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嫡女重生记 > 第六百五十八章 慈母多败儿 1

第六百五十八章 慈母多败儿 1


        浩哥儿上午没去祝先生那里学习,就留在自己的院子里。不过他也没闲着,美兰到的时候他正在书房练字。

        听到玉熙叫他过去,放下毛笔急匆匆就走了。被美兰领到会客厅,浩哥儿有些诧异。平日他娘有事跟他说,不是在书房就是在卧房,这还是第一次要在会客厅跟他说话呢!

        进了会客厅见到玉熙,浩哥儿行了礼后才开口问道:“娘,为何要辞退祝先生?”

        看到不骄不躁的长子,玉熙是既欣慰又感叹。儿子太懂事了心疼,儿子太顽皮了头疼,当父母的总是有操不完的心。玉熙说道:“我已经叫了祝先生过来,你去后面坐着,等我跟祝先生谈完话,你就知道原因了。”

        浩哥儿点了下头:“好。”

        祝先生过来,恭恭敬敬给玉熙行了一礼,说道:“王妃,老夫教不了二少爷三少爷他们,也不想耽搁了世子爷,这次是特来辞行的。”上午浩哥儿没去浅云居,祝先生就知道玉熙的态度。

        玉熙神色淡淡地说道:“祝先生,你在课堂上说阿睿跟阿轩三兄弟不如他们大哥,而且还不止一次的说,可有此事?”

        祝先生先是一愣,转而点头说道:“是有这么说过。”能被聘请给浩哥儿当启蒙老师,才学品性%各方面都是好过的。

        说完后,祝先生觉得不妥当,又解释道:“我这么说,也是为了激励他们,让他们跟世子爷学习。”

        玉熙神色很淡然,说道:“那先生有没有想过,你这样做不仅激励不了他们三兄弟,反而会让他们三兄弟认为自己比不上浩哥儿,从而疏远阿浩。”没人喜欢成为其他人的陪衬,玉容跟玉婧是这样,阿睿他们三兄弟自然也一样了。

        祝先生听到这话,觉得玉熙想得太多也太纵容三胞胎了。祝先生不客气地说道:“四少爷性情乖张,王妃若是不严加管教,将来定然要后悔的。”祝先生就差说玉熙是慈母多败儿了。

        玉熙自然听出了祝先生的言外之意,当即也不客气地说道:“这个祝先生放心,几个孩子我都会管教好的。”也不能说祝先生错,只是身份不一样看问题的角度不同,做出的决定也就不一样。

        祝先生这下哪能还不明白,玉熙已经决定辞退他了,否则就不会说这样的话。祝先生说道:“既然如此,那老夫告退了。”

        玉熙也不挽留,更没说什么软话:“等会我让世子爷送先生。”既然祝先生瞧不上三胞胎,也就没必要让三胞胎去相送了。

        祝先生气呼呼地出了主院,然后高声说了一句:“真是慈母多败儿。”三胞胎性情顽劣,应该严加管教。可是玉熙不仅没有这么做,反而处处纵容三胞胎。外人都说平西王妃教子有方,要祝先生说那都是瞎话。世子爷懂事又孝顺,那都是霍老太爷的功劳,跟平西王妃半点关系都没有。也幸好世子爷没让平西王妃教,否则也得教坏了。所以说,这孩子千万不能交给妇人养。这孩子一旦让妇人养,就养废了。

        玉熙可不知道祝先生所想,当然,就算她知道也不在乎。别人如何想那是别人的事,与她无关了。

        浩哥儿从后面走了出来,问了玉熙:“娘,这就是你辞退祝先生的原因吗?”

        玉熙点了下头说道:“他总说你三个弟弟不如你,现在时间短还没事。可时间一长,你三个弟弟要不失去自信,要不就会对你心生不满从而影响你们兄弟情谊。”

        浩哥儿沉默了下说道:“娘,祝先生应该是没想到这一层。”

        玉熙摇头说道:“他是来教导你们明理知事的先生。可他却连这些都想不到,到这会还觉得自己没有错,哪配教你们了?”

        浩哥儿有心想为祝先生求情,可是他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玉熙知道浩哥儿心里纠结,可是她却没打算再跟浩哥儿详细说:“我答应了阿佑,让他跟着你一个月。这一个月,你做什么就他也跟着做什么。”

        浩哥儿听完摇头说道:“娘,阿弟还小,哪里受得了这样的苦楚?”

