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嫡女重生记 > 铁奎番外(155)

铁奎番外(155)


  听到宁海说让她帮壮哥儿相看起来,曾晨芙有些诧异“爹,阿壮才刚满十二岁,是不是太早了?”男子十五六岁开始说亲,也不迟的。

  宁海也没瞒着曾晨芙,说道:“航哥儿晚几年说亲也无妨,可壮哥儿的亲事得早些定下来。”他年岁渐大,真不知道什么时候两腿一蹬就走了。航哥儿有宁湛夫妻,不用他操心。可壮哥儿不成,若是他走了,宁湛夫妻可不好插手壮哥儿的事。

  曾晨芙是个通透的,当下就明白了宁海话里的意思。虽然这今年宁海一直在调养身体,但随着年岁的增长身体还是越来越差了。他有这个担心,也在情理之中。

  “爹想该给阿壮选个什么样的?”这样,她心里也有个数。

  这些宁海也认真想过:“家世差些无妨,但品性要好,也得聪慧能干。”说完,宁海又加了一句:“大两三岁也可以。”女大三抱金砖,女方大就能早些成亲了。

  曾晨芙点头道:“好。”

  过了段时间,曾晨芙出门应酬就将要给壮哥儿相看的话透出去。这样,若有合适的也会给她递话或者帮着推荐。

  这日,曾晨芙正在家里带孩子。丫鬟急匆匆地进来,与她说宁远航跟壮哥儿两人鼻青脸肿的。

  到主院的时候,就听到宁海说道:“被人打成这样,还有脸回来。”

  曾晨芙其实已经猜测到两兄弟是跟人打架,就是不知道跟谁打架了。

  宁远航说道:“祖父,那三人被我跟大哥打得抬回去了。”军中这几个月,可不是白呆的。论打架,同龄人没几个是他对手。

  心里打了个突,曾晨芙疾步走进去问道:“你们打的谁?”

  听到两人打的是忠勇侯府等几家的纨绔子,曾晨芙松了一口气,问道:“为什么打架?”

  宁远航说道:“我跟大哥去酒楼吃饭,要了个包厢。这几人一定要我将包厢让出来,我不愿,就打起来了。”

  两人在桐城被晒得黝黑,跟乡下小子似的。又因为热两人穿的是青色的细棉布衣裳,然后没戴贵重配饰,身边又只带着两个小厮。让这三个纨绔眼拙,以为两人是没什么背景的。若不然,也不敢跟他们抢包厢了。

  曾晨芙训斥道:“虽然对方挑衅不对,但你也不该动手?”

  宁海说道:“被挑衅还不还手,那是怂蛋。”若被人欺负还忍气吞声,回家他非得用鞭子抽死两人了。

  曾晨芙没吭声了。

  宁湛知道这事,笑了下道:“打就打了,谁让他们出言挑衅。对了,伤得怎么样?”

  “崔家的七少爷估计要在床上躺两个月,另外两人可能也要养上十天半月。”相对这三人,壮哥儿跟宁远航的皮外伤就不算什么了。

  宁湛说道:“明早让管家给三家送份礼过去吧!”不过是打了三个纨绔,不算什么事。不过毕竟将人打得那般重,若是没表示就显得他们太跋扈了。

  曾晨芙点了下头:“夫君,远航这性子还是太跳脱了些,还是得好好管束。”

  宁湛笑着道:“他行事有分寸,你不用为他担心。”

  儿子都是当爹的教,虽然曾晨芙有些不放心,但也没再多言。

  腊月的时候,壮哥儿收到了桐城送来的喜讯。妞妞生了,生了个大胖小子。

  宁海听到这消息,笑着与肖氏说道:“如今我也升级,做曾外祖了。就是不知道壮哥儿什么时候成亲?”

  肖氏道:“壮哥儿还小呢!”

  “就怕等不到他娶亲生子了。”说这话的时候,宁海有些伤感。入冬时生了一场病,到现在还没好利索。

  肖氏道:“别胡思乱想了,你一定能看着阿壮跟远航娶妻生子的。”

  宁海说道:“我也希望了。对了,这么长时间儿媳妇那儿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肖氏宽慰她道:“你放心,阿芙一直将这事放在心上,不过暂时没寻到符合你要求的姑娘。”

  宁海说道:“早些定下来吧!”若不然,他心里总是不踏实。

  肖氏知说道:“别胡思乱想了。你这样,让孩子们都跟着操心。”

  为着壮哥儿,他也得多撑几年。至少,要撑到壮哥儿成亲。若不然,闭眼都不安心。

  元宵节,欣姐儿吵闹着要跟着壮哥儿兄弟三人去看花灯。曾晨芙被她闹得头疼,只得同意了。

  兄妹四人带着随从出门,刚到大门口就看见一个穿着青色衣裳的人从马上下来。

  这人看到壮哥儿,几步走过来道:“大少爷,大奶奶病重,大爷让你赶紧回桐城去。”

  壮哥儿有些不相信地问道:“你说什么?你说我娘病重?”

