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嫡女重生记 > 柳儿番外(5)

柳儿番外(5)


        河面弥漫着浓雾,白茫茫的一片。透过茫茫烟雾朝前望去,一片缭乱的云山厮缠在一起,浓云重得像山,远山又淡得像云,是云是山,分辨不清。风吹云散,又现出了满山葱翠的树木。

        站在甲板上,柳儿双手撑着栏杆看着这景致,看得目不转睛。

        封志希见柳儿这个样子,笑道:“这里的景致跟西北以及京城截然不一样。”

        柳儿说道:“真的很不一样。”

        说完,柳儿指望下远处一座山峰说道:“有没有觉得那山峰像拄着拐杖的老翁?”

        “哈哈,还真有些像呢!”他之前来过江南,不过都是走急着赶路,哪有时间赏景。当然,有时间他也没这个兴致。就算是现在也是为了配合柳儿,他觉得这山啊水的也没啥看头。

        坐了半个月的船,他们终于抵达了金陵。入了金陵城,看着人来人往的集市,柳儿说道:“佑哥儿说金陵的繁华不逊色于京城,看来此言不虚。”

        “这里比我当年来的时候,繁华许多。”上次来是打仗,且当年战乱刚结束,这里还没恢复元气。如今天下平定了数年,这几年又风调雨顺。老百姓的日子过得很不错,所以这金陵城才是繁华一片。

        娇娇苦着脸说道:“娘,我饿了。”船上虽然吃的不错,但却不能跟家里比。

        封志希带着母女两人去了金陵城最好的客栈包了一个小院子。

        住进客栈,柳儿亲自点菜,还加了几样小吃,其中一道还是鸭血粉丝汤。

        最开始封志希不知道,等饭菜端上来看到有两碗鸭血粉丝汤,他很诧异地问道:“你不是不吃这些东西?”柳儿吃东西很挑的,动物的内脏她碰都不碰。

        柳儿笑着说道:“阿佑给我列了一张单子,让我到了江南一定要吃上面的东西。要不然,保准会后悔的。”佑哥儿说,若是来了江南没吃上他推荐的这些美食,白来一趟江南了。对佑哥儿的话,柳儿还是相信的。

        娇娇见没自己的份,忙说道:“爹、娘,我也要吃。”

        “少不了你的。”希望这东西,真如佑哥儿所说的那般美味。

        吃了两口,封志希说道:“味道还可以,但也没到惊艳的地步。”

        “是不大好吃。不过佑哥儿说新口街有一家鸭血粉丝汤店,味道特别的好。若是来了金陵没去吃这家店的衙门粉丝,等于是白来了金陵。”柳儿吃了两口就不想吃,可是自小受的教育是不能浪费粮食,她就将碗推给了封志希。

        娇娇也将自己的小碗推给了封志希。结果,吃完鸭血粉丝后,封志希再吃不下其他的东西了。以致下午柳儿说要去新口街的鸭血汤店,他一点兴致都没有。

        这家店并没有包厢,只放了十张桌子。此时客人也有不少,只是这些客人里没一个是女子。柳儿进来且没带着帷帽,自然一下成了焦点。

        封志希见众人盯着柳儿看,若只是觉得柳儿好看多看两眼也就罢了,偏偏里面有两个模样特别猥琐,那哈喇子都要流出来。这个,就让封志希不痛快了。

        封志希可不是忍的人,恶狠狠地说道:“看什么看?再看我将你眼珠子挖出来。”没直接将踢出去,算是好脾气了。

        那两猥琐的家伙看着封志希穿着华服身上还佩戴着长剑,知道这是贵人可不敢得罪他,两人站起来就想出去。

        店里的小二拦着两人说道:“还没给钱呢!一共六十文钱。”两碗鸭血粉丝不会这么贵,两人还点了菜。

        两人付了钱,就急匆匆地走了。

        二河走过去,给了店主一块十两银子说道:“等他们吃完,就不要再让其他人进来了。”没直接将正在吃东西的人赶走,也是不想表现得太霸道了。

        坐下来后,柳儿说道:“闻着这味,就很有食欲。”

        封志希点了下头。中午吃了两碗鸭血粉丝一点期待都没有,可闻了这芳香他也有一些饿了。

        很快,鸭血粉丝就送了上来。翠绿的芫荽,晶莹的粉丝,沉沉浮浮的鸭胗、鸭肠、鸭肝,看起来分外的撩人。

        见封志希夹了一块鸭血准备吃,柳儿忙阻止他说道:“先喝一口汤汁,再吸一口粉丝,然后咬一口鸭血。”

        端汤粉过来的店主听到这话,壮着胆子问道:“这位夫人来过我们店吗?”作为店家接待来自天南海北的客人,也会说官话。

        “我是第一次来江南。不过我弟弟来过,他说鸭血粉丝要这样吃最有味。”佑哥儿别看年岁不大,可是货真价实的老饕餮,听他的肯定没错。

        封志希觉得好麻烦,不过还是按照柳儿说的吃。吃完以后,他感觉到舌尖上有百般的滋味萦绕徘徊。

        “好吃。”客栈的鸭血粉丝,与这里比,真是一个天一个地。不得不说,还是小舅子会吃呀!