        玉熙摸了下浩哥儿的头,柔声说道:“你这孩子,你也只不过比佑哥儿大一岁,你能做到的为什么他不能做到?而且,这事他自己答应了。也正好趁着这一个月,让他知道你有多辛苦。”

        浩哥儿摇头说道:“娘,我不辛苦。”除了开始一段时间觉得辛苦,现在他已经习惯了,如今他是乐在其中。

        玉熙也不跟浩哥儿争辩,笑着说道:“阿佑这会还躺床上呢!你过去看看他,顺便陪他说说话。”

        浩哥儿点头道:“好。”

        佑哥儿见到浩哥儿,叫了一声大哥后问道:“大哥知道娘准备辞退祝先生了吗?”佑哥儿其实以前是很喜欢浩哥儿这个哥哥的,要不然也不会担心浩哥儿会不高兴。只是祝先生总说他们三兄弟不如浩哥儿,导致佑哥儿有了心结。玉熙也是意识到这点,才会果断地辞退了祝先生。

        浩哥儿嗯了一声道:“刚才娘已经跟我说了。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佑哥儿直言不讳地问道:“大哥,因为我而辞退了祝先生,你会不会不高兴?”

        浩哥儿无奈摇头说道:“说的什么傻话?娘辞退祝先生是认为他言行不当,不配当我们的先生,跟你没关系。”

        佑哥儿有些惊疑,不过他却没继续追问下去:“哥,娘说等我伤好了就跟着你一起学习。哥,你会不会嫌烦?”

        浩哥儿笑着说道:“你是我弟弟,别说只是跟着我学习,就算让我教你功课都是该的,怎么会烦?只不过我每天要学的东西很多,我怕你到时候受不住。”

        佑哥儿觉得自己被看扁了,当即不高兴地说道:“哥小看人,我才不会半途而废了。”

        兄弟两人的这场谈话还是很愉快的。

        浩哥儿前脚回到自己的院子,后脚阿德就过来叫他过去,说霍长青有事寻他。

        霍长青是听说了玉熙辞退祝先生的事,才叫了浩哥儿过来的。也是他年岁大了,精力没以前好了,要不然他肯定要亲自教导三胞胎了。霍长青问了浩哥儿:“你娘可有跟你说为何要辞退祝先生?”女儿娇养纵容一些没事,可儿子却不成。不过霍长青知道玉熙不是那种溺爱孩子的人,所以没有直接插手这事,只是想知道辞退祝先生的原因。

        浩哥儿将原因跟霍长青说了下。

        霍长青听完后点头说道:“阿浩,你娘辞退祝先生是对的。祝先生总在阿睿他们面前说这样的话,时间长了肯定会让你们兄弟起隔阂的。”这样的先生,早该辞退了。

        对霍长青来说三胞胎性情顽劣一些没关系,孩子还小好好教总能教好的,但若是挑拨离间兄弟的情分那就不行。兄弟齐心其利断金,浩哥儿再聪慧能干也独木难支,以后他还得需要三个弟弟扶持。

        浩哥儿见霍长青也是这般说,心中的那点犹豫也没有了:“爷爷,我想去送送祝先生。”昨晚祝先生说收拾东西那是做做样子,并不是真的要离开,所以东西一点都没收拾。这会,正让小厮随从帮着整理东西。

        玉熙并没有去送祝先生,只在许武过来回禀的时候说了一句我知道了,然后就继续低头批阅折子了。

        第二日镐城的人都知道了三胞胎作弄先生,结果平西王妃将先生赶出王府的事。很多人都感慨,哪怕是高高在上的平西王妃,也是一个溺爱孩子的母亲,而这些,还是善意的言论。

        有那别有用心的故意散播谣言,说玉熙这是想故意要养废了三胞胎,这样三胞胎长大以后才不会跟她争权。至于说聪慧过人的浩哥儿,这些人放言说浩哥儿活不过十六岁的。既然不到成年就死了,也就不存在争权的事了。

