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嫡女重生记 > 第八百一十五章 兄弟们的天下

第八百一十五章 兄弟们的天下


        阳春三月,明王府内柳绿红,姹紫嫣红,景致宜人。  可惜,王府内的主人这会无心欣赏这如画的美景。

        用晚膳的时候,云擎脸色很难看。枣枣胆子最大,直接问出了口:“爹,你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

        云擎自病好以后,不说对浩哥儿,就是对佑哥儿这个顽劣份子也是和颜润色,别说动手打了,几个月下来骂都没骂过一句。诡异的是三胞胎在这种气氛下竟再没闯过祸。

        云擎道:“没谁惹我生气。”

        枣枣撇撇嘴,他爹脑门上就差刻上‘我很生气,别惹我’七个字了,还好意思说没生气。不过见玉熙望着她,枣枣不敢再吭声了。她那一百遍的金刚经到现在还没抄写完,好在快抄写完了。不过在此之前,她还是乖点,否则等经文抄写完,她娘也不会让她上战场的。

        用完膳,云擎就出去了。

        浩哥儿这才开口问道:“娘,发生什么事了?让爹这般烦躁?”

        玉熙道:“按照时间算,今晚余丛该会回到镐城。”虽然云擎下定决心不放过余丛,但真要面对的时候云擎还是很纠结。

        枣枣见玉熙神色平静,小心地问道:“娘,余叔叔跟爹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就不能放过他一马吗?”枣枣的性子跟云擎很像,重情。相比而言,浩哥儿则是理智型的。

        浩哥儿转头望着枣枣,说道:“你知不知道他一直叫囔着是娘栽赃陷害他?甚至之前还说爹昏迷不醒是娘害的?你觉得这样的人还能留?”哪怕他爹想留余丛一命他也不答应,这样的祸害绝对不能留。其实云擎态度坚决,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好个人。

        枣枣还真不知道这事。

        佑哥儿最护短了,听到这话道:“竟然敢这样说娘,千刀万剐了都不为过。”

        睿哥儿跟轩哥儿自然是站在佑哥儿这边了。

        柳儿想了下跟枣枣说道:“姐,对待这种叛主的下人,可不能姑息。”

        这话一落,柳儿就发现屋子里的人全都在看着她。柳儿被看得很不自在,说道:“我说错了吗?难道他不是叛主?”

        睿哥儿最先开口了:“二姐,余丛虽然犯了死罪,可他到底是三品的大将军,你怎么能拿他跟我们府里的下人相提并论。”睿哥儿没想那么深,只是他以后想要带兵打仗,所以听到柳儿这话觉得很刺耳。

        浩哥儿沉声说道:“二姐,若是那些在外浴血奋战的将士听到这番话,会心寒的。”他二姐这话根本不是无心之言,而是在她心中就是这般想的。

        这也是浩哥儿不喜欢柳儿的原因。自视甚高,自私又娇气。喜欢一个人没有原因,可讨厌一个人却是可以寻很多理由。浩哥儿现在就属于这个情况了。他只看到柳儿的缺点,对于柳儿的优点却直接给忽视了。

        柳儿有些委屈,低着头说道:“是我错了,我不该说那样的话。”

        枣枣忙出来打圆场:“我知道你只是一时口误,并不是有心的。”说完,望着浩哥儿跟睿哥儿两人道:“你们二姐也不是存心的,就别再纠着不放了。”

        玉熙开口说道:“柳儿,我相信你是有口无心。可你要知道,你是王府的二郡主,出门在外代表的就是王府的形象,代表的是爹跟娘的态度,所以,你平日更该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否则一个不小心,就会引人误会了。”柳儿这话本质上是没错,因为玉熙跟云擎就是主,余丛的行为就属于叛主。只是柳儿这话有歧义,所以才会让睿哥儿他们误会。而这话若是让外人听到,也会误会的。

        柳儿点头道:“我知道了娘。”

        戌时末,云擎回来了。一进屋,就带进来了一股寒气。

        玉熙望着他的冷脸,问道:“余丛已经到了,你怎么没去见他?”

        云擎说道:“许武去见他了。”云擎还没考虑好要不要去见余丛。

        玉熙没对这个发表意见:“晚上你都没吃什么东西,我让白妈妈给你做了蛋饺!”

