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来读 > 嫡女重生记 > 第八百一十六章 余丛事落

第八百一十六章 余丛事落


        出了屋子,云擎神色很凝重。

        许武看着云擎的神色,就知道这次的谈话很不愉快:“王爷,义父让你见了余丛以后就去见他。”

        云擎抬头望了一眼许武,过了半响后说道:“余丛说现在的江山是兄弟们一起打下来的,所以这江山是属于众人的,而他也有份。”不是原话,但意思差不多。

        许武目瞪口呆,良久吐出一句话:“王爷,他疯了。”不能否认,这江山能打下来众位将领都有功劳。但若没王爷跟王妃,他们也没立功的机会。

        云擎沉声说道:“许武,你之前的话很对,若是我有个三长两短那些将领定然会拥兵自重。”他们大部分人估计跟余丛一样的想法,认为如今打下来的天下也有他们的一份。现在碍于他在不敢做什么,可若他不在了这些人不可能听令玉熙的。

        许武听着这话不对味,说道:“王爷,你别将余丛的疯话放在心上了。”

        云擎摇摇头,没再说话。

        回了王府,云擎并没去见霍长青,而是先去见了玉熙。这会心情乱乱的,他想跟玉熙好好说说话。等心情平复了,再去见霍长青不迟。

        玉熙见云擎脸色不大对,忙挥手放谭拓跟傅明朗等人下去,然后一脸关切地问道:“和瑞,怎么了?”

        云擎将玉熙抱在怀里,良久没有说话。

        玉熙轻轻拍着云擎的后背,柔声说道:“是不是余丛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他知道自己要死了难免会胡言乱语,你别在意。”

        云擎平复了心情后,才放开玉熙:“他没说难听的话,只说这天下是众人一起打下来的,他认为自己也有份。”

        玉熙心思转了转,然后笑着说道:“若只是这话你大可不必在意。这天下不是谁家的天下,而是百姓的天下。”

        云擎苦笑道:“我不是为这生气。我只是觉得自己太纵容余丛,纵容他不知道天多高地多厚。”余丛竟然对韩建明起了杀心,而且丝毫不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什么不对。韩建明是江南总督,杀韩建明跟谋反有什么区别?可余丛却根本没这个意识,这才是云擎觉得最可怕的地方。

        玉熙轻轻摇头道:“你现在才知道呀?我早就说过你对军中的那些将领太宽厚了。凡事都要有个度,过了就会造成祸患。”她说了很多遍,可惜云擎听不进去。

        云擎点头道:“是我的错。”

        玉熙见状倒是不好再说什么了:“过去的就算了,以后把握好分寸就是了。”

        云擎对自己没这个自信:“以后这些事,我会跟你商量的。”他自己很难把握好这个分寸,还得有玉熙监督才成。

        “好。”玉熙握着云擎的手说道:“你也别多想了,到时候看顾下他的孩子,让他的孩子长大成才也算对得起他了。”

        云擎嗯了一声道:“我现在去见下霍叔,跟他说下余丛的事。”

        玉熙想了下问道:“要不要我跟着一起去?”虽然霍长青一直没出面,但玉熙知道他其实是不想余丛死的。

        这也能理解,就是养只阿猫阿狗时间长了也有感情了,更别说一个人了。

        云擎摇头道:“这事我会处理好的。”余丛的事,他不想玉熙出面,他不想因为这事又让玉熙被人非议。

        霍长青见到云擎,说道:“给他留个全尸,后事让许武给他好好操办。”

        云擎冷着脸道:“我会给他留全尸,但余丛犯的是重罪,丧事就不用操办了,收殓了直接下葬。”

        霍长青看向云擎仿若看一个陌生人。过了好久,霍长青问道:“这是韩氏的意思?”

