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嫡女重生记 > 柳儿番外(39)

柳儿番外(39)


        柳儿番外(39).

        到了金陵,娇娇就要四处逛。柳儿被缠得没办法,只能点头同意。

        川流不息的人群,不绝于耳的叫卖声,琳琅满目的物品。娇娇看到目不转睛,忍不住赞叹道:“娘,这里好繁华呀!”

        “嗯,这里确实很繁华,但还是比京城差点。”说完,柳儿轻轻一笑:“京城的事情,你还记得吗?”离京的时候,娇娇也才五岁。这个年岁,忘性比较大。

        娇娇摇头说道:“不记得了。娘,那我们什么时候回京城。娘,我想外祖父跟外祖母了。”对封大军跟常氏的影响,并不深刻。可是风趣的玉熙,却是让她念念不忘。

        “过两年,咱们就要回京了。”到时候她得回京给丹姐儿送嫁。

        回到家里,就听到石榴说京城送了信过来。柳儿拆开信,看完后轻轻摇了摇头。

        娇娇拉着柳儿的手,问道:“娘,怎么了?是不是祖父祖母他们又不来江南了?”

        柳儿摇头说道:“不是,是你表姐的祖父过世了。丁家的人,要她回去奔丧。”

        听到这话娇娇就不高兴了,嘟囔着嘴说道:“娘,这些年丁家的人对表姐不闻不问。如今要表姐回去奔丧,肯定不坏好心。娘,不能让表姐回丁家去。”每年娇娇的生辰丹姐儿都会送礼给她,而且送的都是精巧可爱的小物件,这些东西得娇娇的喜爱。虽然六年没见,但娇娇对丹姐儿却很亲近。

        柳儿忙安抚道:“你表姐不去丁家,过两日就会随你祖父祖母来江南了。”

        娇娇高兴地说道:“等表姐跟大姐来了,我带她们出来玩。”

        晚上的时候,柳儿将这事与封志希说了。说完后,柳儿道:“以前不闻不问,如今丁老爷子过世就来接人。志希,我怕丁家的人以后会缠上来。”

        封志希倒是不在意:“只要丹姐儿不想回去,谁也不能勉强她。”丁玗作为丁家唯一的子嗣,他们要把着不放于情于理都说不通。可就是如此,他爹也为丁玗的未来做好了打算。

        “郭氏是个聪明人,怕是不会舍得封家这门亲了。”封家在京城,那是顶级权贵家。这世道孤儿寡母存活不易,他们只要跟封家搭上关系,就不会有人敢欺凌她们了。

        封志希轻笑一声说道:“封家是他们想攀就能攀得上吗?”丁玗他都不愿再管,更不要说这什么郭氏了。

        柳儿想得比较多:“我的意思是给她们一个警告。要找上门来,到时候难做的还是丹姐儿。”丹姐儿身上到底流着丁家的血,郭氏的两个女儿也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若求上门来置之不理,怕会被人说闲话。

        “你说得对,是得将这个后患解决掉。”虽然这些人他不放在眼里,但像苍蝇一样总在耳边嗡嗡地叫,也惹人厌烦。

        封志希让丁氏的族长收走了丁家三成的家产。这事,算是对郭氏的警告。若是她再敢骚扰丹姐儿,到时候就不是三成家产这么简单了。

        郭氏知道后惊恐不已,再不敢打丹姐儿的主意。也因为封志希这一举动,给丹姐儿省却了很大的麻烦。

        安顿下来以后,柳儿就开始着手女学的事宜了。因为有了经验,买宅子请先生进行得比较顺畅。不再像上次那样,不是这里出错就是那出差错。

        却不想女学堂的牌匾挂上去,第二天清早那牌匾被人弄成几截丢在大门口。

        柳儿可不是个被欺负不还手的人,朝着秋月说道:“去跟金陵知府说,午饭之前必须将这人给我抓住。要不然,就换个能干的人来坐这个位置。”

        她倒要看看,是什么人竟然如此大的胆子竟然敢来挑衅她。

        金陵知府葛文白得了柳儿这话,一张老脸顿城苦瓜了。不过他也不敢耽搁,立即派人去抓这个肇事者,然后去了总督府求见总督傅明朗。

        “大人,公主要在金陵办女学,怕昨晚的事只是开始。”若只是弄坏女学的牌匾这不算什么事,就怕那些人还会放大招。到时候,他怕自己招架不住。

        傅明朗消息灵通,说道:“太后主张办女学,皇上是极力支持的。”简单的一句话,就表明了态度。皇上支持,他肯定也拥护。

        得了这话,葛文白就知道如何做了。

        肇事者很快就抓住了,是一个五十毒岁头都白了的老秀才。

        被抓的时候,老秀才大叫着他没做错,还说女子无才便是德。柳儿此举,分明是违背纲常,乃是大逆不道之举。

        柳儿原本听到年岁大了,还起了恻隐之心,想着派人训斥一顿就算了。可等听到老秀才的言论当即气得不行,与葛文白说道:“剥了他的功名,再打二十大板,然后让他赔偿我牌匾的钱。”

