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嫡女重生记 > 第六百六十四章 王府日常2 加更求月

第六百六十四章 王府日常2 加更求月


        柳儿这段时间一直在抄写《孝经》、《女论语》等书。当然,不是柳儿主动要求抄的,而是玉熙要求的。柳儿再委屈,对于玉熙的吩咐也不敢违抗。

        被关了这么多天,柳儿已经被关怕了。听到玉熙要见她,柳儿又惊又喜地说道:“美兰姐姐,娘是不是不生我气了?”

        美兰摇头说道:“这个奴婢不清楚。奴婢是奉了王妃的令请郡主过去的。”

        柳儿衣服也不换,就跟着美兰去了主院。不过是半个月没到主院,柳儿却觉得好像好久好久没来。

        见到坐在上首的玉熙,柳儿的眼泪刷的就来了。一边哭一边叫道:“娘……”被关了半个月,柳儿一肚子的委屈。

        玉熙淡淡地说道:“娘在五岁之前,碰到事情也只知道哭。可当娘躺在冷冰冰的床上快要死的时候,娘终于知道眼泪是这世上最没用也是最廉价的东西。”

        上辈子的玉熙,在被江家送到乡下庄子上之前,也是碰到事就知道哭,而不是想着怎么解决问题。重活一辈子她才懂了一个道理,那就是眼泪只在疼爱你的人身上才有用,对于不在意的人哪怕你哭死都无用。

        柳儿呆立在原地。

        扫了柳儿一眼,玉熙问道:“反省了半个月,可有什么想跟我说的?”

        柳儿擦了眼泪,说道:“娘,我错了,我不该在佑哥儿伤没痊愈的时候跟爹说这事。娘,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玉熙眼中难掩失望,只从这话就可以听出柳儿只认为告诉云擎这事的时机不对,并不认为她这个行为有什么不对。柳儿这种观念不是她逼迫就能改变的。用强制手段,也只会让她面服心不服。

        玉熙想了下,决定将这事暂且放下:“从明天开始,上午学习管家理事,下午学习女、红跟厨艺。”

        柳儿呆住了,忙说道:“娘,我还要跟先生学习音律。”这样一安排她哪里还有时间学习音律呢!

        玉熙冷冷地说道:“先生已经被我辞了。音律学了也无用,掌家理事才是你一个姑娘家该学的。”

        玉熙的这个决定,触到了柳儿的底线。柳儿一脸悲愤地说道:“娘,我又没有说谎,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难道佑哥儿是你生的,我就是你从外面捡来的?”

        玉熙靠着椅子,说道:“知道为什么你被关在院子里半个月只你爹去看你,枣枣跟浩哥儿他们都不去看你吗?”

        这话戳到柳儿的伤心处,浩哥儿也就算了,可枣枣没去看却是让柳儿伤心了。可是柳儿却并不低头,说道:“那娘的意思佑哥儿做错事我还得替他藏着捏着,然后由着他胡作非为将来成为祸害了。”

        玉熙听完这话,朝着屏风后面说道:“她的话你都听到了?现在你还觉得我小题大做了吗?”

        云擎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望着柳儿说道:“你到现在还不知道错在哪里?”之前他确实觉得玉熙太紧张了,现在才知道还是玉熙看得明白。而柳儿这性子再不改以后要吃大亏。

        柳儿看见云擎,眼泪又不要钱地往下落:“爹,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让你们一个一个都当犯人似的?”

        云擎望着柳儿说道:“阿佑再顽皮脾气再坏他也是你弟弟,是你血脉相连的弟弟。他受伤,你作为姐姐应该是安慰他陪着他,而不是落井下石。”之前玉熙说柳儿学音律学得都没人味,他还觉得太过分,为此还反驳过玉熙,可现在他却认同了玉熙的话。柳儿连自己的嫡亲弟弟都不知道爱护疼惜,还指望她能在意谁。

        柳儿一边哭一边说道:“爹,你的意思是我们全都要纵着佑哥儿了?”

        云擎这次却没有心软,而是说道:“

        阿佑自有我跟你娘来管教,不用你操心。你想字啊该好好想想你到底错哪里?”

