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嫡女重生记 > 玉熙番外(2)

玉熙番外(2)


  济南知府的嫡次女意外身亡后没多久,英国公的孙女封佳韵的脸上起了红点。随后,被送出了宫。

  周淑慎让人彻查此事,然后查出此事是与封佳韵一个房间的秀女所为的。这个秀女,是礼部右侍郎的庶女。

  这个秀女说自己没有害封佳韵,是被人栽赃陷害的。可惜在证据确凿面前,她的话没人可信。结果谁也没想到,这个秀女是个烈性子竟然撞柱自尽,用死,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接二连三出事,让启浩对周淑慎不满起来。当下点了德妃跟宁妃两人,与周淑慎一起操办选秀的事。

  当年,玉熙为了保护鸿琅让周淑慎代管了几年宫务。不过后宫毕竟是皇帝住的地方,启浩并不愿意由她一直管着宫务。在惠妃跟淑妃等倒台没多久,启浩就将宫务收回,然后交给了无子的德妃跟只有一女的宁妃。两人互相牵制,互相监督。

  有了这两位妃子的加入,局面变得越发复杂了。

  知道这些事后,枣枣问了玉熙:“娘,一场好好的选秀怎么感觉变成唱大戏了。”这一出一出的,可不像唱戏。

  玉熙好像没听出枣枣话里的意思,笑着说道:“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枣枣最不耐烦拐弯抹角了,直言问道:“娘,阿浩心中是不是已经有人选了?若是有人选,还是早些定下来。若不然由着这么闹下去,不知道还会出什么事了?”

  “我又不是启浩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知道他想什么?”别说赐婚的圣旨没下来,就算下了圣旨都会有变故了。当然,赐婚圣旨下来后再出变故的性很小。

  枣枣撇嘴:“娘,你不想说就算了,别用这话忽悠我。”

  “我没问他。”

  枣枣点了下头,然后有些感慨地说道:“想当初娘给启浩他们选妃的时候,太太平平什么事都没有。现在选秀死人毁容什么事都有了,乌烟瘴气的。”

  玉熙并不意外:“三个女人一台戏,更何况后宫那么多的女人。”太孙妃可是未来的皇后,这个诱惑太大,又有几人能扛得住。

  枣枣摇头道:“所以说后院女人多,麻烦也多。还是爹英明,这辈子就守着娘你一人。我们姐弟六人,也才能平平安安长大。”后宫这些年,折了不知道多少孩子。要他爹跟也阿浩似的三宫六院的,他们姐弟六人怕是不能全乎着长大了。

  玉熙笑了下道:“你看看京城中的那些官老爷,有几个男人不纳妾?”如今很少官员敢宠妾灭妻,但纳妾还是很普通的。这种现象,不是她能改变得了的。

  枣枣明白玉熙话里的意思,不过还是说道:“娘,你不是常说妾是乱家的根源吗?我还想立下一条家规,要求家中子弟三十无子方可纳妾。”

  玉熙笑了下道:“你可以立这个家规,我跟你爹却不行。”

  五月中旬,启佑带着珸哥儿小两口过来拜见玉熙跟云擎。

  云擎看到小两口,高兴得合不拢嘴,一连说了三个好字。

  玉熙朝着两孩子说道:“珸哥儿、绯绯,晚些再去桐城。这些日子,就留在庄子上陪你们曾祖父。”

  小两口原本商议好了,等成亲后就去桐城。不过玉熙发了话,两人就更改行程。

  结果,两孩子来庄子没两天,云擎又提出要回京:“玉熙,我想回百花苑住两天。”

  玉熙点头说道:“我让人去收拾下院子,后日咱们就回去。”

  启轩知道这事,很是忧心地与启佑说道:“阿佑,爹这段时间有些反复无常。”一会要去西山,一会要来温泉庄子,然后现在又要去回百花苑住。关键是不管爹要做什么,他娘都顺着。

  启佑笑着道:“爹现在就是个老小孩,总是想一出是一出。我们做子女的,顺着他哄着他高兴就好。”

  见启佑没将他的话放在心上,启佑说道:“阿佑,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天我总是心惊肉跳的。”不吉利的话,他不敢说。

  启佑神色一顿,说道:“张御医怎么说?”如今玉熙跟云擎不管去哪,张御医都跟着的。而他,对云擎的身体再清楚不过了。

  启轩道:“张御医说爹身体跟往常一样,还叮嘱我们要好好陪他,还一定要让他保持愉悦的心情。”

  这两年,启佑可是绞尽脑汁哄云擎高兴了:“三哥,既张御医说了没问题,你就别胡思乱想了。”

  这么一说,启轩也觉得自己想多了。

  回到京城,启浩就出宫来看望他们了。云擎看到他,就忍不住皱着眉头说道:“启浩,最近很忙吗?怎么瘦了这么多?”

