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嫡女重生记 > 第三百二十九章 欺软怕硬 1

第三百二十九章 欺软怕硬 1


        李妈妈送了叶氏出去,到了院子门口,李妈妈压低声音说道:“江家的老夫人之前相中了四姑娘,想将四姑娘说给江家二爷。”

        叶氏这下不明白秋氏为何那般生气了,话说四姑娘没嫁给江鸿锦是好事,应该庆幸才对,为何反而生气。不过婆婆的心思难猜,还是被费脑子了:“谢谢妈妈。”

        李妈妈也是故意卖叶氏一个好:“这是小事,夫人不用放在心上。不过老奴多嘴说一句,三房的事还是不要管,就三老太爷那自私凉薄的性子,帮了他也不会记你的好。”

        叶氏哪里愿意沾这种事,只是也没办法:“这事是王妃出面相托,不好推辞。”云擎谋反的事出来以后,敬王帮了不少忙。若是玉辰相托,不过去帮忙说不大好。

        李妈妈也知道这事的为难,倒没在说什么了。

        两刻多钟以后,金鱼胡同就有人来请叶氏。过来请人的婆子说道:“江家夫人带了礼物上门赔礼道歉来了。”文氏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韩景彦连她的管家权都剥了,怎么可能会让他处理这么大的事。玉辰又是嫁出去的姑娘,不好现在出面。最合适的人选,就是叶氏了。

        叶氏到金鱼胡同那边,已经是半个时辰以后了。江夫人都喝了好几盏茶,等得火气蹭蹭地往上冒。不过这次是她们江家理亏,被慢待了也发作不得。

        还没撕破脸,大家现在还是亲戚。叶氏见到江夫人,礼数做足了:“让婶子等久了。”江夫人仗着当相爷的亲爹跟当皇后的侄女,行事非常张扬,不少人都讨厌她。

        客气了两句,江夫人于氏说道:“亲家嫂子,这夫妻之间哪里有不吵架的?可这吵了架,也不能动不动就住在娘家不走呀?为了这点小事闹得两家不安宁,这也太过了,你说是吧?”昨日,江鸿锦挂了彩回家,江夫人气得差点跑到韩家算账。

        叶氏接了丫鬟递过来的茶,拿起牡丹粉彩的茶盖轻轻地吹了两口,慢慢地说道:“新郎官不进喜房这也是小事,还请婶子说一下什么才算大事?”

        若是在往常,江鸿锦跟玉容的事肯定会闹得沸沸扬扬,成为众人得谈资。不过现在是特殊情况,众人都关注皇帝是否叛国,哪里会在意这些八卦事。

        于氏面色涨红,她没想到玉容竟然将这件事说出去了。江夫人强笑着说道:“亲自嫂子,这都是误会。”

        叶氏柔声问道:“不知道什么误会,还请秦家婶子说清楚一下。”见于氏没吭声,叶氏说话的声音都高了三分:“我韩家也是名门望族,嫁出去的姑娘可不能被人如此糟践。若是江家不能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也别怪我们不留情面了。”说完,叶氏将茶杯重重地放在桌子上,发出一声脆响。

        江夫人吓得心都跳起来,反应过来以后脸气的通红。不过形式比人强,她只能忍着火说道:“我儿身体好得很,没一点问题,之所以没进喜房,是因为成亲这前两日出了一点事,让他心情很不好。”

        玉辰昨日下午让人去询问了给江家人看病的大夫,大夫说江鸿锦身体没问题。叶氏自然不会在这场面做纠缠,只是哟了一声,然后一脸稀罕地说道:“心情不好?是什么事情能让他连喜房都不进的?”若是家里出了什么大事心情不好没跟玉容圆房也说得过去,可现在的问题是江鸿锦连喜房都不进了。

        于氏忍着气说道:“这是家事,不好对外说。不过我可以跟你保证我家锦儿身体很好,平日都很少生病。”

        叶氏说道:“江夫人,我相信你的话。可现在的问题是,江二爷不愿意进喜房。不过这次的事必须给一个说法,否则我们这当哥嫂的可不答应。”

        于氏知道不可能凭她三言两句就让玉容回去的:“你们想要怎么样才能满意?”