        别说柳儿,就是娇娇都吃了一碗汤粉。连汤,都没剩。

        出了汤粉店,柳儿特意看了街上,这街上也有女子在卖东西。不过这些女子,都是膀大腰圆看起来就很彪悍的。

        因为吃得比较多,柳儿就没坐马车,而是牵着娇娇走了一段路。

        走了好一会,只看到几个带着帏帽的女子。没一个像她这样,什么都不戴地走在大街上。

        柳儿叹了一口气说道:“来之前,我就听说江南这里规矩比京城要严苛。这里稍有些钱的人家,家里的姑娘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就算出门,也要带帏帽遮住容貌。”

        西北民风开放,相对而言京城规矩就比较多了。不过在京城这姑娘家出门也没见过几个戴帏帽的,这里恰恰相反。想到这里,柳儿心头有些沉重。

        封志希来过江南,对这里的情况也有所了解:“我觉得,这里才最应该办女学。”这女人不让出门天天窝在家里,没事也能搅出事来了。

        柳儿嗯了一声说道:“也就三五年的事。”这里,是肯定要办女学的。有她娘亲自出马,也不怕办不成。到时候,这里的现象应该能改变一些。对玉熙,她是有信心的。

        封志希虽领了差事,不过钦差还没到金陵,所以有时间陪妻女。接下来的几日,他陪着柳儿跟娇娇在金陵城游玩。

        他们一家三口玩得开心,可常氏的心情却与他们截然相反。

        看着红肿着脸满脸是泪的丹丹,常氏气得头昏眼花:“你做什么打丹姐儿?”丁三阳跟封莲雾都不是什么善茬,可歹竹出好笋,丹姐儿又乖巧又懂事。常氏对她的疼爱,都过了果果三姐妹。

        封莲雾脸色也不好:“我让她不要去那劳什子女学,她不愿意。”一气之下,她就对丹姐儿动起了手。

        丹姐儿捂着脸哭着说道:“外祖母,我要念书,我不要留在家里。”在女学这三年,她过得真的很幸福。不仅可以学到东西,她还交到了很多知心朋友。她不愿意,也不舍得离开学堂。

        再者,离开学堂整日面对这个疯婆子一样的母亲,她真的怕自己也会疯的。

        常氏抱着丹姐儿说道:“你别听她的,我们丹姐儿想念书就念。”

        封莲雾尖叫道:“娘,一个姑娘家家的念那么多书做什么……”

        “你给我闭嘴。”

        封莲雾说道:“娘,她是我的女儿,我不准她念书她就不准去。”

        如今想要进女学,都是需要经过考试的。丹姐儿在女学里学得好,人缘也好。保持下去,将来婚事都不用愁。若现在不去,之前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人家都盼着自己儿女好,封莲雾这个当娘的却是想要毁了孩子一生。

        常氏气得喘不过气来:“这个家,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做主了?”

        封莲雾有恃无恐地说道:“封家我是做不了主。可是丹姐儿是我生的,我的话她就得听。从今天开始,她哪都不能去,就留在家里陪我。”

        常氏颤抖着手说道:“你要再敢胡闹,我明日就让人送你回关家。”

        封莲雾一点都不怕,说道:“若你要我回关家,那我就带了丹姐儿一起走。”丹姐儿是她女儿,她带走天经地义。

        丹姐儿毕竟还是个孩子,听到这话吓得抓着常氏的手哭着哀求道:“外祖母,我不要跟她走。外祖母,我不要跟她走。”她是真的被吓坏了。要被带走,她哪还有活路。

        这话激怒了封莲雾,走上前将丹姐儿从常氏手里拽出来一巴掌甩过去:“我是你娘,别说带你走,我就是让你去死你也得听。”

        常氏气得又晕过去了。

        丹姐儿到了国公府,见到果果就哭。她是真的被吓住了。

        果果也被她这模样吓得不行:“表姐,出什么事了?你快跟我说?”

        哭了一通,丹姐儿将封莲雾要将她带去关家的事说了:“表妹,我不去关家,我死也不会去关家的。”到了关家,还有她的好日子过嘛!

        果果宽慰道:“表姐你别怕,有祖父在,她带不走你的。”她祖母糊涂,什么都由着这个姑姑来。可是祖父却不糊涂,哪能让她带走表姐。

        丹姐儿也知道这个理:“我就是怕……”

        “没什么怕的,她带不走你的。”幸亏她娘带着两个妹妹去了桐城,要不然又得受气了。


  https://www.doulaidu.com/xs/52284/5784831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