  启浩笑着道:“爹娘不在,我一个人吃饭没滋美味,自然就瘦了。爹、娘,你们准备在这里住几天?”

  玉熙没接这话,反而说道:“瘦些好,年岁大了太胖对身体不好。”启浩这些年养尊处优,身材比以前粗了一圈。哪怕玉熙让他一直控制,也没啥用。

  启浩觉得自己受到暴击。上了年岁,最忌讳别人说老了。偏偏,说这话的是他亲娘。

  吃过饭,云擎陪着云擎说了话。没一会,就见他打起了瞌睡。

  云擎有些忧心地说道:“娘,我怎么觉得爹现在精神越来越差了?”

  玉熙沉默了下说道:“让启睿回来吧!”

  启浩面色微变,不过很快就冷静下来了:“娘,我刚问了张御医,他说爹的身体并没有异常。”

  良久,玉熙才吐出来一句:“防备万一。”六个子女,如今只启睿不在身边了。前两年,启睿也卸了身上的差事,但他闲不住,待在京城没两年又跑回云南去了。

  启浩的心,直往下坠。她娘不会无缘无故说这话,他爹的身体肯定是又变差了。

  玉熙转移了话题:“你到底给鸿琅相中了谁家的姑娘?”

  既玉熙开口询问,启浩也不会隐瞒:“是都察院左都御史兰文光的嫡长孙女兰若翾。”兰家传世三百多年,不说前朝出了很多名臣。就是现在,也出了两个状元一个榜眼一探花,进士也有七八个。这些子弟,如今都在朝为官。

  玉熙对兰家,自然知之甚详:“这事,跟鸿琅说了吗?”

  启浩摇头说道:“没有。”这事他做主即可,没必要告诉鸿琅。

  玉熙说道:“就只是定下太孙妃?”

  启浩大感意外:“娘你的意思,还要再给鸿琅指两侧妃吗?”天下人谁不知道,他娘最讨厌妾室。

  “你觉得娘这般无聊?”儿子房里的事她都不管,曾孙更不可能。

  启浩笑了下:“娘,三年之内我不会给鸿琅指侧妃的。”

  玉熙点了下头。

  启浩重复了刚才的问题:“娘,你跟爹什么时候搬回宫去?”

  “看你爹的意思吧!不过你爹如今正在兴头上,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回宫了。”百花苑这边比皇宫凉爽,不出意外应该会在这里避暑。

  其实玉熙更想去避暑山庄,不过云擎显然没这个想法。

  六月初选秀的结果出来,众人都大感意外。因为呼声最高的,并不是兰家姑娘。

  枣枣笑着与玉熙说道:“娘,我见过兰家大姑娘一面,这姑娘品貌端庄冰雪聪明,配得上鸿琅。”

  玉熙吃了一块西瓜,将瓜皮放下后道:“鸿琅是下一任国君,他的妻子是未来的皇后。若是差的,启浩也看不上。”

  枣枣笑了下道:“娘是不知道,这次京城双姝也参加选秀。众人都猜测,太孙妃会是她们之中的一人。”

  这京城双姝一个是仙逝的皇后娘家承恩侯的姑娘,一个是光禄寺卿傅家的姑娘。这两姑娘,传闻长得国色天香闭月羞花。结果,谁也没想到最后竟然花落兰家。对很多人来说,这也算是一个大冷门。

  “作为一国之母,最重要的是端庄贤惠。容貌,并不是最重要的。”当然,能被选为太孙妃这容貌肯定也不会差的。

  枣枣想起谭家,说道:“自谭相爷过世,谭家是一日不如一日了。这次,他们估计是想奋力一搏,所以为谭姑娘造势了。”失了谭相爷跟谭傲霜两个最大的靠山,谭家如今就只是顶着一个后族的名头了。

