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嫡女重生记 > 第八百九十八章 伟大的母亲

第八百九十八章 伟大的母亲


_id="u1662291";_id="u1749449";_id="u1749455";

        无边无际的草原如同一幅巨大的画铺展在天地间,绿得那么纯粹,绿得那么渺远,都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枣枣骑在枣红色的大马上,无心欣赏这美景:“阿浩,我们已经在这里滞留了三天了,也不知道爹到底是怎么想的?”打仗不是应该一鼓作气,她爹竟然下令休整,都三天,也没任何行动的迹象。

        启浩觉得枣枣太着急了,不过才三天,哪就会延误战机。再者,他对云擎还是很信任:“爹这么做,肯定是有他的原因的。”

        枣枣嘀咕道:“有原因也该说出来呀?可爹什么都不说。”这才是枣枣最不满的地方,问了几次都不说,让她干着急。

        启浩望了一眼枣枣,言语非常犀利:“爹为什么要跟你说?”

        “呃……”被噎了下,枣枣很快说道:“难道爹连我也信不过了吗?”

        启浩冷声说道:“这不是信不信得过的问题,而是你现在还不够资格知道这事。”枣枣不过是个五品的千户,也就因为她的身份,否则都没资格见爹。

        不等枣枣开口,启浩说道:“大姐,我希望你牢记一点,现在的你在军中只是个五品的千户,而不是明王府的大郡主。”

        枣枣听到这话,握着拳头道:“我不会一直都是五品的千户的。”

        启浩见枣枣没听明白她的话,直接说道:“大姐,我的意思是公是公私是私,你不能公私混为一谈。在军中你就必须遵守军中的规则,而回到家你就只是爹娘的女儿。”启浩觉得他爹娘对大姐太过纵容。

        枣枣说道:“阿浩,我可没公私不分。”

        启浩可不愿如云擎跟玉熙一样纵着枣枣了,说道:“大姐,说句难听的话,你能有现在的成就靠的都是爹跟娘。”这话其实有失偏颇,枣枣能走到今天是靠了玉熙跟云擎,但最主要的还是她自己敢打敢拼。

        枣枣脸涨红:“我哪靠了爹娘?”

        启浩不给枣枣留一点情面,说道:“你摸着自己的心口自问,你没靠爹跟娘吗?”

        论口才,十个枣枣也比不过启浩的。

        启浩叹了一口气说道:“大姐,我说这些是为你好。想当女将军,不是你想的那般容易的。你若是不摆正自己的位置就永远实现不了自己的愿望。”不说枣枣是女子,就算是男子能成为大将军的人也是凤毛麟角。

        枣枣跟启浩感情一直都很好,听了这话问道:“摆正位置?什么意思?”

        启浩有些无奈地说道:“我刚说了,在军中你只是一个五品的千户,你只需听令行事即可,其他的不是你该过问的。而你不仅问了还对主帅的决定很不满,若你只是一个普通的将领,撤职都不为过。”

        枣枣一脸无辜地问道:“有这么严重?”

        启浩反问道:“将帅离心,你说严不严重?”就枣枣这个样子,启浩对她成为女将军这事真没什么信心。

        枣枣摸着鼻子说道:“阿浩,我不过是说两句,怎么就扯上将帅离心呢?”感觉启浩有些上纲上线。

        启浩不想再多说了:“大姐,咱们出来时间也够长了,该回去吧!”两人的想法压根不在一条思路上。

        回到军中,两人就听到云擎召集了高层将领正在主帅营内议事。

        枣枣想也不想就朝着营帐内走去,等了一半路发现启浩没跟上,转身问道:“阿浩,你怎么不走了?”

        启浩已经无力吐槽了,感情他刚才说的这些话,大姐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大姐,我们就算要进去也该派人去通禀,而不是这么冒冒失失地进去。若是让娘知道,又要训你了。”玉熙最讲礼节,而枣枣刚才的行为却非常失礼。

        枣枣讪讪地说道:“我这不是着急嘛!”

