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嫡女重生记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受伤

第一百一十八章 受伤


清晨,玉熙一起床就叫来了许武,问道“现在战事如何了?”这已经是第八天了,若是北掳还不退兵,那就真的危险了。到现在,玉熙都有些忐忑了。许武面色很凝重,说道:“不大理想,我刚得到消息,昨晚又伤亡了三千多人。到现在我们伤亡人数有四万了,要是北掳还不退兵,榆城很可能就守不住了……”榆城总共也就五万多人,如今能上战场的只有两万不到,非常的危险。

        玉熙说道:“北掳人,应该支撑不了两天了。”玉熙的压力也非常大,猜测北掳大军的粮草是她说的,一旦猜测错了后果不堪设想。

        许武说道:“夫人,是否转移到酒坊那边去?”这大着肚子,行动不方便,要转移,就得提前转移。

        玉熙沉默了一下,说道:“按照你的推断,援兵什么时候能到?”这援兵的速度,真的是太慢了。

        许武摇头说道:“援军赶到,最少也得要五六天。指望援军,指望不上了。”这也不能怪援兵速度慢,榆城有十万大军,正常情况下守一个月那是轻而易举的事。

        玉熙想了一下,说道:“若今天北掳还没退兵,晚上我们就转移到酒坊的密道去。”玉熙觉得若真的粮草被烧,北掳人最多也就只能撑到今天了。若是猜测错了,后果她也得担着了。若是许武知道玉熙所想,肯定会觉得担心太过了。这事再如何,也不可能牵扯到她头上。

        许武点头说道:“那我准备去。”

        不仅许武要准备,玉熙这边也要准备。一旦城破,那就只能躲在密道里不能出来,需要准备的东西就很多了。

        曲妈妈听到要转移,脸一下白了:“夫人,城池真的守不住了吗?”躲藏到密道,毕竟不是长久之道。而且玉熙还怀着孕呢,总不能躲在密道里生孩子吧!

        玉熙说道:“这是在做最坏的打算,也许北掳今天就会退兵了呢!”她也不想去密道,真进密道到时候大人跟孩子都要遭罪。

        此时,紫堇正杀得畅快,一支利箭朝着她破空射来。紫堇这几天表现太显眼,早就惹得下面的北掳将领注意。这样强悍的人,还是早点处理的好,省得又多了一个强敌。所以他寻了神箭手,决定今日将紫堇射死。

        紫堇只顾着杀敌,根本就没预料到危险临近。还是余志耳力超常,及时发现了危险,拉了紫堇一下,利箭就从紫堇耳边飞过,朝着远处呼啸而去。不过也是余志这一拉,给了敌人可趁之机,一个士兵砍了余志一刀,砍在了后背。虽然余志穿了盔甲,但几天下来,那盔甲已经不大顶用了,生生受了这一刀,当即倒了下去。

        看到余志受伤,紫堇大怒,一刀就将伤了余志的北掳士兵的脑袋砍下来了。正准备询问余志伤势,又一支利箭射向紫堇。

        余志大声叫道:“小心……”不过已经迟了,利箭就射在了紫堇的胳膊上。

        见到两人受伤,有两个粗壮的妇人冲过来要将他们扶下去。余志是没有异议的,他现在这个样子也杀不了敌。紫堇却不下去,说道:“我没事,你先抬了他下去。”

        余志朝着其中那个身材更魁梧的妇人说道:“将她也扶了下去。”见紫堇不愿意,余志说道:“你若是不下去,那我也不下去,要死咱死在一块。”

        紫堇气死了,说道:“倔驴。”紫堇是伤在胳膊上,余志却是伤在了后背,这会鲜血直流。

        紫堇跟在玉熙身边,一些常识性的东西还是知道的,比如说余志若是不能及时止血,那他很可能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杀敌重要,但未婚夫也一样重要。没办法,紫堇只能跟着余志一起下了城台。她打算等包扎好了以后,再上城台继续杀敌。

        下了城台,两人刚被扶到专门安置伤兵的地方,就被余婆子看见了。余婆子朝着两个妇人说道:“这人交给我把!”

        紫堇朝着余婆子说道:“余妈妈,你先帮她处理吧!”紫堇胳膊上的利箭这会也没拔,不过也因为没拔下,所以虽然疼,但没流多少血。不像余志,后背全都是血,脸也白得没有跟纸似的。

        余志点头,朝着身旁一个十多岁的姑娘说道:“去拿酒过来。”之前准备给定北军的酒,这会全都搬上来用了。不过因为酒的数量有限,若不是重伤,一般都不给用的。

        余婆子递给余志一块布,说道:“咬住,我先给你擦拭一下,再给你上药。”

        紫堇说道:“他怀了有一瓶伤药,你先给他擦干净伤口,再将药粉倒在伤口处。”出发的时候,杨师傅将最后的两瓶药给了两人。

        余婆子用棉花蘸了酒给余志擦拭伤口,擦干净以后,将瓶子里的药粉倒了下去。因为得了紫堇的嘱托,倒的量很少,不过血还是很快就止住了。

        余志疼的满脑袋全都是汗。

        跟余婆子打下手的小姑娘见状,惊讶地问道:“婆婆,这是什么药?效果竟然这般好?”