        云擎没什么胃口,不过他不想佛了玉熙的一番好意:“好。”

        很快,端上来一大碗的蛋饺,还配了醋溜土豆丝跟凉拌木耳以及一盘香肠。

        云擎诧异道:“怎么这么多?”

        玉熙笑着道:“我也正好饿了,陪着你一起吃点。”晚上的宵夜还没吃,正好陪着云擎一起吃了。

        蛋饺用的是羊肉馅。在榆城生活了多年的人基本都喜欢吃羊肉,云擎也不例外。所以王府隔一两天就会吃上一顿羊肉。

        玉熙吃得不多,只吃了一小碗,其他的全都进了云擎的肚子里了。

        见云擎摸着肚子,玉熙故意笑着说道:“吃撑了?”对于云擎的饭量玉熙还是清楚的,不说她还吃了小部分,就算没吃那一碗蛋饺也吃不撑云擎。

        云擎吃饱了,心情也比刚才好些了:“没,再来一碗也能吃得下。”

        玉熙想了下,跟云擎说起两位先生的事来:“月底两位先生就能抵达镐城了。”杜博锌年岁大了,大冬天的玉熙也不敢让他赶路。一直到这个月月初,杜博锌才从江南出发。而庞经纶虽然年轻不怕奔波,但他执意要跟杜博锌一起过来。

        云擎对孩子的学业还是很关心的:“屋舍跟服侍的人都准备妥当吗?”

        玉熙靠在云擎肩膀上,笑着道:“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说完,玉熙笑着道:“轩哥儿现在争分夺秒地学东西,睿哥儿跟佑哥儿受了他的影响也很努力没一丝懈怠,要他们能一直这样下去,我也放心了。”

        云擎说道:“这就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了。”他以前觉得轩哥儿懦弱,佑哥儿桀骜不驯。可现在想来是他着相了,这孩子有缺点,可一样有优点。

        玉熙想起云擎这段时间的表现,笑着道:“现在孩子跟你亲近了不少。”以前佑哥儿很排斥云擎的,从不跟云擎近身也不主动跟他说话。现在态度比以前好很多了。

        云擎也有些感慨:“拥有的时候不知道珍惜,等失去了才知道它的难能可贵。”

        玉熙有些着恼:“你会不会说话呀?”不知道的还以为几个孩子怎么了呢!真是,说话都不过脑子的。

        云擎这忙解释道:“我是说梦中想要个孩子而不可得,而现在我却有六个孩子。想想以前对佑哥儿真是太苛刻了一些,好在孩子不记恨我。”想起那次用鞭子抽佑哥儿,抽得浑身是血他就有些后怕。他当时怎么就下得了那样的狠手呢!

        教孩子,云擎都在走极端,之前是棍棒教育认为让孩子怕才有用。现在则是对孩子百依百顺,觉得孩子哪哪都好。

        玉熙好笑道:“幸好孩子性子已经成型了,要不然就你现在的心态,养出来的十有是纨绔子。”对孩子是不能纵容的,否则很容易让孩子走歪路。当然,云擎之前的做法也不对,太暴力了。

        夫妻两人就孩子的事,唠叨了小半天。美兰在外说道:“王爷,王妃,水好了。”

        玉熙站起来说道:“今天你也泡个澡,我来给你搓背。”云擎平日洗澡就是用水冲下完事了,非常快。

        云擎求之不得:“好。”嗯,好久没洗鸳鸯浴了,今天可不能放过机会。

        结果,自然如云擎所愿,夫妻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

        许武那边可就不愉快了,见过余丛以后他脸色很难看,跟霍长青说倒:“义父,余丛执意要见王爷。”

        霍长青问道:“他可知错?”若是余丛现在知错也许还有一线生机。可让霍长青失望的是,余丛到现在都不认为自己有错。

        许武摇头道:“他坚称那些罪名都是王妃栽赃陷害的,还叫囔着要王爷为他做主。”

        霍长青摇头道:“云擎说得对,他真的是无药可救了。”一边指责韩氏诬陷他,一边又要让云擎为他做主。余丛这是想让云擎跟韩氏夫妻两人为他掐起来了。可余丛也不想想他有这么大的份量吗?别说余丛,就是连他都没有这么大的份量。

