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嫡女重生记 > 第八百五十三章 紫微星

第八百五十三章 紫微星


        浩哥儿带着睿哥儿三人进了屋,看见玉熙一人叫一声娘,屋子顿时热闹了起来。△¢,

        玉熙这会全身还是软绵绵的没一点力气,不过看见孩子,她的脸上很自然的露出了笑意。

        浩哥儿见玉熙嘴唇蠕动了下,却没听见她的话,忙问道:“娘,你说什么?”

        全嬷嬷在旁解释道:“王妃喉咙不舒服,不能说话。”就算说话,声音也小得几乎忽略不计。

        浩哥儿想起之前的事,一脸愧疚地说道;“是不是之前说话太多的缘故?”他生病的时候娘就一直跟他说话,最后声音都沙哑了。

        玉熙轻轻摇了摇头。

        全嬷嬷见状说道:“不是,是发烧引起的咽喉肿痛,与之前无关。”怎么可能无关,不过是不想浩哥儿内疚担心罢了。

        浩哥儿又不傻,岂能不知道:“娘,对不起。”都是他连累得娘生病。

        玉熙摇摇头,然后看了一眼全嬷嬷,又望了下门口。

        全嬷嬷跟玉熙二十多年的主仆了,这点默契还是有的。全嬷嬷说道:“世子爷,王妃让你不要自责,这是她应该做的。还有王妃说她要休息了,让你们回去。”

        睿哥儿听到这话,立即望着玉熙问道:“娘,你要我们回去吗?”

        玉熙眨了眨眼睛,表示她是这个意思。

        佑哥儿坐在床边道:“娘,我不回去,我要在这里陪着你。”看着娘这个样子,他哪还能放心地回去。

        玉熙摇头道:“会过了病气的……”可惜声音太小了,几个孩子都没听到。

        全嬷嬷也没听到,不过她的想法跟玉熙一样:“世子爷,四少爷,你们留在除了添乱半点忙帮不上。再者,万一过了病气还得让王妃担心不能安心养病。”

        浩哥儿是理智型的,虽然心里内疚又自责,但他还是站起来问了玉熙:“娘,你要我们回去吗?”

        玉熙点了下头:“学习……”不能好好说话的感觉,真是太糟了。

        浩哥儿听懂了,说道:“娘,你放心,我们会好好跟着先生师傅学习的。娘,那你好好休息,我们回去了。”

        玉熙轻轻点了下头。

        四兄弟走了没多久,柳儿过来了。看见玉熙的样子,柳儿眼泪就掉下来了:“娘,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不过是一个月没见,娘看起来苍老了好几岁了。

        全嬷嬷对于柳儿一碰到事就哭也很头疼,明明她教导的时候很正常,也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一个爱哭包:“郡主,王妃嗓子疼没办法正常说话。”这又不是有性命危险,不过是生病,哪就哭上了呢!

        柳儿忙问了全嬷嬷:“那娘这病什么时候能好呀?”话都不能说,这病得多严重。

        全嬷嬷摇头道:“暂时还不清楚,不过想要痊愈估计得十来天了。不过就算好了,也得好好调理下身体。”

        柳儿说道:“娘,让我陪着你吧!”生病的时候有个人陪着病也好得会快些,这是从轩哥儿生病时得到的经验。可惜,柳儿却忘记了玉熙可不是轩哥儿。

        玉熙摇头道:“琴……”

        美兰的耳朵好使,听到了玉熙的话。跟着玉熙身边这么多年,对玉熙还是了解一二的。美兰说道:“二郡主,王妃说让你好好跟着孟先生学琴,她不用你担心。”王妃肯定不愿意二郡主因为她的病,耽搁了学习。

        柳儿摇头道:“娘,少学十天半月的也没什么关系。”学琴固然重要,但娘更重要。

        玉熙很欣慰,但她仍然不要柳儿陪。最后在全嬷嬷的劝说下,柳儿也回去了。

        玉熙喝了药又睡过去了,等她醒来,就看见云擎坐在旁边低头批阅奏折。

        美兰轻声道:“王妃,你醒了。”

        云擎见玉熙醒了,放下手里的折子走过来关切地问道:“有没有好点。”

        玉熙点了下头。这会,比早上好多了。至少现在头不痛,身上也有点力气了。

        云擎问道:“要喝水吗?”见玉熙摇头,云擎又问道:“那是不是饿了,厨房炖了人参粥,我让人端来给你喝。”

        玉熙仍然摇头,然后望着美兰。

        美兰明白过来,说道:“王爷,王妃想喝人参粥,说让你去厨房端下!”