  玉熙说道:“想要家族永远兴旺下去就得像兰家一样,培养好家中子弟。”每一代,都有几个出众的挑大梁的子嗣。家族,就能一直兴盛下去。否则,很快就会衰败下去。谭家在谭拓过世以后,家中没一个出众的人才,到现在完全是靠余荫。要谭家再培养不出优秀的之地,不出二十年,他们就会泯灭在朝堂之上。

  枣枣对此话,深为赞同。

  云擎知道太孙妃定下后,与玉熙说道:“将那孩子叫过来给我看看。”鸿琅可是在他们身边长大的,这情分自然与其他曾孙不一样。再者,鸿琅还是太孙,将来的皇位继承人。他的婚事,云擎自然也格外地关心。

  玉熙笑着道:“行,过两日我就让那孩子过来一趟。”出身簪缨世族的兰家,这姑娘肯定也很出色。至于为何没什么名气,估计跟兰家行事作风有关系。兰家的女眷,一向都很低调。

  第二日上午,柳儿过来了。

  看着她一脸的愁容,玉熙有些奇怪地问道:“怎么了这是?”

  叹了一口气,柳儿说道:“还不是小晗这孩子,自我给她报了免选以后,她就整日哭。自赐婚的圣旨下来以后,就病倒了。”看着一手宠大的孩子变成这个样子,她是既难过又内疚。

  “这能怪谁?还不是怪你们夫妻?”封志希已经退下来了,不是自愿退的。而是办砸了差事,被启浩撤了职。

  柳儿心头一梗:“娘,我当日就觉得小晗跟鸿琅郎才女貌,所以想撮合他们。谁料到,阿浩会不同意。”

  玉熙懒得再跟她掰扯这事,说道:“你好好宽慰她吧!”情字最是伤人,若是走不出来这辈子可就毁了。

  柳儿迟疑了下说道:“娘,我想让鸿琅去劝劝小晗。这样,小晗也许就能死心了。”

  “云婳,你是嫌日子过得太安逸了?”

  柳儿红着眼眶说道:“娘,我实在是没办法了。你是不知道,那孩子如今什么都不吃,再这样下去她会将自己熬死了。”

  到底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玉熙说道:“过几日,你带她来百花苑一趟。”让鸿琅去见她,那是绝不可能的事。

  柳儿万分失望,不过还是点头道:“好。”

  云擎散步回来,就看到柳儿眼睛红肿:“你又做什么惹你娘生气了?”玉熙从不会随便骂人,除非做了什么错事。

  柳儿气苦。

  扶着云擎坐在靠椅上,玉熙朝着她说道:“既家里有事,你就早些回去吧!”

  柳儿也放心不下封小晗,忙回去了。

  云擎靠在摇摇椅上,说道:“柳儿说了什么,惹得你发火骂人了?”

  玉熙也没瞒着云擎:“是为小晗的事。那孩子知道鸿琅的亲事定下来,就茶饭不思,如今都病倒了。”

  云擎觉得幸亏没同意这门亲事。就这性子,哪做得了太孙妃。”

  玉熙有些着恼地说道:“孩子钻牛角尖,当长辈的该尽力劝解。可不知道柳儿怎么想,竟然跟我说希望我让鸿琅去开解她。”

  鸿琅可是太孙,未来的继承人,他的一言一行都受人关注。若答应柳儿的无理要求,不用想都知道,前脚鸿琅去公主府见封小晗,后脚肯定就会有流言蜚语传出来。

  赐婚的圣旨刚下,鸿琅要弄这么一出不仅让兰家姑娘难堪,也是在打启浩的脸。

  云擎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也别生气了,这孩子就是被我们保护得太好了,没吃过半点苦头。。以致这些年她光长年龄,不长脑子。”

  玉熙说道:“我没生气,就是心疼小晗那孩子。咳,也怪我,当初我若是不起这个心思,也不会有现在这事。”

  云擎握着玉熙的手,柔声说道:“这事跟你有什么关系,是这孩子太娇弱经不起一点挫折。”连这点挫折都经不起,也别指望她能担起事了。

  被云擎宽慰,玉熙不仅没放松,心情反而越发沉重了。这些日子云擎很反常,她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这一天不远了。


  https://www.doulaidu.com/xs/52284/5826240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