  走近了,宁远航也认出了这人是方辉身边的随从小丁。

  小丁点头道:“是。大少爷,大爷你赶紧随我一起回桐城看望大奶奶。”怕回晚了,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只是这话,他不敢说。

  壮哥儿听到这话,立即掉转头回了侯府。宁远航不放心,也跟着进去了。

  欣姐儿朝着逸哥儿说道:“三哥,我们回去吧!”出了这样的事,花灯是看不成了。不过花灯以后还可以看,只希望大伯母没事。若不然,大哥肯定伤心死了。

  跟宁海与肖氏打了招呼,壮哥儿就准备启程去桐城。

  宁远航有些不放心:“祖父、祖母,我陪大哥走一趟吧!”

  宁海也不放心,宁远航年岁不大却是个人精。这方面,壮哥儿就差了点。

  兄弟两人带一套换洗的衣裳,就就匆匆地走了。

  两人走后,肖氏皱着眉头道:“妞妞生孩子,马氏还过去伺候月子照料孩子。这才多长时间,怎么就病得那般重呢?”若不是情况特别严重,不会这般急切地让壮哥儿回去了。

  宁海倒是没有多想,说道:“这生病的事,哪能料得到。我前段时间生病,事先不也毫无征兆。”

  “也是。”怕说多了惹宁海烦心。

  转头,肖氏就与心腹余梅嘀咕起来:“你说,马氏这病会不会人为?”就差说是汤氏下的毒手了。

  之所以会有这个想法,也是因为宁远航之前说的话。

  余梅摇摇头说道:“夫人,朝廷有律令,妾不能扶正。就算大奶奶没了,她也当不了正室。”大爷对大奶奶已经没半点情分了,汤氏没必要去害大奶奶的。

  理是这个理,但肖氏还是心存怀疑。

  相隔几千里加上大冷天路不好走,哪怕兄弟两人日夜兼程,也到二月初才抵达桐城。

  远远的,就看见宁府门口挂着白灯笼。壮哥儿全身的血液,瞬间就凝固了。

  宁远航抓着壮哥儿的胳膊说道:“大哥,我们赶紧进去,说不准不是大伯母呢!”这话说得他都不相信。

  门房见到壮哥儿,忙叫道:“大少爷。”

  宁远航问道:“大伯母现在怎么样?可还好?”

  他问话的时候,壮哥儿已经走了进去。

  门房垂着头,低声说道:“大奶奶十日前就已经病逝了。”马

  这在宁远航的意料之中:“大伯母的灵柩木停放在哪里?”马氏是要葬入宁家祖坟的,祖坟可是在京城。

  门房说道:“在正院内。”

  壮哥儿飞奔到主院,结果一走进去就看见停放再堂屋的灵柩。

  壮哥儿扑到灵柩上,大叫了一声:“娘……”

  叫完后,人就倒下了。

  这段时间没日没夜地赶路,身体已经到了极限。可为了赶回来见马氏,他一直撑着。如今,再受不住了。

  妞妞看到晕过去的壮哥儿,吓得魂飞魄散:“大夫、快叫大夫……”

  醒过来后,壮哥儿就看见坐在床边的远航。

  见他要去灵堂,宁远航按着他端起放在一旁的谁跟装哥儿说道:“大哥,你喝口水再去吧!”其实他更希望壮哥儿吃点东西,不过他知道壮哥儿这会肯定吃不下。

  壮哥儿摇摇头,就去了灵堂。

  到了灵堂,壮哥儿跪在灵柩前磕了三个头:“娘,孩儿不孝,回来晚了。”磕完头,额头都红肿了。

  妞妞哭得说道:“阿壮,娘被那贱人给害死了。阿壮,你一定要为娘报仇。”

  壮哥儿赤红着眼说道:“你说什么?你说娘是被那女人害死的?”他以为马氏,是病逝的。

  “我原本要娘在我那过年,可是爹不同意,一定要娘回府。结果回府没几日,娘就病得起不来。我得了消息过来,娘连话都说从不出来。没几日,娘就去了。”说完这话,妞妞一脸的恨意。

  壮哥儿起身要去找汤氏,不过被远航给拦住了:“大哥,你冷静些。”

  “二弟,我娘被那女人害死了,你让我怎么冷静?”他现在就想杀了那女人,为他娘报仇。

  远航死死地抱着壮哥儿,说道:“大哥,你若是杀了汤氏,你这辈子就完了。”不用问,他就知道妞妞没有证据。若不然,她就不会在这里怂恿壮哥儿去报仇。

  汤氏可是方辉的二房,算起来也是壮哥儿的长辈。若是他跑去香草院杀人,他的前程就彻底断送了。

  壮哥儿怒吼道:“我管不了那么多,我要杀了她为我娘报仇。”

  宁远航说道:“大哥,我们去报官。若真是汤氏害了大伯母,官府一定能查出来的,汤氏肯定得为大伯母偿命。”


  https://www.doulaidu.com/xs/52284/5824380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