        云擎见玉熙点头,虽然心里有些狐疑,不过还是起身去厨房端了粥,等回来的时候见床上没人,当下着急地叫道:“玉熙,玉熙……”怎么一眨眼功夫就不见了。

        半夏见状忙说道:“王爷别着急,王妃是去了恭房。”玉熙被美兰抱去净房。

        云擎过去的时候,被守在门口的景柏拦下。景柏说道:“王爷,王妃说不准你进去。”

        云擎直愣愣地问道:“为什么?”

        景柏涨红了脸道:“我也不知道。”哪能不知道,无非是觉得不好意思了呗。就算是夫妻,这出恭的时候也不好让丈夫在身边。这么简单的道理,王爷竟然会不知道。

        云擎很快就想明白了这个问题,等玉熙被美兰抱回来后,他就问道:“你刚才故意支开我的?我们是夫妻,这有什么可避的?”吃喝拉撒正常人都有的事,哪需要避呢!

        玉熙望着他,不说话。

        云擎说道:“这次就算了,下次可不能再支开我了。要方便,告诉我就是了。”

        玉熙摇头,她才不要让云擎抱着她去,当着云擎的面会紧张的。

        云擎无奈道:“玉熙,我们是夫妻,你怎么能将我排斥在外。我生病的时候你照顾我事事都亲力亲为,半点没嫌弃,我若是嫌弃你那还是人吗?”

        玉熙吐了两个字:“紧张。”

        云擎习武之人,耳力非常好,自然听到玉熙的话了。云擎倒没想到竟然是这个原因:“紧张什么?”见玉熙一脸无奈地看着他,云擎说道:“好,都随你。”

        晚上的时候,云擎要跟玉熙一起睡。可玉熙不愿意,怕过了病气给他。云擎说道:“你放心,我身体好,肯定不会被传染的。”

        玉熙瞪着他。

        最后还是全嬷嬷出马:“王爷,你若是不放心就歇在榻上吧!”见云擎不愿意,全嬷嬷无奈地说道:“王爷,王妃现在是病人,你得顺着她的意来。再者,等会王妃还要吃药,你在床上也不方便。”

        在全嬷嬷一再劝说之下,云擎最后只能妥协了。当晚云擎歇在了软榻上,而美兰则在玉熙床边打了个地铺。

        浩哥儿痊愈跟玉熙病倒的消息一起传到京城的。孟年说道:“可惜韩玉熙得的只是小小的风寒。”若是得了大病,且一病不起,那就好了。

        燕无双却是感叹道:“云擎会放下云南的战事回镐城,怕是韩玉熙的意思。而且,韩玉熙这次怕不是风寒。”风寒三五天就好了,封锁了消息都不会传出来,怕是韩玉熙的病有些麻烦了。

        孟年有些意外:“皇上为何这般说?”

        燕无双说道:“云擎虽然鲁莽,但行事还是很有原则的,应该不至于因为儿子出天花就丢下战事回镐城。可若是韩玉熙召他回去,那就另当别论了。”只可惜,他之前并没想到。

        孟年之前也觉得云擎的行事太不负责任了:“可韩玉熙总不至于能预测到自己会生病吧?若如此,那韩玉熙不是人是神了。”

        燕无双摇头说道:“韩玉熙预测不到自己会生病,她只是做了最坏的打算。”顿了下,燕无双说道:“也只这一次韩玉熙才表现得像个普通的女人了。”丧子之痛,不是谁都能承受得了的。周琰的死,就让韩玉辰大病一场了。韩玉熙那么疼爱几个孩子,若云启浩死了她怕是知晓自己支撑不住的。也是因为这个原因,韩玉熙才会急召了云擎回镐城。

        孟年说道:“可惜云启浩无事。若不然,让韩玉熙大病一场也是好的。”

        燕无双说道:“云擎的运气一直都非常好。”先阴错阳差娶了个深谋远虑心思深沉的媳妇,又得了个聪慧过人的儿子。天底下的好事,全都给云擎一个人占全了。

        孟年犹豫了下说道:“皇上,我们的人无意之中听到一个传闻,只是还没确定是真是假。”因为没得到确认,所以孟年没将这事回禀上去。

        燕无双很平静地问道:“什么传闻?”