        云擎道:“这事玉熙并没有插手,是我的意思。霍叔,我知道你心有不忍,可他犯下的是不可饶恕的重罪,我不能因为情份而置律法于不顾。”一个通敌意图兵变的重犯,若是死后丧事还能大肆操办,让外面的人如何看如何想。

        霍长青并没有为此生气,反而很欣慰,说道:“若是你能一直这般果断,我也放心了。”云擎的做法并没有错,只是跟他的性情不符而已。

        云擎说道:“我不能给阿浩留一个烂摊子。”在云擎心中,这打下来的江山是要传给阿浩的。余丛说的那些话触了云擎的逆鳞,兄弟再重要也没有儿子重要。

        霍长青一时没反应过来:“阿浩?”这事怎么跟阿浩扯上关系了。

        云擎嗯了一声道:“若是将他们的心养大了,我在时自然不会有人敢妄动。可若在我有个三长两短,其中一部分肯定不会安份。而阿浩,羽翼未丰之前未必镇得住他们。所以,我不能开了这个口子。”

        霍长青神色很复杂,他一直以为云擎是受了玉熙的影响,却没想到熬云擎是为了浩哥儿:“有你这样的爹,是阿浩的福气。”

        云擎可没这么厚的脸皮敢受这话:“我不是个好丈夫,更不是个好父亲。”若不然就不会让玉熙受累,更不会让阿浩小小年纪就开始操心政事了。

        霍长青说道:“这事我会跟许武说的,到时候让他跟大军跟崔默解释。”

        云擎走后,霍长青自言自语道:“不管是因为什么,云擎能改变总归是好事。”

        因为证据确凿,审讯不过是走过场。只用了三天,刑狱司跟监察司就判了余丛死刑,按律这样的重罪当斩,不过云擎下了令赏了余丛一杯毒酒。

        林氏得了消息,去许府求上了凌氏:“弟妹,你帮我带个话给阿武兄弟,我想让阿东跟阿静送他最后一程吧!”

        凌氏有些震撼,余丛抛弃了林氏,按她所想林氏应该是对余丛恨之入骨的,却没想到林氏竟然想要送余丛最后一程。凌氏忍不住问道:“你不恨他骂?”

        林氏自然恨了,恨得咬牙切齿夜不能寐,要不然不会三个来月就老了一截。林氏道:“恨,怎能不恨?可再恨,我跟他也做了近二十年的夫妻。现在他就要死了,看在这多年的夫妻情份上,我也不能让他死后连个披麻戴孝的人都没有。”

        凌氏听了这话有些动容,轻声说道:“我现在就派人去叫了老爷回来。”林氏缺点再多,但对余丛却是一心一意的。若是余丛没有纳妾娶林氏,而是守着林氏跟两个孩子,也不会有今日之祸了。

        许武得了消息很快就回来,知道林氏所求,想也不想就答应了。

        在去监牢的路上,林氏问了许武一件事:“安姨娘怀的那个孩子保住了吗?”

        许武点头道:“王爷跟王妃格外开恩,让安姨娘将孩子生下来后再降罪。”安姨娘借着余丛的名头捞取了不少油水,这些杨铎明都查出来了,所以安姨娘想拿着积攒的钱财逍遥快活注定不可能实现了。

        林氏淡淡地说道:“希望是个儿子,这样也全了他的念想!”

        许武看着平静的林氏心里说不出的难受。林氏跟余丛和离回到镐城,就带着两个孩子关起门来过日子。许武自己没再去见她,而是让凌氏暗中照佛。

        自被判处了死刑,余丛整个人如霜打得茄子,也不再叫囔着是他是被栽赃陷害,只是呆呆地坐在床上。听到开锁的声音,他眼皮都没抬一下。

        许武看到他这个样子,心里说不出的滋味。余丛走到今天这一步,都是他自己作的,怪不了任何人:“阿丛,嫂子带着阿东跟阿静来看你了。”在许武心目中,林氏才是他的嫂子,至于柳怡则直接被忽视了。

        余丛看向站在牢门上的三个人,不可置信地说道:“阿香,真是你?”他以为林氏这辈子都不想见到他了。

        林氏将食盒放下,从里面端出来三菜一汤,再从阿东手里接过酒壶放下。林氏说道:“我是来送你最后一程的。”

        余丛看着酒菜,眼泪刷地落下来:“阿香,我对不起你。”

        林氏笑了下说道:“说这些做什么,都过去的事了。这酒菜都是你喜欢的,不过你吃习惯了山珍海味,希望还能入你的口。”

        余丛擦了眼泪,将酒倒在碗里朝着林氏说道:“临死之前能见你一面,能吃上你亲自做的饭菜,我也无憾了。”

