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嫡女重生记 > 第八百一十七章 柳怡之死

第八百一十七章 柳怡之死


        余丛没了以后,云擎的心情一直都不大好。玉熙觉得这样下去不是个事,就寻了霍长青,求他劝下云擎。

        霍长青听到玉熙的请求,无奈地摇摇头说道:“还以为长进了。”

        不知道霍长青跟云擎说了什么,不过自两人谈话后,云擎心情比之前好了不少。

        也是在同一日晚上,玉熙收到了韩建明的信件。看完信以后,玉熙笑着跟云擎道:“娘跟昌哥儿他们到了泸州,再有几天就能抵达金陵了。”她还以为要到四月初才能抵达金陵,没想到比她想得要快得多。

        云擎知道玉熙所想,说道:“这段时间天气好没下雨,正适合赶路呢!”

        正说着话,就听到美兰在外说道:“王爷,王妃,大郡主求见。”

        云擎咦了一声道:“这大晚上的,枣枣过来做什么?”没事不会这么晚过来。

        看到枣枣手里捧着的那一叠厚厚的东西,云擎走上前问道:“这是什么?”

        玉熙抿嘴笑道:“这是让她抄写的金刚经。”不过是抄一百遍金刚经,这丫头竟然抄了近四个月,这速度也是够了。

        云擎取了一份打开来看,看完以后道:“嗯,字写得挺端正的。”说完,将手中的经文交给了玉熙。

        玉熙接过来并没有看,而是将其放在桌子上:“将整部经文背给我听下。”

        枣枣站得笔直,开口背道:“金刚经第一品:法会因由分……”

        云擎听枣枣背经文的那般流利,有些诧异。他可是知道枣枣最不耐烦念书的,这经文晦涩难懂,更是不愿意碰了。

        等枣枣背完以后,玉熙没什么表示:“你先回去吧!”抄写的经文她得检查下。若是不符合要求,还得再重新抄。

        枣枣非常乖巧地应道:“好。”说完,没任何迟疑地转身出去了。

        云擎看得眼睛都直了。

        玉熙轻笑道:“你这是什么神情?”

        云擎说道:“这丫头若不是模样没变,我会以为换了个人呢?”以前的枣枣,可没这般好说话呢!想当初在江南,每日都噎得他个半死。

        玉熙莞尔:“她这是受了教训,怕多问我又让她抄经书。说起来这次让那丫头抄一百遍金刚经,效果比我想得还要好。”以前抄写经书没用估计是抄得太少的缘由。

        云擎笑着道:“这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丫头太想上战场了。”

        玉熙不否认云擎这话:“来,跟我一起检查下。若是有错字或者不连贯的全都标出来,到时候再让她重新抄。”

        云擎有些于心不忍,说道:“差不多就成了,逼得太紧我怕适得其反。”

        玉熙不理会玉熙,低头开始检查。云擎见状无奈,只能跟着一起检查了。

        枣枣在玉熙面前的沉稳,完全是无奈之举。如玉熙所说,她担心表现得太焦虑了又要被罚抄经书。

        回到院子里枣枣坐不住,想了下,干脆去院子里练起了剑。累得气喘吁吁这才停下,然后洗了个澡倒床上就睡着了。

        到第二天用完晚膳,玉熙跟枣枣说道:“你抄写的经书,其中八份有错别字,五份有错句,拿回去重新再抄。”

        枣枣傻眼了,一百份每一份有五千多字,就这她娘都能将错别字找出来,这份细心与耐心不佩服都不行呀!

        虽然心里郁闷得不行,但枣枣还是强装镇定地说道:“好,我回去就写。”她都背得滚瓜烂熟了,现在只是下笔写而不是照着经书抄了,速度可快多了。

        见枣枣没反驳自己的话,玉熙在心中暗暗点了下头,确实比以前长进了些。

        佑哥儿有些不忍心地说道:“娘,大姐只要将写错的这几份重新抄一遍就行了,对吧?”虽然枣枣总是揍他,让他总想报复回来,但看在大姐一心想上战场的份上,他还是想要帮扯一把。

        玉熙故意装成一脸意外的样子:“怎么?想给你大姐求情?”

        佑哥儿抱着玉熙的胳膊说道:“娘,大姐为了抄这些经书手都磨破了,还出了血,我看了都心疼。娘,就让大姐将写错的那几份重新抄过一遍就成了,好不好?”

