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嫡女重生记 > 第六百一十五章 宠妾灭妻

第六百一十五章 宠妾灭妻


        铁奎到了后院,没多会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大儿子铁蛋落水了,是被女儿如意推下去的。

        陆氏跪在地上哭得梨花带雨,说道:“老爷,差一点,就差一点点铁蛋就没了。老爷,你可要为铁蛋做主呀?”

        铁奎望着女儿如意,问道:“怎么回事?你自己说?”如意是肖氏生的,平日里铁奎对这个嫡长女也不错的。

        如意仰头说道:“爹,不是我推的,是他在水边玩没注意掉进池子里的,跟我没有关系。”被这样冤枉,如意非常愤怒。

        陆氏尖叫道:“你胡说,乳娘说她亲眼看到你将铁蛋推倒水里去的。我知道一定是你嫉恨铁蛋,所以你想害死他。”

        如意气得脸色通红,说道:“你胡说八道,我没有,我没有推他进去。是乳娘自己走开没照料好铁蛋让他落水里的。”

        乳娘跪在地上,哭天抢地叫冤枉:“是大姑娘说要陪大少爷玩一会,我正好腹痛所以就答应了,却没想到大姑娘竟然起了歹念。若是老奴知道,就是痛死也不离大少爷半步了。”

        如意非常愤怒地看着乳娘。

        铁奎望着如意身边的丫鬟小草,问道:“你说,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铁奎特意问了小草,就是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小草跪在地上,低着头不敢说话。

        铁奎说道:“你若是不说实话,等我查出来我就将你卖到窑子里去,你家人也全部都卖到辽东去。”在众人的心目中,辽东现在是比西北还苦的地方。

        小草低着头哆哆嗦嗦地说道:“是大少爷自己落下水中的。当时大姑娘跟奴婢正巧看到,奴婢说去救大少爷,但姑娘没准。”这是说如意见死不救了。

        如意瞬间呆住了,等回过神来气得浑身哆嗦:“你竟然敢冤枉我,我什么时候说了不准你去救人了?”

        陆氏哭得好不伤心,说道:“老爷,你可要为铁蛋做主呀!铁蛋现在还昏迷不醒的,不知道能不能救回来。”

        铁奎望着陆氏,眼中闪过一抹厌恶。若真心疼孩子,又岂会连孩子都不管只顾着找如意的麻烦。铁奎面无表情地说道:“你先回去照顾铁蛋,其他的事我会处理的。”

        陆氏想看铁奎如何处置如意,可看铁奎的神情很难看她也不敢多做停留,立即带着乳娘走了。

        如意看着铁奎那冷淡的神情,眼泪哗哗地落:“爹,我没有不救弟弟,爹,我真的没有说不让救弟弟,爹,你一定要相信我。”

        铁奎说道:“将这个贱婢乱棍打死。”不管这事真假,这个丫头都不能留。

        小草吓得手脚发软,反应过来后抓着如意的衣角哭着求道:“姑娘,我不想死,姑娘,求求你救救我。”

        很快走上来两个牛高马大的婆子将小草按在地上,另外有个家丁拿着一个大棍子过来,开始施刑。

        小草被打得皮开肉绽,一边哭一边求着如意:“姑娘,我再不敢了,姑娘,求求你救救我。”

        如意看得实在不忍心,跪在地上求了铁奎说道:“爹,你饶过小草吧!”

        铁奎没有说话,家丁也就没有停手,甚至手中的力道还加重了几分。

        如意看着全身都是血已经不成人样的小草,晕过去了。不过铁奎没放过她,让人将她掐醒继续围观。如意看着小草慢慢地闭上了眼睛,整个人抖得跟筛子似的。

        铁奎望着如意,说道:“你让我很失望。”不管如意是否真对铁蛋就见死不救,小草都属于叛主。对待叛主的丫鬟,乱棍打死都算便宜了,可如意竟然还为这个丫鬟求情。就这样的性子,以后绝对会被人坑死。

        如意听到这话,更是难过了。

        正在这个时候,肖氏赶了过来。看着这血腥得一面,再望着面色寡白的女儿,肖氏咬着贝齿说道:“老爷,如意有什么不对你好好说,为何要当着她的面杖毙了她的丫鬟。孩子还小,你这样会将她吓坏的。”

        铁奎说道:“她看到铁蛋落入水中却袖手旁观,你说该如何惩处?”铁蛋只是小名,大名铁奎是取好了,却没说出来。铁奎是想等以后认祖归宗,再将儿子的大名说出来。

        肖氏听到这话根本不相信:“不可能,一定是陆氏栽赃陷害我们如意的。”对陆氏,肖氏是恨之入骨的。原本她跟老爷恩恩爱爱的,可陆氏一来就抢了老爷的宠爱。若只是这样也就罢了,可这陆氏还觊觎她正室的位置,这几年明里暗里不知道给她下了多少的绊子。若不是她警惕,府里早没她们母女仨人的位置了。