        叶氏的条件也很简单,就是要江鸿锦给玉容赔礼道歉,并且保证以后再不能有类似的事发生。

        于氏也不能拿注意,说道:“我回去就让锦儿过来给玉容赔礼道歉。”其实于氏心里恨死了玉容,不过是新婚两天没进新房,又不是一辈子不进。现在闹得沸沸扬扬,将家里的颜面都丢尽了。

        叶氏点头道:“俗话说宁拆一座庙不毁一门亲,若是江二爷能听江夫人的话,那再好不过了。”江鸿锦这样的做法,分明是不将韩家人放在眼力,既然如此她自然也不给面子了,至于玉容再回到江家去如何,那就不是她能管得了的。

        送走了于氏,叶氏回了后院见玉容,将谈话的内容跟她说了一下:“江二爷等会跟你道歉,差不多就跟他回去,别再继续闹了。闹得越凶,你到时候越吃亏。”江夫人原本就讨厌玉容,再有这次的事更加厌恶了。江鸿锦也不站在玉容身边,以后有苦头吃了。

        江家的人将来肯定对玉容不好,这可以预料的。为了防备以后玉容隔三差五跑来跟玉辰求助增添玉辰的麻烦,桂嬷嬷跟玉容说着若想在江家站稳脚跟就必须不怕事。就跟这次一样,若是江夫人跟江二爷敢对不起她那就使劲闹,闹得江家人不敢再动她。

        要说桂嬷嬷这法子其实很坑人,桂嬷嬷这是要让玉容当泼妇的节奏。所谓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江家是书香门第之家,而书香门第之家的人最好名声了。若是玉容不管不顾闹起来,就算江夫人跟江鸿锦不在意,江文锐也不可能听之任之。

        玉容眼中闪过利芒,说道:“我才不怕她们呢?若是敢磨搓我,我也不是好欺负的。”

        叶氏见状,也不再担心了:“既然你心中有数就好。”反正江家这样的门第,也不会轻易休妻。

        叶氏也没有回去,而是在等江鸿锦过来,也是因为叶氏知道玉容和离不好再找,哪怕玉容现在还是姑娘身也不好找,要不然,她一定会劝玉容和离的。对上这样一个冷漠无情的丈夫,日子过得好才奇怪。

        临近中午,江鸿锦才过来给玉容赔礼道歉。

        玉容此时对江鸿锦再没有爱慕,只有怨气。玉容问道:“今天必须将话说清楚,为何不跟我圆房。”

        江鸿锦听到这么露骨的话,眼中闪现过厌恶,说道:“因为辽东的事我很担心,所以才没进喜房。”

        玉容讥笑道:“还真是忧国忧民的好臣子。要我回去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必须保证以后在不许有这样的事。”

        江鸿锦忍着恶心说道:“以后再不会了。”他昨晚跟江文锐说想跟玉容和离,结果换来的是江文锐的一巴掌。还放了话说若是他敢跟玉容和离,再没有他这个儿子。来之前江夫人也跟他说若是不接了玉容回去,让玉容闹起来,保证明日京城的人都会知道他不能人道。到时候和离的话,他这辈子都别想在娶妻了。

        闹腾了两天,江鸿锦顺利地将玉容接回了江家。当晚,两人就圆房了。江鸿锦根本提不起兴致,还是吃了助兴的药才成。等事一完,江鸿锦就侧身睡,好像玉容是洪水猛兽,多看一眼就能要了他的命。

        玉容可不是忍气吞声的主,披了件衣服坐起来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再没有比这更打击人的了。

        江鸿锦冷着脸说道:“我答应你的事已经做了,你还想怎么样?”他忍着恶心才完成这件事,没想到这个女人还闹。

        玉容气得一脚将江鸿锦踹下床,然后抓起枕头砸向江鸿锦的头,砸完后说骂:“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有本事再说一遍。”

        江鸿锦也气得不行:“疯女人。”从小到大还没人敢动他一根手指头。可自从娶了这个女人,就开始走衰运,先是给韩建城打了一顿,今天又被这个疯女人打。

        玉容看江鸿锦准备出去,冷声说道:“你要是敢出这道门,我明日就让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你不能人道。就是让你的同僚同窗知道你不能人道,不知道会怎么看你?”这可是赤果果的威胁了。

        江鸿锦气得脸发白,不过他还真没胆子走出去。若是这话由玉容放出去别人肯定会相信,到那时,他就得面对众人异样的目光。

        看着江鸿锦老老实实地回床,玉容冷笑一声。也不过是个假仁假义虚有其表的窝囊废,跟他爹没啥区别。

        倒不是桂嬷嬷那一番话就让玉容这般凶悍,而是这几年掌家让她性子变得越来越强势。下面的丫鬟婆子经常偷奸耍滑,讲道理玉容是没这个口才,所以她就用了**。这法子虽然简单,但很有用,现在套用在江鸿锦的身上,也一样得用。

        第二天天没亮江鸿锦就出去了,走的时候脸铁青。院子里的丫鬟婆子看了心惊胆颤的。

        绿叶小心翼翼地说道:“姑娘,姑爷出去了……”昨晚是绿叶当值,屋子里的动静她自然知道。

        玉容一脸鄙视,说道:“走了就走了,不过是个窝囊废,还以为自己真的很了不起。”之前桂嬷嬷说对江鸿锦很可能不能人道,她还半信半疑,昨晚她得到确切的答案了。难怪这个王八蛋不肯退亲,原因是这个原因。亏她高兴了这么多年,以为自己真的命好呢!R1148(就爱网)


  https://www.doulaidu.com/xs/52284/2727193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