        许武苦笑道:“亏得我们一直竭尽全力想要留他一命。”余丛自己要找死,他们做再多都没有用。

        霍长青说道:“既然他想见云擎,你明日跟云擎说声,请他去见见余丛吧!”至于他是不准备去见余丛了。他怕见了余丛后,会抽他一顿。

        许武没把握:“王爷未必会去见余丛的。”余丛现在还这个态度,不说王爷就是他都心灰意冷了。

        霍长青摇头道:“若是云擎不见,你就说当是送余丛最后一程了。”

        许武低低多了应了一声。

        云擎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心情还是很好的,特别是看着玉熙睡得香甜的样子,脸上都不由露出了笑容。可惜,这种好心情只维持到早膳后。

        沉默了下,云擎说道:“既然他要见,那就见一面吧!”其实云擎并不想见余丛,他怕见了会上火。

        余丛的罪责哪怕已经板上钉钉,但因为有许武跟霍长青的照佛,所以就将他安排在监狱之中最好的牢房里。那牢房,其实跟普通人家的屋子没什么区别。里面有床有桌椅,床上铺的也是新的被。

        送余丛回来的人没虐待他,可因为急于赶路很多事能免则免。所以云擎见到的是一个满脸胡渣憔悴至极的余丛。

        看到云擎,余丛非常激动:“王爷,我终于见到你了。”他坚信余丛一定会为他主持公道的,也是这个信念支撑他到现在。

        云擎神色缓和了一些,问道:“你执意要见我,可是知错了?”

        听到这话,余丛情绪就不稳了:“王爷,我没有通敌,更没有意图兵变。王爷明察,这些都是王妃栽赃陷害的。”

        云擎沉下脸道:“没有通敌,那手谕是怎么回事?你说王妃陷害你,莫非是王妃逼着你写的那道手谕?”

        余丛也知道自己在这事上有错:“王爷,那手谕是被人利用的。柳二爷当时说他们要运送一批茶叶到福建去,因为耽搁了时间,必须走海路才能在规定时间交货。所以我才写了那道手谕。”

        云擎自然知道余丛是被人利用的:“谁给你的权利,让你插手海运的事?”正常情况下,出海的船只都是要盘查的。可对方买通了盘查货物的官员,又有这手谕,所以顺利过了关卡将粮食运出去。

        余丛知道这事是他理亏:“我不知道他们竟然利用我偷运粮食。王爷,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通敌。”

        云擎冷冷地说道:“你觉得自己被利用,你没错你很无辜?那下次你被人利用将我害了,你是不是还觉得自己很无辜?”

        余丛没想到云擎竟然会说这样的话。

        被人三番四次利用不自知,竟然还将责任推卸给玉熙。云擎对他真的失望透顶:“柳氏跟粮食的事,姑且可以说是被人利用;那你写信给大军跟崔默说王妃要谋害我,难道也是别人让你这么做的?”

        余丛高声道:“若不是因为她,王爷又怎会受重伤导致昏迷不醒。”

        云擎眼神之中没有一点温度:“我是淋雨受凉引起高烧昏迷不醒的,根本不是受伤,这些许武可都有告诉你。”

        余丛摇头道:“不可能。王爷你身体那么好,怎么一场小雨就能让你昏迷不醒。”

        云擎对余丛是彻底失望了:“你不相信跟你做了二十多年兄弟的许武,却相信那些别有用心的人的话。”

        余丛看着云擎的态度有些心慌:“王爷,是我的错,我没相信许武。可是,我真的没有想过要兵变。王爷,你一定要相信我。”为什么事情跟他所想的完全不一样。

        云擎觉得自己耐心快要用完了:“方行已经写了供词送过来,白纸黑字写得很清楚,你意图联合他一起制造兵变。你若是不相信,我可以取了他的供词过来给你看。”

        余丛摇头道:“没有,我没有想要闹兵变,我只是想……”

        云擎哪能不知道余丛所想:“你想说,你并不是想要拥兵自重,你只是想要带兵杀了韩建明?”

        余丛就是这个想法道:“王爷,韩建明将江南搅得腥风血雨不得安宁,我只是想要维持江南的稳定所以才想杀了他的。王爷,这江山是兄弟们一起打下来的,我不能让韩建明将我们好不容易打下来的基业给败坏了。”

        云擎听到这话,眼中透出冷意:“我已经跟大军说好了,那孩子生下来以后给他养。若是儿子大军会好好培养他成才的;若是女儿,也会让她招赘不会让你断了香火。”说完,转身就离开了。

        本书来源/bk/l/20/20431/n.l


  https://www.doulaidu.com/xs/52284/2730835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