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惊世医妃:邪王宠上天慕云倾秦萧寒 > 第32章 本王给你看

第32章 本王给你看


秦萧寒未曾环着慕云倾的那只手轻轻的拍在慕云倾的后背上,当真像是抚着一只乖巧的小猫一般。

        慕云倾有些错愕,一时间竟有些不懂秦萧寒打的什么主意。

        她回头,欲偷偷看秦萧寒一眼,却被秦萧寒抓个正着。

        秦萧寒仰着头,那张足以倾国的脸上写满了柔意,他半眯着眼睛,虽是一副邪魅慵懒的模样,但那双凤眸却深邃叫人心跳微乱。

        瞧见慕云倾的动作,秦萧寒勾唇一笑,却让慕云倾霎时红了脸。

        她垂下头,闪躲着秦萧寒的目光,正欲转过身,下巴上却突然多了一抹凉意。

        秦萧寒修长的手指在慕云倾的下颌慢慢磨砂,稍用了些力,将慕云倾转过来。

        “你要看,本王给你看,无需如此闪躲。”

        “你……秦萧寒!”再一次被人戳穿,慕云倾羞恼的打掉秦萧寒的手,小女儿家的姿态尽显。

        秦萧寒心中微悦,环着慕云倾的手又紧了几分,低声道:“以后莫要救这种狗东西了,惹得一身麻烦。”

        “你以为我想惹事么?”慕云倾小声嘟囔一句。

        师傅教她医术时便说过,学医要先有仁心,救死扶伤是医者本职,只要危机不到她的生命,她做不到见死不救。

        慕云倾脑中忽而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眸光略暗,不知这一世还能不能遇到师傅那个怪老头了。

        见她脸上失了笑,秦萧寒忙软了声音,“乖,惹了事也没关系,有本王在,皇后不敢伤你。”

        “你且看看,本王给你带了什么。”

        秦萧寒让慕云倾侧身坐在她怀中,继而从衣袖拿出一个晶莹剔透的白玉吊坠。

        那玉坠小巧玲珑,竟被雕刻成一只灵巧的小猫,最造型简单,却也是活灵活现,慕云倾眸光微亮,伸手接下。

        她喜欢猫,鲜少有人知道。

        慕云倾正端详着小猫微眯的眼睛,秦萧寒又拿了回去,他伸手覆在慕云倾腰间,解开她戴了许多年的玉佩,将绳线解开,把小猫玉坠换上,又重新系回慕云倾腰间。

        他动作行云流水,仿佛已经演练了许多遍,慕云倾望着他修长的手指,心中粲然,犹如春风拂过,渐生暖意。

        她终是明白,秦萧寒深夜入宫,竟然只是担忧她被皇后扣留会害怕,才拿了这小玩意来哄她。

        慕云倾鼻头微酸,拇指覆在小猫的头上轻轻捻着,耳边再次传来秦萧寒的声音。

        “像你。”他的手落在慕云倾头顶,“一样憨傻。”

        “秦萧寒!”

        她羞恼的伸出手,却在落到秦萧寒肩膀的那一瞬停下来。

        慕云倾凝着秦萧寒风情淡薄的眸子,竟鬼使神差的问道::“王爷,若有一日你发现有人要害你性命,你当如何?”

        “杀了!”他眸中寒光乍现。

        慕云倾感受着那冷意,下意识颤了一下,小脸上的血色霎时褪尽。

        她怎么会问出这般愚蠢的问题,若是换做她,也绝不会留下要害她之人。

        慕云倾很想坦然接受,可那颗刚刚沐过春风的心脏却似是干涸了一般,闷闷涩涩的,甚是难受。

        秦萧寒看着她,忽而倾身过去,“小丫头,你如此害怕做什么,难道……是你要害本王?”

        “王爷在胡说什么。”慕云倾慌了,忙从秦萧寒怀中退出来,“我乏了,王爷早些回吧。”

        慕云倾作势向床榻走去,秦萧寒却转过轮椅,只离半步之遥跟在慕云倾身后。

        未等慕云倾上塌,秦萧寒已经率先过去,双手撑着床榻边缘,微一用力便上了塌,动作之快,慕云倾一时间竟没有反应过来。

        “过来。”秦萧寒拍了拍身侧的位置,“该睡了。”

        他……他要和她同睡一张床榻!

        慕云倾心中惊诧,僵在原地不动,秦萧寒那双风眸中霎时染了一丝危光,他微一伸手,便将慕云倾带了过来。

        “小丫头,忘记本王同你说的话了?”他声音忽而有些沙哑,压抑的说道:“乖一点,否则,本王现在就吃了你。”

        在耳边略过的气息,炙热灼人,慕云倾再不敢动弹,乖乖入了床榻内侧,紧闭双眼装睡。

        秦萧寒熄了灯,在慕云倾耳边低低笑了两声,呼吸才渐渐平稳。

        慕云倾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但醒来时,天已经亮了。

        原以为秦萧寒已经走了,她一回身,面前便是一张俊美绝伦的面容,慕云倾心中微颤,下意识向后退了几分。

        秦萧寒已经醒了,他侧着身子,手支着下巴,一双凤眸染着勾魂夺魄的风情,正一动不动的看着慕云倾。

        “王爷怎么还未离开?”

        夜里也就算了,可这白日间人来人往,若是被人发现她屋内竟有一个男人,那她的名声,此生都洗不净了。

        “本王倒是想离开的,只不过……有人一直拉着本王的衣袖,叫本王不要走,本王就只好留下了。”

        她怎么可能说出这种话。

        慕云倾微鼓着双腮,明知道秦萧寒在胡说,却也无从反驳。

        她眸光闪了一下,身子悄悄向后移动,欲起身,却被秦萧寒抓个正着。

        “躲那么远做什么?”

        他将慕云倾拉过来,微一垂头,薄唇落在慕云倾额间。

        门外忽而传来敲门声,慕云倾忙从秦萧寒的禁锢下挣扎出来。

        “慕二小姐,大皇子醒了,皇后娘娘请您过去。”左江的声音从外传来,言语越发恭敬。

        慕云倾回道:“还请左公公稍后片刻。”

        若是能躲开秦萧寒,就算一直陪着秦景溯,她也不会觉得厌烦。

        慕云倾欲跨过秦萧寒起身,却觉得有一股拉力在扯着她的衣角。

        她回头,眉头轻蹙的看着秦萧寒,“王爷?”

        “你要放着本王不顾,去照顾秦景溯那个狗东西?”秦萧寒微起身,又道:“本王的腿也要施针了。”

        狗东西!这已经不是慕云倾第一次听到这词了,秦景溯不该是他的皇侄吗?

        慕云倾瞥了眼他的腿,“王爷的腿还需等两日才能施针。

        王爷先松开我,左公公怕是要等急了。”

        慕云倾又挣扎了一下,秦萧寒却不为所动,“且让他等着。”


  https://www.doulaidu.com/xs/99907747/485613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