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嫡女重生记 > 第九百九十七章 纠结 4

第九百九十七章 纠结 4


        茶楼的包厢很雅致,中间放着竹制的桌椅,连窗户都是竹帘。

        糕点跟茶水很快送了进来。不过此时,别说柳儿,就是枣枣都没心情吃东西了。

        没多会,殷兆丰就领了江以俊过来了。江以俊一看到柳儿,眼睛就转不动了。

        殷兆丰见此情景,有些后悔刚才听了枣枣的吩咐。若是出了什么事,王妃铁定饶不了他了。

        枣枣站起来,走到殷兆丰身边说道:“我们出去吧!”留下点空间给两人,让他们将话说清楚。

        殷兆丰心直往下沉,不过事已至此再后悔也无济于事:“大郡主,我在门口等,你们在屋里聊。”

        不等枣枣开口,殷兆丰说道:“这里人多嘴杂,若是让人知道二郡主跟江大少爷单独在包厢,不知道会传出什么难听的话。”

        枣枣有些犹豫。

        柳儿轻轻吐出一句话:“嘴都是长在别人身上,他们要说什么随他们去。”

        殷兆丰并不买账:“可若二郡主的名声受了损,到时候我们这些跟随的人肯定都要脱一层皮。所以,还请二郡主体谅。”

        柳儿低着头,让人看不清她脸上的神情。

        枣枣很了解殷兆丰,既然他这般说就不会退让了。见此,枣枣只得说道:“那你在外面候着吧!”

        殷兆丰嗯了一声道:“停留的时间不能太长,最多一刻钟。”说完,就出去了。

        屋子就剩下三个人,一时之间陷入了寂静之中。

        枣枣觉得满身的别扭,可任由这样下去也不成:“柳儿,你不是说有话要跟江以俊说吗?赶紧说,说完我们就回去。”

        柳儿不知道如何开口。

        江以俊终于将视线从柳儿身上移开:“二郡主,我昨日请我爹去王府提亲,可是我爹怕王妃不答应,拒绝了。”

        柳儿听了这话,整个人都傻了。

        枣枣看着脸色白得有些不正常的江以俊,气恼不已:“提什么亲?你都活不过三十岁,若娶了我妹妹岂不是害了她?”

        江以俊一脸震惊,过了半响后说道:“定然是有人造谣。我身体虽然有些弱,但大夫说活到五六十不成问题。”

        枣枣压根不相信这话:“是我娘说的,你总不会认为我娘造你的谣吧?”

        江以俊那么聪明的人,不可能在枣枣跟柳儿面前说玉熙的坏话。想了下,江以俊道:“我没有骗你们。你们若不信可以去问贺大夫,他给我看过几次,我身体如何他再清楚不过了。”说江以俊能活到五六十的并不是贺大夫,而是在江南那位给他诊治的大夫。

        枣枣看他说得信誓旦旦的样子,有些半信半疑:“真的?”

        江以俊指天发誓:“若是有半句虚言,愿遭天打雷劈,死后下十八层地狱。”

        发下这样狠毒的誓言,由不得不让人相信。枣枣这个时候后悔不已,早知道是这样她就不该同意两人见面了。

        柳儿觉得玉熙很可能是为了让她死心才故意说江以俊活不过三十。

        沉默了下,柳儿说道:“俊表哥,我娘不会同意这门婚事的,你以后不要再来这里等我了。”她娘知道两人见面,肯定不会再让她出王府了。

        江以俊有些激动,想靠近柳儿,不过被反应过来的枣枣给拦住了:“有话站在那说就成。”她对邬金玉动手动脚,那是在定亲后,定亲之前,她可是规矩得很。

        看着柳儿,江以俊眼中露出坚定之色:“郡主,只要王妃知道我是真心真意,一定会成全我的。”虽然柳儿没说,但他知道柳儿的心思跟他是一样的。

        柳儿摇头道:“我娘决定的事是不可能改变的。”唯一能改变玉熙决定的只有云擎一人。可这次,夫妻两人意见统一。

        江以俊又激动起来了:“没有试过,怎么就知道不可能呢?”

        一直没说话的枣枣看着江以俊苍白的脸色泛着红晕,狐疑地问道:“你身体真没问题?”怎么看怎么不对呀!

