熙,我说这话是有原因的。陈二爷然情况比较特殊,他的婚事肯定得要他自己点头,泰宁侯夫人看上他看不上,那也没有用。”也是周二夫人太喜欢陈然了,所以挖空心思去搜寻陈然的资料。

        玉熙有些诧异:“这话怎么说?”

        周诗雅将她从周二夫人那边听到的消息跟玉熙说了一下:“陈二爷在五岁的时候被人绑架了,半个多月后才回来。我听我娘说,救回来的时候陈二爷都不成人样了。养了大半年才好,不过自那以后,陈二爷话就比较少了,泰宁侯夫妇对他一直心怀愧疚。”因为心里有愧,所以很多事都不会勉强他,包括婚姻大事。毕竟陈然是次子,不是长子,不需要背负家族的责任。

        这些事,玉熙还真没听说过:“若是如此,那可真有难度了。我瞧着陈二爷这个人有些冷,能入他的眼,可不是一般的难。”玉熙也算是明白为什么陈然当时看玉辰的时候能那般坦然,经历过生死的人其实很多东西都看得很淡。

        周诗雅摊开手说道:“所以我说我没戏呀!可我娘却兴致勃勃的,随她吧,估计过些日子就自己冷下来了。”

        两个人絮絮叨叨地聊了一个上午。等玉熙走的时候,周诗雅还依依不舍,说道:“过两天,我去你府里,咱们再好好聊。”

        玉熙笑了一下:“好呀!”


  https://www.doulaidu.com/xs/52284/2727189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