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嫡女重生记 > 第七百二十二章 柳怡

第七百二十二章 柳怡


        余丛见云擎没说话,又加了一句:“王爷,我觉得你应该亲自去听听,这样你就知道谁的琴弹得更好了。  王爷,既然特意给郡主挑先生,那自然是要挑最好的。”

        云擎觉得余丛将这事看得太重了:“孟老先生带过四个学生,柳氏却没教过任何人,我想孟老先生当柳儿的先生会更合适。”琴艺不错,不代表就会教孩子。

        余丛想了下说道:“王爷,要不将两人都送去镐城,最后留下谁让二郡主来定?”

        云擎有些奇怪,问道:“为何你对这事这般关注?莫非你认识柳家姑娘?”余丛对这事太过关心了。

        余丛摇头说道:“我不认识柳家大姑娘,就是觉得她的琴弹得好。这样的人才,若是不选就太可惜了。”能让人感觉到很舒服的乐声,才是好的琴师。

        正在这个时候,方行在外求见。

        云擎问了方行:“你今天也在比试现场,说说你的感受?”

        方行摇头说道:“我不大懂这个,不过相比而言,我觉得柳先生弹得更好一些。”他一个粗人,那懂什么乐曲。

        云擎说道:“那你也觉得应该选柳氏了?”若是选了柳氏,万一浩哥儿四兄弟想学乐曲就学不了了。云擎是不会让其他女子教他四个儿子的,至于玉熙,属于特殊情况。

        方行一脸苦色地说道:“王爷,我也不懂,你让我选岂不是难为我了?”他只负责操办这事,可没这个本事当评委。

        云擎说道:“余丛刚才说,你也觉得柳氏的琴声让你很舒服很放松?”

        方行点头道:“是。其他几个人弹奏的曲子就没这个感觉了。”除此之外,他没觉得柳氏有什么过人之处。

        云擎倒是起了兴趣,说道:“这般玄乎?”弹奏的琴声能让人感觉舒服放松,这可不是一般的境界了。所以,听一听也无妨,反正也浪费不了多少时间。

        陈先生听到云擎准备再让两人比试一番,有些意外。云擎可是一言九鼎的人,之前说选孟老先生,转眼就改变主意,这种事可很少见了。

        云擎说道:“余丛说这柳氏的琴艺出神入化,不听是一种遗憾。我想着若这柳氏琴艺真这般出众,可将两人都请去镐城。”给柳儿选两个琴师,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陈先生笑着道;“王爷做主就是。”不过是给二郡主请一个先生,哪那么麻烦。

        云擎有些烦闷地说道;“这琴师好请,可这先生却难办了。”琴师好请,是因为只需琴艺好,其他要求不高。给浩哥儿请的先生,要求那么多,自然就麻烦了。

        陈先生说道:“慢慢寻,总能寻到的。”

        申时初,孟老先生跟柳氏被接到云擎住的宅子里。这日天气很好,所以比试的地方直接就在花园。花园现在繁花盛开,这样的环境更适合弹琴作画了。

        一刻钟以后,云擎将手头上的事放下,前往花园。云擎住的宅子,防守极为严密,里里外外都是护卫。对于进来的人,盘查得也很严密。所以孟老先生跟柳氏两人,都只带了贴身服侍的人进来。

        这个时候,花园里已经有了十多个人。在园子外还能听到说话的声音,等侍卫说了一句王爷到,整个园子立即安静下来。

        一行人见到云擎,都跪在行礼:“参见王爷,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记得第一次,云擎面对这样的阵势非常别扭,不过次数一多也就习惯了。云擎道:“都起来吧!”

        等人都起来后,云擎问道:“哪位是孟老先生?”