        包括木料跟请工匠的费用,这块牌匾合起来要五十两银子。

        这五十两银子对柳儿来说不算什么,但对老秀才一家却是一笔巨款。

        葛文白想着老秀才年岁大了,怕二十板子会要了他的命,所以就减半只打了十大板。这十大板子,也是放了谁的。按理说是不会有性命之忧的。

        可老秀才一声念念不忘得就是考取功名,可一辈子也就在秀才这里止步。如今秀才功名被夺,瞬间怒气攻心,加上又被打了十大板子,回到家就只剩一口气了。到晚上,就没了。

        封志希得了消息,与柳儿说道:“柳儿,这事闹得有些大,怕是御史跟朝中的官员会弹劾你草。”

        柳儿冷笑道:“弹劾就弹劾,还怕了他们不成。”若是这次退缩,这女学就再难办起来了。

        “你还是将这事的来龙去脉告诉下皇上比较好。”不过是个酸孺,皇上肯定是护着他媳妇了。不过,总得跟皇上打声招呼才好。这样御史弹劾,也不怕。

        柳儿点头道:“我已经写信给了娘。不过你说得也对,我等会就写信给阿浩。”毕竟闹出人命来了,总得给启浩交代下。

        “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念书就违背纲常大逆不道。这种人,见一次我打一次。”老秀自己挨不过十大板死了怪得了谁,只能怪他自己找死。若是他不弄坏女学的牌匾,也就不会有后来这事了。

        封志希说道:“柳儿,女学都还没办起来就出了这样的事,你得做好准备。”都还没对外招生就闹出这样的事,这次办学估计会起很多的波折。

        “他们不让我办,我偏办。我倒要看看,他们能奈我何。”老顽固的人很多,可那又如何。有本事尽管放马过来,她可不怕。

        看着霸气侧漏的柳儿,封志希愣了下,转而笑了起来。

        柳儿不满意了:“你笑什么?难道是觉得我这女学办不成?”

        “不是,我是觉得你刚才的样子很霸气。”主要是柳儿平日温温柔柔的,还是第一次看到她这模样。

        柳儿瞪了封志希一眼:“这么严肃的事,你竟然嬉皮笑脸的。”

        封志希觉得得很冤。

        柳儿说道:“芊芊办女学的时候,江以政出谋划策帮了不少的忙。我办女学,你从来都不问一声的。”所以说,人比人气死人,货比货得扔。封志希在这方面跟江以政,那差得远了。

        封志希笑道:“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福州办女学异常顺利,他想帮忙也没这个机会呀!

        柳儿想等女学开办以后,借用封志希的几个护卫,这样也是防备有人使坏。

        封志希想了下说道:“若是大张旗鼓地派护卫保护女学,会让人更紧张容易造成恐慌,更那招到学生。我觉得,还是暗中派人守着女学就好。”

        柳儿也觉得有道理:“听你的。”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柳儿打死老秀才的事很快传入京城。都察院左都御史陈磊弹劾柳儿草菅人命。

        有道是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哪怕是二公主也不可能随意要人性命。所以,陈磊义正言辞是与启浩说道必须严惩柳儿。

        佑哥儿最是护短了,且这事的来龙去脉他也一清二楚。听到陈磊的话,佑哥儿站出来说道:“按照大明律法,胆敢毁坏他人财物必须予以重罚。女学堂可是我二姐的私产,那人胆敢毁坏女学的牌匾,我大姐打他十大板,并没违背律法。”佑哥儿如今掌管着刑部。大明律法,他背得滚瓜烂熟。

        陈磊最怕跟佑哥儿对上。因为佑哥儿从不按常理出牌。不管谁跟他对上,他都不用靠启浩偏帮就能让对方灰头土脸。

        其实上折子之前陈磊就知道,这事最后会不了了之。但既身为左都御史,这些就是他的分内事。不能因为二公主身份贵重,他就退缩了。若如此,他这个左都御史也做到头了。

        韩建明站出来说道:“耿秀才毁坏公主私产确实该罚,不过老秀被打了十板子就没命也让人想不到。”韩建明的意思是既有错,就该罚。

        佑哥儿扫了一眼韩建明,没说话。他可以肆无忌惮地跟其他人对着干,却不敢怼韩建明。要不然,他娘头一次就饶不过他。

        启浩听从韩建明的建议,罚了柳儿三个月的俸禄。


  https://www.doulaidu.com/xs/52284/5784831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