        江以俊斩钉截铁地说道:“我身体就是看起来有些弱,实际上半点问题都没有。”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枣枣看着江以俊的样子,根本就不相信她的话。只是她也知道跟江以俊争辩,也争辩不出什么来。

        柳儿没想那么多,只是说道:“俊表哥,我娘一言九鼎,不用试就知道结果了。”

        “郡主……”

        柳儿苦涩地摇头道:“你别再说了,没有用的。我以后也不会再见你了,你好好保重身体!”说完,柳儿朝着枣枣道:“大姐,我们回去吧!”

        “咚……”江以俊一头栽倒在地。

        枣枣拉着想要扑上去的柳儿,朝着外面叫道:“殷兆丰,江以俊晕倒了,你快去请大夫来。”

        殷兆丰很快进来,看着地上昏迷不醒的江以俊,伸手在他鼻子下面探了探,见还有气松了一口气。

        说完,殷兆丰抬头说道:“大郡主,二郡主,你们先回去,这里我会处理好的。”三个人见面,结果江以俊晕倒了,明天还不知道会传出什么难听的话来呢!

        见柳儿不愿动,殷兆丰面无表情地说道:“二郡主,若是你坏了名声,王妃一气之下说不准会要江以俊的命。”没办法,这个时候只有抬出玉熙来了。

        柳儿听到这话,全身都僵硬了。玉熙在姐弟六人面前是慈母不假,可柳儿知道她娘杀起人来眼睛都不眨的。

        枣枣抓着柳儿的胳膊道:“回去吧!娘估计等急了。”

        两人回到马车上,枣枣看着一直掉眼泪的柳儿:“柳儿,不过是说了两句话他就晕倒了,可见他的身体糟糕到了什么程度了。”说完,枣枣一脸羞愧地说道:“亏得我刚才还以为娘骗我们呢!”

        柳儿这个时候担心得不了,哪里还有空去想其他,一边哭一边说道:“也不知道俊表哥怎么样了?”

        若是有后悔药吃,枣枣立马吃了:“有殷兆丰在,不会有事的。”

        取了帕子帮柳儿擦了眼泪,枣枣说道:“别哭了,待会哭红了眼睛回去,娘看见定然要问了。”

        柳儿擦了眼泪,强忍着泪意说道:“这事瞒不过娘去的,殷兆丰肯定也会将这个事告诉娘的。”就算殷兆丰不说,其他人也会说的。

        枣枣忙道:“只要你跟娘保证以后不见江以俊了,娘不会责罚你的。”

        柳儿眼泪又来了。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我什么都不说了,你别哭了。”她最怕看见柳儿哭了。

        柳儿擦了眼泪,捏着沾满了泪水的手帕问道:“若是我去求娘,娘会答应吗?”

        “答应什么?”等反应过来,枣枣失声道:“你疯了?江以俊身体一看就很糟糕,你嫁给他保准没两年就要守寡了。”

        柳儿咬着下唇,过了半响后说道:“俊表哥不是讲了,大夫说他可以活到五六十。”这个时代,因为缺医少药,加上生活条件不大好,能活到六十都算高龄了。

        感情她刚才的话白说了,不过枣枣还是克制住躁意:“他在说谎,就他这样别说五六十,能活到三十就不错了。”

        柳儿立即说道:“不会,他一定能活到五六十的。”

        枣枣觉得争辩这个毫无意义:“不管他是活到三十还是六十,都与我们无关。”见柳儿眼眶又噙满了泪水,枣枣狠心道:“柳儿,若是他家世差点,我一定会帮你。可现在他是身体不好,瞧着他这个样子很可能随时会死,这个样子你怎么能嫁?”

        柳儿眼泪扑哧扑哧地掉。

        枣枣心疼不已,将她抱住说道:“别想了,多想无益。”若是轩哥儿在这里,枣枣一定会狠狠地揍他一顿。若不是轩哥儿要听两人合奏,哪会有这事。

        殷兆丰等江以俊的情况稳定下来后,就让一个下属将他送回了江家。至于他自己,则赶紧回了王府。

        刚到王府门口,他就看见了枣枣。听到枣枣让他不要将刚才路上发生的事告诉玉熙,殷兆丰摇头说道:“大郡主,这事不是你想瞒就能瞒得住了。”

        枣枣道:“哪那么多废话呢?就问你答应答应?”