        余婆子倒不意外,紫堇跟余志的身份特殊,身上有好的止血药很正常:“赶紧拿纱布来。”

        给余志包扎好以后,余婆子就给紫堇拔箭。在拔箭之前,余婆子也同样递给了紫堇一块布,让她咬着,然后又说道:“忍着点。”

        等余婆子将紫堇的伤口擦干净,给紫堇拔箭。却没想到,她只是轻轻地动了一下,紫堇就痛得叫出了声。

        余志见状脸色大变,立即制止了余婆子,说道:“不能拔了,这是倒钩箭。”

        倒钩箭,顾名思义,就是箭头倒钩,插入肉中勾住骨头,若是强行拔出,轻者伤了骨头手臂一年半载动弹不了,重则手臂直接废掉。

        紫堇脸色也变了,说道:“你是说这是倒钩箭?”倒钩箭非常少,所以,都是在关键时候用的。她只是一个小兵,倒没想到竟然动用了这般杀伤性的武器。

        紫堇不知道的是,由于她太勇猛了,这几天杀了数百人,早就惹得敌军将领注意了。再加上又穿这盔甲,对方不愿意让她成长起来了,将来多了一个劲敌,直接动用了大杀招。

        余志看忙说道:“你别着急,师父会有办法的。”说完这话,转身跟余婆子说道:“妈妈,麻烦你帮我们想个法子,送我们回将军府。”就算这里的大夫能将紫堇胳膊上的箭拔下来,余志也不敢让他们拔,他更相信自己的师父。

        余婆子也不敢耽搁,立即让人去寻了韩吉。韩吉指导后,当下就安排了人将两人送回了将军府。

        玉熙正在屋子里收拾东西,就见田菊急匆匆地进了屋,与玉熙说道:“夫人,紫堇姐姐跟余大哥两人都受伤了。”

        曲妈妈脸色一变,赶紧看了一眼玉熙,见玉熙脸色很正常没被吓着,心头松了一口气。回过神来,曲妈妈狠狠地瞪了一眼田菊,这个死丫头,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都不清楚,这么大的事不先跟她说就这样大咧咧告诉夫人,万一让夫人受到惊吓怎么办?所以说,这个丫头就是呆,哪里能放到夫人身边贴身伺候。

        感受到曲妈妈严厉的眼神,田菊头往里缩了缩。

        玉熙问道:“伤得严不严重?”上战场受伤在预料之中的事,只要没有性命危险就好。

        田菊赶紧说道:“紫堇姐姐胳膊中了一剑,余姐夫背上受了伤,两人没有性命危险。不过我听说那箭好像是什么倒钩,不好拔。”紫堇跟余志都安排在二院,并没有抬进来。

        玉熙听到是倒钩箭,心头一跳,说道:“过去看看。”

        曲妈妈有些犹豫,说道:“夫人,那场面血淋淋的,你还是不要过去了吧!”曲妈妈不想让玉熙看那血淋淋的场面。当然,她自己也不想看到那么血腥的场面。

        玉熙轻声说道:“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的。”她自己都被火烧死过,一般的场面还真的吓不着她。

        紫堇回到云府,看到杨师傅,可怜巴巴地问道:“师父,我的手会不会废掉呀?”

        杨师傅恨声道:“现在知道怕了?当时不让你去的时候你怎么说的,你说不怕死?怎么,死都不怕还怕当残废呀?其实要我说,你既然这么能,废掉一条胳膊,照样可以当独臂女英雄呀!”

        紫堇弱弱地说道:“师父,我没想当女英雄。”她就想多杀几个北掳蛮子,不让他们破了城池。

        杨师傅冷嘲道:“没想当女英雄,你那么拼命做什么?难道你真以为少了你,榆城就守不住了。”

        紫堇低着头没有吭声了。有她没她,改变不了大局,但她知道,有她跟余志两人,可以少死不少人。

        余志见杨师傅一直在嘀嘀咕咕的,就是不步入正题,当下急眼了道:“师父,你快想想办法将这箭拔出来吧吧?”这箭多留一分钟,那就多一分的危险。

        杨师傅见状更生气了,骂道:“你个怂货,人家都是女人跟着男人走,你倒好,完全掉了个。”还没成亲,就成了妻奴。

        余志可不怕杨师傅骂,当下说道:“师父,先将箭拔出来,待会你想怎么骂都随你。”

        玉熙刚走到院门口,就听到紫堇凄惨的叫声。曲妈妈吓得脸都紫了,赶紧看向玉熙,见玉熙神色很正常,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头涌现出一股很怪异的感觉。夫人淡定得,让她都看不过眼。

        玉熙没受到惊吓,是因为刚才田菊说了紫堇受伤的是胳膊,没有性命危险。紫堇这会叫得这般凄惨,她猜测是杨师傅在拔箭了。只要不是性命危险,就吓不着她。


  https://www.doulaidu.com/xs/52284/2727191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