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嫡女重生记 > 第二十八章 报仇

第二十八章 报仇


骆水贵回到京城,已经是七月中旬了。这次去西北,损伤惨重,死了两个兄弟,重伤三个,轻伤五个,全须全尾回来的只两个人。卢二老爷早就预料到这趟去西北不太平,只是他没想到一行人竟然会遇见西蛮人袭击:“当时是怎么回事?西蛮人怎么会知道你们的行踪路线?”

        骆水贵将所知道的都告诉了卢二老爷:“韩姑娘跟我说,当时猛虎山的土匪里藏有与西蛮人勾结的叛贼。至于到底是谁韩姑娘没说。”玉熙将这件事告诉骆水贵,也是给骆水贵一个交代。毕竟跟着去的十二个人,折损了将近一半。

        卢二老爷问道:“这一路上,韩家姑娘表现如何?”

        骆水贵当下将玉熙在猛虎山下被土匪围困时的表现说了:“当时韩姑娘说要跟着杨师傅他们离开,让替身跟我们去,我当时是不赞同的。现在想来,我觉得韩姑娘当时一定是察觉到什么,所以才会脱队跟着几个人走。”

        卢二老爷听完后说道:“心有成算,胆色过人,嗅觉敏锐,行事也很果断,确实是一个人才。”

        骆水贵有些遗憾地说道:“只可惜是个女子。”若是一个男子,有这样的心性跟能力,定然能建立一番功业了。

        卢二老爷摇头说道:“女子又如何?你忘了她嫁的是谁?云擎会打仗,可惜在谋略方面略差一筹。如今有了韩玉熙,对云擎来说就是如虎添翼。”

        骆水贵顿了一下说道:“我听下面的人说,云擎很看重韩姑娘。”

        卢二老爷并不意外:“除非云擎发傻,否则不可能不对韩丫头好。而且,就算云擎不懂,霍长青也不会不懂。”说到这里,卢二老爷叹了一口气:“要不了多久,西北就要变天了。”云擎打仗厉害,如今又有韩家丫头辅佐,西北迟早要落到云擎手中的。

        骆水贵道:“秦家毕竟根基深厚,想要短时间内拔除也不是那般容易的。”骆水贵不排斥云擎跟韩玉熙掌控西北,只是觉得没那么容易。毕竟,牵一发而动全身,秦家倒了,很多世家都得受牵连。

        卢二老爷道:“单就云擎的话,没有五年他是别想上位的。可加了一个韩丫头就不同了。那丫头心机可不浅,你看吧,要不了三年,秦家就得被整垮。”那丫头最擅长的就是抓住机会,每次别人都觉得她落入尘埃,她都能起来。骆水贵觉得卢二老爷将玉熙抬得太高了:“韩姑娘只是一个内院女子,哪怕再聪慧,也不过是在内宅打转罢了。”

        卢二老爷笑着摇了下头:“霍长青不是一个墨守成规拘泥于行事的人。只要有用,不管什么人什么法子,他都不会拒绝。”别人对霍长青不了解,他却很清楚。

        骆水贵很是奇怪地问道:“霍长青是什么人?”

        卢二老爷摆摆手说道:“这个你不用知道。对了,出去的时候,让小厮将三爷叫来。”正好准备放小儿子去外面历练,西北是个不错的选择了。

        与此同时,韩国公府里一片惨淡,跟着去的二十六个人,死了十五个,两个重伤的在路上养伤,回来的三个身上还带着伤。

        秋氏知道以后,忙吩咐了叶氏道:“要好好给他们操办后事,家里也都要照顾到,另外每家再送一百两银子。”

        叶氏点头说道:“好,我这就安排下去。”

        等叶氏走后,秋氏又进了佛堂,念经去了。这西北也太危险了,去一趟竟然就死了那么多人,建业跟玉熙在哪里真的太不安心了。秋氏也只有在念经的时候才能不担心。

        韩建明看完了玉熙写给他的信,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玉熙信里写的在路上的事他都知道了,他高兴的是玉熙在信里流露出云擎对这门婚事很看重。看重就好,不枉费他花费那么多的人力物力。

        韩浩在外叫道:“国公爷,曾老夫人又昏过去了,国公爷您快去看一下吧!”

        韩建明听了这话,忙将信放下,急匆匆地赶去了上院。此时,内院的女眷都到了,就连在佛堂念经的秋氏都过来了。韩建明问了罗妈妈:“祖母好端端的怎么会昏过去了?”

        罗妈妈擦了眼泪哭着说道:“刚还好好的,一个错眼就昏过去了。”自入夏后,周氏的身体就不大好了。

        太医来了以后,给曾老夫人周氏扎了几针,人就醒了。太医说道:“夏天老人不易过,换个清爽凉快些的地方吧!”