        说起来也是肖氏运气不好,肖氏接连两台都生的女儿,偏偏陆氏两回都生的儿子,而这也助长了陆氏的气焰。

        铁奎冷着脸说道:“这是如意身边的贴身丫鬟小草亲口指证的。”小草叛主,最大的问题不在如意。如意虚岁也才五岁,一个五岁大的孩子知道什么。问题在于识人不清的是肖氏,给女儿选个丫鬟竟然也是胳膊往外拐的东西。

        肖氏望着已经咽气的小草,眼中冒着冷光:“老爷,这个丫头一定是被陆氏收买了。我的女儿最是纯良不过,不可能做出见死不救的事。”

        铁奎说道:“你有何证据证明这丫头被陆氏收买了?”每次出事肖氏都说是被陆氏栽赃陷害,偏偏又拿不出证据来。次数多了,铁奎对她都不耐烦起来了。

        肖氏心头涌现出一抹怨恨,说道:“老爷,人都被你打死了,现在已经死无对证了,我还能怎么证明。”当日她哥原本是不答应这门婚事的,是铁奎利用权势逼着她哥答应的。过门后也就开始一段时间过得不错,可陆氏进门以后她就再没有一日舒心日子。

        铁奎看着肖氏厌恨的神情,突然觉得有些寡然无味。他每天要处理那么多的事,还要应对燕无双的猜忌与监视,回到家里仍没个清净。这样的日子,真是太累了。

        想到这里,铁奎眼神冷了冷,朝着肖氏说道:“你的意思是我纵容陆氏,故意打死这个丫头冤枉如意?”

        肖氏倒是没跟铁奎对着干,她知道若是对着干自己跟孩子都不得好:“我相信如意是不会做这样的事。”

        铁奎对现在这种****鸡飞狗跳的日子已经厌烦了,说道:“你收拾下,带着如意跟阿惠去庄子上住吧!”铁奎说的庄子,就是当初储存粮食的庄子上。那庄子很大,环境也很不错。

        肖氏听到这话,气得顿时没了理智:“老爷这是要宠妾灭妻吗?”将他们母女都赶到庄子上,陆氏可不得在府里称王称霸了。

        铁奎说道:“给你两天时间收拾东西,到时候我让阿同送你们去庄子上!”说完,转身准备离开。

        如意放声大哭,说道:“爹,都是我的错,你要打要罚都可以,求你不要送我们去庄子上。”去了庄子上,可能一辈子都回不来了。

        铁奎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继续往前走。没一会,就离开了后院。

        钟善同知道这消息以后,问道:“老爷,真要送夫人去庄子上吗?这样做,御史一定会弹劾你宠妾灭妻的。”这几年,铁奎过得有多艰难,钟善知道得一清二楚。只是他也替代不了铁奎,只能尽量将手头的事情打理好,让铁奎少操点心了。只是内宅的事他不好插手。

        铁奎说道:“燕无双会很乐于见到御史弹劾我的。而且送她们母女三人离开,一旦我暴露了她们也有时间逃走。”现在的御史就是摆设,只要燕无双不在意,根本没妨碍。

        钟善同心里有些难受,说道:“老爷,夫人不会知道你的苦心。”

        铁奎说道:“不需要她知道。”肖氏根本就不是那种能担事的人,若是告诉她这些事,只会让他自己陷入危险之中。

        钟善同叹了一口气。

        当天,铁奎去了军营。到肖氏带着两个女儿离开京城去庄子上时都没有回来。

        如意觉得是自己连累了她娘跟妹妹,自责的不行,一上马车就抱着肖氏哭。

        肖氏安慰道:“不哭了,去庄子上也好,清净。”在庄子上日子可能会清苦一些,但陆氏想栽赃想还她也不能了。

        那庄子离京城有两天的路程。钟善同将母女三人送到以后,又吩咐了庄头要好好照顾肖氏等人。将母女三人安置好才回的京城。回去之前,钟善同单独见了肖氏,说道:“夫人,老爷说等他有时间就过来看夫人跟两位姑娘。”

        肖氏没有吭声。

        钟善同忍不住说道:“老爷心里也苦,送夫人来庄子上也是情非得已。夫人,你就多体谅体谅老爷吧?”肖氏各方面都不错,心性也不差,可她不是个能撑事的。要不然,哪里能让一个陆氏弄的如此狼狈。

        肖氏面露狐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送他们母女来庄子上还有其他内情。

        钟善同说道:“夫人以后就知道了。”多一个人知道奎子的身份,就多一份危险。

        ps:因为现在必须早睡,所以更新改为中午十二点晚上八点。若是有其他情况,更新可能会不准时。在此,六月深表歉意。I1292


  https://www.doulaidu.com/xs/52284/27271967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