        孟年说道:“有传闻说云启浩是紫微星转世。”他心里是不相信这个传闻的。

        燕无双面露狐疑,问道:“紫微星转世?”紫微星有又为‘帝星’,命宫主星是紫微的人就是帝王之相。这个传闻,等于在说浩哥儿是命定的帝王。

        孟年点头。

        燕无双摇摇头说道:“以韩玉熙的性子,不可能放出这样的传闻。”那女人爱子如命,别说散播这样的传闻,若她知道肯定还会压住这些传闻。

        孟年摇头说道:“不是韩玉熙散播的。这个传闻是从河南那边传出来的。”那小二虽然被霍长青给狠狠教训了一顿,他也保证不会说出去。可惜这人有个毛病,那就是不能喝酒,一旦喝酒喝醉了,祖宗十八代的底细都能交代清楚,所以浩哥儿是帝星的消息也就不胫而走了。也是最近玉熙跟云擎太忙碌,所以暂时不知道这事。

        燕无双想了下问道:“莫非河南有什么隐士高人?”

        孟年摇头道:“没有。”

        燕无双想了下说道:“空穴不来风,让人仔细查探是怎么回事?”乱世之中很多人会给自己脸上贴金,说自己是什么先人圣人转世,不过这些人里不包括云擎跟韩玉熙。

        孟年望着燕无双问道:“皇上相信这个传闻?”若是不相信,也不会让人彻查了。

        燕无双说道:“有说云启浩出生在寅时末,也有说他出生在黎明时分,更有说他是在太阳升起的时候出生的。”这些传闻倒是让燕无双起了好奇之心。不过之前他不想浪费人力去查这事,毕竟这与大局没影响。可现在既然有传闻云启浩是紫微星转世,那正好趁机查一查。

        孟年不知道燕无双的恶趣味,反而以为他很在意帝星转世这话:“皇上,这些不过是传闻,不必用在心上。”

        燕无双笑了下说道:“我没放在心上。”当皇帝,不过是当时不想被周琰给难住。

        傍晚的时候,燕无双去了章华宫与玉辰用了晚膳。在后宫,如今最受宠爱的是玉辰。至于真实的情况,只有玉辰自己知道。

        用完晚膳,燕无双笑着道:“云启浩痊愈了,不过韩玉熙却是劳累过度病倒了。”

        玉辰并不意外,当日云启浩脱离危险她就知道痊愈是迟早的事。至于韩玉熙病倒,不过是小病。玉辰抬头望着燕无双,壮着胆子恳求道:“皇上,我不想听到韩玉熙的事。”

        燕无双觉得有趣:“为什么?因为周琰的死?”这不是明知故问嘛!

        玉辰咬咬牙说道:“是。我的琰儿已经死了,可是韩玉熙跟云启浩他们却还好好地活着。”董氏暴露以后,她在明王府安插的另外两个人被清了出来。她就是不想放弃,也没有机会再给琰儿报仇了。

        燕无双靠在椅子上问道:“那你是不是也恨朕?”周琰的死,其实负主要责任的事燕无双。

        玉辰望着燕无双似笑非笑的样子,人顿时清醒了:“皇上,臣妾对皇上的心,天地为证,日月可鉴。”

        燕无双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不过笑容带着嘲讽之色。他若相信这话,那才是傻子:“你说,当日你若是跟韩玉熙一样学的不是后宅这些阴私手段,而是学的兵法谋略,你觉得自己现在会是什么样?”

        玉辰面色一僵,说道:“皇上,臣妾只是一介平凡的女子,对兵法与谋略并不感兴趣。”她并不喜欢跟玉熙比。

        当初宋先生有教她史书的,并不是让她成为政治家,只是让她多看史书以史为鉴。可惜,她没兴趣。

        燕无双点了下头道:“说得也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跟韩玉熙一样。”

        玉辰鼓足勇气问道:“皇上很欣赏韩玉熙?”以前她都是叫玉熙的,现在是连名带姓地叫。

        燕无双没有否认:“欣赏,也敬佩。”这话很矛盾,但却是燕无双的真实想法。

        玉辰有些呆了:“敬佩?”她一直以为燕无双是喜欢玉熙,所以才总在她面前提起玉熙的,却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个理由。

        燕无双并没有给玉辰解释,因为没必要:“你早点休息吧!”说完,起身出去了。

        请各位书友访问9&;9&;9&;;x.c&;o&;m阅读最新章节,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sj.9&;9&;9&;;x.c&;o&;m,纯绿色清爽阅读。敬请记住我们最新网址999wx.com

        


  https://www.doulaidu.com/xs/52284/2730962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