        睿哥儿也帮着说情:“娘,阿佑说得对,重新抄一遍就行了。若不然,我都担心再写下去大姐的手会写废的。”

        浩哥儿对睿哥儿很无语,虽然是好心,但说出的话总让人听着别扭。三胞胎之中,就睿哥儿最不会说话了。

        轩哥儿跟柳儿也帮着枣枣说情,只浩哥儿站在旁边含笑不语。浩哥儿是看出玉熙打算放枣枣一马才没开口的。

        玉熙眼中有着笑意:“我可知道你大姐经常打你,怎么今天还帮她说情呢?”

        佑哥儿乐呵呵地说道:“娘,打是亲,骂是爱。大姐打骂我们,是为我们好,我们都知道的。”这话说得,好亏心。

        玉熙点了下佑哥儿的鼻子,笑出了声:“就你最会说了。”

        佑哥儿看玉熙的神色,笑着道:“娘,这么说你答应了?”

        玉熙笑着点头道:“娘答应了。”兄弟姐妹平日打打闹闹没什么,但碰到事就要拧成一股绳,一条心。今天几个孩子的表现,让玉熙很满意。

        枣枣暗暗松了一口气。

        浩哥儿这个时候才开口了:“娘,等大姐抄写完这几份经文,是不是该让她前往云南了。”三月初就已经开仗了。云南,也是主战场之一。

        听到这话,枣枣全身立即绷紧了。

        玉熙笑着道:“等她将这几份经书抄写完了,再说这事不迟。”

        枣枣下定决心,一定要在最快的时间将经文抄写完,然后就可以上战场了。

        出了院子,浩哥儿朝着枣枣说道:“大姐,要是再出现错句或者错字娘未必会有现在这般好说话。大姐,这十三份经文抄写完后,我给你检查下。”

        枣枣哪有不答应的。

        在经历了那一番腥风血雨后,江南的文人士子终于老实下来,官员更是战战兢兢。韩建明现在理起事来比以前顺畅了许多。

        余丛处死的消息传到江南,韩建明说道:“那柳氏现在如何?”

        韩高说道:“还好好地在监牢之中。老爷,这么长时间是否也该将柳氏处置了?”

        韩建明恩一声道:“将她处理了吧!”之前没处理并不是韩建明不想下杀手,而是想等余丛的事有了结果再说。现在,也是时候处理柳怡了。

        韩高犹豫了下问道:“老爷,这事是不是要先问下王妃的意思?”

        韩建明失笑道:“不用。一个柳氏,还不值当玉熙费心思。”若玉熙真在意柳怡,半年前柳怡就该死了,怎么还会活到现在。那些认人,太看轻了玉熙,以为玉熙的格局就这么狭小。

        韩高不再言语了。

        傍晚时分,韩浩回禀了韩建明一件事:“老爷,那安氏生了,生了个儿子。”余丛心心念念想要个亲生子,现在终于如愿了。

        韩建明皱着眉头,他其实希望安氏生个女儿的,这样可以免除很多麻烦。不过既然是个儿子他也不会动手脚,万一被云擎或者封大军他们知道,不仅他就是玉熙脸上也不好看。韩建明说道:“交代下面的人,一定要好好照顾那孩子。至于什么时候将孩子送回镐城,看王爷的意思。”话是这么说,不过这孩子在满一岁之前,估计会一直留在江南。毕竟孩子太小身体娇弱,长途跋涉很容易夭折。

        韩浩问道:“王爷,那安氏如何处置?”孩子留下,那女人却不能留下。

        韩建明说道:“交给杨铎明处置!”其他人不知道,韩建明心里却很清楚。那黄姨娘,说是落入山崖之中连尸骨都没找着,其实是落在了杨铎明手中。所以这安姨娘,交给杨铎明最合适。

        安氏产子这消息,方行很快就知道了。方行心情不大好地说道:“怎么生了个儿子?”斩草不除根春风春又生,余丛会死都是因为他写的那份供词。万一这孩子长大以后要为他父亲报仇他岂不是危险。

        方行会不安也是有原因的,封大军跟崔默还有许武个个都不是泛泛之辈。余丛虽然死了,但他们肯定会照佛这个孩子。这个孩子只要是个有本事的,以后前程肯定不会差的,有这样一个仇人之子活在世上,如何能让他安心。