        启浩不想再跟枣枣说了,说了也没用。他走到营帐外,朝着易锟说道:“易叔叔,我跟大姐想进去,请你通禀一声?“

        易锟是很喜欢启浩的,不仅聪慧过人,最重要的是浩哥儿非常尊重他们,对他们来说,尊重比任何的奖赏都来得重要:“世子爷稍等片刻。”说完,掀起帘子走了进去。

        没一会,易锟就从里面走了出来说道:“王爷说世子爷可以进去……”说完,易锟停顿了下才朝着枣枣说道:“王爷让大郡主回自己所属营中。”这次随云擎出征的将军有封大军、楚韶光、杜峥、崔默。枣枣被调往封大军所辖军中,如今掌兵一千。

        枣枣听到这话问道:“易叔叔,是不是要有所行动了?”

        易锟摇头说道:“这个我不清楚。”就算知道,他也不会告诉枣枣的。

        启浩说道:“大姐,爹的话就是军令,你还是赶紧归队吧!”也就他大姐了,像其他的将领除非有令,都老实呆在军中呢!

        枣枣哦了一声道:“那我回军营了,阿浩,有什么事你派人通知我一声。”

        跟在爹身边,他肯定不会有事的。不过阿浩也知道枣枣是关心他,也没多废话,点头道:“你要保护好自己,别再受伤了。”

        枣枣笑着道:“放心,不会的。”

        启浩进了营帐,发现营帐内有十多个将领在。这些人,他都认识。打过招呼以后,启浩就站在云擎旁边。不管云擎说什么,他都只在一旁认真倾听,并没有开口。

        这次议事时间比较,议了一个多时辰。等众人离开时,天都快黑了。

        启浩见云擎还低着头看地图,说道:“爹,先吃饭吧!吃完饭再看不迟。”

        云擎嗯了一声道:“让他们将饭菜端进来吧!”出征以后,云擎都是在自己的营帐内用膳的。

        父子两人吃完饭,云擎并没再看地图,而是问了启浩:“刚才爹跟大军他们的谈话,你可有哪里不懂?”云擎这个父亲还是很尽职的,尽所能地将自己所会的教给启浩。这点玉熙跟云擎就截然相反,玉熙讲究的是循循渐进。她觉得若是一次性灌输的东西太多,有些拔苗助长的味道。

        启浩坦然说道:“爹,很多都不懂。”他是看过几本兵书,可兵书都是纸上谈兵的。真正的战事,可比兵书残酷复杂得多。

        这下,云擎也不知道从何说起了。

        启浩笑着道:“爹,这些等战事结束后你再慢慢给我讲解吧!”如他娘所说,他这次跟过来就是学习,多听多看,不懂的记在心头等他爹有时间再细问了。

        云擎笑着道:“好。等打完仗爹慢慢跟你讲解。”其实这次制定的计划,很多有赖于梦中的记忆。不过因为玉熙的话,那个梦的事他是不准备再说了。

        当天晚上,枣枣就得了军令,大军第二天起程。等第二天中午,枣枣才发现六十万兵马已经分成两路了。一路由他爹率领,另外的自然是封大军了。

        枣枣想去询问封大军,可很快就想起了启浩的话,顿时打消了这个念头。

        十天以后玉熙收到前线战报,云擎跟北掳的哈克族交战,大败哈克族,将哈克族的头领活捉。北掳一共有十二个部落,这十二个部落实力有强有弱。这个哈克族,在北掳之中属于实力比较强的。

        许武得了这个消息后有些激动,说道:“相信用不了多久,王爷就能将北掳给灭了。”之前许武说要跟着去云擎去打北掳蛮子的,这事玉熙是同意的。可惜,云擎不同意。原因也很简单,将玉熙跟几个孩子的安全交给其他人,他不放心,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许武也没坚持留了下来。

        玉熙摇头说道:“战事才刚刚开始,说这个为时尚早。”哪怕云擎开了外挂,可饶是如此,这一仗想要赢也没那么轻松。北掳人的凶悍,可不是说着玩的。

        许武对云擎有信心。

        过了三天,前方传回来不好的消息。封大军在木垒跟早侯在那里的达斡尔族打了一仗,死伤三万多人。而枣枣在此次战役中中了一箭,昏迷了一天一夜才醒。这事,封大军知道这事瞒不住,在送军报回来的时候让人将这事告诉了玉熙。

        许武见玉熙脸色难看,说道:“王妃别担心,大军在信里说了郡主没有性命危险。”不过这次受伤颇重,得一段时间才能养好。

        玉熙长出了一口气说道:“一次战役就死伤了三万多人,接下来怕都是恶战了。”

