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嫡女重生记 > 柳儿番外(42)

柳儿番外(42)


        柳儿番外(42)

        五月的天,已经有了一丝的热意。可江以俊的屋子里,却还点着炭火。

        半垂的青色幔帐将容颜给遮住了,天蓝色的锦被盖住了大半个身体。

        “咳……”这一个月江以俊咳嗽不断,照顾他的人都是整夜整夜的不能睡。刘氏,已经瘦得双眼都凹进去了。

        “呕……”将梗在喉间的东西吐出后,江以俊感觉舒服了许多。

        刘氏看着地上的一滩血,脸色大变。不过瞬间她又恢复如初,转过头轻轻地给江以俊抚背。

        “要不要喝口水?”虽然江以俊身体不好,但也是她跟孩子的支柱。若是去了,留下她们孤儿寡母的以后可怎么办。

        江以俊伸出枯瘦如柴的手接了水杯,喝了两口就又躺回床上了。

        大夫很快过来,给江以俊诊完脉以后面色有些凝重。

        “薛大夫,我是不是不行了?”见薛大夫摇头否认,江以俊神色淡然道:“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应该熬不了多久了。薛大夫,你告诉我还有多少时日,我也好安排身后事。”

        薛大夫犹豫了下,说道:“最多一个月。”江以俊已经油尽灯枯了,现在完全是用药在吊命。一个月,已经是最乐观的估算。按照江以俊如今的身体状况,怕也就这几日了。

        医者父母心,作为江以俊的主诊大夫他也很难过。如此才华洋溢的人竟然要早早就要去,真的是天妒英才。

        自小到大他吃药就跟别人吃饭一样,****断不得。为了活下去很多东西他都只能看不能吃。这些年,为了活下去,他真的过得好辛苦。

        听到薛大夫这话,江以俊露出了笑意:“也好。”对他来说死不可怕,因为死就意味着解脱。

        闵氏听到江以俊时日不多,压根就不相信。握着江以俊的手,闵氏坚定的说道:“阿俊,不用信他们的话。当年多少人说你养不活说你活不到三十岁。可现在,你不一样活得好好的。”

        江以政自小生下来身体就不好,很多人都说他养不活。长到三岁,大夫仍说活不过十岁。十岁以后,那些大夫又说他活不过三十岁。如今,儿子已经三十有二了。前面那么难都熬过来,闵氏坚定地相信这次儿子也一样能度过。

        江以俊刚想说话,又忍不住咳了起来。那唾沫里,都带着血丝。

        闵氏看着被面上的红点,紧紧抓着江以俊的手说道:“俊儿,你一定要坚持住。俊儿,你要有个三长两短你让娘怎么办?你让健儿怎么办?”

        江以俊跟刘氏有个儿子,当时知道柳氏怀孕,他就给取了健儿这个名。不管是男是女,江以俊都希望孩子有个健康强壮的身体。好在江以俊的期盼没有落空,这孩子身体很好。与同龄人,并没有什么差别。

        饶是如此,江以俊还是不敢再多要孩子。万一再生,那孩子像着他这般病弱以后可怎么办。

        江以俊眼睛也酸酸的:“娘,孩儿累了。娘,孩子坚持不下去了。”对他来说,活着就等于是煎熬。他是割舍不下老母跟妻儿,可是他真的撑不住了。

        闵氏再绷不住,眼泪刷刷地落了下来

        伤心过后,闵氏就恢复了平静:“俊儿,其实有件事娘一直让人瞒着不告诉你。”

        “什么事?”

        “二公主来了江南,如今就住在金陵。这次,他们最少要在金陵呆三年。俊儿,你赶紧好起来,到时候娘带你去见她。”只要江以俊能活下去,什么她都愿意做。

        江以俊陷入了回忆之中,半响一会回过神来说道:“不用了。”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再见面,那人也不是记忆之中的模样了。既如此,又何必再见。

        闵氏见连去见柳儿这样大的诱惑也激不起江以俊半点的求生欲。她知道,这次是真的留不住儿子了。

        儿子挣扎着求生,她心疼。儿子要走了,她更痛。可这一日,终究是要来临了。

        虽然悲痛,但闵氏不想让江以俊带着牵挂走:“俊儿,你放心,等你走了以后娘就带着健儿去与你爹团聚。”儿子身体虚弱走不了仕途,那没办法。孙子身体健康,以后肯定是要走仕途的。想要成才,必要要有人教导,而这个人非丈夫莫属了。

        江鸿福其实很看重健儿这个嫡孙,只是江以俊身体太差不能长途奔波。所以,他到现在都没能见到这个孙子一面。

        江以俊心头微松,笑着说道:“好。”

        十日之后,江以俊病逝。按照江以俊生前的要求,他的丧事一切从简。除了至亲以及江以俊的至交好友,其他人都没通知。

        江以俊乃是江南第一才子,不管是他写的诗词还是作的画,一问世就受人追捧。当然,据说他也精通音律,特别是笛子吹得特别的好。可惜,几乎没人听过他的笛声。

        所以,哪怕他的丧事办得很简陋。他病逝的消息,还是很快传了出来。

        两日以后,封志希也听到江以俊病逝的消息:“病逝了?”