        一个头发有些发白的老者站出来,恭敬地回道:“回王爷,草民就是孟云光。”

        云擎点了下头,朝着穿藕荷色衣裳的女子问道:“你就是柳氏?”柳氏一直都低着头,看不清模样。当然,云擎对于柳氏长什么样也没什么兴趣。

        柳氏又福了一礼,说道:“民女就是。”柳氏说的是正宗的苏州话。软软糯糯的,特别的好听。

        云擎还没开口,就见柳氏抬起了头。看到柳氏的容貌,云擎整个人都愣住了。

        颜若开莲,肤若凝脂。矜绝代色,恃倾城姿。脉脉含情,浅笑安然。举手投足之间温柔可亲,似一株山间的幽兰,超脱红尘般清香淡雅,沁人心脾。这样的美人世间难寻。

        斯伯年跟在云擎身边也见过不少的美人,但像柳氏这样的气质出众的美人还是第一回见,所以斯伯年一时之间也看呆了。

        鲁白这次也跟着云擎来了,见云擎眼睛不转地盯着柳氏看,故意扬声说道:“王爷,是否让孟老先生跟着柳先生比试了?”

        云擎被鲁白刺耳的声音唤回了神思,扫了鲁白一眼说道:“可以开始了。”要说这些年,云擎也是历练出来了。那脸皮,可不是一般人比得了的。刚才盯着美人看得目不转睛,现在的神情自然刚才失态的人不是他。

        云擎坐在最上首的位置,其他人坐在两排,斯伯年跟鲁白则站在云擎旁边。

        孟老先生弹的是自己创作的曲目《雨后》。那一年孟老先生拜访住在西湖边上的老友,两人在小酌时碰到下雨。雨后西湖美丽的景致,让孟老先生作下此曲。

        在孟老先生弹琴的时候,云擎眼神不时地望向柳氏。在场的人都不是傻子,见状心里都浮现出一个念头,怕是平西王看上了柳氏。不过说起来柳氏虽然年岁大了点,但长得是真漂亮气质也好,平西王看上也很正常。

        鲁白脸色却很难看,因为他兄弟两都是因为玉熙的仁善才有现在的号生活,所以他最忠心的人不是云擎而是玉熙。若是王爷看上这个柳氏进而纳为妾侍,王妃还不得伤心死了。想到这里,鲁白心中坚定了一个信念,一定不能让王爷做对不起王妃的事。

        柳氏自小就是活在众人的瞩目之下,对于众人的注视早就习以为常。加上经了不少的事,心性比很多人都沉稳,哪怕今日一直看她的是云擎她也很镇定,没见一丝慌乱。

        孟老先生弹奏完了以后,就轮到柳氏。柳氏抱着自己带的琴走上前,调试了下弦,然后开始弹奏。

        听了一小会,陈先生面露惊讶。因为柳氏选的曲目跟孟老先生是一样的。陈先生原本想跟云擎说,不过见云擎直勾勾地看着柳氏,到嘴边的话全都给咽回去了。

        余丛看着云擎这样子,心里却浮现出一抹恐慌。心里念叨着王爷可千万别看上这个柳氏啊!

        柳氏弹得很入神,一曲终了,在场的人一下陷入了寂静。懂音律的都被柳氏的琴声带入进去。不懂音律的,都在琢磨着云擎既然看上了柳氏,是否会收了此女。

        最先打破这股诡异的寂静的人,是孟老先生。孟老先生朝着柳氏福了一礼,说道:“柳先生不愧为琴仙,老朽甘拜下风。”柳氏不仅将他跟友人相聚时的欢愉与闲适的意境弹奏出来,而且还多了一份炊烟袅袅空山灵水的仙韵。

        柳氏回了一礼,说道:“孟老客气了。”在琴艺方面,她是有自傲的资本。

        云擎站起来说道:“柳氏留下,其他人都散了。”

        余丛走到拐弯处没再走了,而是问了方行:“你说王爷是不是看上了这个柳氏?”瞧着云擎那样,分明就是看上了柳氏。

        方行道:“**不离十了。”王爷以前可没这么直勾勾地看过哪个女人。

        余丛有些慌乱地问道:“那你说,王爷会纳了这个柳氏吗?”他是不希望云擎纳这个女人的,要不然,他可得倒大霉了。

        方行想了下说道:“这个我也说不准,不过瞧着今天这样,应该会吧!”见余丛面色有些白,问道:“王爷纳不纳柳氏,与我们又没有关系,你这样子做什么?”