        石华显然知道方行的担心,说道:“将军,不过是个奶娃,想要除掉他轻而易举。”随便一场病,都能让孩子夭折。

        方行摇头道:“韩建明不会准许的。”有韩建明的人盯着,想要不露痕迹地除掉那孩子根本不可能。

        石华想了说道:“将军,这孩子总要接回镐城。在金陵不好动手那就在路上动手好了。只要我们早做布置,那孩子就算死了,别人也只会认为那是一场意外,不会怀疑到我们的。”

        方行也有这个打算:“这事要从长计议。”不能贸然行事,一旦暴露了,肯定会遭到封大军等人的报复。

        这日晚上,柳怡死在了监牢里。没人追究她是如何死的,狱卒发现以后,一席草席将她卷了扔到乱葬岗去了。不过倾心柳怡的人很多,这些人虽然解救不了柳怡,但却一直在暗中关注着她。在知道柳怡死了被扔到乱葬岗就偷偷收敛她的尸骨,找了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将她葬了。

        上辈子的柳怡在自尽后被恼怒的云擎丢到野外喂了狼,尸骨无存。这辈子的结局,比上辈子要好一些。

        余丛跟柳怡身死的消息传到京城,燕无双连眉头都没皱下。对于燕无双来说,余丛跟柳怡不过是两颗棋子,而且是没有发挥作用的棋子。

        孟年有些惋惜:“还以为云擎很看重柳氏呢?没想到问都不问一声。”

        燕无双说道:“就算云擎对柳怡开始真有什么想法,在她嫁给余丛以后就没有了,不得不说,韩玉熙这一招用得极妙。”虽然他跟云擎是敌人,但必须承认云擎是个很正派的人,他不会去觊觎其他男子的女人。

        孟年有些感叹:“这女人确实厉害,竟然说动了云擎杀余丛。”余丛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云擎在处置,韩玉熙面都没露。

        说起这事,燕无双有些感叹:“可惜,云擎手底下余丛这样的也就只这么一个,若是多来几个就好了。”这么蠢的人,实在是太好利用了。

        孟年抬头望了一眼燕无双说道:“若是云擎手底下都是余丛这样的货色,那云擎也不可能打下大半的江山了。”云擎打仗是厉害,可没有手底下那一群猛将,他也走不到今天了。

        燕无双没接孟年这话,而是说道:“云擎是个很重情义的人,对跟着他的将领都特别优待。可这次,他对余丛却是一点情面都没留。”要知道,余丛可是跟了他二十多年,这情分不是一般人比得了的。

        孟年点头说道:“是啊!连死后丧事都不准办,就这么悄无声息就埋了。之后云擎也没去坟前看一眼,这跟云擎的性子很不符。王爷,你说云擎是不是受了韩玉熙的影响?”枕边风,果然可怕。

        燕无双想了下说道:“好像是从年后开始,云擎行事就跟往常有些不一样。”只是那时候不太明显,余丛的事太反常才引起了他的注意。

        孟年陷入了沉思,过了会说道:“王爷之前不是说韩氏想要压制云擎,难道韩玉熙已经成功了吗?”

        燕无双认真想了下道:“云擎最近的处事方式确实有韩氏的影子。我之前说的话,怕是真应验了。”

        燕无双之前说这话,他并不相信。现在嘛,却觉得匪夷所思。孟年一脸纳闷地说道:“不过是个女人,怎么韩玉熙就能将云擎压制下去呢?”

        燕无双也没法解释,不过这种现象对他们来说并不是好事:“余丛的事由云擎出面,这股火就烧不到韩玉熙的身上。”原本他以为是玉熙出面处死余丛的,他还想着煽动一些原本就对玉熙不满的将领跳出来呢!结果出面的是云擎,让他的盘算落空了。

        孟年道:“以后再想挑拨他们夫妻关系,怕是难如登天了。”

        燕无双直接说道:“不是难如登天,是根本不可能。再将精力放在上面也是浪费时间。”经了这事,再不可能挑拨得了这对夫妻了,除非是等天下平定以后。

        本书来源/bk/l/20/20431/n.l


  https://www.doulaidu.com/xs/52284/2730843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