        喝完后余丛又倒了一杯,举起酒杯说道:“阿香,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你了,欠你的,我下辈子还。”

        林氏摇头道:“这辈子的事,就这辈子了了吧!下辈子,你我还是不要相识的好。”这辈子已经折磨得他心力憔悴,下辈子她只想过平平淡淡安安静静的日子。

        余丛听到这话,心如刀绞。

        将林氏带来的饭菜一扫而光,余丛朝着许武道:“将酒端上来吧!”见许武不动,余丛笑着说道:“没什么舍不得,十八年以后又是一条好汉。”

        许武红着眼眶,叫了狱卒将毒酒端进来:“你放心,我跟大军他们会照料好嫂子跟几个孩子的。”

        余丛嗯了一声道:“阿武,你让大军跟崔默他们一定要多提防韩玉熙。这个女人心思毒辣容不了人,现在用人之时她对大军跟崔默他们自然厚待,可等这天下平定以后她一定会卸磨杀驴的。”

        没等许武说话,他就仰头将毒酒喝下了,哐当一声,碗落在地上砸了个粉碎。

        林氏朝着两个孩子说道:“给你爹磕头,送他最后一程。”

        两孩子跪在地上,一边磕头一边哭着叫道:“爹,爹……”

        许武等余丛烟气以后,给他换了一身衣裳,又给他整理了头发,这才将他放进由杉木制做的棺木内。这副棺木,还是许武动用特权才弄到的。

        林氏带着两个孩子,披麻戴孝将余丛的棺木送到许武选定的墓地。

        等棺木埋下再烧了纸钱,走完这些程序已经到了傍晚时分了。

        许武朝着哭得眼睛都红肿的林氏说道:“嫂子,天晚了,我们该回去了。”

        林氏将手头上的纸钱烧完了,站起来叫了两个孩子道:“阿东,阿静,回去了。”

        回到镐城,林氏将一个小匣子交给许武道:“这东西还请你交给王妃娘娘。”

        许武没有接,而是问道:“嫂子,这些是什么东西?”

        林氏没说:“王妃看了就知道了。”

        半个多时辰以后,玉熙就看到匣子的东西了。小匣子里放的是房契地契跟田契还有银票。玉熙扫了一眼,就让美兰将匣子盖上:“没想到林氏竟然将家财都上交了。”

        许武非常震惊:“嫂子将家财都上交了,那她跟两个孩子以后如何生活呢?”

        当初没有没收这些钱财,现在自然也不会要的。玉熙望着那匣子道:“你将这匣子交还给林氏,跟她说这些钱财都是余丛应得的,不是不义之财,让她不要有心里负担。”她猜测林氏是怕这些钱财来得不正当会遭祸,所以才上交了。

        许武点头道:“好。”

        林氏在许武的劝说下,最后还是将匣子收回去了。不过,她还是拿出了其中四分之一的财产交给许武:“这是给那孩子傍身的,你先帮他收着吧!”

        许武不愿意接:“嫂子,以后你亲自交给那孩子吧!”

        林氏摇头道:“我准备等余丛的七七过了,就带着阿东跟阿静回榆城去。”她是不想再留在镐城这个伤心地了。

        许武没有劝,既然林氏决定了,也不是他三两句就能改变的。而且,榆城是林氏长大且生活多年的地方,回到榆城去也许对林氏来说是最好的。

        林氏想了下说道:“阿武,余丛最后的那番话你别放在心上,更不要跟大军跟崔默他们说。我跟王妃虽然只相处几次,但我知道王妃决计不是余丛所说的狠辣之人。”

        跟在玉熙身边十多年他哪能不知道玉熙是什么人。也只有余丛,被高松给蛊惑了,且栽进去再出不来了。许武点头道:“我知道。嫂子,你准备什么时候回榆城,我到时候派人送你们。”

        林氏摇头道:“也不远,而且路上也太平,就不麻烦你了。”

        这次回去后,终其一生,林氏再没迈出过榆城一步。

        ps:天寒地冻,起床靠勇气,洗澡靠毅力,写文得靠坚持!O(∩_∩)O~,好想偷懒。


  https://www.doulaidu.com/xs/52284/2730839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doulaidu.com。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com