        余丛苦着脸说道:“若是王爷纳了这柳氏,到时候王妃又知道柳氏是我举荐的,王妃肯定会将怒火对着我了。”早知道,就不举荐这个柳氏了。

        方行有些莫名其妙,说道:“你也是想为郡主寻一个好的琴师才举荐的柳氏。王妃是个讲理的人,这事再如何她也不会怪罪到你身上。”以前多少比柳氏还美还水嫩娇艳的美人,王爷看都不看一眼,谁能知道王爷就能看上这个柳氏呢!

        余丛是真的有些担心了:“王妃在其他事上很讲理,可在这事上那是再霸道不过。”

        方行宽慰道:“就算王妃真迁怒于你,你也是在军中,不属王妃管。”

        余丛在内心,其实是有些怕玉熙的:“王妃的手段你又不是不知道?若是她真要对付我,我是逃不脱的。”

        方行忍不住道:“你想多了吧?王妃处事最是公正,可不是假公济私的人。再者,还有王爷在呢!”

        余丛这会悔得肠子都青了:“这女人一旦嫉妒起来,哪里还有理智可言。”最好的例子就是他妻子林氏。王妃虽然厉害,但也是女子。

        方行想着他媳妇发脾气时可劲地闹,什么道理都讲不通:“也许是我们多想了,王爷根本没想过纳柳氏呢?”

        余丛苦笑了一下说道:“不说了。事已至此,再担心也无用了。”

        方行想着选琴师的事是他在负责,说不准王妃一怒之下连她都迁怒。想到这里,方行也没有劝慰余丛的心思了。

        等众人都退出园子,云擎望着柳氏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云擎这样的问话极为不客气且不尊重。因为女子的闺名,是不能随意透露出去的。

        鲁白看着柳氏,眼神很不善。在鲁白心中,柳怡就是**自家王爷的狐狸精。若是可以,他很想将这只狐狸精杀了,帮王妃解决后患。好在他理智尚存,没敢做任何逾越的事。不过心里想着,应该赶紧送信回镐城,让王妃知道早点做好防范。

        柳氏脸色一僵,不过她还是福了一礼说道:“民女姓柳单字怡,字乐阳,号清泉居士。”回答问题的时候,柳氏脊梁挺得直直的,表现得不卑不亢。

        云擎听到这话并没有再提问,只是又深深地望了一眼柳氏,然后开口说道:“暂时留在这里将军府。”也不等柳怡拒绝,云擎转身离开了。

        听了云擎的话,面色惨白。望着云擎的背影说道:“王爷,民女不愿留下。”留在这将军府做什么?一旦留下,她身上就打上了云擎女人的标签了。

        云擎却是头也不回滴走了。

        瘫倒在地,眼泪刷刷地落。

        寒香忙宽慰她说道:“姑娘别担心,老爷一定会想办法来接我们出去的。咱们肯定能开这里吧!”自家主子心高气傲,哪是愿意给人做妾的。

        笑得惨淡:“不会的,爹不会让我离开的。”柳家以前是依附于家,现在傅家得势,一个不小心他们柳家就会有灭族之祸。在这个时候,平西王能收她,爹他们庆幸都来不及,哪里还会想办法让他出去。

        一向自信,这些年想娶她的人不计其数,只是她都看不上。也因为这个原因来参选之前她就很担心,万一被平西王看上怎么办。不过身边的人都说平西王不好女色,且对平西王妃情深意重,她才稍稍放心,却没想到,她的担心竟然还是变成现实。

        没多会来了一个粗使婆子,朝着柳怡说道:“柳姑娘,请随我来。”既然云擎开口要留下柳怡,自然是要给她安排住处了。

        走了半刻多钟,柳怡走得额头都出了汗,才听到婆子说到了。

        院子很干净也很简单,除了两株上了念头的梨树就只有石凳石椅,其他再没有了。

        屋子也很简单,除了**铺被褥就是桌椅,连像样的摆设都没有。寒香等婆子出去以后低声道:“主子,这也太寒酸了。”柳怡住的院子非常精致,就连每一样的摆设,都是很有讲究的。

        轻轻摇了下头,没有说话。

        Ps:嘎嘎……究竟是琴声动人,还是美人更醉人。


  https://www.doulaidu.com/xs/52284/2727197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