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嫡女重生记 > 铁奎番外(154)

铁奎番外(154)


  妞妞出嫁这日,是谢嬷嬷帮着上妆的。

  一个时辰后,看着铜镜里的人,妞妞不可置信地问道:“嬷嬷,这是我吗?”

  谢嬷嬷嗯了一声道:“大姑娘,等会不能哭,哭了就将妆给毁了。”

  “我不哭。”反正等成亲后,她就说服刘根全将她娘接过去。其他人,与她那是相看相厌,所以没啥好哭的。

  出嫁的时候,妞妞应景地嚎了几声。眼泪,却是没有的。

  刘根全几个关系特别好的朋友来闹洞房。等盖头一撩起,屋子瞬间就安静了。

  定亲后刘根全跟妞妞也见过好几次,自然也发现妞妞变白了,人也越来越好看了。可就算如此,也跟现在没法比。这会的妞妞美得很仙女似的,让他呼吸都粗了起来。

  其中一人惊呼出声:“哇,新娘子好漂亮。全哥,你有福了。”

  另一个身材魁梧脸上有一条刀疤的男子却是面色难看地看着妞妞,问道:“你是谁?为什么要冒充新娘子?”

  原本有些拘谨羞怯的妞妞听到这话,忍不住抬起头一脸茫然地问道:“什么?”

  “我问你,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冒充新娘子?”说这话的时候,男子眼中带着杀气。

  刘根全回过神来,转过头看着刀疤男子说道:“胡敬,这是我媳妇,没被人掉包。”

  胡敬有些狐疑地问道:“真的?你没弄错?”他是见过宁家大姑娘,五官虽然不错,但皮肤黝黑。可眼前这人,虽不是倾国倾城,却也称得上美人了。

  刘根全哭笑不得地说道:“我自己媳妇还能弄错,那不成二傻子了。”

  将人都轰出去,喜婆说了一些吉祥话,然后也走了出去。

  刘根全坐在妞妞身边说道:“媳妇,刚才的事你别介意。”

  妞妞抿着嘴,有些不解地问道:“为什么他会说我是假冒的呀?”

  “今天的你太美里,美得跟仙女一样,所以他才起了疑心。”想想第一次见到妞妞的模样,再对比现在,真的是判若两人。

  若不是他隔段时间见妞妞一次,怕也会认为换了人。

  虽然妞妞之前的模样他也不嫌弃,可媳妇变漂亮了那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了。所以,刘根全特别感谢未曾见面的曾晨芙。没有曾晨芙,也没有现在漂漂亮亮的媳妇了。

  这话让妞妞听了仿若喝了蜜一样,心里甜滋滋。不过,妞妞还是问道:“为什么他会有此怀疑?”

  这事,刘根全还真知道:“胡敬的堂哥,娶亲时新娘子被她堂妹冒名顶替。当时新郎官喝醉酒,一直到第二天才发现娶错了人。只是两人已经圆房,只能错就错了。婚后,他堂哥过得很不好,一次跟那女人吵架出门不小心摔沟渠里没了。”

  妞妞忍不住嘀咕道:“他这堂哥也是够糊涂的,揭盖头的时候难道就没发现人不对?”揭盖头的时候,可没喝酒。

  刘根全笑着道:“两人身段差不多,加上新娘的脸涂得跟墙一样白,哪能看得出来。”他以前在乡下也见过几次新嫁娘的模样,那新娘妆老丑了。结果,妻子却给他了一个大大的惊喜。

  等刘根全出去以后,妞妞很是感激地跟进屋的谢嬷嬷道谢,然后说道:“嬷嬷,我想学上妆,你能不能教下我?”之前谢嬷嬷说教她,她不愿学,觉得正经人家的姑娘哪能整日涂脂抹粉的。可刚才这一出,却是让她想法改变了。

  “可以。不过明年四月我要回京,能学到多少就看你的悟性了。”如今外面大雪纷飞,也回不去。等天气变暖,她就会回京。

  妞妞忙点头道:“我一定好好学。”

  三朝回门时,方辉与刘根全说了一会话就回了香草院,留下壮哥儿跟远航陪着他。

  壮哥儿说道:“姐夫,我姐这人心性好人也单纯就是脾气有些冲。希望姐夫,以后能多包容她一些。”

  刘根全笑着道:“放心,我会对她好的。”这么大把岁数娶上媳妇,自然是要捧在手心。再者媳妇这般漂亮,要对她不好一脚将自己踹了,哭都没地找去。

  大年三十,壮哥儿跟宁远航在主院陪着马氏吃饭。

  吃到一半,马氏眼泪又落了下来。

  宁远航无语至极,这么喜庆的日子你哭什么哭呀!不过看在壮哥儿的份上,他也只是低头吃饭,没说话。

  壮哥儿问道:“娘,你怎么了?”