        韩建明当下发话,将曾老夫人周氏挪到汀云阁去了。汀云阁冬暖夏凉,最是合适不过了。

        玉容看到周氏回了自己的院子,忧心不已。她不仅在忧心周氏的病,也担心若是周氏有个万一,她就得守孝。守孝得三年,鸿锦如今都已经十八岁了,三年后就是二十一了。三年后,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变故了。

        陈婆子也担心,只是这种事担心也没有用:“姑娘,就算老祖宗真有个万一,你也不能有半点异样的情绪。”若是姑娘表现出来,那就是大不孝了。

        玉容长出一口气,说道:“我知道,我不会让人看出异样的。”她可不是四姐,有一个会为她撑腰的母亲,她现在谁都靠不上,只能谨小慎微。

        玉熙倒是不知道周氏会因为她中风,从而落下后遗症。当然,就算知道她也不会有太多的情绪。她对这个祖母,原本就没什么感情。好不好,与她都没干系。

        这日,玉熙正在书房看书。紫堇疾步走进来说道:“夫人,余丛回来了。”见玉熙一脸不解,紫堇乐呵呵地说道:“夫人,余丛是从猛虎山回来的,他还带了那军师的狗头回来了。”

        玉熙放下手中的书,站起来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将张勇的头带回来了。

        紫堇摇头,说道:“这个我也不清楚。夫人若是想知道,可以亲自问余丛。”见玉熙笑着没开口,紫堇绷不住了,说道:“夫人,你让余丛进来吧,我也很想知道他是怎么杀的那个恶人。”

        玉熙笑着道:“那你让他进来吧!”其实玉熙也很想知道,这个余丛是如何在猛虎山里取了张勇的人头的。

        余丛先是将自己从头洗到脚,洗了不下三遍,这才换了衣裳进了内院来见玉熙。主要是带着人头,这三伏天的,那味太重。若是不多洗几次,万一熏着夫人,到时候他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玉熙望着余丛,很是惊奇地问道:“你什么时候去的猛虎山?”她是知道有余丛这么个人,但还是第一回见到本人,都是标准的西北汉子,人高马大,身材魁梧。

        余丛可不敢跟玉熙对视,垂下眼帘说道:“五月初去的。到了猛虎山,原本是想揭穿了张勇的身份到时候将他抓回来。只是这东西太狡猾了,竟然私底下溜了,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抓着他。”若是面对云擎,他肯定会过程说得很详细。可这会面对的是玉熙,中间的凶险跟艰辛他就全都省略了,怕说出来吓着夫人。

        其实余丛虽然没说,玉熙也知道肯定没那么简单。张勇在猛虎山,哪怕不得人心也肯定有自己的势力。不过余丛能好好地回来,足以见此人的本事了:“辛苦你了。将军还没回来,你先吃点东西,吃完后就回家看看老婆吧!”余丛两年前就成亲了,不过还没孩子。

        余丛摇头说道:“这算什么辛苦。以前跟着将军,行军打仗三天三夜都没合过眼那才叫辛苦呢!”

        玉熙闪了一下眼睛,说道:“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余丛没多想,见玉熙问,他也就说了:“就是前年的事了。那时候累得呀,骑在马上都能睡着。”

        玉熙对这个确实很有兴趣:“不会每次都这么辛苦吧?”云擎不愿跟她说以前的事,其他人也都跟河蚌似的,嘴巴都贼紧。好不容易碰到一个愿意说的,玉熙可不舍得放弃。

        余丛摇头说道:“那倒没有,若每次都这样铁打的身体也吃不消了。”说完,跟玉熙说了好几次他跟着云擎打仗发生的事。

        玉熙听得很认真,余丛见状讲得也很有兴致。余丛讲得兴致正浓时,紫苏走进来说道:“姑娘,许护卫求见。”

        许武将余丛带了出去。到了前院,许武等着他说道:“你跟夫人说什么了?说这么半天的?”

        余丛笑着说道:“夫人问了我将军打仗的事,难得夫人有兴趣,我也就跟她说了一些。”

        许武瞪了余丛一眼:“就你话多。将军若是想说,早就说了,还用你来说呀!”

        余丛不明白了,问道:“为什么呀?这有什么不能说的?”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事,这打胜仗那么英勇的事,咋还不能说呢!

        许武没好气地说道:“将军不告诉夫人,是怕夫人担心。”之前的事是过去了,可以后还要领兵打仗呢!若是知道打仗那么危险,以后夫人可不得提心吊胆。

        余丛却不苟同,说道:“打仗哪有不危险的?再者,让夫人知道将军不容易,才更心疼将军不是。”他每次出去,都会将过程说得特别凶险,那他老婆就会对他特别体贴温柔。

        许武都不知道怎么说这个二货了。


  https://www.doulaidu.com/xs/52284/2727190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