        望着一脸倔强的柳儿,云擎有些有些无力,说道:“你先回去吧!回去后好好想想爹刚才跟你说的话。”

        柳儿觉得自己被全世界抛弃了,一边哭一边走出了主院。

        望着柳儿的背影,云擎些发愁地说道:“你说这孩子这么变成这个样子了?”开始他真没觉得这是个事,也是到现在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柳儿心中完全没有兄弟姐妹的情谊。玉熙说再这样下去以后估计柳儿连他们都不在意,这还真不是危言耸听。

        玉熙苦笑一声说道:“慢慢来吧!这么拧的性子也不知道像着谁?”就这态度,一时半会想要掰正过来怕是不能了。

        云擎也发愁了,问道:“玉熙,柳儿这性子可怎么办呢?”一般来说八岁的孩子性格已经成型了,很难再改变了。

        玉熙沉默了下说道:“就算掰正不过来她这性子,也要让她学会自立。”说完,玉熙朝着云擎说道:“柳儿这性子交给其他人我不放心,和瑞,我要亲自教导她。”这样的话,云擎可就要继续料理政务了。

        云擎点头说道:“都听你的。”女儿性子有些歪,现在正是关键时刻他哪里还敢再掉链子。如玉熙所说,孩子走了歪路那他们下半辈子可就没个清净了。

        全嬷嬷瞅了个空跟玉熙说道:“王妃,然我去跟二郡主谈一谈吧!”

        玉熙摇头说道:“嬷嬷你去了也没用。”这次的谈话让玉熙知道,跟柳儿讲道理完全行不通,所以只能另寻法子。

        想了大半天,玉熙也没想到一个好的法子。一直到傍晚枣枣带着浩哥儿过来用晚膳的时候,玉熙才浮现出一个想法。

        见玉熙一直盯着自己,枣枣忍不住摸了下自己的脸问道:“娘,我哪里不妥当吗?”

        玉熙摇头说道:“没哪里不妥当。快去洗手,洗完手用膳。”

        枣枣哦了一声,就过去洗手了。

        用完晚膳,玉熙将枣枣叫到卧房说道:“枣枣,到现在柳儿还认为自己没有错。”

        枣枣听到这话脸色非常难看:“佑哥儿差点都被爹打死了,她竟然还不觉得自己有错?她还有没有心?”

        玉熙说道:“这事爹跟娘都跟她谈了,可惜都没有用。娘想你出面去跟她谈下这事。你跟柳儿关系自小关系好,你的话她也许能听进去。”

        枣枣点头说道:“我现在就去跟她谈。”若是柳儿还执意不认错,她可不客气。

        云擎见枣枣急匆匆地出去,走进屋问了玉熙:“你刚说枣枣什么?让她一脸不悦地离开。”枣枣小时候是很调皮,但长大以后再没让他们夫妻费过心了。

        玉熙白了云擎一眼说道:“枣枣好端端的我说她做什么?我是跟她说了柳儿拒不认错让她有些恼了,这会是去找柳儿了。”

        云擎一下明白过来:“你想让枣枣去劝柳儿?有用吗?”

        玉熙没好气地说道:“你觉得枣枣能劝得了柳儿?”枣枣可不是个能说会道的人,让她劝服柳儿是不可能的。

        云擎说道:“那你将这事告诉枣枣做什么?”他还真想不明白玉熙的用意。

        玉熙没说,只是道:“等会你就知道了。”

        枣枣怒气冲冲地走到碧沁苑,却被红豆给拦住了。红豆一脸歉意地说道:“大郡主见谅,王妃有令没她的允许谁都不准看望二郡主。”红豆直听令玉熙一人的。

        枣枣也不为难红豆,说道:“是娘让我来见柳儿的。”

        柳儿正好也用完晚膳,见到枣枣非常高兴:“大姐,你来看我了?”说完,柳儿有些埋怨地说道:“大姐,这半个月你怎么都不来看我下。”柳儿将玉熙之前说的话,选择性地遗忘了。

        枣枣冷声问道:“这段时间,你有主动跟爹娘提出去看佑哥儿吗?”

        柳儿面色一僵,不过很快仰着头说道:“大姐,你也是来兴师问罪来的吗?”

        枣枣看到柳儿这个样子,越发气恼了:“当日你添油加醋跟爹告状,让爹差点将阿佑给打死的?阿佑没死你是不是很失望?”

        柳儿面色一白,说道:“大姐,我当日又不是故意的,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说得她好像冷血无情。

        枣枣是个暴脾气,这点完全像着云擎了:“不是故意的?既然不是故意的为什么事发后不去跟佑哥儿道歉?又为什么到现在还不认错?”

        柳儿也怒了,大声叫道:“我原本


  https://www.doulaidu.com/xs/52284/2727197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