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嫡女重生记 > 第两百一十一章 事落 3

第两百一十一章 事落 3


陈然出门的时候,仰望着一片漆黑的星空,然后才低下头。韩建明将陈然带回到书房,说道:“陈二爷,我四妹之前在王府受到了很大的惊吓,这些天都恐慌不安,晚上噩梦连连。如今又中毒了,坏了身体,接二连三的事导致她情绪有些不稳。今日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

        陈然以前觉得玉熙承受能力很强,可是今天看着玉熙歇斯底里如女鬼似的样子,心里也怀疑自己的判断:“我不会放在心上的。”虽然在这件事上他也很无辜,但不可否认刚才那人说的都是对的,韩玉熙这两次所受的苦都是因为他带来的。

        回到侯府,陈然就去见泰宁候。

        看着儿子这个样子,泰宁候就知道事情没谈妥,当然,这个结果也在他的预料之中:“韩家姑娘拒绝了?”两家都到这份上了,韩家姑娘拒绝正常,若不拒绝才奇怪呢!

        陈然犹豫了一下,将玉熙提的条件说了一下:“我没答应。”他没办法答应。

        泰宁候笑了一下:“为什么不答应?对自己的计策没有信心?”

        陈然摇头说道:“不是,我对自己的计策很有信心。只是,许下这样的承诺,万一没做到代价是我承受不住的。”若是韩玉熙只要求他不再续娶,他会答应。可要求他不准有别的女人,他没办法做到。若是韩玉熙真有个意外,难道要他孤独终老,死后也无人送终。

        泰宁候道:“这丫头故意提出一个你没办法答应的条件,是要让你知难而退。这个丫头很聪明,只可惜……”只可惜是个女娃,却不是男孩子,若不然,韩建明有这样的帮手何愁振兴不了家业。

        不管韩玉熙多聪明,泰宁候也没放太多的心思在上面。无他,韩玉熙是女儿身,这就注定了她再聪慧也做不了什么。以后嫁人,也只会呆在内宅,管着后院的一亩三分地。

        陈然也将这件事放下了,退亲已经成了定局,多说无益。所以,当下他跟泰宁候说了他的法子,怎么做才能万无一失地让沁昕公主打消主意,不招他为驸马。

        彩礼进了玉熙的陶然居,现在要退亲,所以陶然居的人都在将东西挑拣出来。这么大的动静,如何瞒得过老夫人。

        老夫人面色铁青地看着秋氏,说道:“你说要跟陈家退亲?你得了失心疯吗?”再有几天就要成亲了,这个节骨眼上竟然退亲,不是疯了是什么。秋氏听了这话,脸上闪现过一抹难堪。不过她还是将心中的怒意压制下去,说道:“娘,若是不退亲,玉熙会没命了。两次都侥幸逃过,可谁知道下一次能不能逃过?”

        老夫人已经知道了玉熙前后两次遭难都是宋贵妃下的毒手,:“不能退亲,现在退亲我们韩家成什么了?”

        秋氏没说已经跟陈家协议了,陈家也答应退亲,而是说道:“娘你答应也好,不答应也好,这门亲事我是一定要退的。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玉熙去送死。”可以说,这是秋氏第一次当面反驳老夫人的话。

        老夫人铁青着脸说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还真是反了。

        早就知道老夫人铁石心肠,她也没指望老夫人会答应。不过听了这话,还是让她有些心寒。秋氏梗着脖子说道:“陈家的亲我是一定要退的,我不会让玉熙白白送命的。”

        老夫人指着秋氏,说道:“你好,你很好……”后面的话没说出来人就晕过去了,老夫人给气晕的。

        不管老夫人如何生气,三天以后韩家还是将彩礼退回给了陈家,同时官媒将玉熙跟陈然两个人的庚帖换回来。至此,这门亲就算退了。

        秋氏拿着玉熙的庚帖,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说这个孩子怎么就这么多灾多难呢?”这孩子就没过一天太平日子,一件事刚过又来一事,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玉熙退亲的事,在京城之中引起轩然大波。很多亲朋好友之前都收到喜帖了,这个时候竟然众人收到退亲的消息如何不震惊。

        韩家对外的说法是玉熙旧疾发作,至少得养一年才能好,为了不耽搁陈家二爷,所以就主动提出退亲。

        不明真相的百姓听了,就觉得韩家四姑娘真是一个倒霉催的。这个节骨眼上竟然旧疾发作,不是倒霉事什么。不过,机警一些的人就知道玉熙这旧疾来得蹊跷了。有自己消息渠道的就去打听消息,没有消息渠道的就直接上门问。这不,玉如就带着刚满一岁的女儿回来了。

        秋氏也没瞒着玉如,说道:“你四妹哪里是旧疾发作,她是中毒了,得需要调理一段时间才能好。”既然对外放了消息说要一年才能调理好身体,那这一年就不能说亲了。

        玉如猜测到有内情,玉熙除了出天花那会其他时候基本不生病,哪里来的旧疾。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玉熙竟然不是旧疾而是中毒:“母亲,是谁给四妹下毒的?”