        许武倒也没有妄自尊大,北掳名将悍将也有很多:“北掳人主要是骑兵厉害,我们在这方面很吃亏。”他们到现在,骑兵数目还不到两万,就这数目,也还是云擎勒紧了裤腰带组建出来的。

        玉熙说道:“希望王爷能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上辈子云擎能将北掳灭了,那就表明他有办法克制骑兵,这辈子一定也能。

        事实上云擎并没有克制北掳骑兵的方法,他上辈子能灭了北掳主要是不怕伤亡。要知道,战事结束后三十五万兵马只剩下八万人。云擎碍于面子,并没有跟玉熙说这事。

        这日忙到半夜,玉熙才回了后院。躺在浴桶里,玉熙不由轻轻叹了口气。

        全嬷嬷有些奇怪地问道:“好端端地叹什么气?”玉熙可是很少叹气的。

        玉熙说道:“枣枣受伤了,后背中了一箭。这次伤得比较重,昏迷了一天一夜后才醒来。”虽然说当日答应枣枣从军,就知道受伤不可避免。可每次听到枣枣受伤,玉熙是既心疼又后悔,心情非常复杂。

        全嬷嬷又惊又怒:“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昏迷一天一夜,可想而知得多凶险了。

        玉熙听到这话摇头道:“是我的错。枣枣穿的一身盔甲太显眼,所以被北掳的神箭手定为目标。那神箭手射了两箭其中一箭被红豆给挡了,若不然,枣枣现在能否有命还两说呢!”

        全嬷嬷问道:“伤在哪里了?会不会留下后遗症?”几个孩子,最让人不放心的就是枣枣了。

        玉熙说道:“伤在后背,说伤着了肺,好在不严重。大夫说必须好好养,若是没养好会落下病根的。”能养好,玉熙就不担心。

        全嬷嬷阿弥陀佛了一声道:“王妃,这次大郡主养好伤后,不要再让她上战场了。”一次比一次凶险,她真怕到时候白发人送黑发人呀!

        玉熙没同意,说道:“看她自己的意思。”

        全嬷嬷说道:“就大郡主的性子,是肯定不会放弃的。王妃,不是我说不吉利的话,这战场上刀剑无眼,若是大郡主出事你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玉熙说道:“就算后悔,我也不能拦着,否则,她一辈子都不会开心的。”也是经历了太多事,玉熙才知道人想要活得舒心自在有多难。她现在有这个能耐让子女按照自己的意愿活得舒心自在,怎么舍得拦着呢!

        全嬷嬷无奈地说道:“要我说,其实最纵着枣枣的就是你了。”若是玉熙真有心约束枣枣,枣枣不会养成这个性子的。

        玉熙没有否认,说道:“我喜欢看她每日开开心心、活力十足的样。若是折断了她的翅膀,那就再看不到她肆意张扬的样子了。”顿了下,玉熙望着浴桶里往上冒着的白气:“我宁愿将来后悔,也不愿意她一辈子郁郁寡欢。”有的人喜欢平淡过一生,有的人就喜欢轰轰烈烈地活一世。而枣枣就属于后者,若是逼着她跟其他女子一样相夫教子,她肯定不会开心的。

        全嬷嬷听到这话,知道再劝无用了,当即只得说道:“这次枣枣回来,一定要让她好好养。现在若没养好,以后老了可就要遭罪了。”她只能尽所能地帮枣枣调理身体。

        玉熙点了下头道:“又要让嬷嬷受累了。”伤及肺腑可不是儿戏,所以这次又得让全嬷嬷给枣枣调理身体了。

        全嬷嬷笑了下说道:“这算什么劳累,我不过是动动嘴皮气。不过枣枣这次伤了肺,没个一两年是养不好的。”其实伤及肺部,哪怕再调养都会落下毛病。她能做的,就是将伤害降到最低。

        玉熙自己学过药理,岂能不知道内伤是最麻烦的:“让她吃吃苦头也好。”治内伤的药膳,味道可就不那么美味了。而要接连吃两年,对不愿吃药的枣枣来说,肯定是痛苦的煎熬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https://www.doulaidu.com/xs/52284/2731091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