  “阿壮,今日有你陪着娘过年。等以后,娘就只能一个人孤孤单单过了。”想着自己一个人形单影只地,她哭得越发伤心了。

  壮哥儿说道:“娘,我已经跟祖父说了,等我以后成亲了,就接你进京与我一起生活。娘,这几年你先忍耐下。”

  马氏有些不相信地问道:“真的?”

  “娘,孩儿不会骗你的。”他今年已经十三岁了,最晚十八岁成亲。所以,马氏最多熬上五年就行。

  马氏这才破涕为笑:“好,那娘等着。”

  出完元宵,壮哥儿跟宁远航又去了军营。一直到四月初,两人才出来。

  一回到宁府,两兄弟就听到个好消息了,妞妞怀孕了。

  马氏欢喜得额头上的皱纹都舒展开了:“是啊!你大姐怀孕了,已经有两个月了。”进门没多久就怀孕,这是女儿的福气。得了好消息,她就开始做小衣裳。

  想着之前姐弟两人商量好的事,壮哥儿说道:“娘,大姐头次有身子很多事不懂,姐夫的父母又都不在了。娘,你去照料大姐一段时间。”

  马氏有些犹豫。

  壮哥儿见状,添了一把火:“娘,大姐那性子你也知道,冒冒失失的。没人看着,我真不放心。娘,万一大姐要有个闪失,到时候可就追悔莫及了。”

  马氏闻言道:“就怕你爹不同意。”丈夫可是不准她出主院的大门,哪能让她住到女儿家呢!

  壮哥儿道:“娘,这事我跟爹去说。”

  方辉不同意,只说等妞妞快生了再让马氏过去照顾。

  壮哥儿说道:“爹,娘留在家里也没什么事,就让她去照料大姐吧!”

  在壮哥儿的一再恳求下,方辉最后还是点头同意了。

  当日马氏就收拾东西,第二日就搬去了妞妞那。

  刘根全无父无母,打起仗来十天半月都不能回来。马氏能住过来,他求之不得。

  安顿好了马氏,壮哥儿跟宁远航就回了京城。

  回到京城,兄弟两人就去了上院。

  一边走,壮哥儿一边说道:“二弟,我们等会去看下小宝吧!”三月的时候,曾晨芙生了,这次又生了个儿子。

  宁远航有些遗憾地说道:“怎么就不是个妹妹呢?”弟弟多了烦人,还是妹妹好,软糯可爱还会甜甜地叫哥哥。

  “弟弟也挺好的。”不管是弟弟还是妹妹,他都喜欢。

  宁海看到两人,问道:“妞妞出嫁后,过的可还好?”

  壮哥儿笑着说道:“大姐夫很喜欢大姐,对她很好,事事都顺着她。”

  宁海也不意外。桐城的将士娶媳妇不易,所以娶上媳妇的人一般对妻子都很好。

  宁远航说道:“祖父,大姐出嫁之前,为嫁妆跟汤氏闹了好几次。”

  当下,他将汤氏在嫁妆上做手脚的事告诉了宁海:“祖父,幸亏您英明,早早就将产业分了。要不然,大房的产业大哥估计分不到多少。”瞧着汤氏的做派,这些产业迟早要被她吞了。

  宁海暗暗摇头,方辉在家事上总是这般拎不清,闹得如今儿女也跟他离心:“阿壮,大房的另外一半产业,你爹愿意分给你你就接着。不给你,也别有怨言。”壮哥儿手头上的产业只要不挥霍,足够他这辈子锦衣玉食了。

  壮哥儿嗯了一声道:“祖父,我不会有怨言的。”

  宁远航说这事是有用意的:“祖父,我觉得大哥以后还是不要再回桐城了。若让那女人知道这事,她肯定会对大哥下毒手。”大哥名下的产业可不是三五千两,那可是二十来万两呀!而且这些还都是优势产业,每年的出息那么多。那女人知道,肯定会起歹念的。

  宁海听到这话,眼中闪现过一抹厉芒:“有我在,不会发生这种事。”若是汤氏敢起这个心思,他定要其姓名。

  有了这话,宁远航就放心了。

  两兄弟走后,肖氏看着眉头紧锁的宁海说道:“以后就让壮哥儿留在京城,汤氏害不到他的。”

  宁海并不是担心,他只是气恼方辉:“这么多年没半点长进,还是如此糊涂。以前管不住马氏,让她作天作地。如今,又将汤氏的心养大了。”汤氏之前瞧着挺好的,虽然时间能改变一个人。可若是方辉压制住她,而不是什么都纵着她,也不会短短几年就变成这个样子。

  “儿孙自有儿孙福,该做的你都做了。总不能,你还管他一辈子吧!”对方辉的性子,她也不大喜欢。不过已经分家了,大房的事她也不会去管。

  宁海说道:“他的事,我不会再管。可壮哥儿的事,我得安排好。”就这糊涂性子,可不能让他插手壮哥儿的婚事。


  https://www.doulaidu.com/xs/52284/5824266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