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嫡女重生记 > 启轩番外(23)

启轩番外(23)


        古九跟窦姨娘说了半天阿加村的风俗习惯,说完后道:“等尼提下次再送了野物来,你就告诉轩王。”

        “我不要他的东西。”她又不会嫁给尼提,收人家东西算怎么回事。

        古九笑道:“干嘛不要?不仅要,还要跟尼提来个一年约。”

        想起古九刚才说会让她完好无损地回京城,窦姨娘问道:“你想让我做什么?”

        “你跟尼提说,让他一年以后挑战轩王。若他赢了,就跟他。轩王知道以后,肯定会奋发图强的。”轩王这些天练功,都是被逼的。不是发自内心地去练功想变强,又如何能变强。

        窦姨娘明白,古九是想用这种手段刺激轩王:“我会跟他说如是他输了,我就不活了。”要这样还不改变,他真可以去死了。活着,也不能给她儿子做个好榜样。

        古九觉得这样效果会更好:“给轩王的药,我明日晚上送来。防备轩王看出端倪,你明日去求村长,让他请巫医来给轩王诊治。”到时候将药换了,然后药渣倒悬崖下面去,这事谁也不知道。阿加村的人知道轩王痊愈,最多也就说他命大了。

        窦姨娘问道:“还要用药呀?”她还以为只要吃那药丸,就可以好了。

        古九失笑:“你当那是仙丹,那药治内伤有奇效。可轩王不仅受了内伤,还受了外伤。要在这阿加村,就轩王这伤势十有八九是活不了了。”阿加村的巫医治些外伤还成,内伤就差得远了。

        交代了一些事,古九就消失了。

        吃糠咽菜她不怕,就怕不能活着回京城见儿子。如今知道古九在暗处保护他们,窦姨娘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了。吃完饭,她还就着夜色收拾了东西。

        第二日清晨,启轩就醒来了。

        窦姨娘忙问道:“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点?”

        启轩红着眼眶说道:“疼得厉害。巧娘,这里就没有大夫吗?”这样熬着,度日如年!而且说不准还耽搁了,会没命的。

        窦姨娘看启轩的神色,再听他说话的声音,就知道他比昨日好了不少。因为昨日,若不仔细听都不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

        其实若不是怕落下后遗症,古九都想再晚几天现身了。不过他有顾虑,若是轩王落下后遗症太上皇跟太后不会责罚他,但以后肯定会自责的。以防万一,他才现身的。

        “那你先吃完这个番薯粥,我就去问下村长这里是否有大夫?”所谓的番薯汤,就是鸡汤加上番薯,没有米。

        吃了一大碗的番薯粥,启轩忍不住说道:“好想吃米饭。”

        窦姨娘讥笑道:“我还想吃福运楼的熊掌跟烤全羊呢!”福运楼最有名的当属熊掌与烤全羊。因为这两样,不是你想吃就有的,有钱也得看运气。

        启轩想起在京城的生活,再对比现在。真的是,一个天一个地。

        窦姨娘吃饱了,才去的村长家。

        村长倒是很爽快地叫了巫医去给启轩治病。结果,巫医叽里咕噜地说了一通。

        “韩少爷,叶老说你伤脾脏,是好不来了。”启轩是受了很重的内伤,但却没巫医说得那般严重。

        启轩整个人都傻了,他没想到自己竟然这般严重。他还只以为,躺一两个月就能好。

        在窦姨娘的一再哀求之下,村长也在旁帮忙说了下情。巫医这才勉强答应会给启轩配药。

        送走了村长跟巫医,窦姨娘回转头来就看见启轩泪流满面:“你哭什么?”

        启轩一边哭一边说道:“我都快要死了,难道连哭一会都不成?”

        窦姨娘骂道:“你能不能别这么没出息。那巫医的话,也未必就做得了准。也许,就有奇迹呢!”

        “能有什么奇迹?这里又不是京城,别说太医,就是普通的大夫都请不到。”想着要死在这鬼地方,连父母兄弟以及妻儿最后一面都见不上,启轩的眼泪又忍不住落下。

        窦姨娘问道:“你有没有觉得,以前是生在福中不知福。”

        启轩没接话。

        窦姨娘说道:“你也别沮丧了。我觉得那巫医的话,也未必作准。你跟这里的人不一样,你自小吃了那么多好东西底子打的好,说不准很快就能痊愈。”

        启轩眼中燃起了希望。他记得,他娘说过给他们吃过能治百病的灵药:“我觉得,我今日比昨天好了一些。”一定是那灵药起的作用了。

        其实这话是玉熙忽悠启轩的。她学了药理,哪能不知道孩子不能进补。那肉灵芝除了柳儿吃过,枣枣跟启浩几人都没吃过。

        窦姨娘想了下问道:“你有没有学过什么内功心法的?听说那个对内伤有效的。”这个,完全是窦姨娘道听途说。

        “没有。”