        诅咒一个六岁的孩子,太过恶毒了,稍微有点脑子或者有点良知的人都不会跟风。

        玉熙听这个谣言脸都绿了,说她有野心她可以不在乎,但诅咒她儿子却不行。哪个当娘的,能听得了这些话。这些人胆敢诅咒她儿子,她就让他们现在去见阎王。

        玉熙下令,将恶意散播谣言的人抓起来,全部处以极刑。当初诽谤玉熙是武瞾第二的那些人,罪魁祸首也不过是判了斩立决。这次,幕后人却是被处以极刑,由此可见玉熙有多愤怒。

        许武将这事跟霍长青说了下:“那些人,这次是真的触怒了王妃。”他跟在玉熙身边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王妃下令对犯人处以极刑的。

        霍长青脸上并没有笑容,冷声说道:“竟然诅咒浩哥儿,千刀万剐都便宜他们了。”有本事就冲着大人来,竟然用这样卑劣的手段,实在是下作之极。

        许武特意跟霍长青说这件事,是有用意的:“王妃对浩哥儿四兄弟那就如眼珠子一般。义父,你所担心的事不会发生的。”霍长青所担心的无非是云擎比玉熙先走,到时候没人钳制得住玉熙,一旦玉熙舍不得权,到时候会走了武瞾的老路。要知道,武瞾可是杀子上位的。

        许武这是告诉霍长青,玉熙并不是武瞾那样的女人。其实许武跟在玉熙身边这么多年,很清楚玉熙并不是那种好揽权的人,更不是那种为了权势会舍弃儿女的人。

        霍长青不耐烦地说道:“你废话太多了。”只看韩玉熙对浩哥儿的培养,就知道云擎以前跟他说的都是真的。若是韩玉熙真的舍不得权势,也不会现在就让浩哥儿听政了。再者三胞胎虽然是云擎在教,但韩玉熙也一直在引导他们学好。看到这些事,他也知道之前完全是瞎担心了。

        不过霍长青现在也不得不承认,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他也被谣言给影响了。

        佑哥儿伤还没痊愈,云擎就从潼县回来。内院的丫鬟婆子没谁敢多嘴,倒是柳儿听到云擎回来了,过主院时添油加醋地将这事跟云擎说了。

        说完后,柳儿又道:“爹,佑哥儿实在是太顽劣了,竟然敢对先生做那样的事,一点都不懂尊师重道。爹,若是不管脚,以后佑哥儿还不得杀人放火成为祸害了。”柳儿觉得玉熙对佑哥儿太过纵容了,明明是佑哥儿做错事,结果她娘却将祝先生赶出王府。

        半夏在门口候着,听到柳儿的话觉得不好,立即去寻了全嬷嬷:“嬷嬷,二郡主将二少爷他们做的事告诉王爷,王爷听完非常生气。”

        全嬷嬷忙道:“你立即将这事回禀王妃。”平日也就算了,可现在佑哥儿身上的伤还没好,若是再被王爷打一顿,可就伤上加伤了。全嬷嬷自问没这个本事去阻止云擎的,能阻挡的也只有玉熙了。

        云擎最先来找玉熙的,知道玉熙正在跟谭拓谈事,就让许武不要通禀。也是离开几天,晚一会见也没关系。

        听到半夏的话,许武也顾不上许多了,在外扬声说道:“王妃,王爷回来了。”

        玉熙这会跟谭拓谈得差不多了:“这事暂且就这么定了。”

        等谭拓出去后,许武才走了进来说道:“王妃,王爷已经知道四少爷作弄先生的事。以王爷的脾气,肯定饶不过四少爷的。王妃,你赶紧过去看看吧!”这次的事情肯定比较严重,否则全嬷嬷不会让人来通知。

        玉熙想着云擎跟佑哥儿父子两人的脾气,疾步走了出去。一边往后院赶一边问着半夏:“是谁将这事告诉王爷的?”她院子里的人,应该没有多嘴多舌的人了,也不知道是谁将这事告诉云擎的。

        半夏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这事是二郡主告诉王爷的。”这事瞒也瞒不住,王妃一问就知道。至于柳儿调油加醋的事,她没有说,怕玉熙知道越发上火。

        听到这话,玉熙的脸色比刚才更难看。她再没想到,告诉云擎这事的是柳儿。


  https://www.doulaidu.com/xs/52284/2727197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