        殷兆丰肯定不答应了。得罪枣枣,无非是调离她身边,得罪了玉熙,那他就得回家抱老婆孩子。

        听完殷兆丰的话,玉熙神色淡淡地说道:“有没有封锁消息?”她不希望这件事闹得人尽皆知。

        殷兆丰道:“我已经警告了茶楼的人,若是谁敢在外面乱嚼舌根头,抓着了必定重罚。”至于有没有效果,只要天知道。

        玉熙嗯了一声道:“下去吧!”

        殷兆丰犹豫了下说道:“王妃,那大夫说江以俊的身体很虚弱,特别是不能受刺激……”话没说得很明白,但他相信玉熙会懂。身体这般糟糕,无论如何都不能将二郡主嫁给他了。

        玉熙脸上挂着招牌似的笑容:“我心里有数。”那笑容,有些苦涩。

        殷兆丰听了这话没再多说,退了下去。

        傍晚的时候,柳儿的丫鬟又莲过来说道;“王爷,王妃,郡主说她没有胃口,就不过来用晚膳了。大郡主陪着二郡主,也不过来用膳了。”

        云擎脸色有些不大好看地说道:“怎么回事?”若是为了江以俊连饭都不吃,那这事可就严重了。

        玉熙淡淡地说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

        又莲等了一会,见玉熙没再说,福了个身说道:“奴婢会将这话转述给郡主的。”

        这顿饭,吃得极为沉闷。启浩吃完饭,站起来说道:“爹,娘,我先回去了。”既然帮不上忙,那还是当不知道的为好。

        玉熙嗯了一声道:“早些休息,别太晚了,身体为重。”

        启浩点头道:“娘放心,我不会拿身体开玩笑的。”他是严格按照自己制定的学习计划来,执行了五年了,没出过差错。

        屋子就剩下夫妻两人,云擎才开口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前两天不还好好的,怎么今天竟然连饭都吃不下了?”

        玉熙说道:“她今天见了江以俊,让江以俊不要再等,也说了以后不会再见他。结果江以俊受了刺激,晕倒了。我想,柳儿应该是受到了惊吓。”

        云擎吓了一大跳:“就这么几句话,江以俊就晕倒了?”见玉熙点头,云擎脸色非常难看:“以后不准再让柳儿见他了。”江以俊的身体,比他想的还要糟糕。

        玉熙点了下头。其实这次柳儿能跟江以俊见面,也是玉熙故意放的水。她早得了消息,知道江以俊在路上候着柳儿了。柳儿忍得住不见那自然好,表明她的理智占了上风;没忍住见了,让她知道江以俊的身体很糟糕就此打了退堂鼓,也算是一件好事。

        云擎觉得不能什么都不做:“让柳儿去庄子上住一段时间,当时散散心。”整日憋在府里胡思乱想,于身心不利。

        玉熙嗯了一声道:“先看看柳儿什么态度,再让她去庄子上。”

        云擎怎么也想不明白:“不过是见了两面,怎么就茶饭不思呢?”

        说起来云擎都有些后悔,若不是他让江以俊来镐城,也就没这事了。

        玉熙嘴上没说,但心里也很烦,当即没好气地说道:“枣枣也只是见了金玉两面,就要死要活地非君不嫁。也不知道是不是家里的风水不好,一个一个都这样。要是以后阿浩他们也这般折腾,我这条命迟早得交代在他们手里。”

        云擎忙道:“若是他们敢不听我们的话,我将他们的腿打断。”

        又莲将玉熙的话转述给枣枣与柳儿听,,说完,从食盒里取出了香菇鸡肉粥跟红油莲藕跟卤牛肉等四样比较开胃的菜。

        枣枣是早就饿了,只是为了陪着柳儿一直忍着。现在闻着看着香喷喷的粥,哪里还忍得住:“你着急也没用,先吃点东西。”柳儿担心江以俊,所以没有胃口。

        柳儿是一点胃口都没有:“我吃不下,你吃吧!”在没得到江以俊安然无恙的消息之前,她什么东西都吃不下。

        枣枣无奈,只能陪着她一起等。

        好在没一会红豆就来了,朝着两人轻声说道:“刚得到消息,江表少爷已经醒了。不过大夫说他身体虚弱,必须静心养着,不能再受刺激了。”

        枣枣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柳儿,江以俊已经没事了,现在能吃饭了吧?”

        在枣枣的殷切盼望之下,再加上又莲跟又新又一直再劝,柳儿喝了一碗半粥。

        


  https://www.doulaidu.com/xs/52284/2731279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