        窦姨娘不想熬这个没用的药给启轩喝,就说道:“我先去地里看看,看完后我回来给你煎药。”已经开了一亩地的荒了,三分地种菜,其他的都种了粮食。另外还剩下一亩多荒地,还没开垦出来。

        启轩点了下头。

        躺在床上,看着黑漆漆的屋顶听着外面的风声,启轩自言自语道:“爹、娘,是不是儿子让你们伤透了心,所以就将我扔到这种穷山恶水的地方来。”说这话的时候,启轩的眼泪又忍不住流了下来。

        古九要去给启轩配药,所以派了下属黑木暗中看着他。

        看到哭得稀里哗啦的启轩,黑石忍不住撇了下嘴。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轩王这眼泪也太不值钱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娘们了。

        窦姨娘到了地里,就看见一只大树下的狍子。那狍子看着完好无损,可却是一动不动的。见状,窦姨娘的嘴角忍不住抽了下。若不是古九的话,她肯定以为这是撞在灌木下摔死的傻袍子,然后捡回家了。不过,现在她知道这定是那尼提弄出来的了。

        检查了下地里的情况,窦姨娘就去采摘野菜了。

        半个多时辰以后,窦姨娘提着半桶的野菜回了家。没办法,篮子都没一个,只能用木桶了。

        回去的时候,见狍子还在就捡了回去。

        等窦姨娘走后,尼提就现身了。看向窦姨娘的背影,他露出了一丝的笑意。他是想着不能总劳烦村长,所以就想了这么一个法子。结果却没想到,巧娘竟然真捡了。

        回去后,窦姨娘就直接做饭,并没给启轩煎药。

        启轩并不喜欢吃药,可这回却是主动提及:“等会吃完饭,你将药煎下。”他不想一只躺在床上,这样跟废人没区别了。

        “我等会要去村长家里一趟,回来就给你煎药了。”

        去村长家时,窦姨娘将捡来的袍子带上。村长夫人看到这只狍子,眉开眼笑。

        可最终,窦姨娘还是将狍子提回来了。躺在床上的启轩看到这只狍子,说道:“又是村长送来的吗?”

        “你说呢?”

        启轩却是皱紧了眉头:“昨日我受伤,他连村里的巫医都不给我请。如今又送野鸡又送狍子的,定是有什么阴谋?”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想到这里启轩说到:“这狍子肯定有问题。”

        “这狍子没问题,有问题的是送的人。”窦姨娘将狍子拿回去放到厨房,然后折返回来给启轩解释:“野鸡跟狍子不是村长送的,是尼提送的。”

        启轩瞬间,恨不能将喝的鸡汤吃的鸡肉都吐出来。

        窦姨娘见状,嗤笑道:“你别忘了,你的命也是尼提救得。你要真有骨气,那就从悬崖上跳下去。”

        启轩着恼道:“既知道是他送的,为何你还要将这只袍子带回来?莫非,你真想跟了他不成?”要没这个想法,也不可能收了这只袍子了。

        窦姨娘瞪了一眼启轩,说道:“要不是怕毅康没了爹以后无所依靠,你以为我会忍着厌恶收下这狍子?”

        “我知道,你是为了毅康才会跟着我吃苦受罪。”正因为知道,心里才更难受。这么多的女人,竟然没一个真心对他。哪怕是他的王妃,对他也没多少感情。

        窦姨娘嗯了一声说道:“我已经跟尼提约定好了,一年以后你跟他比试。若是你赢了,他再不能来骚扰我。若是你输了,我就跳崖。”

        启轩沉默了下说道:“其实你没必要为我守着,不值得的。那尼提真心喜欢你,你该嫁给他也挺不错的。”主要是启轩觉得自己很可能好不了,不想拖累了窦姨娘。

        窦姨娘对启轩的感情早就耗尽了,听到这话并不伤心,只是说道:“我不会改嫁的。这辈子生是云家的人,死是云家的鬼。”

        启轩以为窦姨娘在顾忌云家:“我家里人都很开明,你想改嫁没人会拦着,更不会有人为此责怪你。”

        窦姨娘盯着启轩说道:“我要改嫁了,毅康就成了个没人疼的孩子了。”云启轩根本不在意毅康,王妃有自己的孩子也不可能花心思在他身上。能让他吃饱穿暖给他请个好先生,已经算是很好了。

        再者她要改嫁,想见毅康一面都难。至于带毅康走,那是不可能的事。

        启轩没说话了。

        窦姨娘也不想再多说废话了:“你要不赶紧好起来,然后努力练功打败尼提。要不,等一年以后看我从悬崖上跳下去。”

        启轩握紧了拳头。

        “村长夫人约我去山上采蘑菇,估计要到晚上才能回来。。”村长说了启轩活不了多久,那等启轩死后窦姨娘改嫁给尼提就是村里的人。所以,村长夫人才对她发出邀请。

        窦姨娘将狍子收拾好,又就出去了。

        ps:第二更在十点左右。


  https://www.doulaidu.com/xs/52284/5784832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