        下属点头说道:“嗯,病逝了,千真万确。”这么一位大才子,三十出头就没了,想想都觉得好可惜了。

        听着这人言语之中的惋惜,封志希有些烦躁,挥挥手让人下去。

        江以俊是大才子,而这方面又是封志希所欠缺的。所以,六年前他知道江以俊痴念柳儿时,心里很不爽。不过,这事随着他们回京,也就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不巧的是,前些日子与一个在千卫营呆过的下属喝酒。

        那人喝多了,大着嘴巴说他以前在一家茶楼里看到柳儿与江以俊前后脚进了包厢。两人在包厢里聊了很久,然后柳儿出去没多久,江以俊就病倒被抬回家了。

        最开始柳儿说她跟江以俊话都没说一句,更没有动心,封志希是相信的。可这同僚的话,却让他怀疑起来了。是不是两人有过一段,因为江以俊身体不好太后没同意,所以两人才没成。

        以前柳儿谱了曲子或者赋词作画,他不懂也没放在心上。可猜测到柳儿跟江以俊有过一段,他就在意起来了。

        却没想到他还没开口问柳儿这事,江以俊竟然就死了。

        最为枕边人,柳儿很快就能感觉到封志希心情不好:“怎么了?差事不顺?”自启浩送来的牌匾挂在女学大门上,那些鬼鬼魅魅的身影就不见了。骂她的那些人,也都变鹌鹑缩起头来了。如今柳儿的日子,过得极为顺畅。

        封志希摇头道:“一切都挺好的。我累了,睡吧!”

        柳儿莫名其妙。不过见封志希不说,她也没继续追问。

        要柳儿知道江以俊病逝,肯定会很难过。想到柳儿为别的男人难过,他就烦躁得不行。越想越不爽,在床上翻来覆去的。

        柳儿原本还打算明日让秋月去问下大河,看看封志希碰到什么难事。看到他这样,也不愿等明日了,推了他一把说道:“到底什么事,让你为难成这样。”

        封志希再忍不住了,转过头问柳儿:“若是江以俊身体健朗,你会嫁给他吗?”这个念头盘踞在脑海之中,让他没办法冷静。

        柳儿反应过来这话里的意思,骂道:“你好端端的什么疯呢?”

        “柳儿,江以俊死了。”

        柳儿有些意外,不过很快恢复了平静,叹了一口气说道:“他身体不好,大夫早说了他活不过三十岁。”

        “这事你怎么知道的?”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人一旦起了疑心就会变得很敏感。

        柳儿没好气地说道:“当然是我娘告诉我的,难道你还以为我还派人特意去打听过他的事?”

        说完,柳儿着恼道:“什么叫江以俊身体健康我就会嫁他,这话什么意思,你给我解释清楚?”

        封志希看柳儿并没伤心难过,顿觉可能是自己是想多了:“我就觉得我一个大老粗什么都不懂,配不上你。倒是江以俊才华洋溢,跟你特别相配。若是他身体好,太上皇跟太后肯定将你嫁给他了。”

        柳儿又好气又好笑。她还以为出什么事了,没想到是封志希打翻了醋坛子。

        想了下,柳儿说道:“那你觉得我爹跟娘相配吗?”

        “自然是极相配了。”

        柳儿笑道:“我爹当年肚子里也没几两墨水,而我娘不仅饱读诗书音律书画这些可有所涉猎。不仅如此,我爹还长得五大三粗跟头熊似的,我娘那时候貌美如花。很多人都说我娘嫁给我爹,那就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这话,是全嬷嬷跟柳儿私底下说的。

        封志希可不敢接这话。

        柳儿说道:“我娘说相不相配不是看容貌才情,而是要看两人的性情。像我娘跟爹不管是才情还是外貌不大相配,但是他们的性子正好互补。所以,他们才会过得才这般幸福。”

        封志希还是头一次听到这种说法:“那你觉得嫁给我以后,幸福吗?”

        “你这不是废话。我要不觉得你好,觉得不幸福,做什么千里迢迢地跟着你去福建。去福建,那可是差点要了我半条命。长这么大,我还从没受过那样的罪。”说完,柳儿很是怀疑地问道:“是不是那刘氏跑到你面前胡说八道了?我跟你说你可别着了她的道,她定是知道江以俊的心思,心里不平衡所以想要离间我们夫妻。”若查出来真是刘氏所为,她定饶不了这个女人。

        封志希笑了下说道:“没人在我面前嚼蛇跟头。”

        柳儿半信半疑。


  https://www.doulaidu.com/xs/52284/5784831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