        秋氏苦笑一声说道:“是宋贵妃下的毒,沁昕公主看上了陈然,想要尚主,所以玉熙就成绊脚石了。

        玉如觉得玉熙这运气,真是无人能及了,这样的事业能碰到:“母亲,我去看看四妹。”以前在娘家的时候,玉如总觉得秋氏对她不够好。可等嫁人以后,跟她那个继婆婆接触了以后,她才知道自己运气有多好,碰到了个多么仁厚的嫡母了。所以,这几年玉如虽然很少回来,但逢年过节的孝敬却从没断过,偶尔还会送上亲自做的衣服鞋帽。东西不值钱,但这份心意还是让秋氏很受用的。秋氏就是那种你对我好,我会对你更好的人。所以,有秋氏的撑腰,如今玉如在曾家跟继婆婆也能打个平手,日子过得还算平顺。

        玉熙正坐在桌子上看书,主要是她这里基本不来人,所以也没躺床上的必要。当玉熙听到玉如来看她,非常惊讶:“大姐来了?”自她病倒以后,叶氏跟卢秀还有玉容都过来看过她,但外面的人玉如算是第一个了。

        紫苏催促道:“姑娘,赶紧躺床上去呀!”再不上床就露馅了。紫苏在第二天就知道玉熙并没有真正中毒了。紫苏叶没责怪玉熙瞒着她,只是为玉熙这么糟践自己的身体而难过。

        玉如进屋的时候,就看见玉熙正躺在床上,不过气色比她想象的要好得多。

        玉熙看到玉如手里还抱着孩子,眼中闪过一抹讶异,忙说道:“大姐,不要将妞妞靠近我,会过了病气给她。”妞妞是小姑娘的小名。因为玉熙跟玉如关系不大好,所以这个孩子洗三满月的时候,送的礼也不薄不厚,就面上过得去的那种。

        玉如说道:“四妹,你的情况母亲已经跟我说了。所以,你也不要跟我说什么病气不病气的。”又不是真的病了,只是中毒。

        全嬷嬷走过来说道:“大姑奶奶,孩子还是抱出去吧!这里药味太浓,对孩子不好。”

        玉如这才让人将乳娘将孩子抱出去了。

        玉熙苦笑这说道:“大姐,你都知道了?”对于秋氏会将这件事告诉玉如,玉熙也不意外,秋氏就是一个藏不住心事的人。她能瞒着玉熙假装中毒的事,已经很不错了。

        玉如点了一下头,说道:“事情已经这样了,你也不要多想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好好养身体。其他的,等养好病在说。”

        玉熙真的没想到,玉如会在这个时候上门宽慰她。当下笑着说道:“谢谢大姐。”这句感谢是真心实意的。

        玉如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们是姐妹,说谢太见外了。再者,大姐也没帮不上你什么,当不得谢这个字。”碰到这样的事除了认倒霉,还能怎么样。那是宋贵妃跟公主,就是国公府都没办法抗衡的。

        玉熙笑了一下:“大姐能来看我,我就很高兴了。”

        玉如陪着玉熙说了一会话,留下一些滋补的药品就回去了。而玉熙就躺在床上,半响都没再说一句话。

        紫堇看着玉熙的心情很低落,忍不住问道:“姑娘,你怎么了?”这两天姑娘一直心情都不错,怎么见了大姑娘反而心情不好了。

        玉熙幽幽叹了一声:“大姐在家的时候,跟我关系并不好,可是在这个时候却能来看我……”而跟她关系那么好的周诗雅,却是上门动静都没有。她不求周诗雅亲自来看她,但让丫鬟过来看望一下或者写封信过来一下,总归还是能做到的吧!可惜,等了好几天,上门都没等着。

        上次全嬷嬷跟她说周诗雅的问题时,她还能用周二夫人管束太严为借口。可是现在,她已经不想再骗自己了。如全嬷嬷所说,周诗雅是个不值得交心的人。不得不承认,姜是老的辣。跟全嬷嬷比起来,她看人的眼光急需提高。

        紫堇看着玉熙黯然的神色,想起紫苏之前跟她念叨这周诗雅没来看姑娘的话,当下说道:“姑娘,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玉熙失笑道:“紫堇,你是从哪里听到这话的?”她可没教过紫堇这话的。

        紫堇说道:“这是杨师傅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她觉得很有道理,所以就记下来了。

        玉熙默然,从这句话看出杨师傅以前定然也经历了很多的坎坷,要不然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紫堇,这话不是这么用的。恩,算了,不说这个是了。记得你跟我说过,你跟余四哥还在山上打过兔子?跟我详细说说?”不好的事还是少听少想,多听多想一些开心的事。

        紫堇见玉熙有兴趣,当下将余四哥带她在山上打野物的经过详详细细地跟玉熙说了一遍。紫堇口才没紫苏好,但玉熙却听得津津有味。


  https://www.doulaidu.com/xs/52284/2727190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